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6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导。”唐若遥到片场先和韩玉平打了声招呼。

    韩玉平来得比他们都要早, 不冷不热地朝她点点头,视线越过她的肩膀, 径直朝她身后的秦意浓大步流星地走去。

    等韩玉平走出去几步,辛倩才不满地小声对唐若遥道“这韩导也太区别待遇了吧。”

    见着她面无表情,要不是唐若遥主动向他打招呼, 他跟目中无人似的,看都没看到她,见到秦意浓立马就凑过去了。

    唐若遥倒是无所谓, 说“本来我就和秦老师有区别。”不说和韩玉平的交情, 连咖位都是天壤之别。

    辛倩有口无心地嘟囔道“网上那么传也不是没道理的。”

    说的当然是秦意浓和韩玉平的绯闻了。

    唐若遥表情立刻就不太好,轻斥道“别乱传谣。”

    辛倩嘀咕了声, 住了嘴。

    那怎么叫谣言嘛, 要不是真的,怎么会那么多人都在说呢也不见两个人在剧组避嫌, 韩导动不动独个跑人家休息室去, 谁知道干什么了。

    秦意浓望着双目炯炯走过来的韩玉平,及到她跟前, 倏地弯起唇角, 乐了“韩导,您这是唱的哪出啊我看您像是要跪了”

    韩玉平“”

    他懒得跟她斗嘴, 神情无比的严肃,压低声音说“我先向你道个歉。昨晚的事”

    秦意浓眸心极快地往下一沉, 快得让人无从捕捉,语气轻快道“已经解决了。”

    韩玉平狐疑道“真的”

    秦意浓朝身旁的关菡抬了抬下巴, 韩玉平循着她的视线看去,和关菡冷冰冰的眼神对上。韩玉平轻轻地咂了一下嘴,关菡办事他还是相信的。

    韩玉平不放心地补充了句“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这事说到底是发生在你进组以后的,剧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

    秦意浓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打量他。

    韩玉平被她盯得后颈汗毛倒竖,话不上不下地卡在喉咙里,险些没克制住往后退了一小步,等反应过来,韩玉平立马让自己站直了,和她分庭抗礼。

    秦意浓长卷发松软,打理得优雅精致,她用手指绕起一缕,慢条斯理地一圈又一圈,片刻后,双眸微眯,冲韩玉平促狭地笑道“您最近是更年期了吗怎么话这么多还唔,充满了母爱。”

    放在十来年前,韩玉平打死也想不到,秦意浓会有成长为现在这样老狗比的一天。

    韩玉平目瞪口呆,登时气成个葫芦,甩袖走了。

    他就不该冲秦意浓有好脸

    关菡看韩玉平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再看看身旁笑得志得意满的秦意浓,在心里无奈地摇头失笑。

    自打上回韩玉平怀柔政策劝说秦意浓回国休息成功后,或者更早一点,近两年,韩玉平俨然有朝老父亲进化的趋势,以前是面冷心热,现在是面热心热,秦意浓适应不过来,心下更是怪异,没事就挤对他两句。

    韩玉平亦乐在其中,在慈父和严父之间反复横跳。

    秦意浓启了启唇,关菡凑近她耳边。

    “待会让人给韩导送点梨汤败败火。”

    “好的。”

    秦意浓再扬手,关菡退到她身侧。

    视线豁然开朗的那一刻,秦意浓刚好捕捉到远处唐若遥望过来的眼神,不知道看她多久了。秦意浓自然地掠过她身上,假装四处看了遍风景,大步朝休息室走去。

    唐若遥拢共就带了辛倩一个人,化妆还没开始,她宁愿在片场多转悠一会儿,找找感觉。

    取景地点接近故事的背景时代,世纪之交,建筑风格看上去都有些历史了,但墙体很新,应该是为了拍摄重新粉刷过,墙体外是绕墙而行的黑色电线,几根或几股地扭在一起,毫无章法却被过往的滤镜一打,充满了陈旧的美感。

    不知道是剧组搭的还是这里本来就有的,让唐若遥的记忆一下子拉回到了童年。

    房间里统一用的是简单的白炽灯,整体装修干净简约,客厅摆着深蓝色的布艺沙发,茶几上的旧报纸细节满分。唐若遥往自己的卧室走,置景组的人还在里边挑细节,回头见到她,此起彼伏的“唐老师”稀稀落落地响起来。

    “小王。”看着像是小组长一类的负责人从书桌的笔筒里拿出一支笔来,递给一位工作人员,“把这换了。”

    “换什么样的”

    “你都拿过来,我再挑挑。”

    “好嘞。”

    这负责人看到唐若遥只是点点头,再吩咐一人给她倒水,唐若遥以不打扰他们为由赶紧走了。

    她从里面出来不久,一个场务便过来喊她,让她去化妆。

    唐若遥刚演了一个民国的大学生,这次要演一个高中生。不由在心里暗笑一声,越演越年轻。

    她端坐在镜前,造型师在给她做发型,学生发型简单,梳个马尾就成,他忽然一顿,拇指和食指圈着她厚厚的一把长发感叹了一句“唐老师,您头发真多。”

    人均秃头的年代,唐若遥同他半开玩笑道“现在多有什么用,迟早要秃的。”

    造型师哈哈哈,说“能苟一年是一年。”他手上捏了根头绳,一边给她扎头发一边问“这样会不会紧,还是松点儿”

    “松点儿吧。”唐若遥自从高中毕业,基本没绑过马尾了,最多绑个松垮垮的低马尾,这样头皮被勒紧的感觉很陌生。

    一个人的气质和发型有很大的关系,比方现在,唐若遥看着镜子里那个梳着高马尾,刘海被完全捋到脑后,露出光洁饱满额头的自己,面色白净,顷刻间年轻了好几岁。

    造型师跟着她看镜子“您看这样行吗”

    唐若遥愣了下,说“行。”

    这回秦意浓估计更要叫她小朋友了。

    化妆师把各种工具都摆出来,拍掌说“好,闭上眼睛吧,要化妆了。”

    秦意浓的真实年龄和电影里的角色相差无几,她还有几个月就三十了,皮肤的状态仍然很好,弹性紧致,比些二十多的小姑娘差不到哪儿去。

    化妆师瞅了半天,拿着粉扑左右比划,反而把她往大化了两岁。

    秦意浓“”

    秦意浓的妆容相对比唐若遥要简单,但她的发型非常折腾。

    那头风骚妩媚的大波浪长卷发是不能要了,造型师给她重新染成黑的,烫成黑长直,造型不是一次性的,过程非常之久,秦意浓保持着脖子不动,眼珠向下,看着桌上的平板电脑,里面在放一部轻松的南欧电影。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中途顺便吃了个午饭,造型师说“好了。”

    秦意浓抬手,按了按酸疼的后颈,扶着座椅扶手站了起来。

    关菡过来搀住她手。

    秦意浓轻若未闻地叹了口气“累死我了。”

    每次拍电影,化妆是最浪费时间的,坐在那一动不动,除了睡觉,做点别的事都没办法彻底集中精神。

    “几点了”她问。

    关菡抬腕看表“下午四点半了。”

    秦意浓“其他人是不是拍完了”

    “差不多。”关菡揣摩上意,说,“唐若遥上午就拍完了,戴永清也是上午,只有排不开的放到了下午,但这个点儿了,应该都完事了。”

    秦意浓嗯声,道“那我们现在过去吧,别让摄影师等久了。”

    剧组尚未正式开机,基本处于场务满场奔走,演员随处乱晃的状态,唐若遥就在剧组晃悠,转一会儿坐下来看剧本,目光时不时瞟一眼从上午一直紧闭到现在,只偶尔有助理进出的秦意浓休息室门。

    不是说拍定妆照吗所有人都好了,就秦意浓一个人毫无动静。

    “小唐。”戴永清在不远处喊了声,“我们要回宾馆了,你要一起吗”

    唐若遥摇摇头“我再坐会儿。”

    戴永清挥手“那我们先走啦。”

    唐若遥“拜拜,明天见。”

    忘记是第几次往那个方向看,久未有反应的大门有了动静,先是助理们鱼贯而出,再是黑衣服的保镖纷纷让道

    唐若遥瞬间精神起来。

    休息室门口踏出了一只脚,唐若遥动作奇快地站起来,带着辛倩奔向了定妆照的拍摄中心,先抢个好位置,还能伪装一下自己一直在那里。

    秦意浓不动声色地扫了眼片场,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唐若遥走了吗

    算了。

    秦意浓不去想那么多,带着一群助理排场甚大地往摄影棚去了。

    这会儿剧组工作人员都差不多下班了,都来瞧热闹。秦意浓艳绝无双,美貌远扬,不管网上传她私底下怎么样,一有机会见本人,都是趋之若鹜。

    摄影棚果然人满为患,唐若遥暗暗感叹自己来得早,霸占了最前排就在摄影师旁边的位置。但一会儿她又后悔了,这样过于显眼了。

    她四下一瞧,同辛倩耳语两句,辛倩点头,消失在原地。

    秦意浓破开人墙进来,一眼便见到一个女高中生坐在角落里的小马扎上,手里捧着一本书还是什么东西在读。她茫然地眨了下眼睛,这是哪个工作人员的孩子跑进来了吗

    再一看,身形有点眼熟,那女孩子由于低头两缕乌黑的头发柔柔地垂在耳侧,鼻梁高挺,唇瓣浅薄,侧脸轮廓精致。

    高中校服穿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秦意浓不自觉地扬了扬唇角,目光从唐若遥身上擦过,进了拍摄中心。

    唐若遥从低下头的余光里扫见秦意浓的褐色皮鞋从面前路过,才大着胆子抬头瞧过去。

    镜头下的秦意浓像变了一个人。

    张扬明媚的红色风衣被秦意浓脱去,交到助理的臂弯里,露出里面米白色的高领毛衣,贴身勾出柔软的曲线,长发如墨,平整妥帖地梳到耳后,她的脸庞被衬得愈发柔美,不再妩媚,多了一分属于知识分子的端庄温婉。

    她坐在桌前握笔批卷,抬指勾耳发的动作,都充满了斯文的书卷气。

    摄影师双眸一亮,连拍了好几张,秦意浓扬手,对关菡耳语几句,关菡和摄影师交流了什么,摄影师点了点头。

    关菡将自己的眼镜取了下来,交到秦意浓手上。

    秦意浓单手展开镜腿,低下头,慢慢地戴上了细细的金丝框眼镜,含笑抬眼直视镜头。

    空气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

    唐若遥听到了一声高亢的尖叫。

    她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发出来了内心的声音,差点当场捂住自己的嘴。

    结果尖叫声此起彼伏。

    唐若遥偏头望向人群中央,一个小姑娘一只手紧紧地按住自己的嘴,压抑不住激动的声音还是从缝隙中漏了出来,另一只手则死死地攥住小伙伴的胳膊。小伙伴也没比她好到哪儿去,脸颊通红,一副缺氧窒息马上要就地晕过去的架势。

    “眼镜杀我死了。”

    “我不行了。”

    “我死去又活来了。”

    “你们谁跟摄影师熟,我想要这套定妆照,完整的。”

    有那么夸张吗

    唐若遥想着,一只手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虎口,让自己已经跳得乱七八糟的心脏冷静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被那个小姑娘影响的,她也觉得有点缺氧。

    辛倩拍了一下唐若遥的肩膀,小声道“你脸怎么那么红”

    唐若遥呛了声,大口地呼吸起来。

    秦意浓皱着眉头看摄影师那里的照片,不大满意地说“这种眼镜是不是不如无框的好”

    摄影师耿直道“无框的更斯文败类。”

    秦意浓挑了挑眉,转脸看韩玉平,韩玉平说“不戴比较好。”

    有的影视剧里为了塑造人设,比如说老师、文艺青年,都喜欢加一副眼镜,黑框的、无框的、金边的,种种不一而足,这属于小道具的一种。但是不是每个人都适用,秦意浓戴眼镜好看是好看,但是她那张脸本来就过于引人注目,再加上一副抢风头的金边眼镜,这哪是什么正经老师,整个儿一上了老师身的千年狐狸精。

    秦意浓赞同道“我也觉得,但这不是想趁着没定,都试一下么万一呢”

    韩玉平“唔,也成。”

    他现场扬声喊道“谁支援一下眼镜,不同款式的最好。”

    此话一出,戴眼镜的纷纷取下来,争前恐后地交到前面去。

    秦意浓陆续试了各种款式的眼镜,无框的斯文败类,黑框的衣冠禽兽,圆框的俏皮魅惑

    摄影棚里成了养鸡场,鸡叫声此起彼伏,韩玉平冷着声音维持了两次秩序,才将骚动压下去。

    她每试一次,唐若遥就脑补了一场她和秦意浓的吻戏,还有剧本里更亲密的那什么戏份。她将秦意浓抵在书桌边缘,一只手缓缓拿掉她的眼镜,看她失去镜片遮掩后因为不习惯一瞬间视线迷离的双眼,眼角眉梢晕着勾人而不自知的风情。

    秦意浓会紧张地看向门口,哪怕不会有人闯进来,她依旧会小声地制止她“别。”

    但她不会听的。

    她会用拇指不紧不慢地摩挲着她的唇瓣,感受着她的挣扎和欲拒还迎,然后欺近她,温热的呼吸扑在唇上。坏心眼的,若即若离地啄吻她的唇瓣。在她靠近时远离,逃避时强势。

    她很久没有吻过她了,快想不起来她的味道。

    唐若遥喉咙往下轻轻地滚了一下。

    某个人完全不知晓底下坐着的唐若遥怀的什么心思,秦意浓和韩玉平把所有照片都看了一遍,综合讨论最后还是决定不戴眼镜。

    唐若遥离他们不远,听到讨论结果微微失望了一下。

    谁知峰回路转,秦意浓往回翻到其中一张“这张还行,改作业的时候可以戴来试试,比较有感觉。”

    韩玉平“有感觉”

    秦意浓压低了声音,说“我记得有一场戏”她朝唐若遥的方向看了一眼,说,“是她在书桌旁边吻我的,如果有眼镜,会不会那种困境和挣脱的感觉能再出来一点”

    韩玉平若有所思。

    导演重场景,他想象了一下,觉得未尝不可,但是韩玉平说“这样的话,你就得有点轻微近视眼,平时要加细节的。”

    秦意浓打包票说“近视眼没问题,我又不是没演过,你要多少度我给你近视多少度,盲人都行。”

    韩玉平“你再贫”

    秦意浓开怀大笑。

    后面的那段话,他们俩是很小声说的,唐若遥没听到,只听到秦意浓畅快的笑声。

    “行了,今天就拍到这里吧。”韩玉平拍了拍手,让摄影师收工,摄影棚里围观群众也陆续散去,唐若遥搬着小马扎打算撤退,秦意浓从身后叫住她。

    “小朋友。”

    唐若遥一僵,回头“秦老师,韩导。”

    “你怎么在这儿”秦意浓明知故问地笑道。

    “我下午在这儿看大伙儿拍定妆照呢。”

    “噢”秦意浓拖长了音,接过关菡手里的红风衣重新披上,露出一个笑容。她一离开镜头,不管是不是黑长直,都无法掩饰骨子里透出来的万种风情。

    譬如她此刻朝唐若遥轻轻招了招手,唐若遥两条腿就险些不受控制地朝她奔去。

    她不动,秦意浓便主动朝她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圈,点评道“妆不错。”

    “哪里。”唐若遥谦虚道。

    秦意浓好像突然成了洋人,听不懂中国话,按照字面义回答道“嗯哪里都不错啊。头发、鼻子、眼睛、耳朵、嘴巴,都好看。”顿了顿,她语气十分真诚地发表疑问,“你怎么生得这么好看又白又高又瘦,谁见了你不喜欢”

    唐若遥头一阵阵眩晕,从雪腻的脖子到白净的耳根腾地全红了。

    秦意浓这张嘴,在外面习惯了跑火车,小姑娘都爱听好听的,她平时工作室碰到了都会随口夸上两句,还有那帮小助理,都不吝啬甜言蜜语。像唐若遥这种漂亮到头发丝的,她一个不小心,夸得过了火。

    看到唐若遥的反应,秦意浓登时后悔不迭。

    唐若遥空白的大脑被她几句话搅成了糨糊,而那团糨糊又被最后一句话劈开,各归各位。

    她看着面前的秦意浓,心想你见了我就不喜欢。

    秦意浓搜肠刮肚地想找句话填补,却见唐若遥神情迅速地恢复了镇定,冷静自持道“秦老师谬赞了,您才是风华绝代,举世无双。”

    秦意浓眨了眨眼。

    唐若遥颔首“韩导,秦老师,我先回宾馆了,你们慢聊。”

    留下秦意浓呆愣在原地,秦意浓眉头缓缓地皱了起来,看向自始至终不发一言的韩玉平。

    “韩导。”

    “嗯”韩玉平压根没听她俩在那废话,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说,“刚才你说的那段我重新想了一下,除了挣脱的感觉以外,还显得比较有情趣。”

    “情趣”

    “是的。”韩玉平念念有词地走了,“但怎么拍出来呢,我想想先回去画个分镜图。”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秦意浓偏头和关菡对视了一眼,关菡推了推眼镜,回了她一个无辜的眼神。

    定妆照拍完不久,开机正式提上了日程。

    这几天秦意浓和唐若遥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早上剧组的车没有再坏,她也再没坐秦意浓车的机会。有时候剧组有演员请吃饭,秦意浓一概不去,唐若遥忖度了一会儿,也拒绝了。在剧组可以好说话,但不能太好说话。

    她们在剧组遇见,秦意浓会冲她笑,和她开几句不疼不痒的玩笑,唐若遥一开始还因为她友善的态度拿捏不准对方的想法,后来发现她对剧组所有演员都一样温和,经常买水果分给大家吃。她让辛倩去打听组里以前和秦意浓待过同一个剧组的老人,得知她一向如此,性格很好,虽然出入排场大,但完全不会闹脾气耍大牌,是很好合作的艺人。

    唐若遥便释然了,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也朝对方笑笑,不再刻意自我拘束,有时还会主动去找秦意浓对戏,秦意浓自然奉陪。

    秦意浓将她的变化看在眼里,心里悄然松了口气。

    这里是片场,她不想唐若遥太顾忌二人以前的关系画地为牢,她们是可以平等交流的同事,在这里是同一个。

    二月底,本色在南方小城开机。由于题材限制电影不能在内地上映,所以当天基本上没请什么媒体,没做宣传,集体主创人员搞了个简单的仪式,烧香拜神合影,分发红包,低调地宣布开了机。

    但是剧组低调,有人却偏要让他们高调起来。

    开机当天,秦意浓上了热搜,空降榜首。

    标题起得噱头十足,营销号联动齐发,一段视频迅速引爆网络。放的是三小段酒店监控视频,一段是那个女人走进去的,一段是秦意浓进去的,最后一段是女人衣衫不整地出来。

    唐若遥也是看到网上的视频,才知道床上的那个女人一开始是什么装扮,性感暴露,总之就是故意冲着陷害秦意浓去的。

    营销号称,秦意浓近日新戏开机,据知情人士爆料,她在剧组不甘寂寞,便带了一个长相美艳的漂亮女人随侍在侧。营销号又称,这个女人是个小平面模特,平时拍过xx、xx,百科词条都能搜索得到,一句一句都是确切的证据。

    果然引起了网友的吃瓜热潮。

    众所周知,网民的平均智商只有三岁,看到微博评论时,唐若遥简直都要以为自己那天看到的是假的了。

    剧组里流言四起,唐若遥都不止听到一次工作人员在背后议论秦意浓。

    这个黑料其实漏洞百出,换成唐若遥遭遇这样下作的手段,穆青梧有一百种方式给她澄清,并反手抽那些跟风乱吃瓜的网友一记响亮的耳光。

    但秦意浓和她的团队一点反应都没有。

    唐若遥知道自己最近胆子大了许多,但她没料到自己竟然敢坐到秦意浓身边,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口“为什么不澄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