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我在修仙世界当掌门 > 第十九章 隐世高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抬头见又有六道华光从北山飞出,陆青加快脚步,借助飞剑悄摸的爬上城墙。

    恰好此时对方呼啸从他的头顶掠过。

    有祛邪道袍在,夜晚也不怕被对方看见自己。

    若不是有这件宝物帮助,深更半夜,一个人站在城墙上,不傻都能看出有蹊跷。

    等西山那边停歇以后,这才爬下城墙,一路往客栈走去。

    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整理好衣衫,敲开客栈大门。

    店小二见到陆青,道,“都这个时候了,您是上哪去了?”

    也不和他解释,丢一个酒葫芦过去道,“给我满上。”

    “好嘞。”

    回到客房,把门关好。

    藏在被子里,陆青这才敢把那块蕴灵物取出来,其状如琉璃制成的地薯,七彩斑斓。

    神识探入天机印。

    下品蕴灵物:七彩琉璃石。

    长时间放置可将草木变成玉石,其质地坚硬,凡俗工具不能伤其丝毫。

    想到山上那几株杂草的样子,此物应是诞生不久,不然炎天宗的人怎么会让他捡到这个大便宜。

    将其放回乾坤袋,这样一来,三块蕴灵物收集齐全,再过两日便可动身回去。

    盘腿坐在床上,开始吐纳修行。

    ...

    翌日。

    时值正午,炎天宗的修士在天上飞来飞去,似是在找昨日偷取宝物的贼人。

    城中居民也对此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不过,谁都不知,那贼人此时正悠闲的坐在茶馆中,品茗听书,乐得自在。

    似乎昨夜之事,全然没有发生过一样。

    听到精彩之处时,城中突然响起一道苍老之音。

    “今日起,封城一天,所有人都去城中十字路口处,违逆者,当邪修奸细处置。”

    果然,他能想到的事情,对方也想到了。

    到也不怕被察觉,陆青拿上酒葫芦,坦坦荡荡就同茶客们往城中走去。

    如他这般练气入门的境界,不全力施展,还真不怕被人看出来。

    加上他刻意整日都不打理,蓬头垢面,一身老旧青衫,和修仙者的模样差出了十万八千里。

    一路上,议论声此起彼伏。

    “你们听说了吗?!昨夜有人偷袭炎天宗内门弟子,到现在还没抓住对方!”

    “狗屁!除了修仙者,你去偷袭一个给我看看!”

    “说不定是那伙邪修的探子潜伏在城里。”

    “都别瞎猜,昨天晚上西山有七彩霞光出现,多半是宝物被盗,宗门要在城中排查贼人。”

    不到一个时辰,城中居民都聚集过来。

    一名修士御剑临空,穿着红色蛟纹华衣,苍髯皓首,不怒自威。

    “身上有擦伤割伤者,站到我的脚下,其他人不许喧哗。”

    人头攒动,很快就有二十几人走到老者脚下。

    一名弟子下去挨个查看,摇头道,“明尘长老,那人不在其中。”

    “既然如此,就一个一个检查,发现受伤者,一律按邪修眼线处置。”

    “弟子遵命。”

    为了那块七彩琉璃石,炎天宗内门倾巢出动,十一名内门弟子全部落下,开始挨个检查。

    陆青仰面喝酒,佯装醉意朦胧,但心中越发警惕。

    这明尘长老竟然也是筑基!

    原以为炎天宗有一位筑基老祖就已经了不得了,竟然还有一位筑基长老!

    如此实力,绝不可得罪他们!

    好在陆青此时浑身酒气,满脸油腻灰尘,不怕被对方认出来。

    检查他的正巧就是练气贯通境界的王满,此人神色冷漠,见他身上没有伤痕,也就不予理会。

    这时,人群中传来的一道目光。

    看过去,正是方年!

    神色古怪,似欲言又止。

    一名修士匆匆检查他后,就让他走到一边。

    两人眼神交流,陆青也不怕他戳破自己的身份,以他那般心思缜密的慎重性格,不会干引火烧身的事情。

    一个时辰过去,检查完城中居民,一无所获后,他们也不停留,和明尘长老交谈几句,各自向不同方向遁去。

    人群散开,方年目光不时瞟向陆青。

    他也不在意,一边喝酒,一边往茶馆走去。

    方年犹豫一会,跟了过来。

    说书人不知在何处听到了七彩霞光的事情,一回来就如悬河泻水般讲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宝物现世,剑斗生死,炎天宗血溅三步。

    不速之客,胆识过人,不慌忙妙计脱身。

    一番讲述,似是昨夜他在西山亲眼目睹一般。

    听得茶客们纷纷拍手叫好,破口陶碗中,铜板叮铃直响。

    方年坐到陆青身边,倒上一碗淡茶,道,“城中樵夫都喜欢去西山捡柴,你可是樵夫?”

    陆青笑道,“在下五谷不分,四肢不勤,惟有喝上一口葫芦酒,难得糊涂,哈哈,你听这说书人讲的多好,该赏!”

    方年环视四周,见众人都在为说书人拍手叫好,凑过来压低声音道,“你莫要唬我,我就知道是你。”

    “空口白牙,可不要污我清白。”

    “你不说就算了。”

    方年心中此时也有别的心思。

    他确信此人必是修仙者,能够盗走西山宝物,除他以外,不会是其他人。

    但以明尘长老筑基境界都无法发现他的存在,此人如若不是刚刚踏入练气境界的入门修士,就是筑基之上的大能!

    想到此处,他的心中更为纠结。

    若是后者还好,一本古书换取筑基期,甚至更上一层的大能收自己为徒,这种好事提上灯笼都无处可找。

    若是前者...

    一个练气入门的人能教他什么?不能突破,百年以后莫不是和凡人一样化为尘土,还要拉上他一起走入歧途。

    如何抉择?

    考虑半天,他准备先试探一番再说。

    “敢问阁下来自何方?”

    “云游四海,何处不以为家?”

    “那先生师从何人?”

    “天教地引,道法自然,万物皆可为师。”

    “先生此行要往何处?”

    “云拨雾散见青山,老松流水望山台。”

    话至此处,方年左手放于腿上,神情激动,拳头紧握。

    高人!

    此人绝对是一位隐世高人!

    他要古书给他便是!况且此等大能,还不一定能看上!

    一咬牙,道,“山上可还缺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