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齐癫 > 第004章:白云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我,云溪。”

    门外传来一道清脆女声,竟是个女人。

    “姐姐?”

    白云天顿时眼前一亮,忙道:“等会,我马上来。”

    听闻门外女子是自己人,白云天终是舒了口气,一直提心吊胆的过了三天时间,别提有多难受了。

    如若今夜前来的是第七支脉的人,那才是真的麻烦呢!

    白云天迅速起身穿衣,不足半刻,房门便被打开。

    看着面前女子,白云天心中激动不已,大伯父一家终于回来了,这下终于有人替自己主持公道了。

    有大伯父一家为自己撑腰,白云天再也不用担心第七支脉的后续动作,有可能还能在此事之中,得到好处也不一定。

    忙将白云溪请进屋内,白云天道:“溪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夜刚到,本打算明日再来找你,却是听下面人说,你与第七支脉的白象中发生了摩擦,所以父亲命我过来看看。”

    看着面前白云天,白云溪忍不住的松了口气,铁青的脸色也舒缓了不少。

    在来的路上,每每想起白云天被阴一事,白云溪的心情便是阵阵的揪痛。

    今日刚回来不久,白云溪与其父白岩明等人,便听下面人说起了白云天被第七支脉的人给阴了一事。

    而当他们得知整个第三支脉毫无动作之时,更是怒不可歇。

    愤怒的白岩明亲自带人前往内院召集人手,更是让白云溪立刻前往岩平府苑,为的就是保护白云天,从而不被第七支脉的人狗急跳墙。

    若是再发生其他的事情,白岩明这个做大伯的,又如何向白云天外出历练未归的父母交代。

    之后,当此事传遍第三支脉时,整个第三支脉尽皆哗然,原来他们并没有收到消息,白云天竟是在暗中被阴。

    第三支脉彻底震怒,更是将此事捅到内府,并且捅到了长老会,定要为白云天讨个公道。

    消息彻底传开之后,白云天被打成重伤的消息,迅速席卷整个白家,除个别几脉无动于衷之外,其余几脉全部的忙碌了起来。

    毕竟,白云天再怎么说也是新一代杰出子弟,无缘无故被人暗算,自是不可忍受。

    ……

    白家共有嫡系一脉与支脉八支,除嫡系一脉之外,其余八脉分八个方向坐落于嫡系内府四周。

    八脉各守一方的同时,又形八灵幻衍大阵。

    八灵幻衍大阵,乃白家传承千年之根基,正是因为有此大阵庇护,白家才能够成为吏南围府三大家族之一,虽是排名末端,但也非一般势力可撼动。

    也正是因此,白家九支少了任何一支都不行,遑论第三支脉发生了如此大事,更是誓不罢休。

    白家第四代新兴子弟,按辈分取名各不相同,从嫡系开始九支分别是天、灵、云、月、尚、辛、象、尚、子。

    白云天与白云溪二人便是隶属于第三支脉,而偷袭暗算前者的白象中,便是隶属于第七支脉。

    ……

    “天弟弟,你的境界……”

    在感觉到了白云天的修为境界之后,白云溪轻掩红唇,目光之中泛起骇然。

    让白云溪没有想到的是,事情竟是如此的严重。

    白云天无奈,只好将事情发生前后的具体经过,与之后发生的事情全部的说了出来。

    当白云溪听闻白云天修为尽废之时,当是怒不可歇,气的浑身发抖。

    当白云天修炼五气疗元,花费三天时间,承受极端痛苦终于将伤势修复,并再次修炼至炼体一层之时,白云溪的脸色终是好了一些。

    考虑到白云天的修为,还有第七支脉的威胁,白云溪建议道:“这样吧!在二叔回来之前,你先与我去我那里住些时间,等二叔回来之后,你再回来。”

    白云天自是不会拒绝,直接同意了下来。

    路上。

    白云溪从储物袋中分别取出两枚丹药,递给白云天的同时,道:“这是疗元丹和洗髓丹,对你修复伤势与突破境界有帮助。”

    白云天笑了,毕竟是自己的姐姐,所以也不跟她客气,直接便接了过来,只是想到自己的储物袋,心中一阵郁闷。

    “如果不是我的储物袋也被抢了的话,此时说不得都能突破至炼体七层了。”

    “你放心,有父亲出面,再加上祖父在长老会争取,用不了多久,你的储物袋便会被原封不动的送回来。”

    白云溪粉拳紧握,一边安慰着白云天,一边又道:“这一次,若是不让第七支脉大出血一次,此事没完。”

    白云溪所在的岩明府苑本就与白云天所在的岩平府苑相邻,所以当两人走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之后,很快便到达了目的地。

    岩明府苑的占地面积比岩平府苑要大上一些,但是里面的物什却与之相差不大。

    毕竟都是修仙者,对外在物什本就没有什么要求。

    雅苑内除了一座阁楼之外,便是一个池塘,池塘内栽有几片荷叶,此时正值春季,倒是并未开花。

    一座亭台矗立于池塘正中,池塘上方弯弯绕绕的木桥连接着雅苑大门与阁楼,除此之外便再无别物。

    穿过池塘,又行几步之后,两人便来到了阁楼前。

    对于住的地方,白云天是没有要求的,只要能够遮风挡雨就行,故此只是随意的选了一间闲置的侧房。

    选好住所,剩下的就是吃了。

    这三天里,白云天都快被饿疯了,除了伤势修复完全之后在厨房里找到了一些干粮之外,其间都没吃过别的东西。

    岩明府苑不同别处,这里婢女下人合计共有一二十人,所以没过多久便准备了一大桌的饭菜。

    在大伯这里,白云天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这里的下人也是如此,所以对他都很是恭敬。

    饿极了的白云天也不挑食,当着白云溪的面,风卷残云般的将桌上饭菜吃了大半,之后才揉着肚子坐在一旁调息。

    看着白云天风卷残云般的吃着饭菜之时,白云溪本还有些想笑,但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白云溪心中无奈,但见其本人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吃完了就开始修炼,终是忍不住微微一笑。

    这段时间,天弟弟吃了太多的苦了,若是父亲回来之后,看到天弟弟现在这般模样,怕是会更加的生气吧!

    如此更别说二叔了。

    见白云天坐在一旁调息,白云溪也进入了修炼状态,同时为一旁的白云天护法,可谓是寸步不离。

    此间事了之前,她都不会离开白云天半步,这不仅仅是父亲的命令,更是她的心思。

    一会时间之后,调息完毕的白云天取出了疗元丹,然后再次运转五气疗元,开始细致的疗伤。

    同时吸纳天地灵气,一边积蓄体内内力,准备再次冲击第二道关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