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三国之巅峰召唤 > 第410章:诱敌深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10章:诱敌深入

    房乔,字玄龄,因善谋,而杜如晦处事果断,因此人称“房谋杜断”。后世以他和杜如晦为良相的典范,合称“房杜”。

    房玄龄在渭北投秦王李世民后,为李世民出谋划策,典管书记,乃是唐太宗最得力的谋士之一

    《新唐书》对房玄龄的评价是“玄龄当国,夙夜勤强,任公竭节,不欲一物失所。无媢忌,闻人善,若己有之。明达吏治,而缘饰以文雅,议法处令,务为宽平。不以己长望人,取人不求备,虽卑贱皆得尽所能。或以事被让,必稽颡请罪,畏惕,视若无所容”。

    能在史书中留下这么长篇幅的评价,足可见房玄龄乃是真正的国士,货真价实的宰相之才。

    静静听着堂下穿着带补丁衣服的房玄龄侃侃而谈,秦昊强忍着心中的喜悦,淡笑道:“先生高见呐,一席话令人茅塞顿开,秦昊受教了。”

    听到这,房玄龄知道这位年轻的不像话的将军,应该是认同自己了,所以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

    房玄龄自负才华,可却一直在洛阳蹉跎年华,心中自然是无比的不甘。

    直到房玄龄得知好友刘基,得到了冠军侯秦昊的重用,而在加上刘基的有心吹捧下,房玄龄才起了来秦昊这碰碰运气的心思。

    简单的交流之后,房玄龄一眼就看出秦昊心中隐藏的野心,他不怕秦昊有野心,就怕秦昊没有野心,

    若是秦昊的没有野心的话,那房玄龄只会假意投靠,实际却是为自己谋求晋升资本,转而投靠真正的明主。

    而秦昊展露出的野心和远见,最终打动了房玄龄,因为只有这样的主公,才能让自己的才会任意施展。

    认准秦昊之后,房玄龄自然不会在有所保留,所以尽全力一展口舌,想要让秦昊高看自己,而现在来看效果应该还是不错的。

    “主公谬赞了,黄巾看似势大,但内部隐患却也是致命的,而能卡到这点肯定也大有人才,并非什么是高见。”房玄龄谦逊的说道。

    “先生过谦了,且不论其他,就说朝廷那帮废物,若是真能看到这点的话,当今局势何至于崩坏至此?”

    房玄龄心中一惊,没想到身为驸马的秦昊,居然对朝廷如此不满,真这样是不是可以……

    房玄龄瞟了眼一边的刘伯温,见他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房玄龄就知道这位好友肯定也起了和自己一样都心思,所以才认秦昊为主的。

    好你个刘基,当初同窗时每次借钱我都借你了,可你明知道……却不告诉我,看我不蹭穷你。房玄龄心中暗道。

    秦昊并没有发现房玄龄心中所想,自顾自的问道:“先生,黄巾三十万大军即将压境,不知先生可有计策教我?”

    房玄龄知道这是秦昊对自己的终极考核,心中不禁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房玄龄心中确有秒计,但那个计策是他和刘基共同讨论出来的,所以不好直接说,可不说又没得说。

    刘基再次瞟了刘基一眼,见他向自己点了点头,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算你还有良心,就先放过你了!

    房玄龄收敛笑颜,严肃道:“启禀主公,项羽久经战阵,张良老谋深算,面对这样对手,一般的计策是不会起作用的,唯有阳谋方可奏效。”

    什么叫阳谋?

    就是明知是计,也不得不跳进去的计谋。

    可面对张良这样的谋士,想让阳某奏效的话,是有很大难度的。

    “在下有个‘诱敌深入’之计,在配合主公的‘反间计’,定可产生奇效。”房玄龄,信心十足的说道。

    秦昊点点头,如今他虽然拥有雄关之险,但却并不准备将决战地点放在伊阙关。

    荆州的襄阳城,才是秦昊心中的决战地点,而房玄龄的‘诱敌深入’,恰好和鬼谷子的算计相吻合。

    “伊阙关离洛阳太近,就算拖垮的项羽,张角也随时可以加派人手,所以继续留在伊阙关只会削弱我军的兵力,退守荆州才是上策。”

    黄巾在实施了《天国田亩制度》之后,各地百姓对黄巾的拥护近乎狂热,自愿加入黄巾以守护得来不易的土地的百姓,简直数不胜数。

    所以就算秦昊手中有十万大军,就算有伊阙关这样的雄关庇佑,可硬拼依然拼不过有无数兵员的黄巾。

    “朝廷已经派丁原大人前往荆州进行动员,而只有背靠荆州,我们才有资本抗衡黄巾,并最终将其击败。”房玄龄继续道。

    继董卓的凉州刺史之后,刘宏又封了第二个非宗室的刺史,那就是荆州刺史丁原。

    丁原会被封为荆州刺史,这是秦昊怎么也没想到的,毕竟从内定的河东太守变成了荆州刺史,其中差距确实太大了点。

    可真正促使丁原成为荆州刺史的还是秦昊。

    统领南路军的秦昊,必须依仗荆州才能打垮项羽,而汉军中能和秦昊好好合作,能整合荆州的力量并全力支持秦昊,而且对朝廷忠心耿耿的人,刘宏能想到的就只有丁原了。

    在这种情况下,丁原捡了个便宜,意外的成了荆州刺史。

    房玄龄所说的都没错,只有一点令秦昊有些疑惑,于是问道:“先生,你之前不是还说张良肯定能看破本将的‘反间计’吗?”

    房玄龄好像早就知道秦昊会这么问,嘴角闪过一丝笑意,道:“主公,此战张良并不是主将,就算他能看破也没有关系,只要项羽看不破就行了。”

    张良和项羽之间的关系,大汉所有人都知道,肯定是不可能好的。

    项羽失去继承权后,张良就成了唯一的受益者,而面对这样一个取代了自己副手,项羽有可能听进张良的话吗?

    当然有可能。

    “大是大非面前,项羽肯定会受到张良的影响。”秦昊十分确信的说道。

    以项羽的性格,就算嘴上不认同张良的看法,心中肯定也会深思的,而这可能就会看出什么。

    房玄龄笑了笑,道:“主公确实没错,但只要将‘反间计’修改一下,项羽肯定看不出来。”

    秦昊一愣,问:“怎么修改?”

    “主公忘了牢中的季布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