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3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让开。”唐若遥牵着唐斐的手, 不等江雪珍回答就强行撞开了她的肩膀。

    房门从里面反锁,把江雪珍和她的喊叫关在门外。

    江雪珍抬手砸门, 唐斐瑟瑟发抖,唐若遥交代他两手捂住耳朵,她将唐斐扣在自己怀里, 听着外面的叫骂,充耳不闻。

    江雪珍声音高嗓门大,扰民得很, 唐若遥打算出去制止她, 她做了个让唐斐待在这儿的口型,准备拉开门。刚迈出两步, 唐斐拽住了她的手, 摇头,小脸白惨惨的。

    唐若遥以为他是担心她, 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

    在江雪珍骂完一阵短暂停歇的间隙里, 唐斐小声说“不要去,你吵不过她, 而且你越和她争她越来劲。”

    唐斐已经见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了。

    唐若遥“”

    被自己亲弟弟看透不是什么好的感觉。

    江雪珍续上力, 再次骂起来。

    唐若遥拉着唐斐进的是他的卧室,她拉开抽屉, 从里面翻出耳机线缠得完好的耳机,连上自己的手机, 开了音乐,一左一右地插进他耳朵里。

    “你听会儿歌。”唐若遥说, 把音量调到最大。

    唐斐被歌声震得震耳欲聋,那也比外面的耳朵污染强,他摘下一只耳机“那姐姐你呢”

    唐若遥往床上一坐,摆了个观音坐莲的姿势,煞有介事地说“我最近在修仙,眼睛一闭,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唐斐“哈哈哈哈。”

    唐若遥摸了摸他的脑袋瓜,眼神怜爱道“戴着耳机能写作业吗”

    唐斐“”

    太残忍了,他都这样了,姐姐还叫他写作业。

    令人发指

    但唐斐还是因为唐若遥这句话,注意力完全跑偏,戴着耳机乖乖坐在了凳子上,肩背挺直地写作业。照这个速度下去,他的暑假作业这几天就能全写完了。

    江雪珍就坐在地上,手边放着杯水,骂累了就喝口水润润嗓子。她就不信唐若遥能一直当缩头乌龟不出来,还反了天了,怎么说自己也是她长辈,她刚推得那一下现在自己身上还疼呢,非得问她要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不可。

    江雪珍清清喉咙,扯开了嗓子“丧尽天良了,欺负寡妇了啊”

    唐若遥愣是在里边听笑了,气的。

    她爸还没走呢,江雪珍就自诩寡妇了,要不是她爸说不了话,她早让他俩离婚了。现在江雪珍巴着她吸血,横竖是不会离婚的。唐若遥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个想法,这么些年她也不在家,江雪珍不会拿她的钱去养别的男人吧。

    一想到这里,唐若遥眼神变得幽深起来。

    江雪珍嚎得惊天动地,客厅传来砸门声。

    咚咚咚

    像有人提把重锤在上面敲,接着传来一个男人粗狂的声音“号丧呢号够了没有再嚎我报警了”说完还重重地踢了一脚门。

    听声音门都快给这一觉踹得凹下去了。

    江雪珍外强中干,当即吓得不敢吱声。

    男人又踢了一脚,脚步声在楼道渐渐变小。

    突然的“外援”让这场“战斗”提前终止,唐若遥从修仙的状态里脱离出来,唐斐也摘下了耳朵上的耳机,姐弟俩相视一笑。

    唐若遥坐在床上想事情,唐斐用纸巾擦着掌心,反反复复的。

    “你在擦什么”唐若遥见他动作奇怪,问了句。

    唐斐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把手收到背后“没什么。”

    唐若遥“我看看。”

    唐若遥扭扭捏捏地伸手出来,唐若遥看见他掌心模糊了字迹的小抄,一时感动又好笑“小心眼还挺多。”

    “我怕紧张给忘了。”

    “这些小抄想了多久了”

    “挺久的了,都是我从电视和书里抄的。”

    唐若遥把弟弟搂过来,想在他脑门亲一口的,但弟弟长大了,男女有别,不该如此亲密,最终只是捏了把弟弟的嫩脸。

    一捏之下手感还挺好,冰凉柔滑,忍不住多捏了两下。

    等唐若遥想起来放下手,唐斐的两边脸颊通红,她掩饰性地清清嗓子“我不在家的时候,江雪珍就是这么对你的不管你学习,也不给你做饭”

    唐斐点点头。

    “那我给她的钱呢”唐若遥刚问完就觉得多此一举。还能干什么都被她贪了呗。有句俗话说,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唐若遥没想到江雪珍连亲生儿子都不管。前些年唐含章还在这个家里的时候,江雪珍虽然懒了点,但对唐含章和唐斐都没有这么不上心,一日两餐是准备好的。唐含章躺进医院,唐若遥打回来大笔钱,江雪珍就像整个人脱离牢笼一样,顶上再没有压着她的人,天老大她老二随心所欲。

    “存在银行卡了啊,之前我不是跟你说了她有很多钱吗”唐斐心眼多,在家从不公然顶撞他妈,江雪珍对亲儿子没防备心,经常在他面前炫耀又从她那个便宜姐姐那里要来了多少钱,还得意洋洋给他看银行卡余额,唐斐都记下了。

    “她养得起我的,你不要给她打那么多钱。”唐斐说。

    “嗯。”唐若遥应了声,她也有这个想法。

    “唐斐。”唐若遥两手搭着弟弟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低声说,“我单独把卡给你,你能避开你妈妈藏好吗”

    唐斐一愣,露出思考神色,过了会儿,神情凝重地点头。

    “那好,”唐若遥继续压低声音,“我走之前会给你一张卡,里面固定打你的生活费,平时你还是从你妈妈那里拿钱,不要随便动这张卡。这是给你以防万一的,”

    唐斐紧张得心跳加速,依旧点头。

    “我给你买的手机呢”

    唐斐从枕头底下把手机翻出来,他怕被江雪珍突然闯进来看到,早就藏好了。

    唐若遥设置了快捷拨号,指着他微信里唯一一个联系人说“急事打电话,不急的事可以给我发消息,我看到就会回,但不一定能及时。”

    “没事可以给姐姐发信息吗”唐斐问。

    “可以。但是不能太频繁,读书要紧。”

    “要是我叛逆期变坏了怎么办”唐斐倒在床上,露出狡黠笑意。

    “那我就回来揍你一顿。”

    “哈哈哈哈。”

    姐弟俩商议了初步解决方法,凝重的气氛缓和下来。唐若遥心里还有个想法,但不适合和小朋友讲。

    小朋友没网瘾,把手机丢到一旁,小狗一样蹲在床上,两手垂下来,乌亮的大眼睛在唐若遥脸上若有所思地打转。

    唐若遥给他看得后背发毛“怎么这么看着我”

    “姐姐。”唐小狗嘿嘿笑了阵,往前蹭了两步,睫毛几乎碰到她的睫毛,好奇地问,“你有男朋友了吗”

    唐若遥“”

    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秦意浓的脸,唐若遥恍惚了下。

    紧接着抬手一把抵住弟弟的脑门,推开,圆睁双目,后发制人“你是不是想早恋”

    唐斐仰着脸,一脸冤枉“我没有啊,我就是看你年纪这么大了,有个男朋友很正常的,我还可以帮你把把关。”

    唐若遥“等你长得比我高了你再考虑这个问题。”

    唐斐不忿“我上初中就会蹿个子了”

    “那就上初中再说”唐若遥随手抄起旁边的枕头,往他脸上一按,“写作业去”

    赶在唐斐继续废话之前,她果断拉开门出去了。

    江雪珍已经不在外头了,主卧的门锁着,有光从缝隙底下透出来,电视机的声音放得震天响。唐若遥盯着那扇门瞧了会儿,眯了眯眼,回卧室拿了睡衣洗澡。

    等躺在床上,舒适吹着空调的冷风,唐若遥才有心情在一地鸡毛之后想点别的。

    比如秦意浓。

    该走的路她早就想好了,只有秦意浓是她的不可预料和无迹可循。

    刚晒过的床褥有阳光的味道,唐若遥侧了身,让鼻端更靠近这味道,超话里秦意浓的照片更迭得越发缓慢,握着手机的力道渐渐松懈,最终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唐若遥一觉睡到自然醒,看时间不到七点,她靠坐在床上醒盹儿,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

    很安静。

    江雪珍昨晚看电视不知道看到几点,估计没醒,唐斐已经放暑假了,不用上学,小孩子不上学的时候总要贪睡一点。

    唐若遥打算一会儿起来煮粥,昨晚睡前她看过冰箱,做两个就粥的小菜还是没问题的。

    正眯着眼,有人敲门。

    听这轻柔的动静就不像是江雪珍。

    唐若遥拢了拢睡衣衣领,开门,疑惑挑眉。

    唐斐说“起来吃早餐吗我已经买回来了。”

    唐若遥“”

    洗完脸漱完口的唐若遥坐在餐桌上,面前是打包好的粥、油条、小笼包、开胃的小碟咸菜和花生米。唐斐把粥盒盖子掀了,十分自然地推到她面前,又用筷子给她拨了点咸菜进去。

    见唐若遥发愣,唐斐催她“吃啊。”

    唐若遥“”

    今天也是贤惠弟弟让她这个姐姐没有用武之地的一天。

    唐若遥用勺子舀了口粥,味道意外地还不错,店家自制的咸菜咸香可口,唐若遥胃口大开,等她不知不觉地吃完一碗粥和一笼十个小笼包,摸着自己撑圆了的肚子瘫在椅子里,唐斐露出一点笑意“好吃吧”

    唐若遥身为女艺人,自觉罪孽深重,幽幽点头。

    唐斐颇为自豪道“咱们家附近的早餐店,我都尝过了,就这家最好吃。”

    唐若遥回头看看毫无动静的主卧室门。

    唐斐猜到她要问什么,提前道“我妈一般睡到中午,早餐她不吃的。”

    唐若遥“她会做午餐吗”

    唐斐唔了声“看情况吧。”两手撑在椅子上,身体前后晃了晃,说,“小区楼下有家饭店的米粉做得很好吃,她今天要是不做饭,我带你去吃。”

    唐若遥“”

    半小时后。

    唐若遥带唐斐站在了离家最近的菜市场。

    唐若遥这次没戴帽子,只戴了个口罩,菜市场里人声鼎沸,大部分都是家庭主妇,在摊上挑挑拣拣,和卖菜的一样操着当地的方言,无暇顾及身边路过的都是谁。

    唐若遥顺利地买完了菜,都放在厨房,然后就和唐斐在客厅看电视。看的一部超级英雄电影钢铁侠,唐斐很喜欢小罗伯特唐尼,电影里演他改良盔甲,唐斐就在外面进行无实物表演,兴奋得不行。

    唐若遥去网上下单了个钢铁侠手办。

    江雪珍起来,就看到姐弟俩并肩坐在沙发看电影的样子,回忆起昨晚,顿时气得不行,抬腿就要冲过来。唐若遥撩起眼皮,凛冽冰雪目光把她钉在原地。

    两人无声对峙。

    唐若遥把唐斐转过来的脑袋按回去,淡道“菜买好了,去做午饭。”

    江雪珍“凭什么啊”

    唐若遥指尖点了点桌子,声音冷下来“就凭你现在是我养着。”

    江雪珍“你”

    唐若遥戴上蓝牙耳机,懒得再搭理她。

    江雪珍拖鞋把地板踩得咚咚响,进了厨房,不多时里面传来抽油烟机的声音。

    中午唐斐吃了顿丰盛的午餐,江雪珍自己也要吃饭的,还得养儿子,捏着鼻子忍着唐若遥在一旁吃饭。

    唐若遥夹一筷子虾,咬一口,点评道“咸了,江阿姨你最近厨艺退步了不少,是不是都没怎么练过”

    昨晚吵的那一架印象深刻,江雪珍看了看儿子,识时务地先服了软,没跟她犟,说道“唐斐学校包午饭。”

    “那晚饭呢”唐若遥悠然道。

    “昨儿那是意外,平时我都做晚饭的。”江雪珍道,“儿子你说是不是”

    唐斐埋头不说话。

    江雪珍把筷子往桌上一扣。

    唐斐脸埋在碗底,小声道“是。”

    江雪珍叹了口气“你别什么都听小斐的,他还是个孩子,和我闹了点矛盾就胡说八道,我是他妈,我不管他还有谁管他,你看他成绩那么好,没人管的话能这么优秀吗”

    唐斐大惊,立刻就要说话。

    他没撒谎

    江雪珍抢在他前头把话说了“昨晚还跟我吵架,男孩子越大越不好管。”

    “是啊。”唐若遥似笑非笑道,“江阿姨辛苦了。”

    江雪珍摆手“不辛苦不辛苦,做娘的,哪有怨自己孩子的呢。”说着又看了眼唐斐。

    唐斐吃完饭把自己锁进房里,唐若遥敲了好几遍门,里边才打开,唐斐坐在桌前写作业,唐若遥走过去,他把头垂得很低。

    唐若遥走到他侧面,唐斐就别过脸,但唐若遥没有错看他湿润的睫毛和通红的眼眶。

    小朋友被妈妈污蔑,姐姐貌似还不相信他,委屈坏了。

    唐若遥把唐斐哄好了,独自出了门。

    她早上约了私家侦探事务所,电话沟通后对方约了面谈的地点。

    唐若遥告知她的委托请求,她要知道江雪珍的具体行踪,接触了什么人。江雪珍对唐斐的态度太反常了,唐若遥即便从不认为她是个好母亲,但当着儿子的面污蔑他,未免太过分了。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对于这种传统女人来说,再放飞自我也不会不闻不问。

    唐若遥怀疑她的心思放到了别的地方,才没有闲心再来操心儿子。

    做完这件事她就回家了。

    在家的这几天她和江雪珍相安无事,唐若遥带唐斐到处玩,给他买了一堆新衣服和新鞋,人靠衣装马靠鞍,新行头一上身,走在街上迷得各路小姐姐频频回头,不少还举着手机拍他。唐若遥就默默地把头低下,免得不小心入镜后被人认出来。

    有一回她逛商场,捂得严严实实,还是被一个女粉丝认了出来,好在这个女粉丝是个有分寸的,没大喊大叫,只是压抑着激动,问她要了个签名。

    唐若遥从店里出来,对面rd专柜外墙就是她代言珠宝的照片。

    唐斐趁人少的时候拉着姐姐在广告前合了个影,唐若遥拍完赶紧跑,后面几个人盯着她的眼神明显带着探究的意味。

    一周假期一晃而过,转眼到了返程的日子。

    唐斐情绪低落地坐在房间床上。

    唐若遥把一张卡塞到他手里“我会定期往里汇钱,不要让你妈妈发现了。”

    唐斐点头。

    半晌,他抿唇,鼓起勇气看着唐若遥“姐姐你能带我走吗”他一点都不想在这个家里呆着。

    唐若遥摸了摸他的头发,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她也想带唐斐走,但她现在自身难保不说,江雪珍才是唐斐的监护人,她这个当姐姐的排不上号。再者,她带唐斐去首都,他没有户口,上学问题要怎么解决,她只是薄有积蓄,无权无势,根本做不到。

    唐斐眼睛里的光慢慢暗淡下去。

    唐若遥没忍心,开口说“等姐姐有能力了,就把你接去首都。”

    至多两三年,她一定能做到的。

    唐斐用力点头。

    “我等你。”

    江雪珍不知道她的经济来源要断了,对唐若遥的离开不加掩饰地开心,前一天晚上甚至做了一顿大餐,美其名曰给唐若遥饯行。唐若遥在心里冷笑,等过一阵子,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今天回去,大概下午四点到家

    秦意浓把关菡的手机还回去,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这么快就一个星期了吗”

    关菡语气平平道“是啊。”

    假装忘记这几天秦意浓问她确认过好几遍行程的事。

    “什么时候备车出门”

    “吃了晚饭再过去。”秦意浓说,“宁宁想喝我做的汤。”

    “那我跟她说七八点过去”

    “可以。”

    关菡打字回复完唐若遥,束手立在一旁。

    秦意浓忽然轻轻地嘶了一声,怎么她一来自己就要过去,是不是显得太急切了到底谁是金主但回都回了,她再反悔也不好。

    秦意浓开始了魂不守舍的一天。

    她之前见唐若遥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大概是前阵子她那一通电话的缘故,唐若遥另辟蹊径地破了局,还做了件让她高兴的事,成功地换了经纪人。

    实话说,秦意浓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唐若遥比她平静多了,她在收到关菡的那条七八点过去的消息后心跳猛然加了一下速,之后便坐在座位里琢磨她的剧本。

    乘务员给她上了杯咖啡,唐若遥颔首道谢,扬唇露出笑容。

    飞机在首都落地下午两点,暑气蒸腾,唐若遥走在通道里,从玻璃墙远目看外面的机场跑道,航班起飞又降落,和其他机场大同小异,无非宽阔一些,她却忽然生出了一分归人的心情。

    不知道是因为她的事业在这里,还是因为她牵挂的人在这里。

    唐若遥没有特意去等秦意浓。

    她回家后先把行李箱的东西拿出来,重新归置好,简单地打扫过房间和客厅,把原先的床单四件套都丢进洗衣机,按了自动,铺上了新的,上面有阳光和洗衣球的清爽香味。

    她站在床头盯着新床单看了会儿,耳根子有些发热,移开视线,进浴室洗澡。

    浴室还是那个玻璃的,从外面能一览无遗,唐若遥清洗着自己风尘仆仆的身体,后知后觉地滋生了名为期待的情绪。

    她披着大浴巾出来,进了衣帽间。

    衣帽间有一个柜子,是她平时不会打开的,只有秦意浓来,里面的东西才会派上用场。

    唐若遥站在柜门口做了一个深呼吸,抬手打开。

    挑挑拣拣地抽了条薄如轻纱,透明得几乎什么都能看到的,唐若遥将柜门重新关上,耳廓发烧地穿上,再套上浴袍,用手给自己的脸颊扇了扇风。

    晚饭给自己做了个不放酱的蔬菜沙拉,配一小盒切好的水果,唐若遥打开了电视机。一集纪录片三十分钟,唐若遥心不在焉,每次看到十分钟就得往回倒。

    落地窗外的天幕渐渐暗下来。

    “妈妈你去哪儿”宁宁坐在小椅子上写作业,对着从楼梯下来,打扮讲究,明显要出门的秦意浓问道。

    “出去办点事情。”

    “噢,晚上回来吗”

    “不回来了。”秦意浓走过去,蹲下来亲了亲宁宁的脸蛋,“晚上好好听外婆话,不准抱着踏雪睡觉。”

    “知道啦。”宁宁回亲了她,“妈妈晚安。”

    “晚安。”

    “关菡阿姨也晚安。”宁宁没漏掉站在一旁的关菡。

    “你也晚安。”关菡一手掏兜,宁宁眼睛一亮。

    秦意浓眼疾手快地把关菡的手按了回去,啧道“别给她吃糖。”

    宁宁撇嘴。

    秦意浓走到门口,回头又说了一遍“晚安。”

    “晚安妈妈”宁宁朝她用力挥手,笑容纯真,人间天使。

    秦意浓突然涌现出一股罪恶感,感觉自己像个背着孩子出去偷情的家长。她甩了甩头,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秦意浓弯腰上了车,关菡坐在她身边,当着她的面把一个粉色盒子放到了她包里。

    秦意浓“”

    关菡好像看不见她的赧然,平铺直叙的语气复命道“上回你交代我买的。”

    秦意浓低头看看自己修剪得圆滑齐整的指甲,默默地把包搁到自己那边。

    车内安静。

    空调温度开得正好,秦意浓却觉得气闷,每次吸气都要比先前更加用力。

    关菡听着她逐渐加重的呼吸声,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诧。这还在车上呢,有这么饥渴吗转念想了想,秦意浓明年就三十了,需求比较旺盛是正常的事。

    她是不是得多买几盒

    “我自己上去,你不用跟着。”到了唐若遥家楼下,秦意浓交代关菡。

    关菡从善如流“那我回家了”她亦没有当电灯泡的爱好。

    秦意浓仰头看看面前的高楼,颔首“嗯,回吧。”

    今夜应该会很长。

    秦意浓有门禁卡,畅通无阻地进了大楼,直上电梯,抵达目标楼层,抬腿迈了出去。

    与此同时,坐在沙发上的唐若遥忽有所感地回头,盯着家里的那扇门。她方才好像听到了电梯的声音唐若遥起身,慢慢朝门边走了过去。

    秦意浓的手指悬在密码锁的上方,迟迟没有往下落,她犹豫了一下,决定按门铃。

    房门倏地从里面打开,雪亮灯光倾泻出来,她抬起的手落了空,微微错愕抬眸,视线所及只有唐若遥那张清丽绝伦的脸。

    两人离得太近,气息柔软地纠缠在一处。

    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唐若遥长睫微颤,镇定望她“姐姐。”说着后撤,想退开到安全距离,怕秦意浓听到她此时紊乱的心音。

    秦意浓却没给她逃开的机会,一手往前缠住她的腰,推抵到门后,轻轻地咬上了她的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