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7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若遥隔三岔五就敲她门, 一会儿借吹风机一会儿问剧本,秦意浓差不多清楚她心里在打哪样小九九, 鉴于她规矩守礼得很,言辞也没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由她去了。

    况且, 见到唐若遥,她心里也开心。

    秦意浓对视频里的宁宁道“妈妈要见个同事,等一会和你说。”

    宁宁乖乖地应了声好, 眼睛却骤然亮起来。

    在宁宁的记忆储备里, 秦意浓的同事就只有一个“遥小姐”。

    秦意浓把手机声音调到静音,手机屏幕朝里扣住, 拉开了房门。

    唐若遥长身玉立, 精致的五官被走廊的灯光映得分外柔和。

    “秦老师好。”唐若遥招牌式的开场。

    “嗯。”秦意浓好整以暇,有些好奇她今天又有什么借口。晚上唐若遥邀她一道走, 秦意浓以为她要说点什么, 结果等了半天,这人跟个锯嘴葫芦似的, 一个字儿也没憋出来。

    秦意浓再有两个月就到三十岁生日了, 正契合了一个词语如狼似虎,平时尚可冷静自持, 让她和唐若遥朝夕相处,看得到闻得到就是吃不到, 对她的自制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唐若遥嗫嚅半晌。

    她其实还没找好借口,只是凭着一股冲动过来, 近来秦意浓对她放任的态度让唐若遥气焰增长,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了。

    唐若遥心头一动,决意试探她,第四次使用同样的理由,讷讷道“吹风机”

    秦意浓眉梢轻轻地一挑。

    她这是连借口都懒得想了么太明目张胆了吧

    秦意浓一侧肩膀懒懒地靠在门框上,修长双腿优雅地交叉站着,冲她一笑,语调拉得悠长,漫不经心地一字一字清晰喊她的名字“唐、若、遥。”

    唐若遥没来由地紧张了一下,低低地应“在。”

    秦意浓目光促狭,笑道“你房间吹风机这么容易坏,打电话找前台换新的不就行了,老是到我这里来借,怪麻烦的。”

    唐若遥从容接话道“我记性不好,老是忘记。”

    “小小年纪。”秦意浓哼笑了声,没说别的,进去给她拿吹风机了。

    两人的关系好像进入了一个玄妙的阶段。唐若遥并不过度掩饰她的接近,秦意浓看穿了但不说破,彼此都心知肚明,她们在对方那里是特殊的。

    只是打着共同拍摄电影的这个幌子,一切都有了合理的出发点。

    唐若遥拿着吹风机,背影隐没在门后。

    秦意浓从猫眼里收回视线,重新看向手机的视频界面。

    秦嘉宁张着嘴巴叭叭叭的,没发出声音,但看表情挺兴奋,秦意浓将声音调出来,问“你说什么,刚刚妈妈按了静音,不好意思。”

    宁宁抱着枕头,小腿踢踢踏踏“遥小姐”

    秦意浓“”她错了,刚刚就不应该喊唐若遥名字

    宁宁歪头“为什么她的声音又不一样了”

    秦意浓“咳。”上次她让安灵假装唐若遥来着,宁宁还嫌安灵的声音太老了。

    宁宁激动道“和电影里的一样好听”

    唐若遥的声音算有辨识度的,比大多数女声要低沉一些,但是不沙不哑,是一种很特殊的冷润嗓音,像一把冷白月光照在山涧清泉上。

    “她”秦意浓顿了顿,在心里压下对欺骗小孩的愧疚,说,“你听错了,她不是遥小姐。”

    宁宁问“那她是谁”

    秦意浓还没想好回答,宁宁立刻说“我可以认识吗”

    她是真的很想了解她不知道的那个工作中的秦意浓,无论她同事是遥小姐也好,远小姐也罢,因为是秦意浓的“同事”才有价值。

    秦意浓愣了愣,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宁宁的存在,是她的一个秘密。她把宁宁牢牢地藏了起来,没有任何人知道她有一个女儿,包括韩玉平和江老。但相对的,宁宁永远不可能光明正大的以她女儿的身份暴露在任何人面前。

    这是秦意浓对她的保护。

    但目前宁宁的心智是肯定理解不了这种保护的。她只会想,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妈妈的骄傲,恨不得带出门秀给一万个人看,而我都这么优秀了,却好像永远见不得光;为什么别的小朋友爸爸妈妈到学校来做亲子活动,我只有外婆。

    秦意浓缺失她的,不止是一份父爱,还有很多孩子需要的认同感和自豪。

    这个问题暂时无解。

    秦意浓将出口的拒绝的话咽了回去,柔声说“她确实是遥小姐,我和她在一个剧组拍戏。”

    “那你刚刚为什么要说不是呀”

    “哄你玩的。”

    “噢。”秦嘉宁不疑有他,歪着小脑袋问,“我能认识一下吗”

    “不能。”

    宁宁瘪了瘪嘴。

    “但是,你可以看一看她。”秦意浓取了个折中的办法。

    宁宁马上笑逐颜开,问“怎么看”

    唐若遥刚拔掉吹风机电源,耳畔便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请稍等。”唐若遥边朝门边走边将吹风机的线卷好,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她一只手握住门把,没急着拉开房门,而是先谨慎地确认,这是在外必备的警觉心。

    她第一眼以为自己看错了,用力眨了一下眼睫,外面的人还是秦意浓。

    秦意浓竟然敲她门了

    唐若遥被惊喜冲得一阵头晕目眩,定了定神,两只手在脸上揉了揉,唇角上扬,抿出不明显的浅浅梨涡,将房门从里打开。

    “秦老师。”她端方自持地点头问好,“有什么事吗”

    秦意浓一只手拿着手机,扣在胸前,见到她出来,人往后退了两步。

    唐若遥“”

    秦意浓假装左顾右盼了下,后置摄像头顺利将唐若遥左右都拍了进去,再稍微走进了点,但距离还是保持在正常交流范围外,若无其事道“我是来问你,吹风机用完了吗我要洗澡。”

    唐若遥看着秦意浓身上整洁的睡袍,还是她披散在身后乌黑柔亮的长发,扬了扬眉。

    不是洗完了吗

    秦意浓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我怕明天忘记来拿。”

    唐若遥眨了眨眼,说“好的。”

    旋即回去拿吹风机。

    秦意浓趁机拿下手机,瞄了眼视频里的秦嘉宁,秦嘉宁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唐若遥的背影看。

    唐若遥亦是刚冲过澡,只套了件雪白浴袍,因着个子高挑,下摆只垂落到膝盖以上,一双比例匀称的修长白腿,走动时在浴袍下若隐若现。

    更别说扎得一丝不苟的系带勒出了一把曼妙的细腰,背影摇曳生姿。

    秦意浓皱了皱眉,伸手一把盖住了摄像头。

    突然黑屏的宁宁“”

    唐若遥将吹风机交回来“谢谢秦老师。”目光有意无意扫过她扣在掌中的手机。

    “不客气。”秦意浓牢牢地遮住摄像头,一丝缝隙也不留。

    “晚安。”

    “晚安。”

    秦意浓把后置摄像头调回前置,声音一并放出来,问宁宁“看够了吗”

    宁宁脸蛋红红,点头如捣蒜。

    “漂亮姐姐好好看”小奶音感叹地说。

    有眼光。秦意浓眉眼间掩不住笑意。

    “真人比”镜头里好看多了。秦意浓顿了顿,把话咽了回去,催她,“看完了能睡觉了吗”

    “我还不困。”秦嘉宁意犹未尽。

    “你不困我困了。”

    “那妈妈你睡睡吧。”宁宁乖巧地问,“以后我还能见漂亮姐姐吗”

    秦意浓让她见的这一面虽然是间接的但无疑给她吃了颗定心丸,看来妈妈不是做奇奇怪怪的事情,有一份正经合法的工作。

    “我有空的话就让你见见。”

    “我能和她说话吗漂亮姐姐声音也好好听”宁宁在得寸进尺的边缘试探。

    “不可以。”

    小朋友耷拉下耳朵。

    秦意浓三两句哄她去睡了,自己净过手后拉开了抽屉,取了样东西出来,回想着唐若遥方才的动人背影,和晚上拍了四条的吻戏,闭目沉沦。

    一条走廊之隔的对面房间。

    唐若遥在深夜的备忘录里码了一长段包含细节的小文章,主角是她和秦意浓,写完以后立马往回删掉,被单下的双腿不得章法地动了动,小腹本能地绷紧了下。她呼吸一滞,抿了抿唇,透露出些许羞耻的神色,耳尖悄然染上绯色。

    唐若遥辗转反侧,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蒙蒙地睡了过去。

    因为昨天收工迟,第二天上午两人没有排拍摄行程,不约而同地起晚了。

    关菡敲门进屋的时候扫了眼垃圾桶,堆在最表面的是几张皱成一团的卫生纸。秦意浓缩在被子里不动弹,神色恹恹的。

    关菡脑子里又自动跳出一排弹幕“仿佛身体被掏空jg”,她给秦意浓将衣服搭配好,提醒时间“现在是十点,洗漱后差不多可以吃午饭了。”

    秦意浓应了声,半抬的眼皮轻阖,人跟着往下一沉,倦怠道“我再睡会儿,有点儿累,一个小时后再叫我。”

    “好。”关菡非常理解地退了出去。

    白日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进来,屋子里即便不开灯也有亮光。秦意浓嗅着阳光的味道,呼吸清浅,重新陷入了梦乡。

    关菡误会了,她昨晚确实受累,但是让她精神不济的并非是这件事,而是阴魂不散、去而复返的噩梦。

    秦意浓一开始选这个剧本,除了对同性恋情的兴趣,想尝试不同的角色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剧本里许世鸣人物的设置。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巧合,也或许是太阳底下无新事,沈慕青的丈夫许世鸣完全是她的父亲秦鸿渐的翻版。秦鸿渐商场失利,经营的公司破产后便在家里游手好闲,全家靠纪书兰一个人的工资过活,除了喝酒就是发脾气,大喊大骂,怒极便动手。

    秦意浓十八岁离家出道,二十岁陷入人生低谷,十年沉浮挣扎到今天,中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很少再有让她动容的事物。尤其是五年前她设计让纪书兰和秦鸿渐离了婚,这个男人便从她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她想不起秦鸿渐的脸,却记得她紧紧地捂着嘴,瑟瑟发抖从门缝里看到的,男人在月影下狰狞的面孔。

    从她有记忆起,二十多年如影随形。

    有人说过去不能回避,战胜过去才会有新的开始。有些事她不敢碰,但这件事是她衡量之后觉得可以的。她想午夜梦回的时候能少一桩噩梦,所以想尝试面对一次。

    没想到这才刚开始,她就被阴影重新裹挟进去了。

    秦意浓常年噩梦缠身,久病成医,已经有了对付梦境的一套方法,她在梦里能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并且在被梦境拖入更底层的恐怖深渊前,及时把自己唤醒。

    代价就是不敢闭眼睡觉,经常性地失眠,所以才需要酒和药物作用来助眠,以求一个没有梦的夜晚安枕。

    一个小时后,关菡准时来敲门。

    刚敲一声,秦意浓便从里面将门拉开了,穿戴整齐。

    关菡微讶。

    秦意浓“睡了半小时,醒了。中午吃什么”

    关菡“酒店午餐开了,自助”

    秦意浓“行。”

    门还开着,她瞧了眼对门。

    关菡道“我早上过来的时候撞见遥小姐了,她和助理出去了。”

    秦意浓眼皮轻抬。

    关菡又道“去哪了我没问。”

    秦意浓淡道“我问你这些了吗”

    关菡腹诽道你在心里问了。

    秦意浓似嗔非嗔地望她一眼,没说什么,和关菡一道下楼。

    电梯要等,秦意浓站在几步之遥的地方的电梯口,半垂眼帘,神情寡淡得近乎冷漠。

    关菡猜她心情不好,知趣地默着。

    电梯门“叮”一声。

    关菡在前领路,秦意浓只看地面跟着往里走,直到一声错愕的“秦老师”,她才撩起眼皮,平静地望了过去。

    是唐若遥。

    秦意浓那双幽深沉寂的黑眸里很慢很慢地染上了些微水样的光亮,柔柔地波动着,如画眉眼里攒出一点温柔的笑意,朝她微微颔首,轻声道“早上好。”

    “中午了。”唐若遥笑意浅浅,和她寒暄,“你才起吗”

    “嗯。”秦意浓指了指电梯口,“下楼吃饭。”

    “正好我也没吃,一起吧”唐若遥把手里的袋子交到助理辛倩手上,“送到我房间,然后你再到餐厅来。”

    日常被抛下的辛倩习以为常“好的。”

    唐若遥很自然地和秦意浓乘了同一部电梯。

    这家酒店档次很高,所以电梯里也很宽敞,唐若遥没有刻意和秦意浓站得很近,连目光都只是看着她投在轿壁上的影子,但秦意浓却莫名觉得很温暖。

    被噩梦惊醒的冰凉手脚渐渐地回了温。

    “你出去做什么了”秦意浓将一直揣在口袋里的手拿了出来,放在唇边哈了一口气,伪装成打哈欠的模样,问。

    “难得上午放假,我就随便出去逛了逛,买点东西。”唐若遥似乎在出神,顿了顿,才回答她。

    “不怕被人认出来”

    唐若遥偏了偏头,终于对上她的眼神,幽默道“认出来我撒丫子就跑,我运动细胞很发达的,跑得超级快。”

    她紧紧盯住秦意浓的唇角,看到对方有一个轻微上扬的弧度,哪怕只是一闪即逝,也让她沉甸甸的心松快了一些。

    她刚才在电梯里,秦意浓在电梯外一缕游魂一样立着,低垂着脑袋,没有任何表情,好像下一秒就要烟消云散。她看过去的第一眼,便觉得鼻梁被人狠揍了一拳似的,眼眶酸得厉害。

    她想大步过去抱住她,但是她不能。只能压下冲动,用诧异的语气唤醒她,让她重新回到人世。

    秦意浓问“带保镖了吗”方才只看到辛倩跟在她旁边,另外一个女生不在。

    唐若遥乖巧答“去的时候带了,回来后我就让她自由活动了,我就是吃个饭,大庭广众的,应该没什么危险。”

    秦意浓点头,不轻不重地敲打她“还是带着点儿好。”

    唐若遥嗯声。

    她为什么那么在意自己的安全有谁会对自己不利吗唐若遥想。

    唐若遥压下疑惑,有来有往地道“秦老师也要注意安全。”

    秦意浓看了眼关菡,唇边再次扬起一个较为明显的弧度。

    在这个酒店,秦意浓是第一次和唐若遥在自助餐厅吃饭。她食量小,饮食菜色基本固定,是最先回到座位的,接着是关菡,再接着是唐若遥。

    四人桌,唐若遥将餐盘放她对面,和方才进电梯的姿态一样自如。

    秦意浓愣了愣。

    “秦老师喝点汤吗”唐若遥今天穿的白色丝绸衬衣,自带贵族气质,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慢条斯理地折起袖口,做起动作来分外优雅,温声问询。

    秦意浓一个“不”字涌到了喉头,鬼使神差地改了主意,颔首“有劳。”

    唐若遥弯起眼角,冲她笑了一下。

    秦意浓望着她的背影出神。

    再低头看看两份相对的餐盘,愣神更加严重了。

    她不知所措地偏了偏头,再抬眼看在窗口盛汤的唐若遥,皱起眉头,好像突然无法适应这样的情况。

    唐若遥端了四份汤过来,先给秦意浓和关菡,再给自己和还没来的辛倩。

    她不多话,安静就餐。

    秦意浓预先想好的应对方案统统落了空,一时没注意还吃多了。她吃饭定量,往往胃部即使没什么感觉,看着吃得差不多也会停筷。

    然而她盘子里的食物并不是按照分量精确准备的,而是各样都拿了一点,虽然不多,但比平时工作室助理准备的食量多出不少。

    关菡偶一抬眼,神色间的惊恐一闪而过,连忙在桌子底下隐晦地戳了戳秦意浓的腰,秦意浓抬眸,关菡眼神复杂,示意她看面前的餐盘。

    空空如也,就剩最后一筷子了。

    这一筷子秦意浓正要送入口中。

    秦意浓“”

    她这一口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偏偏此时唐若遥朝她看了过来,目露疑惑,秦意浓尴尬地闭上了嘴,连带着那一筷食物一并进了口中。

    秦意浓后知后觉地有了饱腹感,胃部泛上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控制不住,心知不妙,连忙端起剩下的半碗汤,可惜没来得及。

    “嗝。”这么一声。

    如此突兀。

    整张餐桌都安静了。

    秦意浓面红耳赤。

    她何时如此丢脸过。

    冰山脸的关菡辛苦忍耐,用力掐自己的胳膊,掐得眼泛泪花,才将笑声咽了下去,堪堪维持住表情管理。

    大快朵颐的辛倩察觉到这个饱嗝是谁发出来的以后,静止了足足五秒钟,五官艰难地扭曲了一阵,为了项上人头,连忙借口溜了,跑到别处笑去了。

    只有唐若遥镇定自若,连眉梢都没动一下,去某个服务窗口要了瓶水过来。

    唐若遥扬了扬手里的矿泉水“汤凉了味道不好,喝这个吧,分几次咽下去试试。”

    “谢谢。”秦意浓匆忙说完这句,闭上了嘴,免得不雅的声音再发出来。

    “不客气。”唐若遥清淡道。

    餐厅尴尬小插曲过后,秦意浓带着关菡提前回了房间。

    辛倩回来,就见到唐若遥低着头,双肩在不停地抖动。

    辛倩大惊失色,抄起窗口的一根干净筷子过来,扳开唐若遥的嘴,就要往里塞,唐若遥眼疾手快地一拍她的小臂,打开她的手,轻喝道“干吗呢”

    辛倩看她不抖了,松了口气“我以为你”她眼神怯怯,不说了。

    “以为我癫痫是吗”唐若遥没好气地把她筷子拿下来,想起方才的事,肩膀又开始抖,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就差拍桌子狂笑了,断断续续道,“我没事,过会儿哈哈就好了。”

    秦意浓今天的可爱份超标了,她有点承受不来。

    辛倩“”

    然而过会儿唐若遥也没好,辛倩满脸忧愁地把唐若遥送进房间,关门前的一刻还听到她“噗”的一声,哈哈哈停不下来。

    秦意浓下午都不太想去片场了,她已经不打嗝了,但一想到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尤其是唐若遥面前那什么,她就头皮发麻,尴尬得手臂一层一层起鸡皮疙瘩。

    她要是知道唐若遥这么下饭,她绝对不跟她一块吃。

    秦意浓想到这,偏头剜了关菡一眼。

    关菡委屈。

    她哪知道秦意浓这么大的人了,见到心上人,连饭都不会吃了。

    秦意浓心烦意乱,挥挥手说“你先出去吧,我冷静一下。”

    片场。

    今天秦意浓是夜戏,也就是演电影里被家暴的那幕戏,因为要化瘀青之类的伤,所以她得提早不少时间到。她做贼似的悄无声息溜进了片场,迎面撞见唐若遥,掉头就走。

    唐若遥“”

    正好目睹一切的韩玉平“”

    这还是他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老狗比秦大影后么

    他脑筋一转,想通了,这还入戏着呢,太敬业了,韩玉平咬了口梨秦意浓助理送给他败火的,在心里感叹道。

    唐若遥稍微思索一下就知道为什么了,一时哭笑不得。

    她从手机里调出备忘录,笑吟吟打字记下2019年x月x日,与q小姐共进午餐,q小姐不慎打了个嗝,在片场躲我。

    她突然轻轻地咬住下唇,想到曾经听过的一个理论,眉梢眼角跃上喜意。在宿舍群里翻了翻,给唯一有男朋友的崔佳人发了条消息询问。

    休息室里。

    关菡瞟了眼认真读剧本的秦意浓,非常想用昨天她胡说八道的话形容她你现在就像个陷在爱里的小女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