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3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校领导们完成自己的任务暂时退到了一旁, 把主场留给了全场最关注的焦点,和这届最优秀的学生。

    秦意浓移步上前, 在唐若遥的跟前站定,墨色眼眸里盈着浅笑。

    两人面对面站着,保持着半步距离, 近得能数清对方睫毛的根数。舞台的柔白灯光打下来,让彼此的身影轮廓更加柔和。

    唐若遥有没有呼吸她不知道,秦意浓自己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眼前这方天地再大, 也只余下这一个人。

    她甚至有一种抱住她用力揉进怀里的冲动,来得汹涌, 完全不讲道理。垂在身侧的修长指节曲了曲, 忍住了。

    礼仪端着托盘,里面仅仅剩下一份证书了。

    秦意浓郑重地从托盘里取出学位证并毕业证书, 交到唐若遥伸出的双手上, 沉声道“毕业快乐。愿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她脸上有着不符合她在外形象的严肃和正经。

    唐若遥一愣, 直视她的眼眸, 认真地点点头。

    “谢谢前辈。”

    她的琥珀色眼瞳很亮,有着年轻人的纯真质朴, 和一往无前的气势。

    秦意浓对她来说是特殊的,除了爱恋之外, 她对秦意浓怀有一种孺慕之情,把她当作老师和长辈一样尊敬。

    当年秦意浓刚包下她, 她不知道怎么称呼对方,和关菡一样叫“秦姐”么,跟个上司一样,显老又不洋气,叫名字更不敢,一段时间内都是没有称呼的,用眼神盯一会儿,秦意浓就会察觉她在叫她,好笑地开口问她什么事。

    有一回秦意浓到她家去,照例检查了作业,靠在卧榻上倦怠合眼小憩,她不睡着,就是迷迷蒙蒙地打瞌睡。唐若遥自发地过去给她捏腿。秦意浓动了动小腿,不太习惯,但那会儿她刚好累了,透着凉意的手指缓缓地按着,缓解着酸麻的小腿,怪舒服的,她便没挣脱,安生受着了。

    “有事”秦意浓眼皮半阖,懒洋洋地问。

    “那个”唐若遥大着胆子看她一眼,又垂下眼眸,专注手下腿部的经络,嗫嚅半晌,道,“我该怎么称呼您”

    秦意浓依旧没抬眼,但她的神情好像是在思考。

    过了片刻。

    唐若遥看到她搭在腰腹的食指动了动,在夜色里好听得宛如天籁的声音说“叫姐姐吧。”

    唐若遥瞬间红了脸。

    她没有兄姐,这两个称呼都陌生。而打她接受包养以后,对象变成始料未及的秦意浓。秦意浓在外风评如此,料定风流的人在床上套路一定很多,她有意无意地查了一些资料,以作准备,所以秦意浓是想玩姐妹普雷吗她有点怕,真到办正事的场合,她开不了口。

    下定决心接受包养是一回事,但真的委身于人是另一回事,其中的思想挣扎不是轻易能越过的。

    “你不喜欢”她正头脑风暴,想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头顶落下一道玩味的声音。

    “没有。”

    “那你手抖什么”

    她抖了吗

    唐若遥低头看自己的手。

    头顶再度传来一声悦耳轻笑,随意的口吻道“你不喜欢就换一个。”

    唐若遥忙道“就这个吧。”她张了张嘴,低柔乖巧地唤,“姐姐。”

    万一秦意浓想出来一个更羞耻的,她岂不是悔不当初。

    秦意浓轻轻地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从确认称呼后,唐若遥连着做了几天梦,秦意浓把她摆成这样那样,让她叫姐姐。她在梦里不肯叫,就被弄得越来越过分,最后不得不喊,每回醒来都要愣好久的神。

    身为演员,想象力太丰富要不得。

    她忐忑了好一阵,秦意浓始终很君子地待她,仿佛真的给她当起了姐姐正经意义上的,手把手教她怎么演戏,怎么识人。她即便后来起了异样心思,这份孺慕之情却是一直没有消失过。

    所以当秦意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面前的秦意浓身份从她爱慕的情人,无缝衔接到教她成长的长辈。

    唐若遥眼神清亮,秦意浓却做不到她那么坦率。

    她的遥遥长大了,一举一动都牵动她的心。从两年前,那场意外打破了她们之间的平衡,她就再也无法将唐若遥当成一个小女孩来看待。

    秦意浓目光掠过她漂亮的眼瞳,秀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线条流畅的下颔,白皙的颈项,最后落到了她领口的领结上。

    这个领结有点巧思,别人都没有,就她有。秦意浓眼神动了动,鬼使神差地抬起细白的手指,缓缓落在了领结的系带上。

    唐若遥“”

    虽然她并没有打算在台上就让秦意浓把自己拆了,但依旧因为她的这个动作心跳不已。

    什么老师长辈,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唐若遥启了启唇,用只能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提醒道“前辈”怕被人看到口型露馅,不敢叫姐姐。

    秦意浓嗯了声,挑眉,神态自若地将手继续往上扬,自然得好像她一开始就打算这样似的。

    “低头。”她说。

    唐若遥乖顺低下。

    秦意浓将她头上学士帽的黑色流苏从右边换到了左边,这叫“拨穗礼”,代表稻穗成熟,象征毕业生已经学有所成,可以展翅高飞,去往更广阔的天地。

    本来拨穗礼是由校长或者校学位评定委员会主席行的,颁授学位后就要行拨穗礼。既然秦意浓负责颁发唐若遥的,顺手把这个活儿也包揽了过去。

    孙校长一愣,怎么还有呛行的呢

    但仔细想想,这一连套的,秦意浓买一送一也没毛病。

    手放下来的时候,秦意浓指背若有若无地蹭过唐若遥冰凉的脸颊,又给她理了理学士服的衣领,细腻指尖在她微动的喉咙上短暂停留,轻轻地滑了一下。

    秦意浓存了心要勾引谁,没有谁能逃得过。她只将这份心思花在了唐若遥身上,百分之一百的效果,可想而知。

    唐若遥浑身一麻,呼吸加重,煎熬非常,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要不是学校的颁奖台,她大抵是忍不住主动偎进她怀里,让一把烈火同时焚烧她们两个。

    时间看似漫长,那是对于当事人来说的,对着台下和台上的其他人,这一系列动作的发生不过十几秒钟。在表演领域很有建树的前辈给毕业生新人颁证,拨穗,仅此而已。

    就连作为优秀毕业生同在台上,一向敏感的傅瑜君,也只看出唐若遥的紧张和期待。对于秦意浓,她什么都察觉不出来,秦意浓连唇角笑容的弧度都没变过。

    她猜错了

    还是秦意浓演技太高明不露痕迹

    托盘里还有一个“毕业之星”,是全校师生集体投票产生的,从一众候选人里脱颖而出的,依旧是唐若遥。这次秦意浓退到了一旁,由全体校领导为她颁发。

    毕业典礼快到了尾声,校领导和学生们下台,把舞台留给了秦意浓,让她致辞。

    秦意浓没写演讲稿,只在来之前打了个腹稿,她没上过大学,也回忆不了大学岁月,讲的多是她所见所闻。

    唐若遥坐在座位上,看见秦意浓开口前,所有的媒体记者们都端起了摄像机,对准了她。整场毕业典礼,最受瞩目的不是学校,不是学生,而是来当吉祥物的秦意浓。

    她就是这么一个人,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万丈光芒,备受瞩目。哪怕同样星光闪耀的自己站到她身侧,也是暗淡无光的。

    每当这时候,唐若遥都会觉得她离自己异常遥远。那样的遥远不是对于彼此身份地位认知的遥远,而是一种从内心产生的陌生和疏离感。

    这种陌生感其实一直存在,只是在这样的场合里,客观的审视下,越发明显。

    她身旁的室友,个个用崇拜的目光看她,会在私底下讨论她,新闻真真假假。自己即便和她有着比他人更亲近的关系,她对秦意浓的了解却并不比旁人多。

    她不知道她的住址,不知道她的喜好,不知道她的人际关系,不知道除了自己外,她其他的情人都叫什么名字。她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私人行程里,有多少是去宠幸别的情人呢她在和自己言笑调情之前,是不是刚从另一张床上下来

    不能想,想多了就会崩溃。

    唐若遥甩了甩头,恰好对上秦意浓自上而下投过来的含笑眼神。

    唐若遥条件反射冲她露出一个笑容,眼底的悲伤尚未来得及完美地掩藏。

    心脏被一只手攥住,轻轻地揪了一下。

    秦意浓刹那间脑海一片空白,上下嘴皮子碰到一起,却没发出声音,她短暂地停顿了下,才流畅地接了下去。

    身旁的室友超级小声地叽喳。

    文殊娴“她又看我了还笑秦皇是不是觉得我有演电影的潜力所以才一直看我啊我还琢磨啥时候能转到大荧幕,幸福来得如此突然。”

    崔佳人“少自恋了,这块儿这么多人,要看也是看唐唐,她俩刚还同台呢。”

    文殊娴信心十足“那我也和她同台了啊,唐唐的就是405全体的,四舍五入她也给我颁证了,绝对是看上我了”

    崔佳人“章影后的女儿叫什么”

    “哈哈哈哈。”文殊娴笑得椅子都在抖,“我觉得我有必要找她要一张合影了待会你们谁和我一起去”

    “我。”

    “说好了啊,待会儿”文殊娴猛地卡了壳,扭头望向出声的人,唐若遥的脸在礼堂昏暗的灯光下泛出冷色,显得更不好亲近。

    文殊娴下意识放轻了语气“唐唐也去吗”

    唐若遥垂了垂眸,轻声道“嗯。”

    文殊娴神情微怔,应了声“行,那一会我们一起。”

    她以为唐若遥这么高冷,肯定不屑于要合影这样迷妹的行为,没想到私底下对偶像也是很接地气的嘛,等等,秦意浓是她偶像

    “你喜欢秦影后吗”文殊娴凑到她耳朵旁边问。

    唐若遥淡道“喜欢。”

    她一个人的喜欢,一个人的惊心动魄。

    文殊娴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大秘密,从来没听她说过,原来她也是有偶像的她从早上唐若遥突然消失在校道就有了一个疑问,现在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看到偶像的车,追一追,很合情合理。想她年轻的时候高中时代,为了小爱豆省吃俭用地看演唱会,多疯狂。现在她比喜欢的爱豆还红了,上次一起参加活动对方看到她还毕恭毕敬的,明明比她大好几岁,出道早很多年。文殊娴心情相当复杂,回来后就脱了粉。

    文殊娴心有戚戚,拍了拍唐若遥的肩膀“你比我幸运多了。”以秦意浓现在的成就,唐若遥这辈子应该是永远都超不过她了,还可以粉一辈子。

    唐若遥“”

    文殊娴自个儿陷入了青春的回忆,无可自拔。

    舞台的大灯重新亮起,秦意浓回座,没看到唐若遥。唐若遥上台“干苦力”去了,毕业生代表向各院系院长、各院系总支部书记、系主任、班主任,学校基层服务者,包括医务室老师、宿管阿姨、食堂阿姨、保洁、保安等等赠送感恩礼物。

    唐若遥在台上走来走去,405其他三个人一直在后面幸灾乐祸地笑,尤其是那个话痨的,秦意浓本来还挺心疼,听久了话痨小妹的笑声,也觉得有点好笑。

    文殊娴“我们唐唐像不像拉磨的骡子哈哈哈哈。”

    崔佳人“拉磨的是骡子吗不是驴”

    文殊娴“都可以吧,但驴脸超级长的,唐唐脸没有那么长啦。”

    傅瑜君“你们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们刚刚说的话我已经录下来了,等唐唐下来,我会原原本本地放给她听。”

    文殊娴“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了”

    秦意浓忍不住笑出声。

    这帮小孩儿真有意思。

    关菡默默地扭头看了眼,思考起把405圈起来给秦意浓讲群口相声的可能性。

    时针走到了十一点整,书记致辞,进入尾声,2018届毕业典礼落幕礼成。

    全场灯光亮起。

    为了避嫌先前的骚动,媒体朋友被最先引退出场,并由保安队亲自“护送”出校。平时学校是不会让媒体轻易进学校的,否则学校得乱成什么样子。但今天情况特殊,除了接到邀请函的媒体,还有学生家长,来往车辆络绎不绝。校门大开,不可能一个一个排查得那么仔细,娱媒花招多得很,秦意浓在这里,他们就算硬插上一对翅膀也要飞进来。

    学生们听到校领导指示,暂时在椅子上规矩坐着。

    媒体离开后,就轮到学生了,秦意浓和学生差不多时间起身,孙校长站在她身旁,微微欠身,是个邀请的绅士姿势,笑道“要不要逛逛学校,我给你当导游。”

    秦意浓不置可否地挑了下眉,看起来兴致缺缺。

    “看看,不会后悔的,万一有你中意的演员呢,这块儿只有毕业生,还有大一大二大三的呢。”孙校长锲而不舍地劝,为了学生的就业率操碎了心。

    秦意浓差点被他逗笑了,颔首。

    新剧本的角色关系非常简单,老师的一家人,学生的一家人,剩下的戏份都不多,基本归类为群演,稍微能称得上配角的,是戏里学生的一个好友,秦意浓打算用自己工作室的人,上回的那个易一一就不错。

    肥水不流外人田么,她工作室外形合适的有档期的都拉去试镜,没过再考虑其他人。老师由她自己出演,学生得她找到导演以后,和导演一起商量,她不倾向于用没有大银幕经验的新人。

    所以对孙校长的拳拳安利之心,她实在爱莫能助。

    “事先声明,没看上你可不要赖我。”秦意浓给他打预防针。

    “放心,肯定不赖你。”孙校长爽快道。他又不是搞强买强卖的,能走一个是一个,没有也没关系,命里无时莫强求。

    秦意浓和孙校长并肩往外走,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秦影后”似乎在“秦”之后不知道喊什么,才喊了这么一嗓子。

    秦意浓回头,眯了眯眼,喊住她的人她认识,是唐若遥的那个话痨室友,被她的保镖拦在几步开外,一直在朝她挥手。

    胆子真大。

    秦意浓唇角微勾,向保镖示意,保镖放她过去。

    傅瑜君扶额,就那么一会儿没拉住文殊娴,那个不怕死的傻大胆就冲了过去。是没看到她后面六个虎背熊腰的黑西装吗,胳膊都比她大腿粗,看着就害怕。

    她们是打算要合影,但是秦意浓一结束就和校长一起走了,崔佳人识趣,早早地放弃了,以为文殊娴也有眼色,结果

    更让她们没想到的是秦意浓的态度。

    “有什么事吗”秦意浓半弯下腰,堪称温和地问,余光扫了眼站在更远处的唐若遥。

    文殊娴高兴疯了,回头冲大家比了个“ok”的手势,才问“可以跟您合个影吗”

    “可以啊。”秦意浓和善可亲地答应,又假装不经意地朝她后面看,主动建议道,“那几个是你的室友吗要不要让她们一起来”

    文殊娴点头,跑了回去。

    崔佳人一把拉过她胳膊,小声警告道“你不要命了,不怕人家保镖拧断你脖子啊”

    “杀人犯法的,我们是法治社会。”文殊娴哈哈大笑,两条胳膊揽着三个人,“走走走,一起去合影。”

    秦意浓望着面前一字排开的四个人,非常前辈的口吻夸赞道“你们都是这届的优秀毕业生吧刚刚在台上看到你们了。”

    文殊娴“是啊是啊。”

    秦意浓点头“很优秀。关菡。”

    关菡手上变出了相机。

    不要问,问就是万能助理,什么都有。

    405全员“”这是什么魔法

    秦意浓自然地一手搭着两位同学的肩膀,嘴角噙笑“给我们合个影。”

    唐若遥的肩膀被秦意浓一条胳膊压着,身形一僵,紧接着暖热的气息呼在她颈间、脸颊“这位同学,待会儿你加一下我助理的微信,我让她把照片传给你。”

    她不是在跟唐若遥说话,而是跟唐若遥身边的傅瑜君讲话。但唐若遥离她更近,她微微倾身偏过头,雪白的颈脖无可避免地撞进唐若遥的视线里。

    唐若遥盯着她耳后接近肩部处的一颗淡淡的小痣瞧。

    她身上别的地方都干干净净得很,就这儿有一颗痣,比常人多了一个敏感点。唐若遥瞧瞧左右,文殊娴和崔佳人在对着相机调整姿势,傅瑜君全神贯注在听秦意浓讲话,无暇关注其他。

    唐若遥启唇,对着那颗痣轻轻慢慢地呼了口热气。动作幅度很小,不是特别注意她的人根本察觉不了。

    秦意浓身形一顿,说话的语速都变慢了,树懒道“那就这样。”

    唐若遥咳了下,才压住了喉间的笑声。

    等她和傅瑜君讲完话,唐若遥得到了来自秦意浓的报复,她的肩膀被一股大力猛然下压了下,一放即收,忍不住扬起唇角笑了笑。

    关菡举着相机站在最前面,用那张千年不化的冰山脸道“西瓜甜不甜”

    五人同时绽出笑容。

    合完影,文殊娴得寸进尺道“可以单独合照吗”

    傅瑜君简直想打死她

    秦意浓耐烦得离谱,笑眉笑眼地说“可以啊。”

    一旁围观许久的孙校长简直怀疑秦意浓是不是被人魂穿了。她是平易近人不摆架子,但是没平易近人到这个地步,连合影都是破天荒头一遭了。

    说时迟,那时快,文殊娴一把将唐若遥推进了秦意浓怀里。

    身体反应快过大脑,秦意浓揽紧了唐若遥的腰,另一只手托着她的背,稳稳地掌住。

    没防备的唐若遥“”

    忽然温香软玉抱满怀的秦意浓“”

    关菡瞅准机会,迅速按下快门十连拍。

    崔佳人惊呆了。

    傅瑜君满眼生无可恋。

    文殊娴快哭了,声音在颤抖“我我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唐唐是你偶像,不不不是,你是她偶像,我就想着让她单独和你合个影,不小心力气用大了。对不起。”

    她双手颤颤巍巍地伸出来,试图将两个莫名其妙抱得紧紧的人分开。

    关菡一直在拍,没有停下来。

    “没关系。”秦意浓定下摇曳的心神,摆手示意文殊娴退回去,若无其事地松开唐若遥纤细的腰肢,改为环住她的肩膀,镇定道,“拍吧。”

    唐若遥偏头望了望秦意浓耳根不明显的红晕,抿唇,擅自抬手,将手掌轻轻贴在了她的背脊。

    隔着发丝,源源不断的热量顺着烙铁一样的掌心传递,浸入四肢百骸。

    痒的,麻的,顺着脊椎向上攀升。

    秦意浓指尖轻微地颤了颤。

    拍完合影,秦意浓和405的同学们友善地道别,在孙校长的陪同下,逛了半个校园,就借口有事先走了。她上了保姆车,心口登时不住起伏,说不出话来。

    关菡观察了会儿,凭借自己对她多年的了解,断定不是生气,倒有点像恼羞成怒。

    多稀奇啊,恼羞成怒,这样的词语居然能用在秦意浓身上。

    关菡惊了惊,面上不显。

    “关菡。”

    “在。”

    “遥遥那儿的用完了没有”

    秦意浓没明说,但关菡已经会意“应该没有。”上次回来都没用上。

    “再去买一盒。”秦意浓余怒未消。

    “是。”

    “我指甲钳呢”

    关菡奉上。

    秦意浓靠在座椅里,怒火渐渐平息,哼笑了声,慢条斯理地给自己修指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