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2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钱了, 打点钱回来

    唐若遥静静地看了会儿,将论文放到一旁, 下床,扬了扬手机,说“我出去打个电话。”

    文殊娴和崔佳人吵得谁也听不见她说话, 傅瑜君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手头放着笔记本电脑,朝她点了点头“去吧。”

    唐若遥走到无人的楼梯拐角, 拨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接得很快, 好像就在等她来着。

    “上回不是刚给你打过吗”唐若遥背抵着墙,眼睛注意着周围, 压低声音道。

    她继母江雪珍大嗓门道“上回都多久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弟弟这个年纪正是要用钱的时候, 学校老师说要报一个夏令营, 别的孩子都去了,总不能让他输在起跑线上。”

    唐若遥沉默片刻, 抿唇“要多少”

    江雪珍狮子大开口“一百万。”

    唐若遥脚尖蹬住墙根, 兀自低头笑了“怎么他这是要去国外吗一百万是不是不太够”

    江雪珍躲躲闪闪地含糊道“差不多。”她不耐烦道,“总之你快打钱, 明天就要交钱了。”

    唐若遥嗯了声“把夏令营收费单拍给我看。”

    江雪珍一听,马上就换了一副数落口吻“你赚那么多钱, 多给你弟弟点怎么了,小气成这样”

    “再废话一个字就一个子儿也别想要。”唐若遥淡淡地打断她。

    江雪珍嘟嘟囔囔地把电话挂了。

    唐若遥揣着手机回寝室, 爬上床的途中手机震了下,她上去以后打开看了看,江雪珍发了一张夏令营收费单的照片过来。

    现在培养一个孩子越来越难,费用越来越高昂,要让他接受精英教育,就要从娃娃抓起。这个夏令营是去国外游学,收费贵得吓人,从几万到十几万不等。

    唐若遥扫了几眼,打算按最高收费标准给江雪珍转账。刚划开转账页面,手机跳出来一个通话界面。

    江雪珍。

    唐若遥心头浮上几缕躁郁,又出去接电话。

    傅瑜君看了她匆匆离开的背影一眼,若有所思。

    “你又想干什么”唐若遥压着火接起来,沉声道。

    “姐姐。”意外的是一个小男孩的声音,清亮稚嫩。

    唐若遥皱眉“唐斐”

    小男孩回答说“是我。”又压低声音,“妈妈去洗澡了,我偷偷拿她手机给你打电话。”

    唐若遥神色稍缓,温下声音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唐斐警惕地看了眼浴室的方向,小声说“上回你打回来的钱妈妈都存起来了,还剩了很多,她是骗你的,你不要再给她。我夏令营已经报过了,报的最贵的那个。”

    “我知道了。”唐若遥不再提这个话题,问,“你最近怎么样”

    “我很好啊。”唐斐笑着说,“就是有点想姐姐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学校的事还没处理完。”

    “那你一定要挑我没有去夏令营之前回来啊。”

    “嗯,我尽量。”唐若遥不动声色地仰了仰头,吐出口气,轻声问,“爸爸怎么样”

    唐斐叹了口气“和以前一样。”

    唐若遥又嗯了一声,心再度沉了沉。心脏压抑,她不得暂时按住麦克风,偏头重重地呼吸了一下,换取新鲜空气。

    浴室的水声停了。

    唐斐急忙说“我要挂了,姐姐再见。”

    没等唐若遥回答,他就迅速挂断电话,删除通话记录,一气呵成。

    江雪珍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看见自家儿子规规矩矩地坐在客厅看书,甚是自豪,走过来在唐斐脸颊用力亲了一下。

    茶几上的手机亮了亮,江雪珍拿起来一看,是条转账消息,登时喜上眉梢。等看清转账金额后,脸黑如锅底。

    唐斐状似无意地凑过去看了眼,转了五万。

    江雪珍边上银行a察看余额,边抱怨道“你姐姐真是越来越小气了,她就你这一个弟弟,她的钱不给你花还想给谁花。”

    唐斐无可无不可地唔了声。

    他心里荒唐地想姐姐挣的钱凭什么给我花

    没给到满意的金额,江雪珍接连打电话过来,都被唐若遥给按掉了。几次过后,终于安静下来。

    傅瑜君在下面抬手,轻轻敲了敲她的床板。

    唐若遥抬眼看过去,神情来不及掩饰,双眸幽晦。

    傅瑜君歪着脑袋“在发呆有什么烦心事吗”

    唐若遥摇头。

    傅瑜君善解人意地笑笑,问“那你要洗漱吗我刚洗完。”她努了努下巴,指指文崔二人,“她们且闹着呢。”

    唐若遥才注意她身上不知何时换了身清凉的吊带,长发湿漉漉地披在肩头。

    唐若遥没多看旁人的身体,收回视线。她暗恼自己定力不够,还是为小事扰乱心神这么久,身边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她调整了情绪,撑着床板起身“我这就去。”

    傅瑜君忽然叫住她。

    唐若遥驻足回眸。

    傅瑜君“沐浴露可以用我的,你那个放太久了。”

    唐若遥笑笑“知道。”

    文殊娴耳朵一竖,从床上钻出来个脑袋,嚷道“唐唐用我的,我的香我是玫瑰花的”

    傅瑜君跳起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文殊娴脸上捏了一把,笑着嗔道“闭嘴吧你,哪都有你。”

    文殊娴玩疯了,哈哈笑道“我不管,我和唐唐就是405最般配的崽。”

    崔佳人凑热闹,小声道“那我呢”

    文殊娴嘲讽道“你有男朋友,不要掺和。”无情地把她开除了出去。

    唐若遥背对着她们,好看的唇角不由自主地微扬,迈步进了浴室,把嬉笑声关在身后,门缝最后合上的一刻,她还听到文殊娴的一声大吼“不用沐浴露也行,洗发水一定要用我的我的最贵”

    唐若遥大四下学期基本不在学校,买的浴室用品只开学报道时用了两次,一直在沾灰。她此刻看了看,倒是不知道被谁擦得干干净净,没见外的用了文殊娴的洗发水和傅瑜君的沐浴露。

    天气热,开了空调在热水里也是越洗越热,想着不会立刻就睡,唐若遥此刻洗完头也没仔细用毛巾擦头发,徒手拧了拧,湿哒哒的长发贴在细白的颈项上,身前的衣料被濡湿,洇出两弧饱满,锁骨上亦全是水珠,顺着精致的弧线往里滑落。

    她身材高挑,只穿了件吊带背心,背脊挺直如修竹,白色短裤显得一双长腿更加惹眼。

    刚走到外面,便被一个人影扑住,热乎乎的手掌抓住了她冰凉的手臂。

    唐若遥反应迅速地抽手,侧身,出手如电地接了个肘击,在即将着落到登徒子脸上的时候,一声惊恐大叫阻止了她的动作。

    “好汉饶命”

    唐若遥收手。

    傅瑜君在边上幸灾乐祸地笑“叫你色胆包天,差点毁容了吧”

    文殊娴心有余悸地拍了拍心口“吓死我了。我哪知道她反应这么大。”言讫,她狐疑地打量两眼唐若遥,嘶了声,眯眼道,“不对,有情况。”

    唐若遥心脏不平稳地跳了下,若无其事走到一旁,兀自倒水喝。

    文殊娴检查了一遍宿舍门,确认关好后,自顾自说道“唐唐绝对有情况”

    唐若遥当然缄口不言。

    傅瑜君扫了眼唐若遥平静无波的侧脸,没吭声。

    只有崔佳人问“什么情况”

    文殊娴道“我觉得她好像搞对象了。”

    崔佳人又问“为什么啊”

    文殊娴道“只有搞了对象的人才会对别人的肢体接触那么敏感。”

    崔佳人两手托着下巴,诚心继续发问“那为什么之前她没有呢”

    文殊娴已经觉得自己是胡乱猜测了,抓了抓后脑勺,张口就瞎说八道“那可能是刚和对象亲密接触过吧哈哈哈。”

    唐若遥呛了口水,耳根子登时泛起热意。

    傅瑜君轻轻地挑了下眉。

    这个话题以唐若遥的不给眼神提前结束,根本没聊起来。

    晚上十一点,宿舍熄了灯。

    唐若遥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心里随时埋着一座活火山,平时寂然沉默,一旦有火种,便会燃起熊熊山火,将一切吞噬殆尽。

    文殊娴非要勾她。

    唐若遥一闭上眼,就是曾经那些紧紧相缠的夜晚,两人滚在汗水里,秦意浓在她耳边沙哑地低低说着情话,让她绽放,带给她一场又一场仿若濒死的体验。

    吊带浸满了汗,后背黏腻,唐若遥踢开被子,把手脚都露出来敞着,到处都不舒服。

    过了会儿,又轻轻地翻了个身,动了动腿,对着天花板吐出口气。

    视线里忽然涌来光亮。

    她正对面的床头亮了盏护眼小灯,傅瑜君侧身朝她看过来,小声道“热吗”

    唐若遥抹了把脖子里的汗,同样回以小声“还好。”

    其他两个人都睡着了。

    傅瑜君手从床边护栏里伸出来,手上握着空调遥控器,悄声道“你把空调打低点,风向调一下。”

    唐若遥“谢谢。”

    傅瑜君笑了笑,关了灯。

    唐若遥是心热,肝火旺,打多少度都没用,她没动温度,聊胜于无地调了下风向。唐若遥背对着墙壁,按亮了手机,登陆了一个小号。

    我与q小姐的日常

    睡不着,很想她,不知道她有没有想我。以及,今天白天听到了一个好消息,期盼再次和她见面。

    发送的时候谨慎地选了仅自己可见。

    明星掉马的比比皆是,不要低估网友扒马的能力。

    唐若遥往回翻着自己的动态,渐渐有了困意,将手机压到枕下,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秦意浓躺在床上,睫羽陡然颤了一下,她霍然睁眼,满身冷汗地醒过来。从没拉窗帘的落地窗往外看,天还是墨黑的,趋近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秦意浓按着剧烈跳动的心口,重重地喘着气,一只手肘屈着支起上身,转过床头柜的闹钟看了眼。

    刚凌晨四点。

    秦意浓缓缓地坐起来,开了盏灯,靠在床头半梦半醒地继续眯了会儿。夜晚有属于夜晚的声音,风和夏虫,丝丝绕绕地往耳朵里钻,秦意浓一只手攥着拳,不安地皱起了眉。

    闭着眼睛挨到了事先设定的闹钟响起来,秦意浓如蒙大赦地睁开了眼睛,去浴室冲澡。

    对别人来说,睡觉是休息,对秦意浓来说,睡觉是为了维持白天的精力而一定要遭受的折磨。

    洗去一身的黏腻细汗,秦意浓浑身清爽地下楼,先去厨房煮上粥,再拧开了纪书兰的房门,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床,侧身抱住了宁宁小小的身子,她埋首在宁宁脸上亲了亲。

    纪书兰那里发出了一点动静,应当是醒了。

    秦意浓小声说了句“六点半,粥煮好了。”

    纪书兰安静下来。

    秦意浓睁着眼睛,借着一点薄弱的光线望头顶的天花板,静静地想事情。等怀里的小朋友动了动,开始嘟囔,有醒转的迹象,她便合上了眼眸,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

    听到宁宁小小声在和纪书兰讲话。

    “妈妈她还没醒。”

    “嗯。”

    “那我们不要吵她,让她多睡一会儿。”

    “好。”

    “妈妈她是不是很累”

    纪书兰停顿两秒,说“是。”

    然后秦意浓感觉脸颊温热,被软软的什么东西轻啄了一口,奶香盈满她的呼吸。

    “我亲妈妈一下,她会不会好一点”

    “会的,宁宁真乖。”

    声音越来越小,床边接连空了两下,房门被轻轻带上。

    秦意浓湿润眼皮下包裹的眼珠动了动。

    秦意浓和纪书兰一起做早餐,小宁宁坐在客厅的阳台听故事。宁宁非常好带,不用大人变着花儿地给她讲,自己一个人就能听得津津有味。她字识得不多,家里给她买了图画版本,看图听故事。

    “我上午有个通告,要出去一趟。”秦意浓洗过手,一手拿长柄木勺,一手揭开电饭煲盖盛粥。

    “什么通告”纪书兰给她递碗,“什么时候回来”

    秦意浓吹了吹粥面的热气,说“就拍个封面,顺便接个杂志采访,不花什么时间,晚上回来。”

    不花什么时间还要等到晚上才回

    纪书兰没多问,只嗯了声,交代句“注意安全。”又岔开话题问,“昨晚睡着了吗”

    “睡了四五个小时。”

    “那还行。”

    秦意浓递给纪书兰一碗粥“叫宁宁过来吃早餐。”

    宁宁面前放着碗和勺,手里抱着书,看得不错眼珠。

    “喝粥了。”秦意浓指节叩了叩她面前的桌面。

    “我把这页看完。”宁宁说着又翻过一页。

    秦意浓看得直皱眉,怪不得纪书兰怕她近视。

    秦意浓搁下勺子,在碗沿发出一声轻轻的磕碰声。

    “秦嘉宁。”

    没有哪个小朋友不怕被妈妈叫全名,宁宁浑身哆嗦了一下,纪书兰适时抽走她手里的绘本,把勺子塞到她手里,柔声道“乖,先喝粥。”

    秦意浓冷着脸“洗手了吗”

    宁宁从椅子上跳下来,火速跑去洗手,纪书兰跟去了,宁宁个子太低,够不着洗手液。回来瞧了一下秦意浓的脸色,规规矩矩地喝起粥来。

    用过早餐,纪书兰和司机送宁宁去幼儿园,关菡早早地过来等秦意浓。

    许是记着上回委屈关菡只给了她个苹果,秦意浓领着她到厨房,揭开锅盖,说“馅饼,里边是牛肉馅儿,要吗”

    关菡闻声立刻两眼放光“你亲手做的”

    秦意浓挑眉默认。

    关菡马上说“要”

    秦意浓给她拿了个塑料袋。

    关菡把馅饼都装走了,一个不剩。

    秦意浓“”

    她忍不住说“你吃得完吗”

    关菡咽着口水,牢牢护住,生怕她抢回去似的“吃不完我回去热热放冰箱里。”

    谁都不知道秦意浓其实有一手精湛的厨艺,关菡在剧组尝过一回她做的炸酱面,差点连舌头一起吞下去了。现在想想都回味无穷,不过秦意浓很少在外面下厨,要吃她亲手做的东西,难上加难。

    秦意浓“行吧。”

    上午的杂志拍摄一如既往地顺利。有的人天生适合镜头,秦意浓的脸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摄影师给她换了几组服装,或高傲,或冷艳,或妖娆,秦意浓听摄影师的指示配合地调整肢体语言和神态。

    最后一组,她坐在一张烤漆黑的单人椅上,长腿自然而优雅地舒展,身体前倾,两只手肘抵在膝盖,红唇轻抿,白皙脖颈扬出倨傲的弧度,神情冰冷地凝视镜头,压迫和自由的矛盾感扑面而来。

    摄像师拍完,对她比了个“ok”的手势。

    秦意浓脱去身上的外套,不等关菡过来,已经有工作人员毕恭毕敬地接了过去,秦意浓低声道了句谢。

    工作人员受宠若惊地望她,惊愕万分。

    秦意浓又朝对方温和地笑了笑,转身向一个方向望去。

    关菡和一个年约四旬的女人一起过来。

    女人是vg杂志华夏区的编辑总监,姓林,短短几年内带着vg杂志成为华夏时尚媒体业内新标杆,很有本事。

    及到跟前,林总监比关菡快两步,上前和秦意浓拥抱了一下。过后拉着秦意浓的手不放,揶揄道“这回落我手里了吧今儿中午这顿饭,你是跑不了了。”

    秦意浓不着痕迹地抽回手,从容浅笑道“我没打算跑,我盼着宰你一顿也很久了。”

    林总监爽朗大笑。

    宾主尽欢。

    应付完总监的秦意浓坐在保姆车里,疲惫地捏着眉心,关菡递来解酒药和一杯水。

    “心理医生约的几点”秦意浓看过水后,吃了药,靠在座位里,懒懒地半抬起眼皮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