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天道发动机 > 第0186章 不要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0186章不要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

    就在罗侠等人如临大敌的时候,那一行御剑而来的修仙者已经飞到了雁落山的上空,当看清了飞在最前面的那位修仙者的时候,罗侠挥了挥手,道:“大家都把战兵收起来,是陈文博陈师兄他们。”

    定国国师府在场的筑基期修仙者闻言全都把战兵收了起来,他们虽然不在对陈文博他们充满敌意,但是眼神中也满是疑惑和凝重。不怪他们刚才反应那么剧烈,实在是陈文博这次搞出来的阵势实在是比上次大出了很多,上次,陈文博、高晗等一行人气势汹汹而来,却也只有四个人而已,而这一次,陈文博他们一行人竟然暴增到了十几人,也就难怪罗侠他们如临大敌了。

    更让罗侠他们倍感压力的是陈文博他们不但人数大增,而且来源似乎变得更加的复杂。以前,陈文博他们都是来自护国国师府,他们都穿着护国国师府的服饰,倒是很好认,外人不会认错,可是这次除了陈文博、高晗等上次来过的四个人之外,剩下的十个人竟然都没有穿护国国师府的服饰,而且他们的服饰很杂,显然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罗侠疑窦丛生,但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上前一步,仰头对着已经飞到了雁落山上空的陈文博,朗声道:“陈师兄,我等已经恭候大驾久矣。”

    陈文博一抬手,跟在他身后的高晗等人就停了下来,陈文博独自一人驭使着飞剑,绕着雁落山飞了一圈,之后,这才重新回到罗侠的上空,俯视着罗侠,道:“你们府主怎么没来?”

    罗侠道:“这么小的事情,都让府主御驾亲临,那府主他老人家不得忙死?陈师兄,你是不是先下来?踩着飞剑,站在空中,不怕山上风大,吹得你失了仪容吗?”

    陈文博冷哼一声,整个定国国师府上下,他畏惧的只有肖晓武一个人,既然肖晓武不在,那么整个雁落山就没有值得他小心对待的人。他一摆手,当先朝着高台落了下来,高晗等人连忙跟上。

    高台上本来就不是很大,罗侠就已经带着好几个筑基期修仙者站在了高台上,现在陈文博他们往高台上落,一下子就把高台上变得拥挤不堪。本来站在高台上乃是一份荣耀,是身份的象征,这会儿却沦落为了笑话。

    罗侠眼神中闪过一丝恚怒,陈文博一行人根本就没有把他、把定国国师府放在眼中,一点规矩都不讲了。“陈师兄,你在这里,我没意见,但是他们,不够格。是不是请你的这些朋友到高台下稍事休息?”

    罗侠指着那些不是穿着护国国师府服饰的修仙者,他们大部分都不是筑基期,都是练气后期乃至练气巅峰的修仙者,只有一个是筑基期,也不过才是筑基一层。他们平日要是来定国国师府拜访,连一个贵客都混不上,现在却堂而皇之地站在了平日里只有定国国师府府主、殿主、长老等级别的大人物才能长时间停留的高台上,简直就是对定国国师府的蔑视。

    陈文博不在意地一摆手,道:“有我在,他们就够格了。”这些人实际上都是高晗请来助威的,都是高晗的朋友,那个筑基一层的黄祯峰甚至自愿成为了高晗的追随者。对他们,陈文博是看不上的,但是他自然是不会让罗侠当众驳了他的面子。

    罗侠深吸了一口气,他倒是想维护定国国师府的规矩和尊严,但是形势比人强,他就算是加上在场的所有筑基期,都极难是陈文博的对手,除非是抱定了和陈文博鱼死网破的决心,否则,还真无法奈何得了陈文博。

    “好,还请陈师兄约……。”

    就在这个时候,雁落山山下突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道:“定国国师府好大的盛事,小王不请自来,想凑个热闹,不知道罗侠师兄是否肯给我这个薄面?”

    罗侠面上一喜,忙道:“原来是漳北王驾到,请稍等,我马上下去迎接。”

    听到是漳北王赵东浩亲自前来,堵在山道上定国国师府弟子连忙往道路两边挤,把中间的道路给腾了出来。罗侠带着两个筑基期的一等执事,匆匆下山,前去迎接漳北王赵东浩。

    齐天站在山上,顺着山道往下张望。雁落山就是一个五十多米高的小山,这点距离,对于齐天来讲,想看清山脚下的动静还是没有问题的。

    就见山下一共来了三个人,一个穿着蟒袍的魁梧汉子站在中间,他腰系玉带,器宇轩昂,一看就贵不可言,他应该就是大赵国的郡王漳北王了,和大赵当今天子乃是堂兄弟,两人的爷爷乃是上上代的大赵天子。

    在赵东浩左右两侧各自站着一个人,左侧,齐天看的很清楚,应该是多日未见的郡主赵茜了,而右侧乃是一个宦官,满头白发,手里捧着一个拂尘,低眉顺目,外人一看,觉得就是一个不起眼的老奴,但是熟悉漳北王府情况的都知道这个宦官就是漳北王府的大总管吴俊霖,修为境界深不可测,据传言,这位至少也是一个筑基八层的修仙者,在赵东浩年轻的时候,不止一次救过赵东浩的性命,可以说是深得赵东浩的信任。

    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罗侠他们就来到了山脚下,和漳北王寒暄了几句后,就邀请漳北王上山了。

    很快,漳北王就来到了雁落山的山巅,他直接就朝着那座高台走去,看着高台上拥挤不堪的一干人,他蹙了一下眉头,转头对吴俊霖道:“伴伴,把这些烦人的苍蝇都给我撵走,看了他们,我心烦。”

    吴俊霖顿时如同一个鬼魅一般,就冲了出去,一手就朝着最近的一个外来的修仙者抓了过去。

    陈文博认识赵东浩,但是他同样没有把赵东浩放在眼中,如果来的是一个亲王,他还会礼让三分,区区一个郡王,他还是不放在眼中的。眼看着吴俊霖先出手,陈文博直接冷哼了一声,不过他没有出手,倒是一名跟着他们一起来的同门朱峰直接迎了上去。

    这位朱峰的修为境界同样不弱,筑基八层,一掌就朝着吴俊霖拍了过去。

    吴俊霖不躲不闪,手掌直接朝着朱峰迎了过去,顷刻之间,两人的手掌拍击在了一起,发出砰地一声巨响,吴俊霖纹丝不动,但是朱峰却承受不住,整个人倒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了身后的修仙者身上。这人是高晗邀请来的,让朱峰这么一撞,直接就躺在了地上,胸口塌陷,七窍流血,当场毙命。

    朱峰撞死了一个人,还是没有能够收势住,又撞向了下一个高晗请来的朋友,同样是把这个人给撞得半死不活了。到了这时候,他后退的势头才削减的差不多了,才没有把第三个人给撞死。

    吴俊霖把朱峰打飞出去后,并没有收手,马上就开始乘胜追击,看他眼神中的淡漠,只怕是不把朱峰杀死是不会罢休的。

    朱峰可是筑基八层,在护国国师府那也是数得着的人物了,真要是死在这里,陈文博回去后,必然要受到护国国师府府主吴铁的申斥,这还是因为他是吴铁的徒弟,要是没有这层关系在,他不定要承担多大的责任呢。

    不过就算是申斥,对于陈文博来讲,也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了,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他能够受到吴铁的宠爱,一个是自身天赋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会办事,但凡是吴铁交代下来的事情,就没有他办不好的。这次,真要是坐视朱峰被人杀死,那他在吴铁那里的待遇必然会下降一个档次,这是他绝对不能够接受的。

    瞬间,陈文博就冲了出去,一掌朝着吴俊霖的后心拍了过去,他这是打算围魏救赵,逼得吴俊霖撤回手掌。

    “大胆,竟然敢当着本王的面,朝着本王的伴伴下手。伴伴不要慌,我来救你。”漳北王赵东浩爆喝一声,当即出手,他也选择了朝着陈文博的后心拍去。

    赵东浩这一出手,陈文博的脸色就是一变,他早就听说赵东浩的修为境界不弱,不过他一直没有放在眼中,现在亲自体验了一下,发现赵东浩果然如同传言当中那样,在修炼上颇有天赋,如今虽然还达不到他这样的半步金丹,但是应该要比朱峰稍强一些,怎么着也是个筑基八层巅峰了。真要是让赵东浩在他的后心拍上一下,绝对够他受的。

    无奈之下,陈文博只能回撤,用手在后心挡了一下,他还不敢出太大的力,他虽然看不上赵东浩,但是赵东浩怎么着都是一位郡王,他要是把这个郡王给伤了,惹得大赵皇室动怒,也够他喝一壶的。当今大赵天子可不是一个吃素的。

    陈文博回撤,自然就救不了朱峰了,这个时候,吴俊霖已经冲到了朱峰跟前,一把掐住了还没有缓过劲来的朱峰的脖子,像是丢一条死狗一样,直接就把朱峰丢到了高台外面去。“给我在高台下老实待着,再敢上台,和王爷站在一起,咱家就捏死你。”

    吴俊霖这么凶猛,高台上的人全都吓了一跳,包括高晗在内,所有非定国国师府的修仙者全都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直接翻过了高台的栏杆,跳到了高台下,已经太过焦急,甚至有一个修仙者还崴了脚,这就像是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一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修仙者会崴脚?

    不但高晗他们吓得离开了高台,就连好几个定国国师府的筑基期也都怕被吴俊霖误伤,也都离开了高台。顷刻之间,原本满满当当的高台,就只剩下小猫两三只了。

    吴俊霖在把高晗等人搞定之后,目光就落到了陈文博身上,陈文博和赵东浩就交手刚才那一下,然后双方就很有默契地都停了手,虽然没有打起来,但是两个人就像是两只头狼一样,目光汹汹地盯着对方,一副随时都有可能打起来的样子。

    吴俊霖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赵东浩的身后,和赵东浩一起和陈文博对峙起来,陈文博的气势不由得就是一弱。

    “王爷,要不要老奴把这个苍蝇也给你轰下台去?”吴俊霖不是不知道陈文博,但是他就是敢以“苍蝇”这个极具有羞辱性的称号砸到陈文博的头上。

    罗侠差点乐出声来,刚才陈文博趾高气昂,不把他们放在眼中,转眼间,就遭到了这种报应,让吴俊霖和赵东浩联手压得不敢动弹,看来还是恶人就得恶人来磨。

    罗侠没有上前去当和事老,他很想借用吴俊霖和赵东浩的手,把陈文博他们给全都撵走,这样,沉吟一行人羞辱定国国师府的气也就出了,麓北县县师的名额也保住了。

    赵东浩和吴俊霖未必不知道罗侠的小心思,但是这个忙,他们还是愿意帮的,定国国师府就在漳水城,和漳北王府算是邻居,双方同气连枝,有事一直是互相照应的,何况,赵东浩的少年时期可是在定国国师府度过的,定国国师府的府主肖晓武对赵东浩有半师之义,定国国师府遇到麻烦,他这个半徒是不能袖手旁观的。

    双方眼看着就要打起来的时候,陈文博做了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动手,他伸手从怀中取出了一块令牌,将令牌高高举了起来。朗声道:“漳北王,你可认识这块牌子?”

    赵东浩一看,连忙换上了一张笑脸,道:“阁下是护国国师府的呀?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我以前好像没有见过阁下的面。”

    陈文博冷哼一声,将那块吴铁亲自交给他,上面写着“护国府主吴铁”字样的令牌收了起来。他没有去和赵东浩解释那么多,对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郡王,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口舌。他道:“漳北王,我不知道你今天为何事而来,我也不去追究你的人打伤朱峰师弟的责任,我只希望你带着你的人,在一旁袖手旁观,不要插手我们护国国师府和定国国师府之间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