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3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十九度一。”唐若遥不顾秦意浓偏开的脑袋, 用额温枪在她的额头测量了一下,看着上面显示的温度。

    感谢万能的科技, 这要是她小时候用的那种玻璃水银温度计,估计她得按着秦意浓的肩膀强迫她测体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人了, 一生病就浑身抵触,跟小孩子一样闹脾气。

    怪可爱的。

    唐若遥把笑意藏在了心底。

    “说了没事。”这不,体温都出来了还嘴硬。

    唐若遥不听她说的, 也不跟她废话, 就看她发白的嘴唇,上下打架的眼皮, 任劳任怨地去厨房烧水。

    秦意浓脑子昏沉得厉害, 唐若遥一走,她便顺势合上了沉重的眼皮, 只剩耳边窸窣的动静, 和厨房渐渐烧开的水声。

    意识一时拉得非常远,一时又仿佛近在眼前。黑的, 暗的, 沉的,无从抵抗的, 渐渐吞噬过来。

    手搭在一旁,呼吸变得均匀。

    唐若遥倒了杯温水过来, 放下水杯的时候有意将声音放得很轻,一手绕往秦意浓颈后, 打算扶她起来。指尖尚未触碰到她颈侧的皮肤,她察觉异样,低头对上一双睁着的墨色眼眸,眼神清明。

    “没睡着”唐若遥若无其事地收回手,勾了下耳畔长发。

    “嗯。”秦意浓简短应,没多解释。

    她睡着了,只是听到身边的动静被惊醒罢了。

    “喝点水”唐若遥端过一侧的水杯。

    秦意浓皱了皱眉。

    唐若遥从她这个神态里读出了一万个不甘愿,心软得不行,绞尽脑汁想挖两句哄人的话,秦意浓已经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两手接过水杯喝了。

    重新躺下,毯子盖好,合上眼睛。

    唐若遥大狗样蹲在一旁,看着她静谧的容颜发呆,眼底有温情的笑。

    注视的视线如影随形,秦意浓神经敏感,想暂时休息会儿都没法静下心来,忍不住睁开了眼,轻斥“你没有别的事可做吗”

    唐若遥呆了下,恍然回神道“哦,哦。”

    她说着往后退,退得太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发出了轻轻的抽气声。

    秦意浓“噗。”

    唐若遥耳尖地捕捉到了,赶紧抬头去看,刚好瞧见对方唇角那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秦意浓被烧得暴躁的脾气稍微收敛了些,放缓了语气,温声道“我眯会儿就好了,你忙你的,可以去书房看看书,不用管我。”

    唐若遥点点头。

    在秦意浓重新闭上双眼后又抿了抿唇,她怎么能真的不管她呢别的不论,昨夜两人从客厅一路吻到卧室,衣服丢了一地,直接滚到了床上,连窗户都忘记关严,秦意浓一直在外侧挡风,吹了几个小时的风和雨,能不感冒么

    算起来她的责任横竖是逃不掉的,还得占大部分。

    秦意浓半梦半醒,又被惊动了一次。

    这次是唐若遥给她盖被子。

    今天依旧没有放晴,下过雨的城市空气阴凉,连家里都可以不用开空调了。唐若遥看着秦意浓身上薄薄的毯子,担心她这么睡感冒症状会更严重,从衣柜里找了床轻盈软和的蚕丝被出来,轻手轻脚地展开盖到秦意浓身上。

    “你”秦意浓霍然睁开眼睛,瞪着她。

    她入睡本来就困难,三番两次被弄醒,泥人都有三分火气,何况她不是泥人。这要是换个人,现在早被她一脚不知道踹到哪儿去了。

    “我、我”唐若遥结结巴巴的,“我怕你着凉。”

    “盖好了吗”秦意浓低头看着一直掖到自己肩膀的被角,眉头不由跳了跳,怒从心起,这是在把自己当蚕蛹裹呢还是古代宫里送美人侍寝

    “盖好了。”唐若遥弱弱地小声交代,“不要踹被子。”

    秦意浓冷笑一声,立刻把被子掀了,态度十分光棍,还用挑衅的态度望她,大有“我就是不听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气魄。

    唐若遥“”

    唐若遥脑筋一转“那你就不要盖好了。”

    秦意浓一把扯过被子,胡乱盖在了身上。

    唐若遥“脚还在外面。”

    秦意浓把脚那块盖到一半的被子踢得更开。

    唐若遥转口道“其实盖到腰就行了。”

    秦意浓立马将全身上下盖得严严实实。

    唐若遥一颗心软得跟泡在蜜糖里一样。实在压抑不了,连忙转过脸去看远处的门,唇角上扬。

    傲娇成这样,太可爱了吧

    秦意浓意识到自己方才有多幼稚,耳根一热,但现在再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当作无事发生。

    为了避免唐若遥再次把她吵醒,秦意浓不耐烦地事先提醒道“还有什么事吗一次性解决。”

    唐若遥摇头。

    “那就不要再吵我,我睡得浅。”

    唐若遥突然醒悟,涌上愧疚“我刚刚是吵醒你了吗”

    秦意浓闭着眼没回应,态度像是默认。

    “要不要去我房间睡我在客厅走来走去,难免会吵到你的。”唐若遥建议道。

    “你为什么会走来走去”秦意浓鼻音慵懒。

    “喝个水,拿点东西什么的。”这是无法避免的。

    秦意浓不作回答了,但她睫毛微颤着,眼皮底下的眼珠也在转动,是个思考的神色。唐若遥耐心地等待着。

    良久。

    秦意浓“也好。”

    唐若遥反应迅速地给她将刚盖好的被子揭下,一只手去扶她。秦意浓瞟她一眼,语气平淡“我还没有虚弱到走不动路的地步。”

    唐若遥识趣地收回手。

    秦意浓撑着卧榻坐了起来,两脚踩在地面,站了起来,身形晃了下,条件反射地搭了把唐若遥的胳膊才稳住身形。

    秦意浓“”

    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每个人的抵抗力不同,连带着病症反应也不同。秦意浓很少生病,若说受伤还好,毕竟拍戏总有个磕磕碰碰,但常人经常得的感冒发烧在她这儿是件稀奇事,也就格外没有应对的经验。

    她根本不信人会因为发烧四肢无力,脚步虚浮,连路都走不稳。

    直到她迈出一脚,膝盖酸软,浑身使不上力,不由自主地往前一跪,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余下一个念头竟然是真的

    再之后的想法是这回在唐若遥面前的形象算是毁完了。

    唐若遥一个箭步上前,从后稳稳地兜住了她的腰,没让她的形象毁于一旦。秦意浓惊魂甫定之下舒口气,没来得及道谢,便觉得身上一轻。

    她被唐若遥拦腰抱了起来。

    秦意浓想胆子真大。

    “我抱姐姐去吧。”唐若遥无比沉静的声音从头顶上方落下来,和平时的声线略有不同,充满了让人信任的安全感。

    秦意浓勾着她的脖子,没应声。

    一方面她确实累,一方面她现在是懵的。

    唐若遥的手臂很瘦,却有力,一步一步都走得稳当,秦意浓绷紧的腰背渐渐放松下来,她仰目望着对方的耳垂部位,手指在耳后的那片肌肤轻轻地抚了抚。

    唐若遥心脏发紧,偏开头,抿了抿唇,局促地低低道“姐姐,不要”

    秦意浓笑起来,本就昳丽的五官越发明艳起来,唐若遥一时看呆了眼,脚下险些一个趔趄。秦意浓本能地搂紧了这截“浮木”,唐若遥也是一阵后怕,紧紧地抱住了对方,不敢再走神。

    接下来一段路愈发稳妥,卧室的房门虚掩着,唐若遥走到门前,侧身用肩膀推开,脚步有意放缓,磨磨蹭蹭地将秦意浓放到了床上,欲言又止。

    秦意浓读懂了她的神情,自发地沉默将被子拉了过来,没再上演方才的“闹剧”。

    唐若遥露出欣慰神色。

    “你好好休息,”唐若遥问,“还要喝热水吗我去给你倒。”

    秦意浓点点头,又道“把我手机拿过来,在茶几上。”

    “好。”

    唐若遥应声出去,不多时便重新出现在门口。秦意浓坐在床头,已经恢复了唐若遥最习惯的样子。她将水递过去,秦意浓礼貌笑着道了声谢,解开手机屏幕锁,手指在上面滑动着,检查有没有什么必回的信息。

    唐若遥心里略失望,面上没表现出来。

    “那我先出去了。”唐若遥检查了一遍窗户,才说。

    “去吧。”秦意浓头也不抬地回,“没事不要来打扰我。”

    关门声在耳边响起,秦意浓从看似聚精会神的状态里抽离出来,对着房门轻轻地叹了口气。

    回了几条信息,秦意浓拨了个电话,把手机扣在一旁的床头柜上,合目躺下,太阳穴的酸胀随着意识被黑暗吞噬逐渐缓解。

    唐若遥去厨房煮上粥,抱了本书到客厅沙发坐着,书房和卧室隔了两道门,万一秦意浓有什么事喊她,她在这里能第一时间听见即使这个可能性非常小。

    她没等到秦意浓的吩咐,倒等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门口传来门铃声。

    打开大门,门前站着关菡。

    关菡礼貌招呼“唐小姐。”

    唐若遥侧身让她进来“关菡姐,姐姐叫你来的吗”

    关菡点头。

    唐若遥带上门,给她拿拖鞋,不再多话。

    关菡人精似的,怎么看不出来唐若遥并不欢迎她。但是秦意浓打电话叫她过来,她不能不过来,她只是个小小的助理,boss让她当电灯泡她就得当电灯泡。

    关菡坐在沙发上,唐若遥倒了杯水过来,关菡接过“谢谢。”

    “姐姐这就要走了吗”唐若遥试探她道。

    “没有。”关菡说,“她只让我过来等着,她睡醒了我们再走。”

    唐若遥被她话里的“我们”轻轻地刺了下,当即眼神往下沉了一些。她和秦意浓是“我们”,自己和秦意浓却没有用上这个词的机会。

    唐若遥抬眼打量了番关菡。

    关菡今年二十五六,是一个女人从青涩逐渐走向成熟的年纪,关菡身上已经看不出青涩的味道了,有一种独属于成熟女人的韵味,却不会过于成熟。她长得不如圈里明星貌美,但在普通人里完全称得上清秀,五官端正,皮肤白净,特别是戴着的金丝眼镜更为她增添了几分气质。

    从唐若遥认识秦意浓那天起,关菡就和秦意浓形影不离,无论是她的公开行程,还是不小心被人偶遇偷拍到的,身边总跟着一个影子,就是关菡。若是论起亲密程度,唐若遥自认她比不过关菡。

    以前她觉得关菡就是秦意浓一个很看重亲近的助理,但是今天她突然多出一个别的想法。

    秦意浓在剧组那么忙,肯定没空宠幸别的人,那会不会离她最近的关菡其实也是她的情人之一呢

    关菡被她的目光盯得后颈莫名一凉。

    “唐小姐。”关菡打断她的注视,问道,“秦姐吃药了吗”

    唐若遥心不在焉“嗯吃什么药”

    “感冒药,我昨晚送过来的。”

    “你昨晚来过”唐若遥一愣,记起那板放在床头柜上的含片,她家里先前没有的,原来是关菡送来的。不怪她不知道,关菡经常半夜出没,大多数时间她都睡了。

    关菡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微笑默认。

    然后她就看着眼前的唐若遥变得神情古怪。

    关菡“”

    唐若遥轻轻地吸了口气,心里堵得慌,越发觉得关菡和秦意浓有问题。

    “唐小姐,你还没回答我,秦姐吃药了吗”关菡无视她的异样,只恪尽职守地询问。

    “我不知道。”唐若遥不咸不淡道。

    关菡“”

    她满头雾水,想了想,没理会奇奇怪怪的唐若遥,径自拉开了茶几的抽屉,把昨晚秦意浓收进去的感冒药拿出来,打开检查。

    唐若遥“”

    到底谁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她胸膛微微起伏了一下,忍住没吭声。这所房子是秦意浓买的,她想让谁住就让谁住,她说谁是主人谁才是主人,闹到秦意浓面前,自己多半要输给这位亲信,抑或是亲信兼情人。

    感冒药一粒都没少,关菡掂着手里的药,不知道如何是好,原先她是为唐若遥准备的,没想到病倒的是秦意浓。她没应对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处理,关大助理丰富的大脑储存甚至找不到类似的情况。

    “我再出去买点退烧药,如果秦姐醒来还发烧的话,你就劝她吃药。”关菡简单交代了句,拿起一旁的包就要出门。

    唐若遥漠然地心想你劝她不是更好

    连带着秦意浓方才傲娇的行为,都被她解释成不愿意接受她照顾的处处作对。一下就心酸起来,亏得她以为是秦意浓对自己亲近不见外。

    关菡哪知道她脑子里弯弯绕绕,拉开门就走了。

    唐若遥眼看她进进出出,俨然把自己当半个主人,脸色更差了。拾起旁边的书,找到书签那页,半晌都没翻动,她将书重新放下,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过了十几分钟,门铃声又响了。

    像这种高档小区,周边设施完备,买什么东西都很方便。

    唐若遥不想给关菡开门,多磨蹭了半分钟,才慢吞吞地过去。

    关菡提着一兜子药,这回面前站的是唐若遥,唐若遥伸手接药,客客气气地道“辛苦了。”无端让她联想起昨夜的秦意浓,虽然两人语气略有不同,但还是相当般配的。

    关菡冰山脸露出一点浅笑“不客气,应该的。”

    她说的是助理的职责,但在嫉妒的女人心里,什么事都能想歪。果然,唐若遥想,你这是在挑衅我吗

    “我在厨房煮了粥。”她这么说。

    “什么粥”

    “小米粥。”

    “挺好的,养胃。”关菡习惯性推眼镜,友情建议,“要不要再做点小菜,光吃粥可能没滋没味了点。”

    “我去做。”唐若遥马上说。

    关菡镜片后的眼睛眨了眨,怎么感觉她怕自己抢先似的。秦意浓自己厨艺那么好,可瞧不上她做的菜,但心上人做的就不一样了,有一回秦意浓在这儿吃了午餐,回去的路上还和她抱怨吃多了,又吃了好几粒健胃消食片。

    秦意浓休息期间,关菡除了把她少数几个行程记牢以外,没有别的事情做。秦意浓最上心的就是唐若遥,她左思右想,干脆到厨房打下手。

    唐若遥严防死守“不用帮忙。”

    关菡“我洗菜。”

    唐若遥不动声色挡住她手“我自己来就行。”

    关菡“”行吧,她想,那我在旁边看着好了。

    唐若遥熟练地处理食材,把笋切成均匀长片,握着菜刀的手很稳,菜板上笃笃笃的声音不绝于耳。关菡是第一回亲眼看她下厨,颇感新奇,以前秦意浓都会特地在唐若遥进厨房之前把她赶走,小气得不行。

    红油笋条,再是拍黄瓜,都是很简单的菜。

    关菡在旁说了句“秦姐喜欢吃拍黄瓜,可以多做一点。”秦意浓是个没架子的人,跟着她的团队日子过得舒心又快乐,纪书兰会自己自制一些咸菜、霉豆腐之类的,她都会带过来大方和团队分享,除了拍黄瓜,只有关菡这个最得宠的能被赏上一两块。

    唐若遥闻言,回头幽幽地看了她一眼。

    关菡“”

    遥小姐今天是怎么回事自己招她惹她了

    “厨房里油烟重,关菡姐去外面歇着吧。”唐若遥语气温柔,浅笑着说。

    可是你做的是凉拌菜。关菡神情微妙,从善如流退走了。

    唐若遥上网又查了遍拍黄瓜的菜谱,跟着菜谱做了一道,自己的法子又做了一道,两道摆在一起分别尝过,她觉得自己做的更好吃点,但她拿不准秦意浓喜欢什么口味,两道都留下了。

    解了围裙出来,关菡坐在沙发上,用手机打游戏,一个射击类游戏,唐若遥有意无意看了眼,水平菜得真实,接连三把,把把落地成盒,有一回落在屋顶上,滚下来直接。

    唐若遥忍不住笑了声。

    关菡抬头,彬彬有礼道“唐小姐也会玩吗能带带我吗”

    唐若遥“”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405里文殊娴和崔佳人都喜欢这款游戏,经常拉着她和傅瑜君四排,为了宿舍的美好情谊,唐若遥和傅瑜君偶尔会答应,唐若遥在游戏方面的天赋还可以,常常苟到最后带队吃鸡。

    唐若遥登陆了客户端,和关菡加了好友。

    秦意浓一觉睡醒,按着自己太阳穴出来,见到的就是自己的正宫娘娘和大内总管盘腿坐在客厅地板上,两人各自捧着手机,低垂的脑袋快挨到一起,仿佛在进行什么秘密接头活动。

    走近一些,就能听到唐若遥刻意压低的声音。

    “急救包有吗我这有急救包。”

    “24有没有,98k也行。”

    “556,有没有556,子弹给我一点。”

    “345树后面有敌人,封烟,我们上。”

    “你倒是进去啊,南北不分人呢左右分不分”

    秦意浓“”

    这是什么专业术语听着跟打仗似的

    更让她奇怪的是关菡永远慢半拍的反应。

    “急救包我好像有,等我找一下。”

    “什么枪来着”

    “没有556,只有726,726行吗”

    “烟在哪儿我没看到啊。”

    “我又死了。”

    接连成盒的关菡崩溃仰头,对上秦意浓在沙发后好奇的大眼睛和似笑非笑的脸。

    关菡后背一紧,拍了拍唐若遥的胳膊。

    唐若遥头也不抬“等会儿,我先把他干掉。”

    关菡默默地站了起来,退到秦意浓身后。

    秦意浓回头凉飕飕地瞟了她一眼,眼神危险。

    唐若遥一枪崩了敌人,抬头往上看,手机没握紧掉在了腿上。

    秦意浓走过去,弯腰把手机捡起来,亲自交还到她手里,扬唇轻笑道“继续啊。”

    唐若遥硬着头皮,在她的注视下打完了这局。

    屏幕上跳出来“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字眼,显示了击杀人数之类。

    秦意浓没玩过也懂了“这是赢了吗”

    唐若遥点点头。

    秦意浓皮笑肉不笑地夸奖道“哦,很厉害。”

    唐若遥嘴皮跟糨糊封住了一样,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半晌,她才找回了自己的舌头,嗫嚅道“姐姐烧退了没有”

    秦意浓心里不平地想,就你们打游戏这劲头,我怕是烧死了也没人知道。

    她坐下,不咸不淡地道“应该退了吧。”

    唐若遥取来额温枪,秦意浓抬手一把挡住自己脑门,懒洋洋偏过头,非常不配合。

    唐若遥“”

    唐若遥弱下语气撒娇“姐姐。”

    铁石心肠的秦意浓并不吃这套。

    两人僵持。

    关菡在旁瞧着,给嘴巴上上拉链,一个字儿不敢多说。她后知后觉自己犯了多大一个错误,居然和唐若遥一起打游戏,而且是当着秦意浓的面和唐若遥一起打游戏

    四舍五入就是古代皇帝看到自己的皇后和大内总管不清不楚,她命休矣。

    关菡眼观鼻鼻观心,努力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只盼着这对小情侣的战火不要蔓延到自己身上。

    只是她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唐若遥撒娇起来要命,秦意浓心软成一片,快顶不住缴械投降了,慌不择路地目光乱扫,扫到了跟个电线杆子一样杵着的关菡,心头一动,眯了眯眼。

    “关菡。”她道。

    “”关菡险些两眼一黑,她现在原地发烧还来得及吗嘴里必须老实回答,“在。”

    “过来给我测下温度。”秦意浓淡道。

    “是。”关菡垂下眼睑,平平板板地应。

    唐若遥在秦意浓看不见的角度磨了磨后槽牙,心不甘情不愿地把额温枪交给了关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