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我在修仙世界当掌门 > 第十六章 城中采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也不着急。

    陆青跟在方年身后,负手缓步城中街道。

    粗布灰衣上有三处补丁,草鞋短裤,发髻凌乱,从先前王姓兄弟的称呼来看,此子应是他们府中的仆役。

    见他转身走进一家当铺,多半是要卖了丹丸换成真金白银。

    虽说有人眼红嫉妒,但仙丹乃王满所赐,地痞流氓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在动歪心思。

    王家赏赐的东西也敢当街抢夺,不要命了?

    陆青站在店铺外,抬头一看,‘典当行’三字牌匾挂在门头。

    既然此地可以换钱...

    一手扶上下巴,不如卖掉两块灵石,弄些银两在城中购买一些生活用具。

    踏过一尺柳木门槛,店中除了老板,只有他与方年二人。

    “生肌续骨丹!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登仙大会,王满仙师所赐。”

    “嗯...好东西,真是个好东西!六十两白银,卖不卖?”

    少年脸上闪过一道讥讽之色,道,“你莫要唬我,行价一百两,你若不愿意,有的是人愿意买。”

    当铺老板眉头一皱,随即笑道,“你还挺懂行的,一百两就一百两。”

    说罢就取出两锭官银,“这是仙宗派发的官银,一锭五十两,你收好。”

    “能换成碎银吗?”

    “可以。”

    老板走进后院,不时就拿着一个沉甸甸的袋子走出来。

    “一百两,童叟无欺。”

    他急忙把钱袋贴身放好,也不清点,与陆青擦肩而过,扭头就走。

    “这位客人,可有什么东西要换钱吗?”

    “灵石你们这里收不收?”

    “当然收!东西呢?”

    装模做样从怀里取出两块灵石,放在漆木台案上。

    老板不由一阵啧啧感叹。

    “今儿这是怎么了?尽是些好东西...”

    一阵观抚,确认无误后,道,“行价一块十两银子,两块二十两。”

    “拿钱吧。”

    “好嘞。”

    又去后院拿出一袋碎银递给陆青,“二十两,已经清点好了。”

    把银子贴身放好,道,“掌柜的,你可知这条街上何处有裁缝店?我家有两个侄子托我给他们带身新衣服回去。”

    “出门右转,石头台阶上面就是。”

    此番外出,既然来到殷华城,也就没有空手回去的道理。

    对比炎天宗修士那身赤色华衣,自己的三个徒弟还穿着粗布麻衣到处跑呢。

    除此之外,油盐酱醋,米粮果蔬,都得带一些回去。

    二十两银子,应该够了。

    走进裁缝店,也不需那等刺绣的华丽衣衫,墨色黑布,样式简单耐看就行。

    一共两套十件样式一样的衣服,大小各异,均是陆青按照他们的大致体型定做,总共花费三两四钱碎银,五日后可来取走。

    又在坊市买上一些油粮,三盒特产糕点,花掉二两碎银。

    见到一对好看的翠绿玉镯,五两碎银买下,回去送给林巧。

    路过一处书摊,入手两本坊间流传的奇闻异事,好让宗门内三位弟子闲暇时放松心情,助刘二宝识字学习。

    最后买到铜镜,发簪,头绳之类的零碎物件。

    走出坊市,停在王家府邸门外。

    断定方年此子是王家仆役,不管他拿到碎银去干什么,在这里等候,总能见到他。

    坐在王府对街的酒楼中,透窗侧目望去。

    朱墙雕纹石窗,飞檐青苔叠瓦。

    铜钉黑漆大门,素衣赤膊家丁。

    苍岩狻猊镇兽,流光无尘石阶。

    绝对是殷华城中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气派十足。

    门头‘王府’金漆二字更是王满仙师亲笔所提,真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一碟干果,一壶清茶。

    于酒楼中,一等便是一天。

    打烊前,陆青这才见到方年鬼鬼祟祟出现在街口,绕过王府围墙,想必是从后门进去了。

    现在仔细一想,既然他能料到王满会因两个侄子对他赔礼道歉,难道说早就有所计划不成?

    拎上酒壶,晃晃悠悠走到王府后面的小门,找到一颗老树,斜身侧卧其上。

    头上星稀月明,手边独酌清酒。

    颇有些洒脱不羁的放荡模样。

    他想看看,此子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若是有缘,也可将其收入青山宗门下。

    远巷犬吠,可闻小儿啼哭,此时已是深夜。

    突然,王府墙后传出一阵淅索的声音,陆青急忙起身取出祛邪道袍穿上。

    只见方年从墙后露出半个头,四处张望见街上无人,翻身跳出来,低头脚步匆匆向城东走去。

    陆青悄悄跟在他的身后,现在他对这少年可是越发的感兴趣了。

    进入炎天宗被拒,他似乎一点都不气馁,先前那一跪也犹如逢场作戏,经不起推敲。

    两人一路走到东城墙旁边的一幢民房。

    看样子似是无人居住。

    见他走进去关上房门,陆青莫名一笑,做贼一样站在窗口往里面看去。

    只见他掀开一块地板,里面放着一本线扎的破旧古书,一柄铁剑,一袋碎银,还有两块灵石。

    盘腿坐下翻看一会古书,拿起铁剑横放于腿上,闭眼不再动弹。

    他这副样子...莫非是在吐纳修行?

    有趣。

    一个时辰后,方年睁开双目,颇为懊恼道,“究竟是何处不对?细算起来,已经过去四个月了,怎么一点灵气都感知不到,是我方法出了错误?”

    又捡起古书仔细翻看,确认无误后,一手扶住下巴,眉头紧锁。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洒脱笑声。

    “月下草屋,少年懵懂,不知仙路是何处。葫芦老酒,异客悠悠,试问何地是归途。”

    “什么人?!”

    方年蓦然一惊,急忙把东西全都藏到地板下面,拿上铁剑冲出草房。

    仔细望去,只见一青衣旅客手持酒壶,斜倚在树上,四目相对,那人微微一笑,“区区四个月就想气感大开,灵观神视,你岂不是把修仙一事想的太简单了。”

    少年面色一沉,眼中杀机时隐时现。

    “你全看见了?”

    “拜师被拒,却不见失落颓废,跪地磕头也不过逢场作戏,我说的可对?”

    “与你何干?”

    “哈哈,我不过一介旅人,心中好奇,所以跟过来看看。”

    “是吗?”

    少年微微向前踏出一步,紧握长剑,眼中寒芒大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