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快穿之美人是反派 > 131.一念成仙(十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两个同是灵云宗的弟子。

    每一个门派都不能允许同门自相残杀。

    宋伊觉得灵云宗挺好的。

    犯不着弄死这两个货, 叫自己在门派之中待不下去。

    她只是看着阿秀,笑了笑。

    这时候怎么没电了?

    “可是,可是……”阿秀没有想到宋伊竟然把这件事推到自己的身上,一愣, 却有些迟疑地小声说道, “我的修为也不好。”

    她觉得宋伊并不需要仙骨,因为宋伊的修为是连掌门都动容的迅速, 她完全可以凭借自己锻炼出仙骨来。看着宋伊那双漠然又锋利的眼睛,阿秀只觉得自己的皮肤都被这样冰冷的目光一寸一寸地割裂, 又有些难受, 小声说道, “我想成为强大的修士,站在师尊的身边, 叫他以我为荣。”

    所以她是需要仙骨的。

    如果不能洗练出仙骨,她永远都不能有更加优秀的资质,那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师尊的荣光呢?

    宋伊已经结丹,可是她却还没有引气入体,连修炼的第一步都没有踏出。

    “阿伊,你不能帮帮阿霞么?”

    “我师尊为我拼搏而来的资源,凭什么给你?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宋伊一向对圣母并不厌恶, 不过只叫别人照亮人生自己完全不付出的圣母就叫她好生厌烦了。

    看着阿秀那张为难的脸, 宋伊突然笑了笑,侧头对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的阿霞慢吞吞地说道,“阿秀这么和你要好, 你多求求她。她一定会把机会让给你。毕竟,她的资质比你好得多。”毕竟阿秀能被留在内门,显然是资质很不错的,她就对阿霞挑眉说道,“比起她自己,不是你更需要这次机会么?”

    阿霞不吭声,垂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秀恍恍惚惚地看着宋伊。

    她觉得宋伊变得叫自己害怕。

    从前的阿伊……嘴上虽然总是凶巴巴的,可是却也总是心软得不得了,总是会答应自己的请求的。

    “阿伊,你是不是不愿意?”

    宋伊对这种问题简直嗤之以鼻。

    晖空跟人争斗得到的资源,她却大大方方地拱手相让?阿秀想出这种美事儿咋不上天呢?

    “滚吧。看在是同门的份上。”宋伊顿了顿,看着阿秀冷冷地说道,“少在这儿恶心我。”她的眼底是冰冷的厌恶,阿秀被这种眼神刺伤了,顿时呜咽地捂住了嘴,转身匆匆地,伤心万分地跑了。

    她跑开的时候没有忘记拉着阿霞,宋伊想到阿霞刚刚露出野望的眼睛,又觉得有趣极了。她漫不经心地撑着身边的船舷,看了外面的景色,等这一天很快地过去,再也没有人在她的面前碍眼,她就见眼前霍然出现了一座辽阔的山脉。

    这山脉高耸入云,巍峨无比,直入云霄之中,哪怕灵舟本就身在云海,可是却依旧只到达那山脉的半山腰。

    更高的顶端传递过来的是无边的灵气的威压,还有浓郁的灵气与一些闪耀的光点。

    灵舟缓缓攀升,轻上云霄,宋伊的目光却莫名觉得那山顶之上,似乎有叫自己十分熟悉的气息。

    空间手链之中,突然传来一点颤动,宋伊若有所思地压住自己的手腕,目光透过云海向着山顶之中看去。

    她只觉得那山顶之中隐隐传来的叫自己感到吸引力的气息,就是残剑的其中一部分。

    那种隐隐约约的,不能被人察觉的颤动,就算是那样微弱到令其他人无法察觉,可是却叫宋伊感觉得到。

    她慢慢地垂着眼睛凝神感受了一会儿,这才把视线落在其他的地方。当灵舟缓缓地升入了山顶,她就见眼前云海霍然向两旁散去,露出了山顶的景色。

    这是一个巨大的山顶,山顶的正中是一个巨大得叫人惊诧的凹陷,不知向下延伸多久。这凹陷之中充满了叫人心神顺畅,浑身毛孔都炸开的仙灵之气。那些仙气粘稠,化作了灵Y,将整个凹陷全都填满,泛起了漂亮的水光。

    这样巨大的一个山顶的湖泊。

    宋伊看着这巨大的湖泊还有里面那满满的仙灵的池水,就明白为什么资质普通的修士进入这池水之后,都能被洗去凡尘,炼化仙骨。

    这灵气太充裕了好么?

    不过叫宋伊感到惊讶的是,叫自己感觉到有些微弱联系的那道气息,正隐藏在这巨大的湖泊的底部。那厚重的仙灵之气压在上面,隔绝遮蔽了所有人的感觉,就算是在这里全都是上位修士,可是却依旧没有人察觉,这仙池的下方竟然还藏着东西。

    宋伊心里默默地感受了一下,这才把目光转移,看向此刻正汇聚在仙池边上更多的修士。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灵云宗修士之外的强者,那众多的灵压叫她的眼底露出几分戒备。

    灵云宗都有那么多的仙阶修士,她自然也会想到,灵云宗之外还有更多的修士达到了仙阶。

    此刻那些仙阶修士们的身边都跟着年轻的弟子,有些人的目光不善,又有些人的目光之中带着几分亲切。

    “离魔宗的人远点。”见宋伊目光看着那些修士,掌门脸上依旧是道貌岸然的亲切笑容,然而嘴角微微一动,一缕声音传入宋伊的耳朵。

    他不动声色地和晖空两个把自家最天才还刻苦的弟子给护在身后,声音在宋伊的耳边说道,“他们在仙池吃过几次亏……青霖从前坏过魔宗修士的道基,因此魔宗修士一直仇视灵云宗。”虽然说起来是切磋,可也是真正的争斗,之前为了自己的四个弟子,青霖每一次都会出现在仙池前。

    他本就是不会对人认输的个性,自然也不会对任何人留手。

    因此,曾经魔宗最强悍的一位仙阶修士,因为弟子谁先入灵池和青霖争斗起来,青霖一剑破空,将那仙阶修士的根基全部毁坏,叫他跌落成为了凡人。

    强悍的修士成为凡人,无论是落差还是寿命都大大减少,那魔宗仙阶修士因此很快就抑郁而终。

    说起来,掌门当初也觉得青霖这件事干的有点儿那个什么……虽然说那魔宗被称作魔宗,可是修真界并不排斥魔道,因此彼此之间也还算和睦。

    然而因为这件事,魔宗和灵云宗翻了脸,这么多年一直都有摩擦。掌门一直都很头疼这件事,毕竟一个对自家身怀恶意,而且手段还不怎么光明磊落的魔宗,对上上位修士也就算了,可是灵云宗一些修为低微的弟子遇到魔宗弟子,就会吃大亏。

    他曾经想要补偿,可是又怎么补偿呢?

    难道叫青霖偿命不成?

    那他也不可能答应啊!

    “弟子明白。”宋伊如今虽然是金丹修士,不过在仙阶修士的眼里还不够看的。更何况她现在就想赶紧下到仙池里去,去查探池水的下方,看看到底下方是不是藏着残剑的一部分。

    这是她心中最重要的事,更何况青霖树敌跟她没有啥关系,因此她只不过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看见掌门领路,已经带着他们一起从灵舟下来,笑着迎向了一些目光善意,显然和灵云宗关系不错的修士。

    宋伊依旧跟着。

    “阿伊,累不累啊?”晖空对这些寒暄没有兴趣,一心一意扑在自家弟子的身上。

    “没什么。”宋伊摇了摇头,当看见阿秀和阿霞手牵手站在青霖的身边,俊美的青年风姿凛然,长剑料峭,身边跟着两个花容月貌的美貌少女,那还挺有派头的。

    不过显然青霖出现的时候叫人不大高兴,魔宗之中有人冷笑了一声。那冷笑之中充满杀意,宋伊感受了一下,目光不经意地看向那几个目光之中深藏恨意的魔宗修士,又觉得青霖被人怨恨真的不冤。

    这与人争斗,除非是死敌,不然坏人道基这种事,真的蛮天打雷劈的。

    又不是以命相搏……只不过是为弟子谁先下仙池而已,至于把人家直接给废了么?

    与其废了,还不如直接杀了,也不必叫人家那仙阶修士感受从云端跌落低贱的痛苦,就算是死去,也是在那种无法释怀之中遗憾地死去。

    干净利落地杀人能死啊?

    宋伊虽然也很冷漠,可是却从不做青霖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难道废了个仙阶能叫自己的修为更进一步不成?

    她离青霖远了点儿,觉得这货简直有病,正不吭声走在晖空的身边,就见笑眯眯和人寒暄了一把,左右逢源特别开朗的掌门已经笑呵呵地回了来,指着一旁的一座建立在山顶的高大奢侈的楼阁笑着说道,“他们先来都已经查探过,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叫弟子下仙池。不过还得等两天……比试就在三日之后,你们要做好准备。”

    他着重地看了第一次冒出头来的晖空,之后笑眯眯地说道,“我们先去楼阁里休息,这段时间还可以和诸位道友一同讲经说法,一同说说最近的领悟。”

    这么多的仙阶仙人汇聚在这里,当然会开办一些聚会,同阶的道友在一起,彼此说说修炼之中的心得体会,也是互相融会贯通。

    掌门觉得这也算是修真界的一大盛事了。

    “那叫阿伊也听一听。她一向刻苦,就缺历练还有领悟了。”晖空急忙帮自家心爱的弟子讨要好处。

    他急吼吼的,掌门看了这急得不行,一点都不稳重的家伙,不过一转脸就对宋伊和颜悦色地说道,“宋伊当然是要一块儿来的。你的资质不错,你当然要听一听。”他现在看宋伊的眼神仿佛是在看大宝贝儿似的,宋伊哪怕道心坚韧,都被这眼神给看出一身J皮疙瘩,倒是一旁的阿秀欲言又止。

    她想开口,却怕掌门再惩罚自己。

    “至于其他弟子,贪多嚼不烂,反而坏了心境,影响修炼。”掌门这话不是偏心,而是大实话。

    没学会走路就学着跑,那能有个好么?

    众弟子也觉得掌门这话没错,纷纷给掌门鞠躬,等掌门进了那旁边的楼阁给大家分配了静室,年轻的弟子们都被这楼阁之中的那些其他门派的弟子吸引,因为本来也不是什么结仇的事儿,因此很快就各自散去交朋友去了。

    宋伊本来也想去静室回味一下之前的顿悟,就听见掌门在一旁开口说道,“宋伊,你跟我来。”他对宋伊招了招手,叫她跟在自己的身边一同来到了楼阁的栏杆处,从这里就能看得见不远处那广阔的湖泊还有依旧在湖泊旁徘徊的魔宗修士。

    “魔宗修士一向善于蛊惑人心,宋伊,你……”

    “您放心,无论魔宗修士说什么,我都不会受骗。”见掌门尴尬地看着自己,宋伊笑了笑,平静地说道,“虽然我见识少,不过想哄骗我,这怕是不大可能。”

    她的声音之中露出几分漠然,掌门却一下子放了心,对宋伊点头说道,“那就好。魔宗修士的蛊惑无孔不入,总是能说得天花烂坠,把人骗得团团转,为他们付出一切。”他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道,“从前魔宗与灵云宗关系还好的时候,我从不担心这种事。”

    可是自从青霖跟魔宗修士结了生死之仇,掌门就对每一个自己看重的弟子耳提面命。

    永远不要相信魔宗弟子的每一句话。

    最好一句话都不要听他们说的。

    “我想补偿,可是魔宗却不答应。”

    “人都死了怎么补偿?所有的补偿都是马后炮。”宋伊倒是能明白魔宗修士的愤怒,她见掌门的脸色有些郁闷,慢吞吞地说道,“之前结仇的起因的确是灵云宗不对。不管魔宗原不原谅,灵云宗都是应该补偿人家。不过是为弟子进入仙池的先后顺序罢了,怎么还伤人道基?”她不在意青霖会不会听到,冷冷地说道,“我觉得,废人道基,令他此生修炼无望,气海丹田破损这种事,非常狠毒。”

    她很耿直了。

    掌门竟然无法反驳。

    “总之,你不要被魔宗修士给骗了。”他的确已经补偿魔宗,可是也知道哪些补偿对于魔宗来说并没什么卵用……就算不说魔宗修士对那已经含恨而死的修士拥有着深厚的同门之情,毕竟作为仙阶修士,起码同阶修士之间也应该会一同在宗门彼此熟悉了几百年。就说另外一件事……每个宗门培养出一个仙阶修士都很不容易,仙阶修士同样也是一个宗门对外的最大的震慑,陨落一个仙阶修士,对魔宗来说也算是元气大伤。

    无数的资源就这样白费了。

    还有如果强大的战力不够,那魔宗也会被其他野心勃勃的门派觊觎,会发生更多的争斗。

    更多的争斗,代表着什么,就算是掌门不说其实也都在心里明白得很。

    “我知道了。”掌门打从她结丹之后就格外??拢?我撩嫒莶槐涞卮鹩α艘簧??哉泼诺懔说阃罚?椭苯踊亓俗约旱木彩摇

    她才进了静室就见晖空高高兴兴地跟着进来,看了看外头的那些修士对宋伊献宝说道,“我看过,外头的那些都不是我的对手!阿伊,你第一个进仙池,把好处都带走,多吸引一些灵气!有多少咱们吃掉多少!”如果宋伊胃口好,那可以多耗费一些灵气淬炼她的血R还有身体。

    除了锻骨之外,还可以洗练一下全身的血R,反正第一个进入仙池,仙池里的灵气满满的。

    “咱们自己吃R,还是要给别人喝口汤的。”宋伊抬手摸了摸眼睛亮晶晶的师尊的头发,温和地说道,“淬炼仙骨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剩下的仙气留给后来的人份也没什么。”

    如果说这仙池是所有人的机缘,那吃独食就不大地道了,毕竟宋伊喜欢修炼,却也不是一个会将资源全都占尽,不给别人余地和希望的人。她能第一个进入仙池得到最好的仙气就已经足够,至于更多的,她觉得分给其他年轻的修士也没有什么不好。

    修炼艰难。

    她经历过修炼的艰难,因此就不会把所有的资源拿在手里,叫旁人也遇到这种完全没有必要的艰难。

    “我听阿伊的。”晖空红着脸,蹭了蹭宋伊的掌心说道。

    “乖啊。等回家以后给你梳毛。”宋伊笑了笑,看见晖空一副恨不能立刻回到门派的样子,就觉得要保持人形还真的蛮辛苦自家师尊的。

    她明显能够感觉得到,晖空更喜欢兽形,而不是此刻的人形。不过都是仙阶,肯定有人能看得出来晖空是灵兽不是人修,她顿了顿,对晖空问道,“这样没有问题么?”她担心有人觉得晖空欺负人,毕竟强大的灵兽都皮糙R厚的。

    晖空想了想摇头说道,“修到仙阶之后,人修还是灵兽就不那样重要。”他趴在宋伊面前,把自己的头枕在宋伊的膝上哼了一声说道,“青霖简直是要跟我作对!我绝不会输给他。”

    他非常讨厌又跳出来的青霖,一想到那个阿秀在宋伊的面前叽叽歪歪就非常讨厌,对宋伊急忙说道,“他那个弟子太讨厌。要不……我吃了她?”他一副为民除害的样子,宋伊嘴角抽搐了一下,摇了摇头。

    “脏了你的嘴。”她平静地说道。

    晖空这才算是罢了。

    不过此刻他们正在讨论的阿秀,正和阿霞两个一同站在楼阁的外面。

    因为掌门已经提点过她们不要和魔宗修士接近。因此当看到两个脸色苍白,可怜无助的魔宗弟子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拉着阿霞退后了一步,然而又迟疑了起来。她觉得眼前这两个魔宗弟子的目光十分可怜,身上穿着的是最简单的弟子服,脸上还带着伤痕,这也损伤了他们英俊的样子。这叫她不由好奇地问道,“你们怎么了?”

    “我们想求见青霖大人,可是却担心大人因为我们是魔宗修士不肯见我们。”这两个弟子瑟缩了一下,有些慌乱地说道。

    他们看起来这样可怜,阿秀顿时生出了慈悲心肠。

    她不由好奇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求见我师尊?”她刚刚也听说了魔宗跟青霖之间的仇恨渊源,以为魔宗都是深深怨恨青霖的。然而见这两个弟子提起青霖时那明亮的眼睛,她又觉得这两个弟子应该和其他魔宗弟子不同。

    她有些关心地问,那两个弟子彼此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问道,“你是青霖大人的弟子?那你一定是最优秀的弟子。青霖大人眼光极高,不是顶尖的资质,绝对入不得他的眼。”

    阿秀的脸红了。

    她听了这些话,越发地感受到青霖对自己的不同。

    “也没有……”

    “既然你是青霖大人最疼爱的弟子,那就帮帮我们,我们愿意拿一个下仙池的名额和你交换。”魔宗弟子对阿秀小声说道,“我们仰慕青霖大人,可是如今魔宗与灵云宗势同水火,如果我们去拜见大人,会叫我们在魔宗寸步难行。你看,这些伤就是刚刚我们提起青霖大人说了两句崇敬的话,就被其他师兄弟给打的。”

    他们都为青霖挨了打了,那必须是真爱!更何况被同门欺凌,这多可怜啊。

    看见他们,阿秀就觉得自己见到了很可怜的人。

    “那我能帮你们什么?”

    “我们曾经在仙山之上偷偷摘取了最好的灵茶,连我们掌门都不知道……如果能叫青霖大人喝一口我们辛辛苦苦为他藏起的灵茶,我们死而无憾了。”

    魔宗弟子央求地看着阿秀,见她迟疑,急忙说道,“如果能叫青霖大人品尝我们的心意,我们此生圆满。魔宗也有一个仙池的名额……到时候送给你们。”

    他愿意拿自己洗练仙骨还有锦绣前程换得青霖的一分眷顾,阿秀听得怔怔的,又觉得为自家师尊骄傲。

    “那好。”她觉得不过是灵茶而已,更何况这弟子心意拳拳还为了青霖挨过打,便点头答应说道,“师尊知道你们的心意,一定很感动。”

    她从两个脸色涨红,显然很不好意思的魔宗弟子里接了灵茶,只觉得一切圆满。

    刚刚她和阿霞还在发愁仙池名额的事,魔宗弟子的请求,叫她们一下子就什么都不担心了。

    这世上,人帮人,互相帮助,原来是这样令人快乐的事。

    她高兴地和抿紧了嘴角却没有说话的阿霞一同捧着灵茶回去,高高兴兴地煮了茶,端去给了青霖。

    此刻青霖正在闭目养神,看见最近经常给自己端茶倒水的阿秀进门,他没有在意,直接拿了面前的灵茶喝了一口。

    这一口之后,他脸色骤变,猛地把手里的茶杯摔在地上,怒声质问道,“你给我喝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蹭蹭大家(*?*)~

    日日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31:57

    惜字如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39:32

    芽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19:08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