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我在修仙世界当掌门 > 第十八章 第三块蕴灵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粗茶清如水,评书说古今。

    这几日无事时,陆青便会来到茶馆,听说书人讲奇闻怪事。

    每到精彩地方就会打赏几个铜板。

    一来二去,也就和说书人熟络起来。

    偶尔谈及炎天宗与那伙邪修,他总能真假参半,口若悬河讲上半天。

    陆青也算对此地有了更深的了解。

    如他所言,殷炎老祖百年前就已经筑基,修为直至现在也未能前进半步,坊间盛传流言蜚语,过不了几年,老祖便会道消身死,坐化赤霞洞。

    加上近些年宗门内种种变故,又让这份传言变得越发扑朔迷离,引人深思。

    凡人之躯,若能登堂入室,气感大开,寿元也会随之增加一甲子。

    紫府凝聚道基,寿元又能增加二甲子。

    短命之人,此时也能有二百多年的寿元。

    殷炎老祖具体是何时筑基,说书人不知。

    但以陆青的经验分析,一次闭关三十年,若出关之日尚不能突破,怕是真要应了坊间传闻,坐化于此了。

    老祖殡天,门派实力大减,又有邪修在鬼林盘旋,伺机而动。

    此番炎天宗要遭大劫。

    最好能与鬼林邪修两败俱伤,若不然两尊庞然大物徘徊在青山宗周边,总不是好事。

    日暮西山,茶客散尽

    腰上挂一葫芦,漫步城中。

    昨日他才出城四处寻觅一番,依旧不见蕴灵物的影子。

    此地又是炎天宗地界,想必一有蕴灵物,就会被他们收去,还是得在无人的地方搜寻才行。

    路边摊贩也有大半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吃饭。

    恰巧路过一家铁匠铺,见里面挂有刀剑斧具,一番讨价还价,购入铁剑三柄,回去后赠予弟子,他外出的时候,也好有武器防身。

    踏入练气境界,修习御剑术也好有剑用。

    凡俗铁剑虽无灵光,但一样可御剑伤人,只是没有灵器那般得心应手。

    三日下来,二十两银子被他糟蹋的所剩无几,又花一笔在裁缝铺中,也给方年定做了两身长衣。

    不说他是否愿意,做师父的提前准备还是得准备的。

    整日见炎天宗弟子华服出行,大青山却还和荒郊野村一般,有失体面。

    想到兜中还有四两碎银,考虑门内弟子可能会偶感风寒,就去药铺买上一些止咳宣肺的草药留下备用。

    夕阳人影斜,烟起各家归。

    一背柴老汉与陆青擦肩而过,余光中,枯枝缝里的一段草叶让他驻足回头。

    虽无异象,但晶莹剔透犹如宝玉。

    急忙折返回去拦着他,道,“敢问老先生今日是在何处砍柴?”

    老汉脊背佝偻,皮肤黝黑,满脸的褶子如同田埂。

    定睛一看陆青,道,“你问这作甚?”

    “还请老先生如实告知。”

    眼神狐疑,打量许久道,“就在城西的山林中,你这娃娃细皮嫩肉,也不像猎户力夫,山路陡峭,我怕你上去就下不来了。

    你若也想吃这碗饭,明天天亮我带你上去。”

    “多谢指点。”

    也不多言,陆青抱拳道谢后转身就往城西走去。

    老汉回头看他一会,嘀咕两句便不再停留。

    殷华城西边的荒山与北山相连,草木茂盛。

    入夜后,山风吹过,树林簌簌作响,四下无人,倒有些?得慌。

    陆青一路步行,只有遇到陡峭之地才会使用御剑术缓缓避开,以免被北山的修士察觉。

    而他来此地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可能存在的蕴灵物。

    那段草叶奇特异常,多半是被蕴灵物浸染所致,不过夜黑风高,山林广袤,想要寻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时至深夜。

    山中野狼嚎叫,螽斯夏蝉齐鸣。

    宝物没找着,陆青却被两双绿油油的眼睛给盯上了。

    见此状况,不免失笑,“我连夜上山寻宝已是不易,你们两头畜生还来捣乱,若是饿了,满山野鸡黄兔够你们吃的。”

    飞剑吓它们一吓,野狼也就跑开了。

    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

    十天时间,一路从大青山寻到殷华城,终于有所收获。

    只见几株杂草长得郁郁葱葱,夜间看上去也格外显眼,苍翠欲滴。

    走过去拔下一株,其中有非常细微的灵气游曳。

    不过这些杂草还不是蕴灵物,但那东西又在哪儿呢?

    一阵翻找,用买来的铁剑挖开地面,蓦然间,一道七彩灵光从地底乍现。

    见此状况,陆青面色微变。

    抬头望北山看去,已经有两道赤色华光向这边急速飞来!

    三下五除二把深藏地下的宝物挖出放进乾坤袋,取出祛邪道袍穿上,也不御剑逃离,顺势躲到十多米外的山石后面,屏住呼吸不再动弹。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两名炎天宗修士降临此地。

    夜深看不清面容。

    其中一人蹲下看到刚刚挖开的地坑,道,“东西刚刚被人取走。”

    另一人环顾四周,先前也没有看到有华光遁去,不论是不是修士,那人必定还在山上!

    双手抱拳向四周大声道,“敢问是何方道友来此?!我们二人是炎天宗弟子,你所拿之物乃是本门所有,还望速速归还!”

    风吹树响,无人应答。

    两人相视一眼,“你且留下,我回去通知其他人,连夜搜山也要将那贼人搜出来!”

    “猖狂贼人,胆大包天!我炎天宗的东西也敢偷盗,师兄放心!我定会守好此地,寸步不离!”

    “我去去就来。”

    华光离去,只剩下一人。

    搜山?

    失策,真是失策啊!

    谁能想到,挖开泥土,那蕴灵物会有灵光迸出,惹来炎天宗修士。

    现在是去是留,如何抉择成了首要问题。

    贸然逃离怕被对方察觉,杀他离去,又怕被缠住,等到对方支援赶来,凶多吉少。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能够从这里脱身离去。

    等回到殷华城,绝对不会有人想到拿走蕴灵宝物的人会潜伏在炎天宗脚下。

    就算想到了,又能奈他如何?

    见那人走远,余下的炎天宗弟子恰巧背对他,相距只有五米不到,此时若是偷袭,陆青有九成把握能够一剑封喉。

    但考虑片刻,一来,强行树敌很不明智,二来,鬼林还有邪修环伺,削弱炎天宗的实力就是在帮他们。

    这种资敌的事情他可做不出来。

    若是偷袭能够把他击晕,也不失为上上之选。

    悄悄从地上捡起来一块石头,往前一丢。

    那人顿时警觉道,“什么人?!”

    话音落下,一柄飞剑悄然向他脑后飞去!

    砰!

    剑柄结结实实砸在他的后脑上,炎天宗弟子眼睛一翻,两腿一软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陆青走过去看了一眼,见他还有呼吸,心中也算松了一口气。

    不是这种敲闷棍的事情不会见血吗?

    怎么这人被自己砸的脑袋后面鲜血直往外渗...

    好在修仙者体质异于常人,这种程度的外伤,一盏茶的功夫就能恢复如初。

    也不敢长时间御剑,怕被对方察觉。

    天黑路陡,连滚带爬跑到山底。

    这下可好,不仅那人被他砸的满头是血,他也好不到哪去,刚才摔倒脑门在树上磕了一下,擦破皮,还起了一个大包。

    满身的泥土枯叶,模样狼狈至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