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5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若遥指腹缓缓地摩挲过手机侧缘, 一种不知道是愁是悲的情绪涌上心头。

    不过两个月,已觉物是人非。

    她无意识地收起手机, 还陷在自己的思绪里暂时回不过神,直到余光里有个人影一闪,然后一只手落在她肩膀上。

    一个年轻的女孩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你在这干什么导演喊你呢。”

    是和她在剧组建立了友谊的小a。

    “我接个电话。”唐若遥晃了晃自己扣回掌中的手机, 顿了下,彻底收进包里,“导演找我什么事”

    “那我就不知道啦。”小a哈哈笑道, “林导太高兴, 喝醉了,这回正挨个逮人说话呢, 轮到你了。”

    杀青宴热闹异常, 因为演员里很多年轻人,即便里边有些不到尤名轩那个严重程度的害群之马, 在这样的场合照样凸显出年轻人之间的朝气。

    林国安是个没架子的导演, 片场里导戏严肃,私下里非常随和, 工作人员都不怎么怕他, 一到杀青宴这种场合,几杯酒下去, 全都没大没小地欢腾起来。

    唐若遥过去的时候,宴会厅正群魔乱舞, 一小撮人不知道被谁撺掇着,在那儿跳舞, 有个身材好的小哥,上身衣服都不知道被谁忽悠得脱下来藏了起来,眼下拉着人就问“我衣服呢”

    他找不到衣服,索性直接扯了件同事的,往身上胡乱一披,同事当然不干,两个人在场中你追我赶。唐若遥敏捷地避开冲撞过来的身影,朝坐在一张桌上,状似正在叹气的林国安。

    剧组一个男演员就在这时端着杯酒过来敬唐若遥。

    唐若遥皱了皱眉。

    这个男演员可是在穆青梧给她重点标记的名单里,因为尤名轩太过“引人注目”,他在片场表现得规矩老实,没半点逾矩的地方。

    “唐老师,我敬你一杯,多谢唐老师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指点。”男演员彬彬有礼道。他们俩有过对手戏,这个演员是个新人,经验单薄,唐若遥在他吃ng的时候教了他几句,谈不上指点。

    唐若遥朝他点点头,表示自己心领,并不想去喝这杯酒。

    男演员颇有些不依不饶,他手里还拿着酒瓶,动作奇快地取了一只新酒杯,给唐若遥倒满了,递过来。

    唐若遥神色莫测地瞧着他。

    唐若遥不会忘记她两年前是怎么中招的,不管他是单纯想和自己套近乎还是别有所图,唐若遥都不会再轻易碰别人经手过的东西。

    她和林国安只有几米的距离,她朝那个方向看了眼,将这位演员带了过去,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酒,抿了口,只沾湿唇瓣,将人打发走了。

    林国安看见她,老脸上立马笑出了褶子。

    “林导。”

    “坐。”林国安问她,“你下一部戏定了吗”

    “还没有。”唐若遥摇头,她在剧组拍戏,除了不得不去的几个通告外,都是在剧组两耳不闻窗外事,穆青梧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给她说新戏的事分散她的注意力。

    “我掐指一算。”林国安神神秘秘的,“你即将收到一个好消息。”

    “一夜暴富”

    “哈哈哈哈。”林国安说,“庸俗,不过和这差不多吧。”

    “是什么”

    林国安做了个“嘘”的手势,打死了保密不说。过了会儿,他憋不住又问“你真的不知道啊”

    唐若遥笑了“您这话说的,我应该知道么”

    林国安嘟囔了句“挺应该的。”在他心里唐若遥和秦意浓的关系还是女女朋友呢,让唐若遥去试镜她制片的新电影,老板和演员是一家的,多有妻妻情趣,没事还能玩个潜规则啥的。

    “您说什么”

    “没什么。”林国安咳了声。他上回泄密,最近秦意浓都不搭理他了,发唐若遥也不管用,妻妻俩的事她们关起门解决,和他无关,不惹一身骚。

    唐若遥有意无意地把自己在杀青宴逗留的时间拖得无限长,到最后不醉不归的那几位都醉倒了送进了同酒店的房间里,她不得不随大多数人一样告辞。

    “她回消息了吗”

    韩玉平大包大揽了电影选角的事,秦意浓好不容易给自己找的一点事做也被剥夺了,非常清闲,白天在家里陪了一天宁宁,吃过晚饭就过来了。

    “回了,说会晚一点。”

    秦意浓摊手“我看看。”

    关菡把手机交过来,她汇报的和原句分毫不差,就只有这四个字。

    秦意浓盯着屏幕中央的消息,若有所思了一会儿,丢回去。找了部国外的电影教父放映,电影很长,接近三个小时,演到尾声,房门依旧安静,没有一丝动静。

    这部电影很经典,很多职业演员都会反复重温,常看常新,秦意浓也不例外。但关菡不是演员,她对剧情滚瓜烂熟,集中不了注意力,如坐针毡,竭力克制着才没让自己像个弹簧球一样动来动去。

    片尾字幕出来了,秦意浓和刚开始没有两样,只是转了转因为长时期保持一个姿势而酸疼的脖子。关菡低低出声道“要不要我再发个消息给她。”

    让秦意浓等这么久,这在以前是绝无仅有的事。更别说从方才到现在,唐若遥都没主动发条消息回来。如果她被绊住了,一定会提前告知,该不会

    关菡的脸色立马变了,两年前的记忆涌上心头,那天秦意浓知道唐若遥被下药,找人的时候差点疯了,客房经理动作慢得令人发指,她差点让保镖把六楼整条走廊的房间门都给踹开了。

    关菡霍然起身“秦姐”

    “不会。”秦意浓看穿她的担忧,轻描淡写地说,“我让林国安盯着她,在她从杀青宴离开的时候给我发消息,她刚走不久,在回来的路上了。”

    关菡慢慢地坐了回去,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那就好。

    不过既然在路上了,怎么也不见唐若遥和她说一声。

    她再看看秦意浓,客厅里没开大灯,只开了一条柔白的灯带,在门那块。客厅中央随着电视屏幕暗下去,同时陷入了黑暗,秦意浓脸庞模糊不清。

    秦意浓不紧不慢,换了下一部电影。

    关菡将欲言又止咽了下去。

    唐若遥踩着点进了家门,11点59,不到12点。她拉开家里的大门,迈了进来,弯腰换上拖鞋,关菡在场,她和往常一样平淡喊了声“姐姐。”言讫跟着道歉,说杀青宴人太多,脱不开身,所以回来晚了云云。

    秦意浓一耳朵就听出来她不对劲。

    她嗯了声,听不出喜怒。

    唐若遥一颗心惴惴的,先前做好的心理防线摇摇欲坠,不止是面对心上人的本能反应,还有她对秦意浓天然的畏惧感。

    剥离开她那些不为外人道的心思,秦意浓这些年刻意营造的主从界限感,在这一刻忽然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

    唐若遥看着她沉静的侧脸,一时竟不知如何自处。

    她嘴唇动了动,梗直了脖子,引以为傲的演技在秦意浓面前像个拙劣的空架子,半晌没从舌头里找出一句合适的话来。她正盘算要不直接进正题,反正秦意浓每次过来都是为了这档子事。

    就在她想着如何把关菡这个碍眼的弄走,一直坐在沙发上的秦意浓忽然站了起来,掸了掸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尘,迎着唐若遥直愣愣的视线走过来,很温柔地抬手理了理她下车时被风吹乱的长发,旋即慢慢落下,牵了牵她的衣领。

    “你要我腾出今天的时间陪你,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我有点事,先走了。”秦意浓单手捧起她的脸,在她嘴角轻轻地吻了一下,一双墨色的眼眸如同两口深潭,凝视着她,“晚安。”

    唐若遥闻到她身上缭绕的香气,是那种很浓的香水散去后的尾调,有点像开到荼靡了的花。

    她心里一空,感觉某种东西在飞快地往外流,抓都抓不住。唐若遥一阵恍惚,手指不由自主地蜷了蜷,朝前伸去,却只碰到秦意浓转身扬起的一片衣角。

    冰凉凉的,从指腹擦过,再毫不犹豫地决绝离开。

    “姐姐”她脱口喊了一句。

    秦意浓含笑回头“嗯”

    “晚安。”唐若遥只说,唇角挑着一抹温顺笑意。

    秦意浓笑了笑,冲她一点头。

    大门被重新带上。

    从唐若遥进门,到秦意浓离开,不超过三分钟。唐若遥坐在沙发里秦意浓坐过的位置,还残留着女人的体温,整个人都是懵然的。

    别说唐若遥摸不着头脑,就算自诩是秦意浓肚子里蛔虫的关菡,都在秦意浓这番异常的举动下,满头雾水。

    合约期还剩半年,见一面少一面,按照她们俩现在见面的频率,充其量不过两三次。以后再想见就只能当陌生人了。

    秦意浓在这里枯坐了几个小时,回程的车上一直在闭目养神。关菡知道她不可能真正睡着,但秦意浓没有和她说话的意思,关菡只能一遍一遍地用自己的认知去推断她现在的心境,最后自寻烦恼。

    恰逢秦意浓睁开眼,见到的便是面前的冰山脸皱成一团的样子。

    秦意浓不由一笑“真应该给你拍下来。”

    关菡想还会开玩笑,心情应该不错。

    秦意浓问“我最近有什么事做吗”

    关菡答“没什么要紧的,有个颁奖典礼要出席。”

    秦意浓舌尖里轻飘飘迸出两个字“无聊。”她叹了口气,说,“我想拍戏。”一回国闲了半年,再不拍戏她都快生疏了。

    “快了,韩导找着演员呢。”

    “嗯。”秦意浓应了声,突然前不着村后不着调地说,“给我订两张去国外的机票,我出去散散心。”

    “两张”

    “我和你。”秦意浓斜睨她一眼,“不然还有谁”

    “哦哦。”关菡难得磕巴,说,“知道了。”

    唐若遥刚杀青,她没过脑子,下意识以为秦意浓是想出去度个“蜜月”,仔细想想就知道这件事不可能发生。秦意浓对两人的关系讳莫如深,岂会冒着被拍到的风险去国外同游。

    隔天,秦意浓就和关菡一纸机票飞去了国外。关菡自从上次秦意浓手被玻璃划破以后,就格外注意她的精神状况,却有了个意外发现。秦意浓身上始终萦绕的若有若无的焦虑感得到了适度的缓解,笑容里的阴霾也不知不觉散去了不少,除了沉默和发呆的频率有所升高,仿佛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关菡不敢放松,因为历史在她身上又重演了一次。

    三年前,秦意浓把唐若遥当救命稻草,从她那里找回了生活的勇气,甚至隐约有破局的趋势。但随着意外的突如其来,两人间微妙的平衡被打破,秦意浓收回了刚刚探出一线犹豫想要触碰新世界的手。那之后,唐若遥既是她的解药,也成了她的毒药。

    现在二者她都失去了,她预料不到会发生什么。

    天边飞来一粒葡萄,正巧砸中她的手腕,再一骨碌滚进她的掌心,准头惊人。关菡捏起那颗葡萄,茫然眨了眨眼,望向不远处的秦意浓。

    “有完没完”秦意浓面色不豫,“我带你出来不是叫你天天摆着张苦大仇深的脸给我看的小小年纪,哪来那么多的心事”

    “我没”

    “闭嘴。”

    关菡把葡萄吃了,朝后仰倒在游泳池边的躺椅里,拿过手旁的果汁喝了一口,跷起二郎腿,扣上墨镜,从墨镜里望着蓝宝石一样的天。

    咔嚓

    她耳尖地转过脸,秦意浓对着她又连拍好几张。

    度假时自然不会老板助理分那么清楚,关菡起身,过来抢手机“喂。”

    秦意浓摆出老板的架子,一句话把她喝得定在了原地。旋即秦意浓打开久未点进去的朋友圈,选中了关菡的照片,笑吟吟地编辑文字蓝天,泳池,和助理。

    她的指尖悬在发送按钮上,即将按下去的时候倏地一顿。

    关菡伸长了脖子朝她手上望,她近视眼,失去眼镜模模糊糊连个大概都看不了,急声道“你要发出去先给我看一眼啊。”

    秦意浓笑意渐渐地淡了。

    她将那些字一个一个地往回删掉,返回主界面,神情幽静,五味上浮。

    有意思吗她问自己,你装成这副嬉笑热闹的样子,是要给谁看呢

    秦意浓将架在脑门上的墨镜一摘,一跃跳进了面前的游泳池里,仿佛当中砸下一颗炮弹,池水爆出巨大的浪花,秦意浓屏气沉了下去,在水下睁着眼,没戴护目镜,水毫无阻碍地涌进眼底,涩得想哭。

    “这是你最近的行程安排。”穆青梧将手里的文件夹交到唐若遥手上。

    唐若遥翻开,密密麻麻的字迹列满了,忍不住展颜笑了笑“这么多”

    穆青梧在她对面坐下,耸肩道“你对自己的逼格和影响力有什么误解,这还是我特意给你挑过的,原先找上来的更多。再加上你拍戏的时候堆积的,就成了现在这样了。”

    唐若遥翻到最后一页,已经排到了三个月以后,要过年了。

    这些通告在她眼里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唐若遥边看边盘算,等都到账了,她应该能在首都买一套房子了,买不了别墅大平层,买套足够她和唐斐生活的小三居绰绰有余了。

    秦意浓久等不到她回应,直接给她置了辆suv,不知道是谁的眼光,很符合唐若遥的审美,但是她不想开,等合约到期,她就把车给转手卖了,折现做更重要的事。

    “还有找上门的本子。”穆青梧等她浏览过一遍行程表,再给她抱过来一摞剧本,“你看看有什么合意的。对了,我还收到了一份给你的试镜邀请,韩玉平导演发来的。”

    唐若遥倏然抬头“你说谁”

    “韩玉平。”穆青梧说起来语气里都透着难以置信。诚如秦意浓所担心的,穆青梧在电影圈的人脉远不如电视圈,韩玉平这次试镜的消息根本没对外公布,只有少部分耳目灵通的人听到风声,像穆青梧这样的,收到邀请才知道韩玉平要筹拍新电影了。

    她接手唐若遥以后,也在借着艺人的声名在往电影圈拓展人脉,但韩玉平主动找上来,是她没想到的。别看唐若遥这个影后的名头唬人,粉丝也跟着吹上天,但真要认真数起来,华夏这些年“三金”出的影帝影后一大堆,更遑论走出国门拿了国际大奖的。区区一个唐若遥,还够不上韩玉平的青眼。

    粉丝可以飘,艺人和经纪人不能飘。

    穆青梧好奇地问“你是不是和韩导有私交啊”

    唐若遥亦处在震惊当中,缓慢地眨了下眼睫,说“我在拍南山下的时候,韩导在剧组待过两天。”而且动不动就盯着她看。

    穆青梧哈哈一笑“行啊,有你的,这运气,这是老天都要帮你啊。”

    唐若遥却有了个别的猜测,暂且按下。

    她问“给剧本了么”

    穆青梧摇头“没有,不过他在邀请里问了一个问题。”

    “什么”

    “你反感同性恋吗”

    唐若遥指尖倏地抽动了一下,斩钉截铁地说了一个字“不。”

    “那没有了。我看他问题问得怪怪的,难道是演个同性恋角色”穆青梧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可能吧。”唐若遥心里的直觉越来越强烈。

    会这么巧吗

    秦意浓给林国安讲了一个同性恋剧本,要找导演。过了一段时间,韩玉平出现在片场,现在韩玉平可能要拍同性恋电影了。

    该不会就是秦意浓当制片的那部电影吧

    唐若遥心里打了个突,薄唇紧抿,眉头跟着轻轻地拧了起来。

    穆青梧瞥见,问道“你不想演”

    “不是。”唐若遥的脸色有点不大好看,“我担心试镜结果。”

    “早着呢,你实力在这,不慌。”穆青梧拍拍她的肩膀,鼓励道,“没过我再去给你找别的。”

    唐若遥勉强提了提唇角,精神恍惚。

    不知道什么时候穆青梧接了个电话出去,她回过神办公室只留下她一个人。唐若遥从包里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响了两声,那边的人接起来“小唐”

    唐若遥微微抿着唇,喊“林导。”

    “怎么了”

    “是您向韩玉平导演推荐我的吗”韩玉平那天在片场,一过来就找准了她,绝对是事先有准备。唐若遥还没有自信到觉得自己随便往那一站就能吸引名导目光的地步。

    “是啊。”林国安笑呵呵地承认道。他等了两秒,没等到唐若遥回答,“嗯你怎么不说话了”

    “受宠若惊得说不出话来。”唐若遥说,唇色已抿得发白。

    “哈哈哈哈,”林国安说,“你不要再说好话给我听了,你应得的,老韩看过你的表演,觉得可圈可点,所以才向你发邀请的,和我关系不大。”

    “是秦意浓的那部电影吗”

    林国安不能否定,又答应不能泄密,支支吾吾、技巧拙劣地岔开话题“你准备试镜就好啦,加油。我有事,我好忙,我先走啦,有机会你请我吃饭。”

    唐若遥已经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她一只手撑着沙发,额头一抽一抽地跳,想要撞破她的太阳穴,连带着之间也在微微地颤。她哽了哽喉咙,眼角不停地烧,她想怒骂,想痛哭,最后只是心口剧烈地起伏了几下,指尖死死地揪住了手下的沙发,指节泛出冷白的光。

    为什么兜转了这么久,她还是躲不开秦意浓

    韩玉平的试镜邀约是绝对不能推的,拂了韩玉平的面子不说,连带着推荐她的林国安也跟着下不来台,一次得罪两个人,唐若遥并不嫌自己命长,星路走得太顺遂。接到试镜却不好好准备,不拼尽全力,有违演员的自我修养,也会被眼光毒辣的韩玉平看出来。

    摆在她面前的有且只有一条路,必须去参加这次试镜,努力拿下这次机会。

    好在秦意浓只是制片人,不是主演,除了开机和杀青这样的大事,不会经常出现在片场,她应该没有太多和她接触的机会。

    和韩玉平合作是每个电影演员梦寐以求的机会,她只要做好演员的本职工作就行了。

    唐若遥手指渐渐松开,沉沉地吐了一口气。

    旋即她提起手边的包包,踩着高跟鞋,神色清冷地从公司离开了。

    试镜工作展开得如火如荼,秦意浓被迫闲在家里,因为韩玉平放了话,她要是敢出现在现场,他就敢叫人把她给五花大绑地送回去,明天就能上娱乐、社会双版头条。

    秦意浓无奈之下只能百无聊赖地挑着身前一缕长发,在手指上卷来卷去,和韩玉平电话聊天“叔叔,我工作室有没有人入您的法眼啊”

    韩玉平冷着声音说“我拍电影,有你什么事”

    秦意浓被他堵得心肝脾肺肾都疼,缓了口气,谄媚着说“您这话说的,我不是主演之一么”

    “哦。”韩玉平雷打不动的语气,四平八稳道,“那又关我什么事”

    “韩导”秦意浓炸起一身的毛,自己给自己又捋顺了,低柔道,“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不能。”韩玉平说,“忙着呢,挂了。”

    他按下手机,冲面前的唐若遥淡淡一点头道“开始吧。”

    唐若遥闭上眼,两秒后睁开,将自己沉浸到戏中的场景。

    试镜共两轮,第二轮的剧本提前三天发下来,内容比第一次多了许多,唐若遥让穆青梧给她调整了通告的时间安排,专心在家里钻研剧本。

    有件很奇怪的事情,她试镜遇到的全是来试镜学生这个角色的,关于另一位主演,迟迟没见公布。

    韩玉平不说,其他人也不敢问。

    转眼隆冬,首都下了第一场雪,大雪纷纷扬扬。

    唐若遥仰头望了望天,拢了拢脖子里的围巾,钻进去的雪花悄无声息的融化。她从广电大楼门口的楼梯下来,身旁的穆青梧接了个电话,挂断后整个人就跟要原地起飞一样,稳重得不似往常。

    “有个好消息”穆青梧难掩雀跃。

    “什么”

    “你试镜过啦”

    唐若遥一愣,慢慢地笑了起来。

    地上堆积着薄薄的一层雪,莹莹亮着光,她的脸比雪色更白。

    唐若遥一左一右勾过助理和经纪人的肩膀“走,我请你们俩吃饭。”

    随着试镜的落幕,秦意浓囚徒一样在家里“坐牢”的日子终于结束了,韩玉平作东,邀请他的二位女主角一起吃个饭,顺便认识认识。

    秦意浓积极得很,早早地就到了,兴致盎然追问韩玉平“谁啊谁啊”

    韩玉平不紧不慢地夹了粒花生米,送进嘴里,嚼完了,喝了口水润嗓子,才抽空偏头睨她一眼“猴急什么不知道的以为你相亲呢。”

    “真相亲我还不急呢。”韩玉平保密工作做得太好,秦意浓憋疯了,坐立不安,伸长了脖子往门口张望。

    等真的听到脚步声,她一秒钟变成了运筹帷幄,云淡风轻,一只手撑着下巴,懒洋洋地不爱抬眼似的。

    咚咚

    敲门。

    韩玉平“进。”

    唐若遥推门而入,酝酿好的笑容在见到韩玉平身边坐着的秦意浓后凝滞了一瞬,紧接着泰然自然地朝二位打招呼。

    “韩导,秦影后。”

    韩玉平“坐。”

    唐若遥入座,五指在桌子攥成拳,兀自扬唇温婉笑道“不知道另一位主演”

    “哦,就是秦”韩玉平转脸,看看表情阴沉像是要杀人的秦意浓,再看看对面强装镇定的唐若遥,挑眉道,“你们认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