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病娇毒妃狠绝色 > 一四二、余氏被整(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房三人全通过了第一轮?”

    “是的,老夫人。”罗嬷嬷低声道:“二少爷对战丁等赢了不出奇,但奇怪的是三少爷和三小姐对战甲等都能赢,而且成绩很不错。”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许久后余氏微凉的声音响起,“看来一直以来,我都弄错了。”

    “老夫人这是何意?”

    “大房的人并不弱,而是一直在掩饰自己的真正实力!”余氏眼里露出狠意,“为了麻痹我,为了最后出手争夺爵位时一击即中!”

    罗嬷嬷恍然大悟地低唤一声,“奴婢一想还真是!女子内试,三小姐赢了,男子内试,二少爷三少爷赢了。以前一直觉得他们是好运,现在一细想,实则是被他们骗了!”

    “真是狡猾的一家人!”余氏冷笑一声,“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有露出尾巴的那一天!”

    罗嬷嬷拍着马屁道:“老夫人慧眼如炬,大房那些小手段怎么可能瞒得过老夫人?”

    余氏哼了一声,“按之前计划行事。”

    “是,老夫人。”

    ——

    叶梨回来后,立马去富贵院给范知秋请安。

    范知秋现在管着府中中馈,俨然当自己是未来的侯爷夫人,自然不肯住在原来的小院子里。

    她命人将原来孟浅月住的富贵院修葺一番后,搬了进来。

    “阿娘,”门外,叶梨掩饰不住的高兴道:“女儿回来了。”

    屋里传来一声猛喝,“给我死进来!”

    叶梨笑容迅速褪去,面色变白,声音亦变了调,“是,阿娘。”

    她一入内,便被人拖着胳膊推搡到地上,手臂在地上摩擦得生疼。

    “站起来,给我站好!”

    叶梨忍着痛站起来,含着哭腔怯怯道:“阿娘,女儿过了第一轮。”

    但盛怒中的范知秋根本没听到她的话。

    她狠狠掐着叶梨的胳膊后背,边掐边骂。

    “都怪你,都是你!要不是当年怀着你,我就不会跟你阿爹分开几个月,就不会被人寡妇爬到头上!”范知秋尖叫道:“你怎么不死?你当初为什么不死了算了?”

    叶梨连哭都不敢哭,只能默默忍受。

    她也想知道,为什么当初生下她之后不直接掐死她,要将她留到现在?

    难道就是为了生气的时候拿她来出气吗?

    “阿娘,您别生气了,阿爹只是跟同僚出去喝酒而已。”坐在床边的叶菁晃着脚丫子道。

    “出去喝酒?你可知道那些人会去什么地方喝酒?”

    去青楼!

    要不是因为叶菁年纪小,范知秋就直接说了。

    她对叶云泽早没了什么感情,但她心高气傲,叶云泽和那个寡妇的事情,是她一辈子过不去的心结。

    她之前寸步不离的跟在叶云泽身边,不是为了拢住他的心,而是不想再次发生让她羞辱的事情!

    现在孟浅月死了,她不得不从青州回来,心里既高兴又担忧。

    高兴的是临安侯的爵位,终于要落到他们三房头上了。

    担忧的是,一旦她不在身边,叶云泽不知会弄出什么妖蛾子出来!

    于是买通了叶云泽身边的贴身小厮,日日写信报告行踪。

    今晚便是看到小厮一早写来的信,知道叶云泽昨晚和几个同僚去了青楼,做了什么不知道,反正回来时醉醺醺,身上脂粉味浓烈。

    范知秋看了之后火冒三丈,恰好叶梨回来,便将满腔怒火撒到她身上。

    她又打又骂了好一阵之后,喉咙干了胳膊累了,气也散了不少,这才停下来。

    同时想起叶梨今天去参加入学试一事。

    “今天比试如何?”范知秋坐到床边,叶菁乖巧地滚到她怀里。

    叶梨悄悄抹去泪,拉好被范知秋弄乱的衣裙,小声道:“过了第一轮。”

    “大房几个呢?”

    “都过了,二姐姐也过了。”

    “看不出大房几个有些能耐。”范知秋冷笑一声,“我告诉你,这次你务必要考上,绝不能输给大房。”

    “女儿尽力。”叶梨垂首道。

    “尽什么力?是必须!要是考不上...”范知秋冷哼,后面意思不言而喻。

    叶梨颤了颤,“是,女儿一定考上!”

    ——

    第二天卯时过半,叶渺五人汇合准备离开。

    “今儿还早,不如去给祖父祖母请个安,免得他们担心。”叶渺突然道。

    昨天回来得晚,几人只让丫鬟小厮去报了结果,并没有去请安。

    “妹妹说去就去。”叶海道。

    叶渺叶海同意了,叶铭自然不会拆台。

    叶兰叶梨受过叶渺恩惠,也不会反对。

    于是五人一起前往荣华院请安。

    “老太爷去校杨晨练了。”丫鬟犹豫了一下,“老夫人有些不舒服,又睡下了。”

    “不舒服?”叶渺忙道:“请了大夫没?”

    “老夫人说不用请了,她没事。”

    叶渺斥道:“祖母说不用请你们就不请?你们怎么伺候主子的?罗嬷嬷呢?”

    丫鬟有些慌神,“罗嬷嬷也不舒服。”

    “都两个人不舒服了,还不请大夫?”叶渺脸一板,“快让开,我们要进去看看祖母!”

    丫鬟连忙拦住,“三小姐对不起,老夫人交待了要休息,不许任何人进去!”

    叶渺逼近道:“我们进去只是看看祖母的情况,又不会打扰她休息?你为什么拦住?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就是就是,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叶海跟着嚷嚷道。

    丫鬟被两人弄得快哭了,“三小姐,三少爷,奴婢只是奉命行事...”

    “噗!”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即一阵恶臭飘出。

    叶渺连忙捂着鼻子往后退,“什么东西这么臭啊?”

    丫鬟脸胀得通红,不敢出声。

    “是我昨晚吃坏肚子了!”余氏咬牙切齿地声音从里面传出,听着十分虚弱无力,“你们几个快走,别耽误了正事!”

    “原来是祖母吃坏肚子了啊。”叶渺道:“那祖母好好休息,孙女们先离开了。”

    又对着丫鬟交待,“以后可不能再任祖母贪吃了,知道吗?若有下次,唯你们是问!”

    丫鬟连忙称是。

    几人转身走了几步,叶海道:“没想到祖母居然贪吃吃坏了肚子,嘻嘻。”

    他声音本就洪亮,又没有刻意压低,在这天色微白的清晨,清晰地传到余氏的屋子里。

    余氏刚才听叶渺说什么不能再任她贪吃已经气坏了,现在听到叶海又这么说,更加气得浑身直颤。

    “太过份了,大房,实在太过份了!”

    叶渺在心里冷哼,谁过份?害人终害己!

    她早知她和叶铭叶海过了内试,余氏定会不甘心,定会想办法阻挠他们。

    昨晚回来后,她让桃花将厨房送去给叶铭叶海的晚膳截住,然后找了只猫试了试,果然猫吃了一直拉。

    叶渺心知定是余氏在晚膳里下了泻药,打算让叶铭叶海因为拉肚子,没法参加今天的第二轮。

    于是叶渺今早偷偷的将昨晚的晚膳,混在余氏和罗嬷嬷的早膳里。

    两人果然中了招。

    两人年纪大,肠胃本身就不好,看来得几天才能复原。

    那么接下来的几天,她们应该没精力使坏了。

    ——

    第二天的比试依然是淘汰制。

    女子这边仍是沙盘,一对一淘汰制。

    男子那边是骑射,立定靶和移动靶。要求立定靶八十环,移动靶五十环以上者,方可进入下一轮。无论哪一样不及格,都将被淘汰,直接出局。

    因为骑射是按标准晋级,所以是由考官抽签,一个州一个州的来。

    每州的考生先是甲乙一起,再是丙丁一起。

    考官抽签结果出来,青州第一个先上,叶铭是甲等先上去了,留下叶海一人。

    突然身后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袖,“海兄弟。”

    叶海回头,看到一身黑衣、皮肤白皙的少年,不敢置信道:“方子兄弟?你怎么来了?”

    昨天淘汰的人,是不可以出现在今天的第二轮的。

    “嘘!我今天叫刘峰。”乔方子嘻嘻一笑。

    “什么意思?”叶海不解,明明是方子兄弟,为什么变成了刘峰?

    “你不懂没关系,今天叫我峰兄弟就成!”乔方子看向场中,神情激动,“那是你大哥是不是?你们是双生子,为什么你长得比你大哥壮这么多?是不是你总是抢你大哥的吃的?我在家乡见过一对双生子,生得可像了,几乎一模一样...”

    乔方子一顿话下来,叶海立马将他为什么今天叫峰兄弟的事情忘了。

    他自小与叶铭一起,因为脑瓜子不灵光,那些世家少爷们不大瞧得上他,所以朋友很少。

    难得碰到个超级爱说话的乔方子不嫌弃他,便很有兴致的与乔方子说起来。

    “我也不知道大哥为什么比我瘦这么多,可能是我吃得多,我阿娘说我们生下来的时候,也是一模一样的....”

    女子沙盘对战,同昨天一样,先由考官抽选对手。

    不过经过昨天一轮后,丁等所剩无己,便和丙等混在一起。

    甲等对丙等。

    叶渺今日的对手,是化州甲等陈雅。

    她望向化州那边,却没人像昨天一样举起手与她呼应。

    叶渺耸耸肩,反正等会就知道了。

    对手匹配完毕后,沙盘抬上,对战正式开始。

    叶渺先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静等对手陈雅的到来。

    一抹翠绿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帘。

    叶渺抬头,惊讶道:“是你?”

    “是我。”宁阮高傲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