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我在修仙世界当掌门 > 第二十九章 骤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人...此人究竟是何等来历?!

    一个凝脉散修,怎么可能有如此强的剑修传承?!

    他妈的!老子的血幡啊!!

    心在滴血。

    大大的悔字涌上心头。

    为了一柄灵剑,想要羞辱那几个不识好歹的年轻人,竟然把家底都给搭进去了。

    气!

    好气!

    简直气煞我也!

    身后劲风碾压过来,徐不语不顾形象,连滚带爬闪身飞进树林,想要以此躲过追击。

    血幡被破,他的实力损失八成有余。

    现在对上陆青这等锋芒正盛的剑修,毫无胜算。

    说起来也倒霉,前些时日外出,偶然与王满等人相遇,群殴之下,被打的满头是包,更用出压箱底遁身灵玉才堪堪脱身。

    所以就想来东边寻些机缘,恰好被他找到一处无人庇护的村落,似是叫刘家村,收取四十多道神魂,情绪这才有所缓和。

    又见远处有灵剑之光闪烁,就动了夺宝的念头。

    一来二去,竟没想到,自己发泄怒火会惹到另一个剑修的头上去。

    此等修士,同级别战力极强,更有跨越当前小境界应有的实力,但碍于需大量门派资源堆积,一个宗门,持剑的修士很多,但能被称为剑修者,寥寥无几。

    一次招惹两个剑修,徐不语也算倒霉透顶了。

    “小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哎哟!”

    躲过三道剑气,在林中跌个跟头。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给你赔礼道歉还不行吗?弟子疗伤用的丹药我包!死的凡人...我再给你送来十个!”

    陆青依旧不语。

    再次闭眼,想要将气势攀升至斩破剑心残片之时,却又不得其法。

    看来,没有凝聚剑心,尚且斩不出那一剑。

    但杀他,足够了。

    “等...”

    剑光闪过,惊鸟一片。

    人头落地,不愿不甘。

    月上梢头密林深,血溅三尺仇敌亡。

    银辉撒地白如雪,树影丛丛鬼哭嚎。

    立于无头尸身旁,陆青闭眼,久久不语。

    张天生被杀,三位弟子重伤...

    即便死过一次,生死看淡,依旧心感哀痛。

    往事吐烟,还在神前晃动。

    拿走乾坤袋,翻出藏在徐不语怀里的三块灵石,俯身捡起尸首,御剑返回。

    途经刘家村,却不是往日有烛火油灯时星星之光闪烁,落下去一观。

    焦烟阵阵,断壁残垣,尸横遍野。

    叹气一声,起身离开。

    南山顶。

    刘二宝痛声哭泣,也不见方年刘虎二人醒来,林巧躺在血泊中,身子痉挛,满脸泪痕。

    见远处一道青色华光飞来。

    二宝急忙起身,擦干眼泪,道,“是师父回来了!师父回来了!”

    落地不由分说,取出一颗生肌续骨丹给林巧服下。

    又来到方年身旁,抓住手腕,体内灵力乱窜应是被血幡阴魂所伤,给他服下一颗通脉丹。

    最后才走到刘虎身边。

    还有鼻息。

    仔细探查,胸口遭受重击,但不致命,以练气修士的体质,明日早上应该就能伤愈如初。

    “师父...”

    “先回宗门吧。”

    带上他们四人,陆青回到门派。

    刘二宝呼唤好几声也不见张天生回应,刚想询问,陆青就道,“天生死了。”

    “天生叔死了?”

    “被抽去神魂时,为师来不及救援。”

    面色木然,刘二宝后退三步,实在忍不住,顿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是为师...来晚了。”

    吃下通脉丹,方年悠悠醒来,见陆青看他,强笑一声,道,“我就知道你...师尊能对付夺魂窟的邪修。”

    似是想到某事。

    急忙翻身起来道,“林巧呢?”

    “还活着,把他们搬回卧房,你们二人也去休息吧,有什么事天亮以后再说。”

    扔下徐不语人头,陆青化成一道遁光疾驰而去。

    若不处理对方尸身,难保不会和黄老二一样将死不死,留下会是祸患。

    来到树林。

    把尸身分成三块掩埋在各处,防止此人有诈死之法。

    做完这些,动身返回宗门。

    翌日。

    天刚亮,刘虎三人就跪在北房门外。

    见此,陆青道,“为何跪在此地?”

    刘虎双手抱拳,低头道,“弟子无能,师尊闭关,邪修入侵,我们不但没能守好山门,还被强敌用尽手段羞辱,宗门颜面尽失,还望师尊降下责罚。”

    “林巧呢?伤势恢复的如何?”

    三人面面相觑,方年叹口气道,“昨夜师姐伤势就以恢复如初,但一直蜷坐在床上,也不说话,应是...应是昨日之事的影响。”

    “你们三个起来吧,刘虎,你带上二宝去刘家村,此事...徐不语可曾说过?”

    “弟子已经知道了。”

    “带上工具,好生安葬村民。”

    两人默然不语,起身离去。

    方年站起,唉声叹气道,“仙路本就艰难万分,师姐生性单纯,遭此变故...唉,还是师父你去和她说吧。”

    “林巧之事不急,方年我问你,昨日一战,你可有感悟?”

    “师父不必再问,大道之选我心中已经有数,若为名利,炼器一道最适合我。”

    陆青看他一眼,道,“为何?”

    “剑修艰苦,炼器制丹却能博名牟利,扪心自问,仗剑天涯,不如金山银海。”

    “如此,这本五行神火诀你拿回去看吧,太清心法只适合打磨根基,于炼器无用。”

    “多谢师尊,不过...要是您能教我一招半式用来防身,我也不会推辞,哈...哈哈。”

    经历生死,方年依旧油滑,昨日之事似是幻觉一般。

    也不知,这番模样是本心使然,还是他装模作样。

    来到卧房。

    林巧见他进来也不说话,脸埋在膝盖里,缩成一团靠在墙边。

    虽然她的伤势最重,但好在都是皮肉伤,没有异种灵气残余,生肌续骨丹一颗下去就能恢复如初。

    “林巧。”

    “师父...”

    坐在床边,陆青道,“若有心事,可与我倾诉,昨日之事是为师失策了。”

    “我没有责怪师父,上山前您就说过,仙路崎岖,我在想刘家村的事情,我的父母...”

    话及此处,眼中泪光闪烁。

    “若不是师尊带我上山,此番大难,我也逃不过去。”

    女子哭声,总能惹人怜惜。

    唉...

    若是抱怨,陆青还能接受,毕竟他是一门之主,门下少年人身为弟子,刚刚练气就孤身面对混沌邪修,还是太早了。

    林巧如此明晓事理,反倒令他心生不适,不知如何是好。

    一门一派,若想在修仙世界立足,难如登天。

    即便有天机印相助,曾经土鸡瓦狗般一指就可捏死千百个的练气邪修,如今也成了灭门大敌。

    日后还需更加小心谨慎才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