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我在修仙世界当掌门 > 第二十章 归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青衫卷袖听风,飞剑刺空惊梦。

    红霞映树路远,驭风拨雾归乡。

    “师父!我们下去休息一会行吗?!”

    “为何?”

    冷风扑面,单衣短裤,方年脸色冷的发白。

    “冷...师父,快冻死我了!”

    一落地,少年急忙站到日照处,抱着胳膊瑟瑟发抖。

    这次他是真的上贼船了!

    原以为陆青乃是不出世的高人,游戏世间,正巧与他偶遇。

    到头来,练气入门的境界,气得他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先前这人还恬不知耻往自己脸上贴金,说什么真仙转世,上知道法阴阳,下晓神通万千。

    除了破剑一柄,葫芦一个,这些东西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若把他放到茶馆中,舌灿莲花,夸夸其谈,一日不得赚上十两银子?

    但古书给给了,师父也拜了。

    哪还有回头的余地,若不能就此踏上仙途,简直血本无归!

    “见你年轻,身强力壮,这点冷风就受不了了?”

    “哼,你乃蜕凡涤垢之身,当然不知凡人疾苦,瞧见没?发梢上都结冰碴了!”

    陆青负手而立,也不回应。

    心道,此子一路上满腹牢骚,虽然隐晦,但言下之意不外乎瞧不上他这位练气入门不久的师父。

    上了我的船你还想跑?

    若是以前,旁人为求师,三叩九拜,大礼车拉船载,他都不一定答应。

    “罢了,若是你不愿拜在我的门下,古书归还于你,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各走各路,斩却此番师徒因果。”

    各走各路?

    这荒山野林的,连个人烟都没有,把他一个人扔下,不说饿死,也得被走兽伏击,变成一堆粪土。

    气!

    方年好气!

    这人分明就是故意戏弄自己!明知不可能答应就此分开,还硬要摆他那师父的臭架子,要是还在城里他早就一口应下!

    不吱声,晒一会太阳暖和身子,才道,“师父你也莫要怪我,炎天宗气感境界才堪堪是内门弟子,同样境界你却是一派之主,相比殷炎老祖,差距实在太大,所以才心生抱怨。

    但你我之遇,自是有缘,若无人指点,只凭那本古书我也无法登堂入室...”

    “说来道去,你还是觉得为师实力不够。”

    “是...也不是。”

    一棵老树下,陆青打坐闭眼道,“何出此言?”

    方年神色犹犹豫豫,道,“指点修行我不担心,我更担心宗门内无高人坐镇,若是和炎天宗一样,遇邪修侵扰,恐怕要遭大难。”

    “弱肉强食,你所说不无道理,所以我青山宗才劝解门下弟子行事低调,不要四处树敌。”

    “但修道不就是为了受众人瞻仰,视凡人为草芥吗?”

    “大道千万,若这就是你的道,我无话可说。”

    见陆青面无表情的模样,方年撇撇嘴,小声嘀咕道,“又开始装深沉了,也不知西山上狼狈不堪磕破头皮的人是谁...”

    “把刚才所说再说一遍。”

    “啊...!师父您听见了?!”

    原以为方年此子是个心狠手辣,心思缜密,为求大道不择手段之辈,但一番接触下来,却性格顽劣,说话口无遮拦,是个利字当头的少年人。

    费尽心思踏入仙门,不为证道,却为名利二字。

    也不知是何人教他的。

    “既然你觉得冷,等到正午我们再启程返回吧。”

    这才算是人话。

    方年摸一下鼻子,顺手把鼻涕蹭在地上。

    他这师父除了修为外,人还挺不错,一路言语暗中讥讽他也不气,要是换成王满之流的炎天宗修士,怕不是早就撕烂了他的嘴。

    试探下来,摊上这么一个师父,不知是福是祸。

    休息一会,拿出吃食两人填饱肚子,启程上路。

    原先估计从青山宗到殷华城需四天四夜,但回头一想,来时一路小心谨慎,又因为黄老二耽搁了一段时间。

    若全力奔袭,一天一夜就能回去。

    一路除了停歇几次,倒也无事发生。

    第二天正午,两人回到青山宗境内。

    “那里就是青山宗吗?”

    “十日前此地还是荒郊野岭,修建一番也算初具规模。”

    “十天前?”

    方年顿时一惊,完了完了,十天前才开宗立派?!

    “到了。”

    院落中,张天生四人翘首以盼,陆青一落地便异口同声道,“恭迎掌门回山。”

    见此状况,方年强忍住笑意,干咳两声侧过身去。

    一个练气入门的修士都摆出这么大的排场,传到炎天宗,定要被人笑掉大牙!

    “方年,过来见过三位师兄师姐。”

    走到前面,抱拳低头依次问候。

    等走到张天生面前时,陆青道,“天生是门内掌勺,日常吃穿,都是他来负责。”

    林巧抿着嘴,不言不语。

    刘二宝笑道,“师弟不用见外,我叫刘二宝,是你的大师兄,这位是林巧二师姐,还有刘虎三师兄。”

    “我叫方年,见过诸位师兄师姐。”

    刘虎眼睛微眯,道,“你是从外面来的?”

    “外面?”

    “我在刘家村没见过你。”

    “我家在殷华城。”

    陆青此时道,“你们另寻他时再聊,天生,等下你把这些东西搬到灶房去,分类放好。”

    话罢,大袖一挥,油盐酱醋和日常用度纷纷飞出乾坤袋落在地上。

    “这么多东西!掌门您是从哪买来的?”

    又取出其他东西,分别飞入每个人手中。

    “衣服每人两套,三把铁剑留在宗门防身所用,这对玉镯赠予林巧。”

    “玉镯!”

    碧玉光滑无暇,林巧捧在手中如获至宝,两眼放光,“太好看了!谢谢师父!”

    刘二宝急忙把衣服套在身上,笑道,“有新衣服穿,嗯...还挺合身的。”

    方年见状心中难免生出不屑。

    几个乡野村夫,这种东西都值得大惊小怪。

    唯独刘虎拿上铁剑,仔细抚摸剑身,道,“铁剑...师尊可有剑法教授我们?您外出时,我们好有防身之法。”

    陆青道,“剑法为师不怎么精通,不过手中有一本剑诀残篇,但需等到你们练气时才能传授,平日你们可以自行练剑强身健体。”

    剑诀!

    不仅刘虎眼前一亮,方年同样如此。

    世上功法神通万千,以剑入道的功法不少,但能称得上剑诀的神通,举世罕见。

    炎天宗修行的就是一门《灵炎剑诀》的功法,所有剑诀都需与之相匹配的功法境界支撑。

    但剑诀神通不同,任何人都可学习参悟,没有功法限制。

    而且此等神通莫不是高深难懂,一经参透,惊为天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