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5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若遥事先打好的腹稿泡了汤, 萦绕在心里的那点别扭和无所适从变成了尴尬。

    太尴尬了,以至于她感觉整个脖子都在冒热气, 蔓延到耳朵尖。

    因为林国安喊那个人“老韩”

    那儿站着的也不是什么身材曼妙摇曳多情的女人,而是一位看着有了岁数的中年男人,平头, 不戴眼镜,穿件休闲外套,灰色运动裤, 整个人看起来其貌不扬, 只有那双眼睛锐利得像是两把尖刀,眉心中央有一道深刻的纹路, 第一眼看上去就是个严肃的人。

    是秦意浓的“绯闻对象”之一韩导韩玉平。

    面对林国安的热情欢迎, 韩玉平没什么表情,伸手和老友拥抱了一下, 然后朝旁边的唐若遥淡淡一点头, 就算是招呼了。

    林国安笑着介绍“这是唐若遥,我这部电影的女主角。”

    唐若遥将羞窘和尴尬压了下去, 落落大方道“韩导好。”

    韩玉平语气平平地嗯了声。

    林国安“老韩我跟你说, 小唐她”

    他正准备在韩玉平面前给唐若遥刷个脸,韩玉平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 冷声道“闲话少叙,他来了没有”

    唐若遥想他

    林国安笑笑, 习惯了韩玉平这个作风似的,把唐若遥拉到一边, 低声道“老韩今儿心情不太好,下回再给你介绍,你先回宾馆吧。”

    唐若遥颔首。

    莫名其妙地被揪过来,说了三个字被“赶”走。回去的路上,唐若遥无奈地摇头,耳畔不期然掠过韩玉平那句话,没去深思。

    片场出口。

    韩玉平和林国安上了同一辆车,前往某酒楼。

    眼看韩玉平眉头越皱越深,连呼吸声都变得沉重起来,整个人坐在后座椅子里躁动不安。林国安忍不住出声道“哎,你能悠着点吗都多少天了,怎么还气成这样”

    韩玉平双眉紧锁,鼻子里喷出一股气“谁说我一直生气我前几天都忘记这事了,今天才重新捡起来”

    “行行行。”林国安举手投降,“我事先声明啊,这事跟我没关系,你不要迁怒我。”

    “怎么跟你没关系了要不是我从别人那儿听到消息,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我等木已成舟”韩玉平咬着牙,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好样的老林,学会藏私了,偷偷接她的电影。”

    林国安理亏,赶紧给自己的嘴巴上了个拉链,到一旁安静如鸡。

    说多错多,他只是一只无辜的老八哥罢了。

    秦意浓和林国安约好了,今天到这边来签新电影的合同,她不去剧组,直接定在酒店包厢。自从和林国安初步定下来后,她心里一直有一种不妙的直觉,这事可能有变。

    这种预感,在她的车越来越接近目的地时,愈发地强烈。

    秦意浓眼皮子莫名地一跳,抬手按住了自己的心口。

    关菡“秦姐”

    秦意浓感受着自己突然快了一拍的心跳,说“水。”

    关菡递过来。

    秦意浓抿了两口水压惊,摆手让她拿回去,她闭了闭眼,说“给林导打个电话。”

    关菡莫名,还是拨通了林国安的电话。

    秦意浓拿着手机贴在耳边,语调慵懒“林导,你到了吗”

    林国安看着一旁见到自个儿手机来电显示的名字后,便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韩玉平,自若回道“我到了啊,我现在就在包厢里呢。”

    秦意浓听到他的声音略略放下了心,说“我马上到了。”

    林国安“好嘞,我在这等你。”

    顿了顿,秦意浓问“你没把我过来的事告诉她吧”

    林国安一激灵,转头看了看韩玉平,秦意浓怎么知道他出卖她了

    得不到林国安的回应,秦意浓心底的慌乱再次涌上来,说“我不是跟你说不要告诉唐她吗”

    唐林国安反应了下,此“她”非彼“他”,惊魂甫定地拍拍心口,道“没有,放心,我答应你的事什么时候掉过链子。”

    “那你犹豫什么”

    “我年纪大了,耳朵不中用,刚一下没听清。”

    “行。”

    挂了电话,林国安听到耳边当的一声,韩玉平把喝茶的杯子重重地落在了玻璃转盘上。

    林国安心想唉,您都来守株待兔了,跟我置什么气呢

    秦意浓不祥的预感,在进门后变成了现实。

    林国安低着头不敢看她,韩玉平望向她的目光似笑非笑。

    她先是一愣,而后端起一副无懈可击的优雅笑容,眉梢挑出一分恰到好处的惊讶,招呼道“韩导也在啊,韩导什么时候杀青的”

    韩玉平不吃她轻言软语这套,冷淡道“别,你怕不是巴不得我在漠北一呆三四年,最好是等你把要办的事都办完了,最后再象征性通知我一下。”

    秦意浓掩嘴笑道“韩导这是说的哪里话”

    她继续和韩玉平打太极,韩玉平已然没耐性了,单刀直入道“新电影是怎么回事我让你回国休息,你就是这样休息的”

    秦意浓坐下,精致的面皮里也撕开了一条小小的裂缝,苦笑道“我这不是闲不下来么”

    “胡说八道”韩玉平横眉立目,就差拍桌子了,喝道,“你要真愿意歇,还有谁能把你绑起来工作不成”

    秦意浓讪讪地摸了下鼻尖。

    关菡提起一旁的茶盏,给秦意浓倒了杯茶。

    韩玉平瞅见她,面色稍霁,抽空道了声“小关也坐吧,别杵着了。”

    “谢谢韩导。”

    秦意浓低头抿了一小口热茶,抬眸,勾了勾垂落的耳发,面露难色“我资金全部到位,项目也交上去备案了,现在反悔,我不好和投资方交代。”她指指手边一个文件袋,“您看,和林导的合同都拟好了。”

    她语气里十足的诚恳和无奈,找不到一丝破绽,但韩玉平是什么人,能信她这个专业演员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才有鬼。

    韩玉平目光幽深“合同给我看看。”

    秦意浓神色迟疑。

    韩玉平自己拿了过去。

    秦意浓朝林国安瞪了一眼,林国安对上她眼神,一哆嗦,看天花板看地,就是不敢看她。

    虽说她筹拍新电影这事确实不是他告密,但是韩玉平问到他头上,他全给秃噜出去了不说,还把秦意浓要和他签合同的事、包括签约日期都说了。

    韩玉平将纸质合同从文件袋抽出来,看也不看,从兜里掏出支钢笔,旋开笔盖,要往合同上落笔。

    秦意浓一瞬间猜到了什么,脱口道“叔叔”

    现在知道叫叔叔了,刚刚一口一个韩导不挺起劲么韩玉平笔尖一顿,眼角的笑纹若隐若现,抬头“怎么”

    秦意浓说“我和林导已经谈好了。”

    “哦。”韩玉平说,“那关我什么事”

    秦意浓“”

    她朝林国安使眼色,林国安竭力把自己虚化成一团空气,不去触二位的霉头。来之前,韩玉平已经和他商量好了,他和老韩的交情,不是一部电影可以衡量的。

    没人阻拦,韩玉平钢笔尖在纸上划出一斜杠,把林国安的名字划去,重新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韩玉平将修改后的合同丢了回去,沉声道“既然你非要找个导演,我不相信有比我更合适的。但是我有个条件,我给你当导演,演员得我亲自来挑,你不许掺和这事。”

    秦意浓无奈道“叔叔”

    韩玉平打断她“你就是个演电影的,干好本职就行,会个屁的挑演员,外行指导内行。”

    秦意浓默了会,轻轻笑了一下,说“好吧,都听你的,叔叔的眼光我自然放心。”

    她和韩玉平认识这么久,怎么会不明白韩玉平只是在用锋利的言辞包裹起他最柔软的善意。挑演员、试镜演员是一件很繁琐的事情,秦意浓亦没有将来改行干导演的意向,韩玉平大包大揽,能给她省不少心力。

    秦意浓“我工作室里有几个演电影的苗子,到时我能让他们去试镜么给个机会。”

    韩玉平大手一挥,随和道“你是制片你说了算。”过不过他说了算。

    秦意浓玩笑道“我要是想直接塞人进去呢”

    韩玉平眉眼当即一沉“休想”

    秦意浓大笑。

    韩玉平从方才绷紧到现在的唇锋跟着柔和了起来。

    林国安见二人气氛融洽,将缩着的脑袋从脖子里重新抻了出来,端起茶杯,从容打圆场道“我以茶代酒,祝二位再度合作愉快。”

    秦意浓和韩玉平同时转过脸看他,脸上是如出一辙的危险笑容。

    明明一个形容艳丽,一个貌不惊人,林国安却罕见地看出了一种父女相。一个老狐狸,一个小狐狸,两只狐狸同时盯着他,意味深长。

    秦意浓似笑非笑“林导,叔叔是怎么知道我今天要过来的”

    林国安握着茶杯的手心出汗“啊,这个”

    韩玉平面沉如水“老林,我们俩不是肝胆相照的好哥们吗”

    林国安后背慢慢渗出冷汗,支吾道“那个”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我肚子疼,我去趟洗手间”林国安果断把杯子一搁,施展人有三急大法溜了。

    林国安离开后的包厢再度轻松起来。

    秦意浓右手撑着下巴,目送林国安的背影,啧了一声,揶揄道“叔叔从林导这个肝胆相照的好哥们手里截胡,不厚道啊。”

    她故意在“肝胆相照的好哥们”上加了着重语气。

    “少得寸进尺,打趣到我头上来了”韩玉平语气不善地哼了声,一努下巴,皱眉道,“你这手是怎么回事不拍戏怎么也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的”

    方才光顾着说正事,他都没顾上问。

    秦意浓低头看看自己裹着绷带的手,冲他一笑道“就是不小心给划了下,口子深了点,不好弄创可贴,干脆都包扎起来了。”

    韩玉平数落她“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小心。”

    秦意浓笑眉笑眼地哎了声,乖乖地受下。

    两人斗了会儿嘴,关菡适时地插话进来,说“秦姐,韩导,该点菜了。”

    菜单在桌子上,靠近韩玉平那边,秦意浓虽然只伤了一只手,但略微有点影响她的行动,韩玉平拿起菜单,走过来,摊开放在秦意浓面前,淡道“点吧。”

    “谢谢叔叔。”

    林国安在门口探头探脑了一会儿,见无事发生,悄悄溜了进来,参与进点菜大军。

    韩玉平爱屋及乌,对和秦意浓形影不离的关菡态度温和,叫她也点两个爱吃的菜。关菡看秦意浓,得到秦意浓的允许,才加了两个。

    席上几乎没聊什么正事,秦意浓先前怕韩玉平发现她鼓捣的小九九,憋着几个月没和他联系,韩玉平刚从漠北杀青回来,皆攒了一箩筐的话,一至交一不是女儿胜似女儿的晚辈,三人聊得热火朝天。

    到了兴头上,秦意浓端起酒杯,嘴角噙笑,关菡在旁边低声提醒她“医生说不能喝酒。”

    秦意浓可能是太过放松,竟破天荒地向她做了个求饶的可怜表情“就喝一点点。”

    关菡心神一荡,连忙稳住。她其实也管不了秦意浓,象征性地拦了下,秦意浓自己有分寸,喝了小半杯白酒,沾了沾嘴唇,解个馋,便交代关菡将杯子拿远了。

    两个老爷们你一杯我一杯,到后半程脸上通红,明显舌头都大了,面对面嘿嘿笑。

    酒宴散去。

    韩玉平和林国安喝得东倒西歪,趴在桌上一动不动。关菡打了个电话,叫来秦意浓候在酒店门口的保镖,把二位导演半扶半扛地弄下楼,塞进车里。

    车行到宾馆楼下,林国安和韩玉平已经醒了,眼神还是蒙眬的,依旧被人扶着往里走。

    秦意浓让关菡给韩玉平办入住手续,林国安醉眼迷离,大声嚷嚷道“开什么房,老韩跟我住一间我嗝,房间床大着呢”

    说完从一个保镖手里挣了出去,扒住了靠着另一个保镖站着的韩玉平的肩膀。韩玉平下盘不稳,被他这么一带,险些两个人一起歪倒在地。好在秦意浓的保镖们都训练有素,牢牢地控住了他们。

    关菡“这”

    秦意浓眼皮轻阖,又抬起,是个默许的意思。

    这或许就是老男人间的友谊吧。

    放弃开房的打算,秦意浓将二位一起送到林国安的房间,林国安晕晕乎乎地自己刷卡开了门,秦意浓从门口往里看了看,床很大,沙发也很大,两个人住绰绰有余。

    她没往里迈,交代保镖送人进去,便告辞了。

    房门被人从外面带上,门锁传来咔哒一声轻响。

    韩玉平打了个满是酒气的酒嗝,他挣扎着从沙发坐起来,伸手捞过茶几上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灌了几口,被酒精麻痹的神经稍稍缓解了一些。

    林国安唔的一声,捂住嘴冲进卫生间,扶着马桶大吐特吐。

    深夜,两人分别洗了澡,抵足而眠。

    林国安踢了踢韩玉平的小腿,小声道“老韩。”

    韩玉平眼皮微阖,发出了一声鼻音“嗯”

    林国安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你真要接意浓的那个新电影啊。”

    韩玉平依旧合着眼,懒懒道“你刚刚不是听到看到了吗还是你对我截胡你有意见”

    林国安道“没有没有,我拍什么电影都是拍,没有这部也有另一部,先前答应有一半也是看在意浓的面子上。”

    韩玉平皱了皱眉“那你自己的喜好呢老林”你的才华不应该被资本裹挟。

    “我就只会拍电影这一件事,有电影拍我就满足了。”林国安乐呵呵地打断了韩玉平未出口的话,说,“我是想给你推荐个好演员的,很适合你新电影的角色。”

    “谁”

    “唐若遥。”

    韩玉平脑海里模模糊糊闪过一张年轻女人的脸,唔了声“白天那个”

    “对。”

    “天赋型演员,和意浓一样出色。”林国安不吝夸奖道。

    韩玉平嗤道“小心风大闪了自己的舌头。”

    林国安乐了“知道你宝贝秦意浓,觉得她是你见过的最优秀的女演员,但是偶尔眼睛也要往外看看嘛,唐若遥唯一输给她的,大概就是丰富的阅历了,再给她十年时间,未必不会成为第二个秦意浓。”

    秦意浓是个天赋强得可怕的演员,且那种天赋是她不自觉的,仿佛与生俱来。21岁时拍朦胧,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哪怕不言不语,都充满了神秘的故事感,娓娓道来,让人忍不住想去了解。

    常言道电视剧是编剧的艺术,电影是导演的艺术。韩玉平在片场常常对着回放情不自禁地出神,连导演本人都沉浸在她营造出的氛围当中,几乎成了演员的艺术。

    秦意浓的处女作朦胧能接连斩获国内外大奖,不是巧合或者运气,而是天降奇才,横空出世。韩玉平自认平生做得最正确也是最引以为豪的一件事,就是在当时力排众议,起用了被人封杀、公司雪藏、绯闻缠身深陷泥潭的秦意浓。

    他不信会有比秦意浓更优秀的演员,抑或是和她比肩之人。

    韩玉平睁开双目,一板一眼地纠正他“第一,不是我觉得,她就是目前影坛最优秀的女演员;第二,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秦意浓,她就是她,独一无二。”

    “行行行。”韩玉平较起真来古板得很,林国安不和他争,说,“你记住我推荐的人啊,到时候给人家发个试镜邀请。”

    “唐若遥是吧”韩玉平说,“记住了。”

    他侧过身,牵了牵被角,合上眼睛,道“至于试镜邀请,等我回去研究过剧本,断定她合不合适再说。”

    林国安自信道“肯定合适,不信我们走着瞧。”

    “睡了。”韩玉平说。

    林国安宿醉,起晚了,揉着头疼的脑袋,紧赶慢赶地赶到片场,演员和道具都准备就绪了。

    “林导。”唐若遥看看林国安身边神情严肃的韩玉平,声音低了些,又恭敬道,“韩导。”

    韩导怎么还没走

    “今天拍什么戏”韩玉平说。

    林国安没回答,唐若遥愣了愣,才发现韩玉平是在对她说话,她忙将兜里塞的两页剧本展开,交到韩玉平手上,简明扼要地说道“贺佩兰和好友一起参加了地下学社,但几次行动都意外走漏风声,导致行动失败,打草惊蛇,带头筹划的几名同学和老师被捕入狱。她怀疑出了内鬼。”

    韩玉平看着剧本页左上角的饰演名单,明知故问道“你演贺佩兰”

    唐若遥不卑不亢“是。”

    韩玉平把剧本页递回她手里,看不出情绪地说“好好演。”

    唐若遥莫名其妙,应了声好。

    韩玉平找了把凳子坐下,就在林国安旁边跟他一起看监视器。他没什么大事,和林国安久未碰面,打算多待两天,顺便在剧组转一转。

    “佩兰,出事了伪军进学校了把汪老师和宜徵他们都带走了”远远的,一道声音从红木的走廊传过来,到后院的假山凉亭。

    一道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贺佩兰将手里的一卷书搁下,施然起身,抬手抵住好友的肩,微微下压,示意她稍安勿躁,清冷沉静的嗓音响起,不紧不慢地道“别急,慢慢说,我会想办法。”

    她声音很年轻,面容也很年轻,却带着让人油然而生出信任的从容不迫。

    仿佛天大的事到了她面前,也不会让她动一动眉头。

    镜头后,韩玉平习惯性地眉头轻锁。

    他心想这个演员能沉下来。

    “沉”,是一门功夫,尤其是对资历浅的年轻演员来说,浮躁是天然的敌人,拘谨或是过度表现。不是演员坐在那儿,板着张脸,不说话就叫沉稳的,那叫面瘫叫造作。唐若遥的沉是浸在骨子里的,宛如冷玉做的骨,她有表情,有情绪,对老师和同窗被捕眼神有愤怒、有担忧,但她整个人的气质依旧是统一的。就像石头潜在水底,会被水流冲刷,但只会将它打磨得更加透亮,并不会改变石头的本质。

    能沉,演员的第一步就稳了。第二步,能不能起,到她的戏点能不能表现出来,发挥得淋漓尽致,让人心神跟着她走。

    韩玉平眯了眯眼,静观其变。

    “其他人现在在哪里”贺佩兰问。

    “在宜知阁,我领你过去。”好友匆匆忙忙,就要给她带路。

    贺佩兰一把攥住了好友的腕子,感受着好友一瞬间的紧绷,她眼神微不可觉地冷了下,喊了声好友的名字,好友慢慢地转过来,佯装镇定道“佩兰,还耽搁什么,大家都在等你呢。”

    “我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贺佩兰警惕地瞧瞧四周,凉亭周围视野开阔,一览无遗。

    “什么事啊”

    贺佩兰凑近她,一字一字地压低声音道“我怀疑我们中间有人告密。”最后四个字轻若无声,几乎只剩个口型。

    但她对面的女学生还是听懂了,看懂了,眸子颤了颤,强撑出一副色厉内荏的外皮来,不可思议道“你是怀疑我么”

    “不是。”贺佩兰摇摇头,“我要是怀疑你的话,怎么还会跟你说这个”停顿一秒,她浅然一笑,笑容里充满了亲密和信赖,双手握住对方的手,“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镜头推进,给两个人的对视特写。

    唐若遥眼神真挚,但是这份真挚看久了,却让镜头前的人没来由地遍体生寒。

    韩玉平摸了下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把外套紧了紧。

    林国安扬声道“卡。”

    唐若遥先一步出戏,饰演她好友的女演员晚一步,拍着心口道“你真的吓死我了,再被你这么看一会儿,我心脏病都要犯了。”

    唐若遥唔一声,将未开封的一瓶水递过去,说“来,压压惊。”

    女演员从善如流地道谢。

    唐若遥忽然感觉有一道打量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回头一看,是面无表情的韩玉平。韩玉平盯着她,她礼貌地点了点头,以示回礼。

    韩玉平在剧组待了两天,第三天就回去筹备选角事宜了。初拟的试镜名单里,唐若遥赫然在列。

    十一月中旬,孟冬。

    南山下圆满杀青,唐若遥参加剧组的杀青宴,席间突然接到了一条来自关菡的消息

    几点结束,秦姐在家里等你

    唐若遥对着这条信息出神,良久,自嘲地勾起了唇角。

    她都快忘记了,她曾和秦意浓约好,让她预留出杀青那天的行程陪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