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7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察觉到异动的唐若遥睁开眼。

    秦意浓泰然自若地收回手, 在她面前坐下来。

    “对戏。”

    发丝上还残留着拂过的触感,唐若遥缓慢地眨动了一下眼睫, 今天又没有她俩的对手戏,找她对什么戏

    “提前熟悉一下。”秦意浓看穿了她目光里的疑惑,欲盖弥彰地补充道。

    唐若遥深深地瞧了她一眼, 也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将剧本摊开来。

    秦意浓又想清嗓子了。

    易一一的戏份不算多,所以才会中途进组, 杀青时间也比主角要早得多, 大概要在剧组呆上个把月的时间。唐若遥趁着翻剧本的工夫把易一一的部分看了,指尖点了点剧本页“这一幕过两天就要拍了吧”

    韩子绯是在本地上的大学, 每逢周六日都会回家, 而每次她都会去沈慕青家里,或者陪她安静看书, 或者陪她聊天说话, 不知不觉中,每个周末成了沈慕青最期待到来的日子。

    她虽然结了婚, 年龄亦比韩子绯大上许多, 于情爱一事还是懵懂的,不明白她每次对韩子绯升起来的异样的感觉是什么, 也或许她早就清楚,但潜意识里不想承认。她不仅背叛了这段婚姻, 而且对象是个小她十来岁的同性邻居的女儿,这注定是段惊世骇俗的不伦之恋, 谁都无法承担后果。

    她贪恋于韩子绯的陪伴,却恐惧于自己内心不受控制的悸动。韩子绯因为对方家庭和睦,有夫有子,决意将自己的感情埋藏在心里,不敢越雷池半步。两人保持着微妙的平衡,而这道平衡被意外出现的易一一打破了。

    易一一饰演的是唐若遥剧中角色韩子绯的大学同学乔灵灵。乔灵灵对韩子绯有一种特别的关注,本能地被她吸引,想进一步了解她,从而和韩子绯成为好友。

    一个周五的傍晚,沈慕青把院子门打开着,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执卷读书,实则是在等韩子绯回来。

    越靠近她回家的时间,沈慕青的心思就越定不下来,书卷半天没翻动一页。

    她等来了韩子绯,也等来了和韩子绯手挽着手,形容亲密的乔灵灵。

    沈慕青不规律跳动的心慢慢沉了下去,转身拖着凳子进家门。

    偏韩子绯还要在身后惊喜地出声喊她“沈老师”

    沈慕青轻轻地调整呼吸,转过来,温雅一笑,若无其事地道“小绯。”不经意地视线落到她旁边的人身上,客气道,“这位是”

    “我同学。”韩子绯莫名觉得有种被捉奸的局促,将胳膊从乔灵灵臂弯里抽了出来。

    沈慕青淡淡点头,神色罕见地透出一点冷淡“你好,小绯的同学。”

    乔灵灵不了解她,只是颔首以示礼貌,跟着韩子绯喊“沈老师好。”

    沈慕青看看她旁边笑容灿烂的韩子绯,只觉这一幕刺眼得紧。

    她是沈老师,韩子绯和乔灵灵才是同龄人,同一个世界的人。

    沈慕青匆匆扯出一个笑容,掩下神态间的狼狈,往门里走。

    她背对着两人,听到她们路过门口时随意的谈话。

    乔灵灵好奇道“她是你老师啊”

    韩子绯平静的口吻“是我高中的老师,但是没教过我。”

    一句话就解释清楚了她们的关系。

    从二楼的书房里,沈慕青看到隔壁院子里,韩子绯拿了根长杆,手脚麻利地爬上了树,用长杆打树上的枣子,成熟的枣子扑簌簌落下来,乔灵灵在下面捡,兼职司令指挥

    “左边,左边点儿,左边的红。”

    “再往右,右。”

    “子绯,你太厉害了吧”

    地上落满了枣子,韩子绯从树上下来,脸颊泛红,乔灵灵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张手绢帮她擦额上的汗,两人相视一笑。

    一切都充满了年轻的朝气和浪漫。

    沈慕青注视良久,眸光渐渐暗淡下去。

    韩子绯送走了乔灵灵,在满框枣子里仔细挑出了最大最红的一篮,清洗干净,晚上兴冲冲地送到了沈慕青家里。

    最近厂里忙,沈慕青的丈夫在上夜班,孩子双休日被爷爷奶奶接了过去,家里只有沈慕青一个人在。

    那天晚上,两人有了剧中的第一个吻。

    唐若遥原本只是想旁敲侧击地问一下易一一的事,听她会不会给自己解释,没想到剧本越翻越后,一直翻到了吻戏。

    两人陷入了奇妙的尴尬氛围中。

    昨夜的梦境虽然记不清了,但四肢酸软的感觉回忆得很清晰,唐若遥心口下方仿佛点着了一盆火,烤得心热不说,连掌心都沁出薄汗。

    秦意浓感觉更微妙。

    她可不是光做梦那么简单,浮在云端的那刻至今历历在目。

    那场吻戏是由唐若遥主动的,以她现在的状况,说不定会忍不住趁机占她便宜。

    “是吧。”秦意浓干巴巴地附和道。

    “要提前对戏吗”唐若遥抬眸瞅她一眼,鬼使神差地提出了这个狗胆包天的建议。

    她想接吻想疯了。

    不行,接吻也算解了近渴。

    秦意浓“”

    她花费了全部的理智抵抗,狠狠地掐了一下手心,才让自己没有第一时间从嘴里吐出个“好”字。

    “我想起来韩导找我有点事,待会再说。”秦意浓随便找了个借口溜了,几乎算得上是落荒而逃。

    唐若遥看着她的背影,唇角微微往上翘了翘。

    对个吻戏而已,她怕什么呢怕对自己假戏真做啊

    还是

    唐若遥兀自笑笑,低头继续看那场吻戏,没看两行,啪的将剧本合上了。

    嗯,还是不折磨自己了,等冷静点再认真思考剧本。

    休息室里,秦意浓接连灌了小半瓶水,关菡默默地往手提包里多放了瓶矿泉水,以备不时之需。

    当前情况堪忧啊。

    明显唐若遥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权。

    若是单纯合作同一部戏还不至于如此,但是这部电影的前半部分甚至是绝大部分,这段感情里的主动者一直是唐若遥,她对角色适应得很好,无论是戏里戏外,聪明且主动,还会耍点色诱的小心机。秦意浓也是,一方面她本来就不擅长应对感情,一方面她的角色设置亦给她带来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一个优秀的演员不可能完全不入戏。

    沈慕青输给了韩子绯,连人带心,输得一败涂地。

    秦意浓恐怕也很难取胜。

    但关菡不能说,说了就得被炒鱿鱼。

    秦意浓坐在沙发里,两只手烦恼地插进自己的长发里,最近这段时间到底是什么情况她现在放韩玉平鸽子,不拍这部戏还来得及吗

    答案当然是来不及。

    就算被撩得天天肾虚,她都得咬紧牙关把这部戏拍完。

    片场。

    唐若遥脑海中灵光一现,突然记起了易一一是何许人也。她上网查询了易一一的经纪公司,隶属秦意浓工作室,是秦意浓手下的艺人,真正的自己人。

    唐若遥恍然大悟,怪不得秦意浓对她态度那么好,看她对那群小助理的溺爱程度,就可见一斑了。

    坊间有个传闻,说秦意浓工作室的艺人都是秦意浓为了方便自己享用新鲜肉体而签下的,平时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陪老板睡觉。

    唐若遥顺便在微博搜索了易一一进组本色的消息。易一一和文殊娴一样,都是有作品的当红花旦,在网络上的流量巨大,她一进组,耳目聪敏的营销号和对家就把她送上了热搜。

    秦意浓在剧组真是不甘寂寞啊,先前的小模特还不够,现在就亲自招人侍寝了吃瓜

    易一一这叫啥千里送炮

    千里送炮

    保佑唐若遥逃过一劫吧

    易一一的热搜里,评论带了秦意浓和唐若遥两个人,水军、职黑、粉丝顿时混战成一团。唐若遥和易一一两家粉丝本来关心还好,一句“唐若遥和秦意浓演对手戏,真正被糟蹋的还不知道是谁呢捂嘴笑,莫cue我们一一”,顿时挑起了唐若遥粉丝的怒火。

    唐若遥当时接这部戏,官宣出来两位女主角的时候,吃瓜群众瓜掉了一地。糖豆和皇妃从那时撕到现在,战争已经处于白热化,再加上易一一家的粉丝,三方互撕,直撕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唐若遥吃一堑长一智,网上有关秦意浓的绯闻,没有真凭实据她不会再盲目相信。但理智是一回事,感情是另一回事,让她对易一一有好感是绝对不可能的。

    尤其是对方以晚辈的身份自居,在片场一口一个前辈亲热地叫着,秦意浓还不厌其烦地答应她,更是让唐若遥听得耳朵里跟针扎似的,浑身上下都不痛快。

    偏偏嗓门大得很,一说话半个片场都能听到,显得你能是怎么的

    “前辈”易一一阴魂不散的声音萦绕在耳边。

    又来了

    唐若遥深吸一口气,霍然起身。

    辛倩眨了眨眼睛。

    “你去哪儿”

    “去对戏”唐若遥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么一句话。

    秦意浓被易一一缠着,心里也多了一丝烦躁,巴不得有个人赶紧把这个小话痨弄走,但她擅于掩饰,所以面上看不出什么,依旧耐心温和。

    “秦老师。”唐若遥站到了秦意浓跟前,一板一眼道,“问你借个人。”

    秦意浓“嗯”借谁

    唐若遥指了指她面前的圆脑袋。

    易一一“我”

    秦意浓眸心飞快地闪过一丝不悦。

    专程跑过来,就是为了易一一

    她何德何能

    易一一莫名感觉一道阴凉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后颈,就像森寒的刀锋,仿佛下一秒就要手起刀落。

    唐若遥定了定神,温言解释道“我想和易小姐对对戏。”

    不能把秦意浓叫走,还不能把易一一弄走么

    秦意浓眼神一沉。

    唐若遥话是对秦意浓说的,眼睛却盯着易一一,所以没注意到秦意浓突然阴沉下来的脸“可以么”

    秦意浓疏淡道“随意。”

    唐若遥这才转过来看了她一眼,瞳孔微微放大,意外她突如其来的冷漠态度。

    因为自己把易一一叫走了

    唐若遥突然觉得不是滋味,舌根底下泛出酸和苦来,望向易一一的目光带上了不善。

    易一一不知所措,只差惊恐得满地乱爬。

    她好像什么都没做吧

    两位大佬怎么都瞪她

    “我去休息室,你们慢聊。”秦意浓拂袖而去。

    唐若遥冷淡地瞟了易一一一眼,礼貌却不失疏离道“跟我来。”

    易一一“哦,好的。”

    易一一有苦难言。

    她是想找唐若遥讨教的,但是唐若遥看起来就冷冰冰的,拒人千里之外,秦意浓就好亲近多了,又是好说话的老板,她自然选了秦意浓,不知道就怎么招惹到了唐若遥。

    是的,她虽然心直口快,城府浅,但不代表她傻,唐若遥的敌意她是感觉得出来的。

    易一一深刻地反思了一番自己,愣是没反思出什么关键剧情,只得战战兢兢地跟唐若遥走了。

    正式开拍。

    拍韩子绯和乔灵灵周五一块回家那场,唐若遥和易一一演对手戏,秦意浓等这镜过了再上场。她靠在门边看着,眉头几不可察地皱起来,预料这镜不会太顺利。

    “本色第x场一镜一次,action”

    易一一在巷道里亲密地挽着唐若遥的胳膊,吐槽最后一堂课的教授。易一一在剧中人设是活泼开朗型,而单独与沈慕青在一起时跳脱活力的韩子绯在别人面前却稳重内敛,两个人走在一起,气质上产生了明显的差别。

    秦意浓眯了眯眼。

    唐若遥在媒体口中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岭之花,可在自己身边,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都和“高岭之花”这四个字沾不上半点关系。

    这就是喜欢和不喜欢的区别吗

    秦意浓握在身侧的拳头松了又紧。

    “卡。”

    韩玉平打断了易一一的表演,皱眉道“小易,不要吐舌头,太夸张了。还有,不要整副身体都靠在唐若遥身上,你不是软骨病。”

    易一一连忙合掌道歉“对不起导演。”

    易一一是秦意浓工作室的人,第一次ng,韩玉平意意思思地卖了秦意浓个面子,说“调整一下,两分钟后重拍。”

    “本色第x场一镜二次,action”

    易一一调整了自己的肢体动作,也不再吐舌头,韩玉平还是喊了“卡”,并毫不留情地说“自然一点,你肢体硬得跟八十岁老太太一样,你身上缠绷带了上钢板了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僵硬。”

    易一一面红耳赤。

    倚在门框上的秦意浓忍不住笑出了声。

    韩玉平朝她狠狠地瞪了一眼“某些闲着没事的演员不要扰乱片场氛围”

    闲着没事的秦意浓从善如流,弯唇一笑,然后给自己做了个嘴唇上拉链的动作。

    唐若遥余光扫见,唇角微勾,想真可爱。

    韩玉平“这场戏只要表现出你和她熟悉就行了,不用太亲热,弄得黏黏糊糊的。还有你的表情,自然一点,平时怎么跟朋友说话,你就怎么来,放松点,不要紧张。”

    易一一虚心地点头“知道了,我再琢磨琢磨。”

    韩玉平摆手,冷眉冷眼“五分钟。”

    电视剧演员跨越到电影演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电视剧表情和动作幅度大,放在小荧幕上没什么,不夸张点反而怕观众注意不到,在大银幕上就会显得太过刻意,电影拍摄更考验演员于细节处的把握,表现方法更细腻,完全是两种体系。

    唐若遥先前频频ng的亲情戏,动作肢体加得够多了,其实也都是些非常微小的细节。

    五分钟后,不出意外的,易一一又没过。再ng了三次,韩玉平耐心告罄,终于破口大骂。

    易一一尴尬地杵在当场,满脸通红,头垂得越来越低。

    唐若遥抿了抿唇,犹豫自己要不要单独指点一下对方。

    正想着,一道宛如天籁的女人声音响起。

    “差不多行啦,韩大导演。”

    到底是自己工作室的人,秦意浓听不下去了,被韩玉平的方法调教出这场戏,不死也要扒层皮,她懒散交叉在一起的修长双腿也站直了,从门框的台阶上优雅地走下来。

    韩玉平怒目而视。

    秦意浓赶在他无差别攻击之前,淡笑道“我来教她。”

    韩玉平冷哼一声,气鼓鼓地甩手离开了。

    唐若遥“”

    她竟然要亲自教别人演戏,自己连这个特别也留不住了吗

    秦意浓走到易一一面前,张了张唇,未来得及吐出第一个字,唐若遥忽然肩膀一侧,不动声色地拦在了她和易一一中间。

    秦意浓挑了挑眉。

    唐若遥淡然自若道“我和一一演了好几次了,对她的缺点再清楚不过,我方才正好想出了一些建议,如果行之有效的话,就不必麻烦秦老师了。”

    秦意浓微怔,细细琢磨她话里的未尽之意。

    唐若遥偏头“一一,你说是吧”

    易一一被韩玉平骂懵了,唐若遥问她她只会回答好。

    唐若遥像一座大山一样牢牢地隔绝了秦意浓和易一一,仰脸道“秦老师请先休息一下吧。”

    秦意浓默然片刻,说“也好。”

    于是背着手,听话地走了。

    唐若遥比秦意浓是不如,但教一个电视剧跨行过来的演员还是绰绰有余的。

    虽然韩玉平回来后没有一次过,但也没有再挨骂,韩玉平再提了个小问题,ng两次后,终于过了。

    易一一对唐若遥感恩戴德。

    唐若遥神色冷淡“举手之劳,不用言谢。”

    这话有点耳熟。

    她往秦意浓的方向看了眼,秦意浓眸光沉静,神情不辨喜怒。

    这镜过了以后,接着就拍了沈慕青见到韩子绯和乔灵灵“卿卿我我”的一幕,秦意浓落寞的背影消失在门里,喊“过”的时候韩玉平激动得拍了下桌子。

    “完美”他连声惊叹,“这一镜绝了”

    秦意浓在心里冷笑我都本色出演了,能不完美么

    她兴致缺缺地望着场务收拾地上的枣子,唐若遥和易一一两个人在帮忙,易一一抬眸撞上唐若遥的眼神,朝她腼腆地笑了笑。

    唐若遥的表情她看不清,想必也是在笑。

    戏里戏外都一样。

    秦意浓往藤椅里一仰,用剧本盖住了脸。

    当夜拍吻戏。

    两位女主角各自别扭着,谁也不搭理谁。

    过来讲戏的韩玉平“”

    秦意浓别扭她可以理解,今晚她就是演吃醋的别扭戏,提前入戏了。唐若遥算怎么回事儿

    韩玉平简短地和秦意浓交代了两句,把唐若遥叫过来。

    “这场戏你要试探她,试探中的小心翼翼,对想象中的结果的期待和忐忑,以及最后确认对方心意的狂喜,再是她拒绝你,你要表现出来伤心、难过、理解、包容、隐忍,这几个词是循序渐进的,顺序不能错。”

    就一个场景,但前前后后唐若遥要表现出来的情绪非常多,一个衔接不好,这场戏就全部玩完,韩玉平必须给她讲细点儿。

    “你喜欢她,已经喜欢她很久了。”韩玉平指着秦意浓说,耐心地给唐若遥梳理人物感情发展的脉络。

    唐若遥轻轻地呼吸一口气,仿佛花费了很大的力气,点头“嗯。”

    是,她喜欢秦意浓。

    秦意浓薄唇微抿,侧目望过来。

    韩玉平“但因为世俗的原因,你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今天你发现她很反常,往日里明明对你温柔相待,现在却冷言冷语,还说起和你一块回来的姑娘,你涌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你难以置信地猜测,她其实是喜欢你的,你不是单相思,你们是两情相悦。”

    唐若遥下意识往旁边看了眼,和秦意浓四目相对。

    秦意浓避开她的目光。

    韩玉平不自觉放低了声音,一句一句地缓慢道“你压抑着猜测,小心翼翼地、一步步试探她,你喊她的全名,盯着她的眼睛,你发现自己好像找到答案了,她就是喜欢你,就像你喜欢她一样。你情不自禁地吻了她。”

    唐若遥再次轻轻地嗯声。

    韩玉平声线陡然一沉,振聋发聩“但是她不能和你在一起,她有老公有孩子,有一个世俗里称得上幸福的家庭,她身上肩负着一个妻子和一个母亲的责任。在爱与责任的天平两端,以你之名的爱不值一提。”

    唐若遥唇色微微发白,呼吸短促。

    韩玉平缓和下语气,轻声道“你从一开始就明白这个道理,你和她不可能有未来。她推开了你,你也任由她推开你,你决定到此为止了,这个选择对你们俩都好。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有情人都会终成眷属。”

    唐若遥露出一个似喜还悲的苦涩笑容,仰起脸闭上了眼睛,眼皮底下温热。

    韩玉平知道她入戏了,悄悄退开。

    临走之前他忽然若有所感地朝秦意浓的方向看了看,秦意浓的表情和唐若遥如出一辙的难看,苍白的脸色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来一个比一个入戏快。

    韩玉平赞扬地暗暗点头。

    “本色第x场第一次,action”

    先是远镜头。

    月凉如水,院内的青石板上反射出银白的光。一道矫健敏捷的身影从自家院门蹿出来,游鱼一样潜入隔壁院子。

    “沈老师”不请自来的客人雀跃的声音喊得二楼房间的光线都比原先亮堂。

    没有得到回应。

    镜头推近,到唐若遥的背影。

    桃李年华的女生穿着夏天的清凉短袖,身材曲线玲珑有致,腰肢细瘦,手脚修长,皮肤白净无瑕,像清润的美玉。

    唐若遥抱着一筐又大又红的新鲜枣子站在楼下,冲亮着的那扇窗户继续喊“沈老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