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我在修仙世界当掌门 > 第四十六章 道门法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青烟徐徐,阴风阵阵。

    百里无人烟,鬼林乱葬岗。

    一棵歪脖老树下。

    “接连数日,王满都在安排围剿诛杀你的事情,泰兴,此事若你能反咬他们一口,岂非双方受益?”

    “明尘,亏你还是筑基前辈,对付自家门中练气小儿还要与我联手,当真可笑,我若不应呢?”

    “死。”

    背尸人泰兴。

    身穿黄衣,面似恶鬼,弯腰驼背,一双手上刀疤厚茧,指甲漆黑尖长。

    “这就是你求人办事的态度?”

    “泰兴,别给脸不要脸,若不是我睁只眼闭只眼,你夺魂窟能在此地逍遥快活这么久?

    他人不知,但休想瞒我。

    鬼夜叉萧竟来时就已身负重伤,黄老二徐不语接连横死,他却一个屁都放不出来。

    此事你若办成,我定住你掌权夺魂窟,从此你我南北而治,共分天地机缘,如何?”

    “殷炎真已坐化?”

    明尘大袖一挥,怒道,“若师兄健在,杀你夺魂窟就如杀鸡宰猪,我又何必来此与你浪费口舌。”

    “好!明尘长老快人快语,我若执意推辞,岂不是不识好歹,此事你我联手,定要王满小儿横死当场!”

    “还有一事,前几天,王满不知从哪找来一介散修,自称青山宗掌门陆青,两人结为攻守同盟。

    此人虽是凝脉,但剑道修为不低,仗着与王满的关系,在我门中横行霸道,伤我爱徒,对我出言不逊。

    此番围剿,王满必会邀他同行,帮我活捉此人,我要扒其皮剔其骨,方能消心头之恨!”

    “既然如此,我便回去做些准备,五日后,定要那王满小儿有来无回!”

    明尘点头,化作遁光离开。

    路上。

    心道,此番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不论是谁,他都能坐收渔利,不过陆青此人身份来历实属可疑。

    若泰兴能将他生擒,送到自己手中。

    折磨一番,从他口中套出剑意来历,所修功法神通,定有大收获!

    ...

    太上剑盟。

    “你们二人在此等候,我去禀告师尊。”

    云衣话罢便孤身离开。

    林巧站在一旁,东瞅西看,凡事都觉得新鲜。

    “这里也太气派了!那些人练功的地方都比青山宗大!”

    “此地不是青山宗,待会我若是进去,你不要生出事端,原地等候,记住了吗?”

    “哦。”

    林巧嘴上答应,但眼睛四处乱瞟,心不在焉。

    不时,云衣折回,道,“师尊在等你,跟我来吧。”

    两人一路向宗门内走去,路上偶有剑盟弟子擦肩而过,见到云衣,莫不是神色恭敬,驻足唤一声‘小师姐’。

    “待会见到师尊,他问,你答,不要随意讲话,知道吗?”

    “敢问仙子老师高姓大名?”

    “我的师父乃是剑盟大长老,九思真人刑迟,到了,你一人进去吧。”

    此地独立宗门之外,一道石桥横贯云海,两道巨剑交叉,其下有一道石门,

    人未到,门自开。

    入内。

    一人盘膝坐于团蒲,苍髯皓首,闭眼不语。

    陆青抱拳躬身道,“晚辈陆青,见过九思真人。”

    “坐。”

    “谢真人。”

    良久,老者道,“就是你于危难中救了我家徒儿云衣?”

    “正是。”

    “天道混沌之词,也是你说?”

    “危极思变,不过信口开河。”

    咚。

    钟磬之声,清脆悠长,从极远处传来,震人心神。

    “那我问你,血蛟以混沌之躯妄图化天道之形,此话可是你讲?”

    “是。”

    “此事妖族知晓者都不多,人族修士更是知之甚少,我也是百年前,偶入洞府遗迹,遇前人残魂方才了解只言片语。

    你却铁口直断,字字不虚。

    我问你,家师是谁?出身何地?”

    果然。

    如他所料,一上来对方就问到他最不想回答的事情。

    不出意外,刑迟此人定是拿捏不准,才用言语试探。

    面无表情,道,“天地为师,四海为家。”

    “荒谬。”

    老者睁眼,瞧一眼陆青,再道,“你若不愿说,我不多问,既然你救了云衣...”

    大袖一甩,一颗丹丸飞入陆青手中。

    “此丹七纹,名曰神空,服下可助镇压心魔,吐纳修行。”

    陆青收下丹药,道,“多谢前辈。”

    “让云衣带你四处转转,剑盟别无他长,景观却是西极一流。”

    “晚辈告退。”

    踏出刑迟静修之所,石门缓缓关闭。

    谈话间,风轻云淡,荣辱不惊。

    直到石门关闭。

    陆青这才发觉,浑身上下已被汗水打透。

    直面金丹修士,一呼一吸,都如泰山压顶,一瞥一看,都如万箭穿心!

    一番问询,摸不准对方究竟是何用意,心中忐忑,那枚丹药也无心查看。

    怀揣心思。

    云衣见他出来,道,“师父问你什么了?”

    “就是那日妖窟内的事情。”

    “是吗?”

    眼神狐疑,但不多问。

    两人一路走到先前来时地方,却见林巧被两名剑盟弟子团团围住,俏脸微红,显得极不自在。

    云衣见此脸一黑,道,“不好好修行,整日就知玩耍,对方是客,你们想给剑盟脸上抹黑不成?”

    “小师姐!”

    “小...小师姐好!我们见她一人站在此处,就过来与她攀谈几句,绝无非分之想!”

    “罚你们面壁思过半日,去吧。”

    两名青年你推我搡,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陆青笑道,“你们刚才在聊什么?怎露出这种表情?”

    林巧低头,支支吾吾道,“那两位师兄问我有没有道侣,我...我哪知道啊?!”

    听到此话,云衣脸色更加难看。

    “你莫要害怕,回去以后我定会好好管教他们。”

    陆青抱拳道,“道友不必送了,我与林巧这就返回门派。”

    点头,云衣化作遁光就去追那两名青年。

    返回时。

    林巧犹犹豫豫,道,“师尊,什么是道侣?”

    “修道之人,结为夫妻,便是道侣。”

    “啊?!”

    小脸一红,顿时低头,不再说话。

    见她这副模样,陆青摇头一笑,心中阴霾驱散不少。

    以他和青山宗现在的实力,莫说与人抢夺机缘,结下生死仇怨,平日里与其他门派打交道,都得步步为营,小心谨慎。

    先前陆青生怕面见刑迟时,对方以救过云衣为由,金丹修为胁迫他强行加入剑盟,以此为赏。

    看似背靠大树好乘凉,他人羡慕都来不及。

    但陆青深知道门法则。

    稍有不慎,万劫不复!

    此种名门大派,看似风光无限,西极前十。

    却是无数白骨堆积而成。

    青山宗的体量加入,便是对方手中随时可以弃掉的锈剑。

    与他人冲突,放在最前的炮灰。

    一番谈话,似波澜不惊,却早是暗流涌动,句句惊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