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我怎么和白泽结婚了? > 21.白绒绒(2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泽满怀期待地等着王焱的答复。

    很遗憾,对罗刹幼年时的事情,王焱并不知晓。

    他出生比罗刹晚,尤其是罗刹凝聚出形体前的黑气时期,王焱所知甚少。他出生后,罗刹已经离开冥府。

    据说鬼帝之前有过一段叛逆期,具体是如何叛逆的,六界流传过各种版本,全都是不知情人的以讹传讹。

    知情的那些冥府老人个个讳莫如深,不愿多提。就说罗刹提着棍子要去砸冥府大法阵这件事,还是王焱当上了阎君后,从那些冥府资深鬼仙嘴里东拼西凑勉强拼出来的过往。

    “他幼时有没有去过九重天外听道,本王并不知晓。”王焱如实答道,“不过,本王与他相斗多年,从来没听过他喜欢变成夜空。”

    小罗刹从冥河上空下来后,就没有再把自己变成夜空挂上去。后土也不曾对旁人提及此事。

    王焱自然不会知道。

    然而,见白泽的反应,很有感情经验的阎君敏锐地察觉到此事不简单。

    他轻咳一声,摆出一本正经的架势,暗暗好奇地八卦:“神君问这个做什么?”

    白泽微微摇摇头。

    洞内,罗刹坐在白泽的床上,手里拿着那件泽锦斗篷。这件斗篷,是他想了很久才得到的。

    他被太上老君关在兜率宫里的时候,从不乖觉,时不时就要闹一闹兜率宫。

    后来有一日,他无意中从仙童口中得知太上老君有件白泽的宝物。当时,他还不知道那是件什么宝物,也不知道那宝物有何功效。但只听与白泽有关,他心里就似乎有什么东西落了地。不管这宝物是做什么的,只要与白泽有关,就足够牵动他的心绪。

    为了这件宝物,罗刹在兜率宫消停了好长一段时间,安静得让太上老君有了错觉,误以为鬼帝终于要好好地配合炼化邪气,高兴得赏出去好几颗仙丹。

    那段时间,罗刹还耐着性子和仙童打交道,以至于后来罗刹恢复本性时,仙童都要气哭了,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感情。

    装模作样地过了一阵子,罗刹才打听到那宝物是泽锦斗篷,而且可以让他隐身出六界。“隐身出六界”,呵,这正是他最需要的!

    “泽锦斗篷,注定属于本座。”罗刹就这么擅自在心里将泽锦斗篷占为了己有。那时,罗刹并不知道白泽的下落,却觉得白泽离自己很近。近到只要有一件东西让他和白泽有点关系,他就满足了。

    他的手在泽锦斗篷上轻轻抚摸,想起小白泽对他说过“有我在,不怕”。

    如今,白泽就在洞外。罗刹觉得他们中间隔得很远,至少隔着那个让人讨厌的大法阵。

    白泽就在身边,看得见,摸得着,但是不够。

    正邪不两立。罗刹不想和白泽走到兵戎相见的那一步。

    如果王焱所言是真的,白泽有守护大法阵的使命,那他要如何?

    “你是人见人爱的祥瑞之神,我是人见人憎的大邪神。”罗刹自嘲一笑,“和我扯上关系,对你没有好处。”他将手上的泽锦斗篷仔仔细细地叠好,放回白泽的床上。随后,站起身,目光依依不舍,把白泽洞的每个角落都收入自己眼底,最终却又落回到泽锦斗篷上。

    罗刹失了失神,有些苍凉地想:“给你一次机会,我会离开。如果以后你还来招惹我,我可就不放手了。”

    ————

    王焱见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便道:“既然无事,那本王先行一步。”

    白泽点头,抬手开始解结界。

    王焱想了想,又说:“罗刹以前没有什么朋友,不,他是没有朋友。如今,白泽神君与他相交甚密,而他被当作会搅动六界安宁的大邪神,处处有危机,神君若能护着他就多护着些。”

    白泽闻言,把开了一半的结界又关上了,有些出乎意料:“他没有朋友?”

    王焱肯定地答:“你是他的第一个朋友。”阎君很纳闷:有什么好奇怪的,他那性子谁爱和他做朋友?

    白泽不可思议:“道友如此有趣,居然没有朋友。”

    “有趣?”王焱眉角一抽,他第一次听到罗刹被夸有趣。

    呵,还真是有趣呢。

    白泽自信道:“那他应该很需要我。”

    王焱斜了他一眼,白泽神君真够直白的。

    王焱:“你认识他多久了?”

    白泽和罗刹相见不过三天多。

    但为了显得郑重,白泽用手比了个四,然后说:“四十……”

    王焱:“四十年?看来是他出了兜率宫不久就遇到了你。不过白泽神君你已在人间四十年,居然没有透露出半点风声。”

    白泽摇摇头。

    王焱:“四十个月?人间时间三年多?”

    白泽再摇摇头。

    王焱有点无语了:“四十天?”

    好吧,一个多月的时间也勉强可以深交。

    白泽又摇头,这次不等王焱再开口,他自己解释:“四十个时辰……还差一点点。”

    王焱:= =

    见王焱有点无语,白泽不服:“我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他也是我这次醒来的第一个朋友。”他看了看王焱,补充一句,“你是第二个。”

    王焱:“……谢谢你了。”他算了有点明白了白泽为何受人欢迎,就算没有天生祥瑞,他这性子也是很好相处,难怪受得了罗刹。

    王焱感慨一句:“罗刹性子怪异,难得有你这个谈得来的道友。”

    白泽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始打探消息,特别认真地问:“那他生气会怎样?”

    王焱见他似乎话中有话,不动声色地答:“看他生什么气。”

    白泽停了停,想起罗刹还没醒来时,他不小心……

    王焱提醒一句:“比如,你是做了什么事,觉得他会生气?”

    “咳咳……”白泽把眼神一移,“比如,一不小心摸了他的屁股之类的。”

    王焱的眼睛顿时瞪大了!

    “本王祝你好运,哦,你是好运本尊,保重。”本王是帮不了你什么忙了。

    他转身要走,突然福至心灵,又回身说:“冥府一向睚眦必报,也赏罚分明。如果你主动让他摸回来,就既往不咎。”

    白泽的眼睛亮了一下。

    王焱:= = 他……信了?

    “本王还有事,先行告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