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2558章 徐昊盛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义骁痛哭流涕的述说着,那委屈的小眼神,满满的泪花滚滚。

    他这般表现,让段飞凰心生疑窦,见段飞凰不说话,徐义骁义愤填膺道:“段仙子,如果我是奸的,我还回来干什么?看着你们死不就完了吗?这么浅显的道理,还用在下明说吗?这样,你要是不信就让我起来,我带你们出阵,你看看我说的是真是假,再作定夺如何?”

    徐义骁望着段飞凰心中委屈的要死,本来是回来救援的,没想到话还没说呢,就先挨了一顿暴揍,而且是白挨,上哪说理去?

    可无论如何,徐义骁也不敢在段飞凰面前造次,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全力争取段飞凰的信任,并且成为圣龙山的一条忠犬。

    段飞凰望着徐义骁将信将疑,久久不语,这不是因为她不想相信徐义骁,而是经验告诉她,如此这般境遇之下,她的每一个决定都关系到自身的生死,万一哪一步走错了,她面对的将是万劫不复。

    “三姐,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轻信人言了,刚才你不是没看见,他和管铭在一起交头接耳窃笑,把我们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吧。”段飞鹤的心态已经扭曲到不相信任何人的地步了。

    而段飞凰则是在想另一件事。

    通过在结界中寻找出路,段飞凰看的出来,这个结界的威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若非如此,他们这些人恐怕早就已经藏身于此,但是结界阵法这种东西最是鬼神莫测,那樟木林的树根攻击不强,挡在面前的樟木也不见得有多厉害,可是她就是无法走出樟木林,这才是最要命的。

    阵法一道,强大的地方就在于,似实非虚,似虚非实,虚实难辩,一个阵法师可以利用天时地利营造出种种幻象,摆下重重迷宫,这樟木林或许无法在短瞬间要了他们的性命,但要是出不去,他们就得一辈子被困在这里,这才是段飞凰最担心的问题。

    反复沉思了半晌,看着身后十几名侍卫还在不断的控制着樟木生长的数目,段飞凰咬了咬牙,终于下了决断。

    “好,我就再信你一次,不过徐义骁,我警告你,倘若让我发现你另有目的,就休怪我剑下无情。”段飞凰阴冷的威胁道。

    徐义骁连忙拍着胸口保证道:“段仙子,我的修为与仙子相比有天渊之隔,难不成我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吗?这样吧,假如我说的是假话,你大可以一剑刺死我,我徐义骁绝不皱一下眉头。”

    段飞凰听完点了点头,这才像赌咒发誓的样。

    接下来,段飞凰刚要下令让徐义骁带着他们出阵,就听徐义骁道:“那个段仙子,段公子,在下还有一句话,且听在下说完,再作打算。”

    “你还想说什么?”段飞鹤的疑心极重,说白了,他现在认定徐义骁是啸月宗派来的奸细,故意害他们。

    徐义骁道:“这管铭打听来的阵诀有两种,一种可以离开结界,而另一种则能带着我们找到结界的核心,不知我们是该离开,还是再往前探探。”

    “嗯?”段飞鹤一听,眼前一亮,追问道:“你的意思是能找到红衣剑手那伙人?”

    段飞凰也是一愣,毕竟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找到段飞鹤的仇家,而此时距离发现目的已然不远,倘若就此离开,岂不是白忙一场。

    “没错,就看两位如何打算了?”

    “那还等什么,还不带本公子去找?”段飞鹤听完精神大振,拉着徐义骁就准备让他领路。

    段飞凰这次没有阻拦,她也知道,小弟心里的那口怨气在没有找到仇家之前是无法散去的,不过看过了结界,段飞凰发觉自己过于莽撞了,身边只有十八名侍卫,自己的身手才承道中期,万一里面有什么高手,那岂不是送羊入虎口了?

    想到此处,段飞凰断然道:“去可以,但要听我的指挥,若然遇到危险,必须及时撤离,不可多生事端。”她说完,还特意叮嘱段飞鹤道:“飞鹤,我们此行的目的是确定仇家的身份,而不是即刻报仇,啸月宗不乏高手,万万不可乱了方寸。”

    段飞鹤一听,心不在焉的回道:“哎呀,我明白,找到人咱们就撤出去,回头让爹爹派人过来,还不行吗?”

    段飞凰闻言方才放心点了点头,于是一行人等在徐义骁的引领之下,果不其然走出了所谓的阵法死门。

    可是众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就在他们刚刚离开死门的时候,不远处的一株树叶茂盛的樟木树梢之上,两道人影拔开树枝,从上面跳了下来。

    “呵呵,没想到这个段飞鹤在乌云山待了十年,心态变化如此巨大,有他在,咱们的计划不愁不能顺利进行了。”

    两道人影当中的一个英俊不凡的公子,咧着嘴角得意的笑了起来。

    其人身后,管铭蓬头垢面的走到近前,阴冷的笑道:“公子,你可得记我一功,在这几个家伙面前演戏,太费心力了。”

    “是,此事确实是大功一件,回去之后,本公子定会重重有赏。”英俊公子言罢,低沉的笑了起来。

    管铭接着话道:“那我通知真人了?”

    “嗯,传讯吧,让他先陪段家姐弟玩玩。”

    “得咧,都听您的。”

    管铭说完,满肚子坏水的从怀里取出一道灵符,掐指祭出。

    ……

    另一边,啸月山外,雷音阁主徐昊一路风驰电掣,赶到了啸月宗的山下,到了山脚,徐昊虎目圆睁举目跳望,一双满带怒色的眼睛死死的盯住了山尖上那巨大的悬空楼阁。

    “姓风的,给我滚出来。”

    声音在山间回荡,如雷贯耳,环山之上,一声声怒骂经久不息。

    数息之后,一道瘦削的人影自空中飘射而来,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徐阁主?”从空中飞下来的白袍小公子脸上挂着邪异的笑空,耸眉搭眼的打量着老迈深沉的徐昊,不见一丝慌张。

    徐昊一见此人,顿时火大,腾腾腾几步走去抬掌便要按下来。

    “哎?别动手,除非你不想让徐义骁活着出来。”

    布满了爆裂掌劲的右手伴随着白袍小公子的话悬停在半空,徐昊满腔怒火的改掌为爪,狠狠抓住了白袍小公子的喉咙,脸色涨红道:“上官若凡,少跟我耍花样,说,义骁在哪?”

    上官若凡拍了拍掐住自己咽喉的大手,随后挣脱出来,阴郁的挑了下眉毛,戏谑不已道:“老东西,你儿子都落在我们手里了,你还敢如此飞扬跋扈,看来徐义骁在你心中的地位也没那么重要嘛。”

    “臭小子,你给我住口,再不说,老夫现在就毙了你。”

    “你想知道?好,那我就带你进去,不过能不能出来,就看你们父子的本事了,啸月宗可不是什么酒肆茶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上官若凡磨着牙说道,脸上却是一副戏谑的表情。

    “什么?义骁还困在结界里面?”

    徐昊收到啸月宗传来的消息,说是徐义骁领人擅闯了啸月宗的禁地,被啸月门人发现准备严惩,得知此事的徐昊暴跳如雷,想都没怎么想,便单枪匹马、风驰电掣的赶到了啸月宗的山脚下,他原本以为,尽管啸月宗和雷音阁暗地里嫌隙极深,至少明面上,三大天宗因为霸空城还有谛结的盟约,红杏夫人再生气,怎么着也不会要了徐义骁的性命。

    在徐昊想来,他过来的时候,徐义骁应该已经被人抓住了,并且关押了起来,等着自己要人,而啸月宗走这一步,无非是想从雷音阁身上讨点好处。

    毕竟自己的儿子潜入了人家的禁地,这在修界中可谓是大不敬的罪名,人家杀了徐义骁都不过分,要点东西无可厚非。

    但是徐昊万万没有想到,徐义骁现在还被困在结界中无人问津,这不是擎等着自己来收尸吗?

    想到在结界正在受苦的儿子,徐昊肺都气炸了,双手抓着上官若凡一用力把上官若凡给提了起来,眼珠子通红道:“混账东西,义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夫灭了啸月宗。”

    上官若凡被徐昊抓着一阵急咳,半晌后才气息粗重道:“徐老头,你急着什么,再怎么说,雷音阁和啸月宗与有盟约在先,你那宝贝儿子的小命,我们可不会轻易取走。”

    “他还没死?”

    “活的好好的。”上官若凡道:“但是擅闯本宗禁地,岂可轻易饶恕,让他留在结界,也是想让他吃点苦头,长长教训,难道不应该吗?”

    听到上官若凡这么一说,徐昊的脸色才缓和了许多,但依旧狰狞的把上官若凡放下道:“你给我听着,义骁的过错,老夫自会给啸月宗一个交待,但他要是掉一根头发,别怪我徐昊不客气。”

    “那就得看你来不来得及了。”

    “义骁在哪?”

    “跟我来吧。”

    两人说完,徐昊气腾腾的跟着上官若凡走进了一个山洞,而这个山洞,恰恰是之前段飞凰等人进过的那个。

    ……

    与此同时,霸空城的望香楼内,徐青山和宫氏兄弟正坐在雅间中等候消息,过了大半个时辰,穆少游和丁昭还是没有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