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一剑朝天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到井明带着李关回来的时候,就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吕安单手持剑,周身十道剑气悬浮着,浑身满是血,面前躺了几十个人,断肢随处可见,哀嚎声四起。

    吕安微微喘着粗气,昂首直视着面前的那群人,突然咧嘴一笑,“别停,继续呀,井二爷,缩在身后这么久了,还不动手吗?”

    井二爷被吕安看了一眼,整个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眼前的这一幕和井二爷预料的有点不同,本以为领着百几号人肯定可以将吕安和井明解决了,但是没想到这吕安竟然会这么强,刚刚这一顿砍杀,一瞬间就将冲上去的几十号人给杀了,剩下的人一下子都被吓破胆了,各个都神情犹豫了起来,前面那一副要报仇的气势,现在都变成了害怕的模样,一个个都往后面挤。

    吕安轻蔑的骂了一句,“都是一帮欺软怕硬的垃圾,果真是谁硬谁赢。”

    井二爷现在的脸色阴沉到不行,但是还真不敢直接冲上去和吕安面对面较量,因为他也知道他自己绝对不是吕安的对手。

    就在这时,井二爷看到李关和井明一起来了,脸色瞬间大喜,惊呼了起来,“李大人,你总算来,你看他大庭广众之下,当街行凶。”

    李关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尸体,也是皱了皱眉,再看到那帮被吓破胆的人,不由的笑了起来,转头看向井二爷,“放心,此事,本官必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你们先行离去吧。”

    井二爷听到这话,顿时脸都绿了,这话听着怎么觉得这么别扭呢?

    “李大人,这人昨天晚上还派人刺杀了好几个人,连许金峰都死了,要不是我机灵,我今天也见不到你了,而且我有人证。”井二爷赶紧又添了一句。

    李关挑了挑眉,点了点头,“那人证留下,你们可以先走了。”

    井二爷顿时就急了,“大人.....”

    “我让你们可以走了,听不懂吗?”李关的喉咙顿时大了起来。

    井二爷听到这话,犹豫了一下,恼火的转身,带着自己的人先行离去,另外的人也是左顾右盼,没法子了也只能散去。

    “大人来的真及时呀。”吕安笑道。

    李关对着吕安恭敬的说道:“吕公子这话是在调侃在下呀。”

    “大人说笑了,我哪敢调侃大人。”吕安回道。

    “要不是我来的及时,这百来号人可就要被公子全部杀光了。”李关心有余悸的说道。

    “所以来的还是太及时了点,我刚想对那井二动手呢,大人就赶到了。”吕安可惜的说道。

    李关尴尬的笑了笑,“公子别说笑了,城主想和公子再聊聊。”

    吕安顿时惊讶了一下,“城主?”

    李关点了点头,回道:“城主说,这个事情现在弄得有点麻烦了,想和你沟通一下。”

    吕安点了点头,“求之不得。”

    李关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把这里收拾一下,随后就带着吕安前往了城主府。

    吕安走前还吩咐井明,把孙天看好了。

    井明用很怪异的眼神看了一眼孙天,然后点了点头。

    城主府。

    “还是绿茶?”李关问道。

    吕安点了点头。

    李牧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嫌弃的捂住了鼻子,笑骂道:“这么大味。”

    吕安尴尬的笑了笑。

    “听说你刚刚神采飞扬,大杀四方?”李牧坐下之后。

    吕安仍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只能继续的笑了笑。

    李牧被吕安的反应给逗笑了,笑骂道:“傻了呀?一句话都不说。”

    吕安只能开口道:“城主,你问的这几个问题,有点难回答。”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做呢?上次就说你有点激进,自作聪明,这次依然如此,还反过来威胁李关,好小子!”李牧呛道。

    吕安反驳道:“那他们陷害我,我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站着被他们杀吧。”

    “你觉得是谁陷害你?”李牧反问道。

    “那肯定是井府呀,除了他们还能有谁。”吕安回道。

    李牧突然大笑了起来,指着吕安笑骂道:“你还是太嫩了,既然知道是陷害,还主动去和他们结仇?你还想井明重回井府,重新掌控这国风城?”

    吕安心里咯噔了一下,好像是这么个道理,昨晚那件事情即使不是自己做的,但是今天这个事情可是自己做的,杀了那么多人,基本上是将这国风城全部都给得罪了。

    看着吕安逐渐凝重的表情,李牧嘲笑道:“现在知道缘由了?反应也太慢了,被人耍的团团转,事后才反应过来。”

    吕安点了点头,一脸的愧疚。

    李牧随即安慰道:“好了,你这表情装给谁看,说事。”

    吕安表情立刻认真了起来。

    “我想将国风城整合起来,什么乱七八糟的势力全部解决点,就留一个。”李牧淡淡的说道。

    吕安点了点头,但是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惊讶的说道:“那昨晚的事情?”

    李牧看向吕安的眼神宛如看向一个白痴,“你觉得会是我做的吗?”

    吕安尴尬的挠了挠头。

    “事情已经进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已经死了不少人了,也够了,照这么折腾下去,估计还得死上不少,不值得,之后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我心里有数另有打算,这些事情做的太快太激进了。”李牧说道。

    “城主的意思是将所有势力全部抹掉,只留一家?”吕安问道。

    “没错,人选有两个,一个井明,另一个是孙天,你觉得这两个人那个比较合适?”李牧笑着问道。

    “城主,你这不是故意和我开玩笑吧?我肯定选井明,孙天这人有点阴,今天就是他害了我一次。”吕安毫不迟疑的说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还是井明吧,也算是我补偿他吧。”李牧淡淡的说道。

    吕安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那个黑刀男子是谁?”

    李牧神色瞬间一变,冷冷的说道:“这个暂时不是你需要管的。”

    吕安刚想追问,但是看着李牧那冷淡的表情,还是收回了自己的好奇心。

    李牧突然继续开口说道:“井水河死了之后,这孙天其实一直都是我的人。”

    吕安大惊失色,“不会吧?”

    李牧点了点头,“没错,就是我的人,井水河死后,他就来找过我,想要我为井水河报仇,我虽然答应了,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一直没能做成这件事情,之后他就和我渐行渐远了,这次的事情,我也没想到他敢这么做,而且他在这件事情里面做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潭水就是被他搅浑的,你就是被他耍的团团转。”

    “所以他之前总是不在这国风城,就是出去帮城主办事情的?而且这件事情他也参与了?”吕安反问道。

    李牧点头,“为我办事,也为他自己办事吧,虽然这小子脑瓜子有点犟,但是却也是个有能力的人,所以我刚刚才会把他列为其中之一,等会你自己去问问他看吧。”

    吕安这才恍然大悟过来,点了点头问道:“那他这么做,岂不是打乱了城主之前的做法吗?”

    “哼,谁让你来的是这个时候呢,本来是早晚的问题,被你这么一参与,全部都乱套了,他很了解我,我从来不看重过程,只看重结果,他就是料到了这种结果,所以才有恃无恐的去做了这个事情,知道我不会拿他如何,毕竟他只是换了种方法,让结果尽快的展示了出来。”李牧有点恼怒的说道。

    吕安耸了耸肩,叹气道:“感情被人当枪使得一直是我呀。”

    李牧哈哈一笑,拍了拍肩膀,“你还是太嫩了,这里面的人都在这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了,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自然早就被人算计上了。”

    “那井府的人怎么处理呢?其他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就剩他们了。”吕安询问道。

    “非我汉心,其人必诛,这几天我会处理好的,他们还有点用,你这两天给我老老实实的消停点。”李牧眼睛微微一缩。

    吕安整个人都惊了一下,感觉好像又不知不觉卷入了一个阴谋一样,真的是全程都被别人当成了一杆枪。

    这个时候,李牧挥了挥手,就让李关将吕安送出来了城主府。

    这一路上吕安都在思索着,整件事情从开始到如今,这里面的蹊跷实在是有点太多了,那就是这一切发展的实在是太快了,真的好像一直有人在背后推着,从第一天的和梁寒水的相遇,再到之后井明的下跪求人,之后井府就开始反扑,秦轮就死了,然后梁寒水也死了,再之后城主府干预了两下,一夜之间又死了那么多人,这一切发展的也快了点,而且目地很不明确,按理说想让井明上位不应该如此的激进。

    想到这里,吕安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虽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这里面的缘由应该想通了,就是那个推波助澜之人。

    整个人脸色很是阴沉的回到了客栈,就看到井明在给孙天处理伤口。

    孙天身上虽然都是伤痕,血淋淋的,但是吕安一看就知道,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皮外伤,并没有伤筋动骨。

    吕安一把将井明给拉到了一边,直接掐着孙天的脖子,单手就将他给拎了起来,摁在了墙上。

    这一幕,直接将井明给吓蒙了,结巴的说道:“公,公子,你这是在做什么?”

    李理和卫央虽然之前就知道了原因,但是吕安这么大的火气还是让他两吓了一跳,缩在一旁,一句话都不敢说。

    孙天的脸色直接就变青了,整个脸都扭曲了起来,双眼都翻了过来,口鼻一张一合,想要吸气,却怎么都吸不进去,双手双脚还是乱窜乱抓,整个人都开始抽搐了。

    李理有点不忍的提醒道:“公子,他快死了。”

    井明也是激动了起来,“公子,求你了。”

    孙天听到这个声音,竟然艰难的裂开了嘴,发出了“桀桀”的狞笑声。

    吕安眉头皱的更紧了,吸了一口气,一松手,孙天直接掉在了地上,捂着喉咙,大口的喘着气,瘫坐在了地上。

    “公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问先生他也没告诉我。”井明着急的说道,眼含热泪,感觉都要哭出来了。

    吕安看了李理一眼,卫央却抢先回答:“先生一直不让我说,说是等公子回来再说。”

    李理点了点头,“不知老夫的这种做法,做的对不对。”说完欠身了一下。

    吕安没理睬这只老狐狸,转头看向了瘫坐在地上的孙天,直接问道:“能说话了吗?”

    孙天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边咳嗽边说道:“公子的火气发完了?”

    吕安眉头一挑,冷笑道:“怎么,还想故意激我,让我直接杀了你?这样你对秦轮的愧疚就可以少一点了?”

    孙天猛然抬头,一脸惊讶的看向了吕安。

    “我就纳闷了,怎么会有你这么的人?就为了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人?”吕安充满怒气的说道。

    孙天坐在地上,慢慢的笑了起来,边笑边咳,还用手擦了擦眼睛内流出来的眼泪,一副苦笑不得的样子。

    这一幕看的在场的四人一愣一愣的。

    “别装了,你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只是很好奇,你怎么会选我?”吕安坐在椅子上,怒不可遏的问道。

    孙天擦了擦眼泪,撩了撩头发,像个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公子不亏是公子,白榜第九果然名不虚传。”

    吕安伸手直接打断了孙天的话,“别,白榜第九又能如何,还不是被你玩弄于鼓掌之中,我只是很好奇,你为什么会选我?”

    孙天轻笑了一声,“不知公子是否还记得那狼群?”

    吕安心里惊了一下,反问道:“你跟踪我?”

    孙天马上摆了摆手,“不不不,都是运气,凑巧而已,要想跟踪公子这等高手,我还做不到。”

    “那你是如何知道这件事情的?”吕安问道。

    “不知公子是否还记得那个被你用剑气刺穿嘴巴的人?那个人刚好是我的人,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注意公子这个人了。”孙天淡淡的说道。

    吕安猛吸了一口气,缓了缓。

    “其实我和公子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就在那个补给站,我当时就在那里,等那个人,结果发现那人竟然受伤了,所以我就开始注意到公子,想必公子现在也知道我为城主办事吧,那个时候就在给城主办事。”孙天继续说道。

    “然后呢?”吕安问道,他可不相信就因为是这个原因。

    “当时我那手下人气不过,想要找回场子,于是就来找我,想让我帮他,我随口就答应了下来了,因为像公子这类人,身上的财富肯定不少,所以我也动起了这个心思,但是好巧不巧的是,那个时候,白榜出现了,而我一打听,一比对,好家伙,可把我给吓了一跳,没想到公子竟然就是这榜单上的白榜第九!”孙天笑呵呵的说道,仿佛是在说笑一般。

    而吕安则是听得越来越心寒,这感觉都是一个套,自己一步一步的往里面在钻。

    “之后我就换了一个心思了,这个场子靠我们肯定是找不回来了。”孙天可惜道。

    “然后你就引来了其他人,就想找回场子?”吕安反问道。

    孙天摇头道:“不不不,这种小事情,我怎么会放到心里去呢,谁让公子竟然好巧不巧的又往国风城前进呢,那么我就萌生了让公子你帮我做点事情的想法,何乐不为呢?”

    吕安看向孙天的眼神又变了,一股深深的忌惮,连同李理也是如此,看向孙天的眼神都流出了一股怪异的目光。

    “帮你杀梁寒水!”吕安咬牙切齿的说了出来。

    孙天笑着点了点头,“没错,你们两个谁死了,对我来说都没什么坏处。”

    这淡定自若的声音直接让吕安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看向孙天的眼神犹如看一个死人一般。

    孙天仍是丝毫不慌的与吕安对视,嗤笑了一声,“公子,想杀我随时可动手,不知我这话是继不继续呢?”

    吕安握拳,脸色铁青,“讲!”

    手机端  м.ōm  无广告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