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间倒退回半小时前。

    秦意浓推门而入,她是工作室大老板,自然不用遵循通报之类的规矩。

    安灵正在打电话,见她进来微微点头,示意她先等会儿。秦意浓便坐沙发等着了,关菡对候在一旁的安灵助理说“一杯温水。”

    助理去饮水机接水,她侧对着秦意浓,察觉到对方锐利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如芒在背。

    她只是个小助理啊

    每次她帮秦意浓倒水都要被这么盯一会,有时候助理还会一起盯,难不成怕她下毒吗

    助理在心里荒谬地想道,面上恭谨自若地将温水放到了秦意浓面前的茶几上。

    秦意浓眉眼弯弯,礼貌笑“谢谢。”

    安灵的助理不常见她,抵御能力还没那么强,一时脸上有点发烫,含羞带怯地小声说了句“不用谢。”

    耳边贴着手机偶然扫过来一眼的安灵“”

    又给她到处拈花惹草

    她糟心地挥挥手让助理出去了,省得在她面前上演什么大灰狼调戏小白兔的画面。

    “有事要和你说。”安灵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坐在了秦意浓侧手边的单人沙发上,清了清喉咙,摆出长篇大论的姿势。

    秦意浓态度放得很尊敬“你说。”

    她和安灵是互相合作的伙伴关系。六年前,秦意浓在娱乐圈初步站稳了脚跟,一脑门官司亦告一段落,带她进电影圈的伯乐韩玉平导演建议她还是要找个经纪人,一个人单打独斗费力不说,还分心,便给她引荐了当时从某著名传媒公司出走的安灵。

    安灵是圈里很有名的金牌经纪人,和原公司因为一些事闹得很不愉快,连带着对这个行业都产生了疲惫感,一直在度假休养。和秦意浓见面后,一见如故当然是没有的,两人跟生意人一样开诚布公地谈了谈条件,彼此都能接受,就合作了。

    安灵负责给秦意浓谈资源,秦意浓负责拍戏挣钱,给安灵抽成。后来工作室开始签新艺人以后,安灵成了艺人经纪部的主管,负责统筹大局,在后方给秦意浓省了不少心。

    “你之前的bh代言快到期了,法国那边有意跟你续约,近期要签续约合同,需要你飞一趟巴黎,顺便拍摄新的宣传片,他们要放在官网,但具体日期还没有定下来。”安灵翻着手里的文件夹,按照顺序给她念第一条。

    秦意浓挑了挑眉“合同条款还和以前一样我记得他们去年的财务报表特别好看今年

    andz公布全球零售十强品牌,全球第五还是第六了”

    “第五,往上升了两名。”安灵说,“所以我给你重新谈了条件。”

    秦意浓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示意她继续。

    安灵往下念。

    秦意浓除了窝在剧组拍电影外,最多的就是拍摄杂志和广告代言、出席商业活动、参加私人宴会,安灵和她交代的主要也是这些。秦意浓刚出道那几年虽然名气大,但是资源却血虐,毕竟谁也不会买一个污点艺人代言的产品。

    等她进军电影圈,第一部文艺电影朦胧拿了金桂奖影后,被说成是和已婚的韩玉平导演有不正当关系,连评委组也是看在韩玉平的面子,才给她颁了这座奖。更夸张的说法是评委会成员全都被她用肉体征服了,被称为“金桂奖有史以来最大的黑幕”。让人觉得可笑的是,即使舆论认为评委会被买通,但承受指责的自始至终只有秦意浓一个人。

    然而就在金桂奖颁奖典礼后不久,朦胧入围了当年的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秦意浓也作为最佳女主角被提名。之前冷嘲热讽的所有媒体和网民一夜之间集体得了健忘症,或闭口不言,或吹捧起国人电影之光。朦胧最终空手而归,娱媒再次表演川剧变脸,大加挞伐。

    后来,秦意浓以势如破竹的姿态碾压性地横扫国内颁奖典礼,拿下了第二座、第三座、第四座金灿灿的奖杯堆满了柜子。二十四岁,秦意浓登上了戛纳国际电影节的领奖台,成了华夏影史上最年轻的戛纳影后。

    消息传回国内,举国哗然。

    国内娱媒集体发疯,她回国的那天机场被堵得水泄不通,秦意浓被数个保镖紧紧护着,面对娱媒的穷追猛打,闭口不言,匆匆离开。

    即使秦意浓不予理会,国内娱媒还是自发地为她的成就唱赞歌,并且列数了她短短两年来的惊人进步,毫不吝惜溢美之词,真实情感得仿佛秦意浓是他们心中至高无上的缪斯女神,而不是前几天还在口诛笔伐人尽可夫的荡妇。

    直到半年后,她才公开接受某家权威正规媒体的采访,记者问她对这几年的舆论质疑对她有没有影响。秦意浓保持微笑落落大方地回应“没有什么影响,我是个演员,只想认真做好我的本职工作。”过后她沉默了一小会儿,轻声补充说,“错的是他们,不是我。”

    秦意浓的资源是从她用一座又一座奖杯垒起来的荣誉换来的,从国内到国外,她的名字和巨幅海报悬挂在世界各地的商业中心大厦外墙,珠光璀璨环绕的玻璃橱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安灵说完了,把文件夹交到关菡手里,关菡负责给秦意浓记好行程。

    说到代言,秦意浓想起一件事,她轻轻地嘶了声,眉头微皱“遥遥那个珠宝品牌的tite头衔,你看是不是可以再往上升一升”

    安灵瞪大了眼,用一种“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的震惊眼神看着她。

    秦意浓假装没看懂,眨眼道“不能吗”

    安灵忍了忍,到底没忍住火气,压着嗓子说“你知道rd从来不在华夏找代言人吗你知道我之前为了给她争这个资源费了多大的劲吗你知道她现在的tite是整个华夏区代言人吗她已经是绝无仅有的第一个了,再往上升你想让她当全球代言人你当谁都是你啊秦大影后”

    安灵讥讽了一通,气笑了“要么你疯了,要么我疯了,你选一个。”

    “我疯了我疯了。”秦意浓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讨好地笑道,“我就是问一问,没有说一定要给她升的意思。”

    安灵“哼。”

    秦意浓嗳了声,又笑笑,打着商量的口吻“全球不行,那你看亚太区代言人有希望吗”

    安灵气成河豚,扭头就走。

    秦意浓眼疾手快地拉住她“我就问问,我就问问。”

    安灵重新坐下来,嗤道“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天天从我这给她谋福利。”

    秦意浓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人家跟我这一遭,我总不好什么都不给她吧”

    “你这还叫什么都不给啊就她那个破经纪人,除了让她出去陪酒陪笑,演个不入流的小角色,顶个屁用,她的电影,她的代言,她的广告,她的杂志,哪一样不是你给的”安灵冷笑。她在圈里混这么久,对潜规则这事了如指掌,秦意浓简直是金主界的楷模。

    秦意浓轻笑着纠正她“是你给的,辛苦安大经纪了,累不累我给你按个摩捏个肩”

    安灵啧道“少吹捧我,烦人。”唇角却是无声地翘了起来。

    秦意浓眼角微弯,挨过去点,趁热打铁道“安大经纪,所以遥遥亚太区代言人的事”

    唐若遥刚拿了个影后,也不是完全没机会谈条件,当然,主要是安灵神通广大,这些年她和秦意浓互相成就,彼此都比以前的人脉更广了。

    安灵瞟她一眼,又瞟她一眼,意味深长。

    秦意浓和她对视,心里莫名有点发毛。

    安灵似笑非笑地问“你对她这么上心,真的只把她当成你包养的情人吗”

    安灵早就怀疑了,秦意浓所有的行程都是她安排的,私人时间就那么多,不是探望家人,就是会唐若遥这个小情人。张口遥遥,闭口遥遥,听得她耳朵都快起茧子,谁家金主这么对金丝雀,依她看,分明是情根深种。

    “是啊。”秦意浓满不在乎地耸肩。

    安灵比她更不在乎,摊手“亚太区代言人没戏了,反正小情人而已,用不着这么高级的资源。”

    秦意浓嘴角抽了抽。

    安灵挑眉,好整以暇地抱臂望她。

    秦意浓脸上漫不经心的笑意慢慢敛去,看着她的经纪人安灵,一字一顿地认真说道“她是我喜欢的人。”

    安灵了然,同时竟然有松了口气的感觉“我就知”

    “安大经纪。”秦意浓轻轻地打断了她,她说完这句话便恢复了玩世不恭的神色,修长的双腿随意而优雅地交叠,一条手臂搭在沙发背上,慵懒支着额头,打了个浅浅的哈欠,哂笑,“你是不是就想从我口中听到这句话”

    安灵“”

    确实是,但秦意浓这副表现,让她怀疑自己激她是对是错。

    “你已经听到了。”秦意浓扯了扯唇角,笑意却不达眼底,“所以我们可以跳过这个话题了吗”顿了顿,她眼睫低垂,倦怠补充,“遥遥的代言,希望你再帮她争取争取。”

    安灵蓦地升起了一丝后悔。

    她脑筋飞快地转着,在秦意浓周身的气势越来越低落的时候,终于灵光一闪,对了

    “本子”安灵说,“最近有不少本子找你,你要不要看看”

    “有我没演过的类型吗”提起剧本,秦意浓便稍稍打起了精神,随口问。

    秦意浓出了名的高产,所以这么些年演的片子种类也是不计其数。安灵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脱口道“有。不过”

    “不过什么”

    安灵走回办公桌,弯腰从抽屉里抽出了一沓打印好的a4纸“你可以自己看一看。”

    秦意浓看她神神秘秘,起了一丝好奇心,翻开了剧本第一页。

    秦意浓看完第一页的人物设定和关系,直接笑了,感叹道“我真是从没演过这样的片子。”

    同性题材就算了,还是禁忌的师生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