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我在修仙世界当掌门 > 第七章 暗中观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拿到角碎片后,陆青又在附近寻觅了一会,直到天黑再无收获这才返回宗门。

    林巧和刘二宝已经吃过晚饭在卧房里打坐修行,张天生则在院子里把收集的雨水一桶一桶搬进厨房。

    “掌门。”

    “他们两个呢?”

    “回房修行去了,我这就去灶房把饭菜热一下给您端过去。”

    陆青微微点头,道,“这段时间若是无事,你可在附近打开垦上一片小农田,种上些蔬菜瓜果改善一下宗门的伙食,此物...”

    说话间,角碎片飞出乾坤袋拿在手中。

    本想说此物名为蜃蛟的角碎片,但仔细一想,如此称呼少了几分派头,如今他也是一门之主,得时刻树立威信才行。

    计上心来微微停顿,一手负在身后,道,“此物唤作坤枢造化珠,将其放入水缸七日,以灵水浇灌有助长草木生长之用。”

    张天生双手把角碎片接过去,看着手中散发微光,犹如白玉的异宝,神色顿时惊疑不定。

    “掌门!如此贵重的仙宝让我保管,这...这这...”

    “此物天生灵蕴,你先拿去应急,宗门内整日白粥咸菜着实不像话,七天后我自会找你收回。”

    林巧三人与他不同。

    练气境界后,餐食日霞,虽说依旧有口腹之欲,但已经不是必需品,唯一作用便是填饱肚子,不至于因为饥饿分心走神。

    凡人之躯,林巧二位弟子正值少年,整日如此,迟早会出问题。

    既然这块蛟角碎片有催生草木之效,陆青自然要做到物尽其用才行。

    况且只是一块下品蕴灵物,着急用来修建宗门也无多大用处,现在门内一是无人会炼制丹药,二来也无人有能力炼器,建成修炼室一时半会也派不上用场。

    需要集齐三块后一次将门派攀升至凡门素流,才算有些作用。

    张天生数次想要推辞,若是如此贵重的东西在他手中不小心遗失,后果他可承担不起。

    “你放心去用便是,无需多言。”

    他这才小心把坤枢造化珠揣进怀里,低头恭敬道,“掌门放心,我定会好好保管。”

    “今日我就不吃饭了,你早点休息吧。”

    “是。”

    陆青本想回房休息,但转念一想,距离他离开刘家村已经过去两天,刘虎如果步行,多半已经到了大青山附近。

    此子天赋比林巧和刘二宝优异不少,若是放任不管,掉下山摔死简直就是浪费人才。

    故意刁难他其实是陆青想试探一番。

    从乾坤袋取出祛邪道袍穿上,化作遁光向刘家村方向飞去。

    张天生回到灶房,从怀中取出坤枢造化珠,丝丝冰凉不断渗入皮肤筋膜。

    把它放在灶台上仔细观察,清凉的气息钻入鼻孔,浸透全身,令人好不舒服。

    不愧是仙家宝物,竟然在怀里揣上一会就能洗去一日的疲乏,若是据为己有...

    想到此处,他急忙把珠子放进一旁的水缸,用盖子盖上,自言自语道,“可不敢有这种念头,贪心不足,小心有朝一日大祸临头...”

    卧房里,林巧正在一字一句的把《太清净心诀》念给刘二宝听,时不时还会说一些自己的见解。

    “二宝哥,你怎么不说话了?”

    刘二宝憨笑道,“想不到巧儿你倒是一个修仙的好苗子,昨天师父就应该让你当师姐才对,我这个当大师兄的,哪有整天听师妹讲道的道理。

    明日师傅回来我就去找他说说。”

    林巧噗嗤一笑,“师父不在,你识的字又不多,修行的事情当然得我来帮你才行,别说那么多了,刚才我说的那些你听懂了吗?”

    刘二宝尴尬的摸摸头,“哈...哈哈,没有。”

    ...

    夜幕降临,苍穹之上星月辉映。

    大青山中兽吼声不断,虫鸣螽跃,大雨过后,潮湿的水汽挟裹原始森林的气息弥漫四周。

    杂草荆棘遍布的山间小道上,一名少年背着包裹,一手拿着柴刀披荆斩棘,艰难行走其间。

    衣服上伤痕累累,左腿膝盖上的伤口还未愈合,一双手更是紫青相交血痕遍布。

    感觉到疲累,刘虎便找到一处相对干燥的地面,从包裹里取出水壶干粮,就着咸菜吃了起来。

    距离他不远的地方,陆青站在一颗巨树的树枝上暗中观察。

    穿上祛邪道袍,夜里可以障人耳目,也不怕被他发现。

    大青山高约七百五十丈,山巅直穿云霄,无台阶小路直通山顶,主峰四周更是被悬崖峭壁包裹。

    他想看看,刘虎此子究竟能做到何种地步。

    仙道漫漫,想要有所成就,资质,毅力,气运,丹药法宝缺一不可。

    陆青以前培养过不少真仙老怪,眼光之毒辣长远,岂是他人所能及。

    刘虎的资质放眼仙界众多妖孽天骄,不算上乘,但却比他还要高出不少,如果悉心培养,以他的性子,走上剑修一途必是可塑之才。

    吃饱喝足,裹上一件单衣,赶了一天的路,刘虎靠在树下很快就睡着了。

    收弟子,便是种下因果,陆青盘腿做在树上开始吐纳,先观察两天再说,若是不行,把他送回刘家村也无妨。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翌日。

    浓重的水汽卷起万顷烟波,少年也不着急。

    醒来后填饱肚子,用布条包上裤腿和手心,直到旭日东升,浓雾散尽这才看准方向开始赶路。

    如此行为,陆青倒是对他有些刮目相看。

    心有执念未达,本应心焦如焚,但又不失理智,粗中有细璞玉可琢。

    山路崎岖,怪石密布,稍有不慎就会从小道上滑下去,摔的七荤八素。

    不过刘虎似乎非常有爬山的经验,一路小心谨慎,也没遇上太大的危险,只是跌了一跤,磕破了右手。

    他也不气馁,咬牙包扎好伤口,目光执拗的看着北山。

    咫尺天涯,可望而不可即。

    仙道...

    紧紧握住木棍,一言不发,继续闷头赶路。

    陆青则不急不缓远远跟在他的身后,一番观察,刘虎的表现已经足够被他收为记名弟子。

    不过是否收为亲传,还需进入宗门后,多了解他的心性才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