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7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意浓工作室。

    安灵一口咖啡差点喷在面前的文件上。

    她连忙从手边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压在唇上, 她神情闪过一丝恍惚,隔着纸巾的声音半点不含糊“你刚才说什么”

    外面的阳光灿烂, 安灵往外面看了眼,问旁边的秘书确认“今天的太阳是打东边出来的么”

    秘书迷茫脸,过后尊敬回答“是的。”

    秦意浓接过关菡手里的手机, 口齿清晰地亲自道“你没听错,我要澄清。”

    安灵愣住了。

    身为秦意浓的经纪人兼合作伙伴,即使秦意浓不需要公关团队, 对绯闻完全是听之任之的态度, 她也必须时刻关注秦意浓的新闻,所以秦意浓和唐若遥传绯闻这事, 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安灵习以为常, 派人查了查,在记仇小本本里某个人的名字后面添了一笔“正”字, 便将笔记本合上了, 然后继续做她的工作,根本没有做出任何应对措施, 哪怕她脑子已经有了一百种解决办法, 亦只能忍耐。

    她以为这次和每一次一样,都会不了了之, 没想到秦意浓居然主动打电话过来说要澄清。

    她终于

    安灵险些老泪纵横。

    “我、我”安灵将近二十年职业生涯都没这么紧张过,她几乎是手足无措了一会儿, 才从办公桌后站起来,说, “我现在就去准备人手和资料,一周,不,五天之内保准把你的风评全部逆转。”

    安灵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秦意浓“你误会了。”

    安灵喜色还挂在脸上,笑道“误会什么”

    秦意浓淡淡说“我只是想澄清这一件事。”

    安灵驻足。

    秦意浓顿了顿,补充“只澄清和唐若遥没有干系。”

    安灵“”

    这么多年的脏水泼在身上都不澄清,唯一澄清的却是一桩事实

    安灵神情略略一怔,突然明白过来,秦意浓根本不是想通了,她是

    安灵“因为唐若遥”

    秦意浓坦然道“是。”

    安灵又急又怒,其中掺杂着几分对秦意浓的恨铁不成钢,没好气道“你就那么喜欢她,不惜一次次破你一直以来的例”

    秦意浓依旧没有丝毫犹豫“是。”

    安灵气结“你”

    听得出安灵生气,秦意浓平静解释道“不算破例,我也没有过一直以来的规矩。”

    规矩是什么是条文,是章法,是行事准则,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秦意浓确实没有过。安灵怒火攻心,当即冷笑“你是懦弱,一直当缩头乌龟罢了。”

    秦意浓默了一秒,语气稀松平常道“你说我是我就是吧,给你造成困扰我很抱歉。”

    关菡不知道安灵说了句什么,只看到秦意浓搭在一边的手突然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安灵赌气道“我要不给她澄清呢”

    秦意浓五指慢慢松开,恢复放松的姿态,淡道“我自己想办法,顺便我想提醒你,我们的合同里规定,你要履行的义务包含这一条,你要违约”

    安灵冷冷地回敬道“合同里规定的是在你需要的时候替你公关,而不是唐若遥。”

    秦意浓抬指疲惫地捏了捏眉心。

    合作伙伴就是这点不好,她没法儿压安灵一头,真遇到分歧,必须得有一个人率先服软。

    秦意浓再一次做了这个服软的人。

    况且,她知道安灵是真心待她好,只是方法有时过硬,让她难以接受。

    服软就服软吧,骨气多少钱一斤能达成目的么

    她抬起眼帘,挥一挥手,除了关菡以外的人全都从休息室退了出去。

    秦意浓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语气软下来,对着手机那头撒娇道“安灵姐,帮我个忙吧,我都多久没请你帮忙了。”

    张口就是瞎话,上次她还让安灵给唐若遥争取rd珠宝的亚太区代言人。

    关菡头皮发麻,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安灵和关菡做了个同样的动作,她朝秘书做了个手势,秘书给她拿了件外套过来穿上,安灵单手抱着胳膊,在秦意浓的糖衣炮弹下负隅顽抗“我、我跟你说,没用的”

    “安灵姐”

    “求你做个人吧秦意浓。”

    “为什么要做人我只是一只小猫咪呀。”

    “”

    “安灵姐”

    “免谈你再姐一句我挂电话了。”

    “不要嘛,你不爱我了吗”

    安灵语速飞快“没爱过,孩子不是你的,蓝翔。”

    秦意浓大笑,旋即话锋一转,问“这次针对我的是谁”

    安灵一阵恍惚。

    刚刚她们聊的是这个话题吗

    别说安灵了,就连在她身边关菡都被她这一招变脸惊呆了。

    秦意浓冷着声音重复了一遍“这次是谁在陷害我”

    先是撒娇软化安灵的怒火,再是转移话题,连环计一出,安灵果然暂时忘了她们的不快,道“是郝美桦。”

    “又是她。”秦意浓挑了挑眉,神情不见意外。

    郝美桦是和秦意浓同时出道的一个大花,年纪比秦意浓大几岁,恩怨纠葛了好些年。秦意浓就是国内影坛女演员中的一个bug,一演就入围,入围必拿奖。两人陆续在华语电影最权威的奖项上对上几次,郝美桦次次败北,偶有一次获胜,是因为秦意浓那次没参加,被媒体戏称“捡漏”才拿了个影后,颜面扫地。

    从此以后郝美桦就疯得越来越厉害,每次造谣都有她在背后出一份力。秦意浓懒得搭理她,反正该赢还得赢,她只把战场限制在电影和奖项上。

    她蹦跶得欢,诚然有秦意浓单方面不计较的原因,但也有别的理由。在圈里混到顶尖的,没有几个是一穷二白,毫无背景和人脉的,郝美桦背景不浅。秦意浓早年得罪不起她,如今虽不怕她,却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郝美桦最多就是给她弄点无关痛痒的花边新闻,除了这次以外,证据都找得丝毫不走心。比起都算得上是善良了。

    秦意浓忆起仿佛很遥远的往事,晃了一下神,连忙垂下眼睫。

    安灵嗤道“十次有五次是她。上回你进组,往你房间里送人的也是她,我都不懂了,她怎么就这么爱你”言罢,安灵语重心长道,“郝美桦越来越过分了,你再忍下去,说不定她都能给你下”

    秦意浓长长的睫羽轻轻地颤了下。

    安灵自知失言,在心里给自己掌了个嘴巴,改口道“其他绊子,是时候反击了,不然她当你是软柿子,随便揉捏。”

    秦意浓“嗯。”

    安灵准备好的话堵在了喉咙里,声音猛地拔高几度“你刚是不是嗯了”

    “嗯。”秦意浓平淡说,“是。”

    安灵难以置信,向她确认“真要反击了”

    秦意浓“是。”

    虽然不能全部澄清,但安灵的目的算达成了十分之一,她干劲十足道“行,包我身上了。你不知道我等这天等多久了,你身上是别人泼的脏水,郝美桦是真的干净不到哪儿去,我早就收集了她一大堆黑料,就等你一声令下,今天我就让她看看,自己做的那些丑事被别人爆出来是什么滋味”

    安灵冷笑。

    秦意浓神色不明,指腹摩挲着手机机身边缘,缓缓开口“换个方法吧。”

    安灵微怔“什么”

    秦意浓顿了顿,道“她最近有什么重要代言,或者类似的资源,抢过来,这样可以么”

    安灵皱眉。

    圈子里明面上最常见的竞争当然是打嘴炮,营销通稿一条龙,抢占舆论,立于不败之地,最好能一举把对方名声搞臭,打得对方在泥里爬不起来。但更深层次的,自然是资源的抢夺,僧多粥少,各家团队都打破了头,为了艺人能拿到最好的资源。在网上舆论舞得那么厉害,最终的目的也都是为了争夺资源。

    “可以是可以。”安灵沉吟着,但她不懂,“明明可以双管齐下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舍弃其中一项而且她黑料频出,对我们抢她资源是很大的助益。”

    秦意浓这次沉默了几秒钟,才问“如果不爆她料,你能抢过来吗”

    安灵想了想“可以,就是多费点心思。”

    秦意浓嗯声“那就这样吧,不要发动舆论,辛苦了。”

    “为什么”安灵不依不饶地追问。

    “舆论的威力太大了,而且不可控,如果出了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所以就是正确的么”秦意浓垂下眼帘,“至少我不会这么做。”

    安灵眼眶忽然发酸。

    只有真正深受其害的人,才会感同身受。可她是有了慈悲之心,那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攻击她的人,有这份推己及人的恻隐吗哪怕只是一点点。

    这个世道,活该好人受尽委屈么

    安灵仰面望着头顶的天花板,眼底慢慢涌上热气。

    她默然良久,长长地叹了口气,应道“听你的。”

    “谢谢。”秦意浓笑笑。

    “那我现在就去忙了”不动用舆论,直接抢资源,郝美桦团队也不是省油的灯,安灵需要花费更大的心力。

    “等等,”秦意浓制止她挂电话,“还有件事,帮我辟谣。”

    旧事重提,安灵心境已然不同了,一口应下来“我可以帮你,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那么多桩绯闻都没有澄清过,突然澄清这件,不是不打自招么不如我们一桩一桩来”

    安灵逮着机会就想哄她把过去的事都澄清了。

    秦意浓铁面无私地打断她“我有一个想法,你看可不可行,顺便给我查漏补缺。”

    安灵“”

    一向八风不动的秦意浓团队,突然在这件事上辟谣,肯定会被大加解读,郝美桦也不会放过这个借题发挥的好机会。到头来,这份澄清究竟是真的澄清,还是火上浇油坐实同性恋情,恐怕不好说。

    所以秦意浓并不打算直接发声明,而是先去找了韩玉平。

    恰好和唐若遥不期而遇。

    唐若遥正和韩玉平说加强剧组保密工作的事,韩玉平这人一心闭关拍戏,要不是唐若遥说,他还不知道网上出这事儿了。

    他俩女主闹绯闻

    韩玉平全程“地铁老爷爷看手机”脸。

    尤其是看完网上那段酒店走廊监控视频,韩玉平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他问出了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所以你们俩半夜为什么抱在一起”

    唐若遥“”

    这时突然一道声音从旁插了进来,轻描淡写道“对戏,你有意见”

    唐若遥视线里映入了秦意浓眉目惊艳的脸。

    “秦老师。”她招呼道。

    “嗯。”秦意浓朝她微微颔首,转头对韩玉平说,“我正要和你好好说道说道这事。”

    韩玉平茫然“说什么”

    秦意浓“为什么会有人拍到剧组的照片,是谁泄露出去的你查证了没有”

    韩玉平继续茫然“这关我什么事”

    秦意浓盯着他,眼神里透出逼人的锐气,声音跟着沉下来,喝道“你是导演,你说跟你没关系”

    韩玉平被她陡然暴涨的二米八气场吓一跳。

    旁边的唐若遥在心里小声惊呼好帅,忍不住眼睛里冒出崇拜的小星星,幸好秦意浓没注意到他。

    当然,韩玉平只是被突然吓住,也没有就此怕她,缓过神后断然反驳回去“你是制片人,这个剧组不是归你管的吗”

    秦意浓理直气壮,冷笑“当初是谁跟我说,你就在家好好歇着,什么演员剧组我一手包了,不要操心的,是谁”

    “我”韩玉平理亏,默了默,说,“我现在叫人去查。”

    秦意浓“剧组先停工两天,仔细排查清楚了,还有往外爆料我”她说到这看了眼唐若遥,不自在地闪了闪眸光,“那天晚上和唐老师对戏的工作人员,也得查出来开除。”

    韩玉平一惊“停工两天不行。”

    秦意浓只平静回了他一句话“我是制片人,误工损失我一人承担。”

    韩玉平“”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秦意浓又说“让剧组宣发部门发一封正式声明,澄清我和唐老师只是在对戏,你亲自转发。”

    韩玉平到这就更不同意了。

    “一个破绯闻而已,还是同性的,又没有真凭实据,人家爱信不信,有必要那么大费周章吗”还让他亲自转发。

    “有。”秦意浓察觉到旁边陡然投过来的炽热视线,顿了顿,补充,“我乐意,你管得着么”

    “我是管不着,但你是制片人,你不是最大么你完全可以自己让宣发发声明,为什么来找我”韩玉平费解道,“你忘了”

    秦意浓一滞。

    她确实忘了。

    但偶像包袱不能丢,秦意浓义正词严,为自己找台阶下了“不是要让你亲自转发么显得有权威性。”

    韩玉平一代名导,说出来的话自然够分量。韩玉平也懒得跟她七拐八绕地折腾这些破事,一口便答应下来“我可以转发,但有一个条件。”

    “说。”

    “正常拍摄,不能停工。”

    “不行”不把剧组整顿干净,秦意浓绝对不会投入拍摄,她不能再让唐若遥冒风险。

    “好,那就两天,但那些糟心事你自己处理,我不管。”韩玉平说。

    他是导演,本来就不擅长管这些,秦意浓自己有人手,没真指望他,当即道“成交。”

    剧组临时停工,工作人员里闹出不大不小的骚动,不知道为了什么。

    接着秦意浓安排的整顿工作就紧锣密鼓地展开了。

    唐若遥处在震惊当中,秦意浓竟然要澄清了,听说剧组的宣发部门已经在拟声明了,还要交给高手润色,确保万无一失。

    她有那么多桩绯闻,真假难辨,为什么偏偏要澄清这一桩

    唯一的不同,是这件事牵连到了她。

    她心思转了几千几百道弯,理由一条一条地被否定,渐渐地滑向了那个曾经在她脑海里出现过的推论。

    秦意浓是在保护她。

    就像她让工作室的艺人不要在外面为她说话,保持距离,是为了保护他们一样。

    是这样吗

    抱着这样的猜测,唐若遥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敲开了秦意浓在片场休息室的门。

    开门的是助理阿肖。

    “请稍等。”阿肖进去通报,过了会儿出来,将她迎了进去。

    秦意浓在打电话,唐若遥双手接过阿肖倒的水,轻声道了句谢,将目光投向在窗前,单手抱臂的秦意浓。她的表情很严肃,唐若遥从未见过的严肃,眉眼深深,更透出两分冷厉。

    秦意浓出现最多的表情是散漫的笑,偶尔平静,兴致缺缺漠不关心的样子,最近罕见地动过两次怒火。

    但都和严肃沾不上边。

    这样的神情出现在她脸上,让唐若遥觉得很陌生,很违和,也很心动。

    她眼睛几乎一眨不眨地盯着秦意浓的脸,将贪婪深晦地藏进眼底。

    秦意浓话语一个短暂的停顿,改用背影对着她,讲完了电话。

    “坐。”她习惯性地开口说了一句,看到唐若遥已经坐下,改朝外挥了挥手,除了关菡以外的人全部潮水般退了出去。

    “有事找我”秦意浓将电话讲得口干舌燥,端过桌上的水喝了一口。

    唐若遥点头,实诚道“有。”

    “说吧。”秦意浓唇角弯出小小的弧度,恢复了最常见的笑容,精致,却虚假。

    唐若遥不知怎么有点失望,亦有点生气,但她很好地克制住,保持着一个后辈的谦恭,有分寸地问道“关于我和您的绯闻”

    秦意浓打断她的话,言笑晏晏“放心,很快就没有这种谣言了。”

    唐若遥心道可你明知这根本不是谣言。

    澄清的不是谣言,那么你不澄清的才是真的谣言么

    唐若遥抿了抿唇,依旧礼貌地问道“可是我不懂。”

    秦意浓挑眉笑笑“嗯不懂什么”

    唐若遥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上次她贸然跑去问秦意浓,用那样不客气的态度,触发了秦意浓的怒火,不但没有问出有意义的回答,反而收获了冷言冷语。

    这回她学乖了,不越雷池半步,微微地皱起好看的眉头,将疑惑表现得恰到好处,甚至带上了一丝小心翼翼“我觉得这桩绯闻,好像没有澄清的必要”

    秦意浓笑容短暂地凝滞了一下,很快如常。

    “为什么”她笑吟吟地问。

    没生气,成功了一小步。

    唐若遥在心里松了一小口气,可仍不敢放松,解释道“我们俩是同性,只要没有实锤爆出来,就没有危险,最多是传谣而已。现在有好多炒作同性c吸粉的,就是社会主义姐妹情。”

    秦意浓眼神里透出一丝茫然。

    社会主义什么情

    谁和她是姐妹了床上的姐姐妹妹吗

    关菡适时过去,在秦意浓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秦意浓眨动了一下眼睫。

    噢,原来是这个姐妹情,和她想的也差不离。

    唐若遥看她眼神和关菡接下来的举动就知道她说了秦意浓听不懂的词,顿时一阵懊恼,秦意浓这么忙,平时肯定不怎么上网,早知道她就顺带把这个词语解释一下了,还能多说两句话。

    但后悔也没用了,唐若遥只能继续。

    她抿了抿唇,说“当然,我不是让您和我炒c。我经纪人马上就过来了,她会调酒店监控,证明我们俩那天并没有发生什么,您不用这么麻烦。”

    秦意浓刚学了个新词,举一反三道“我已经有很多社会主义姐妹情了。”

    唐若遥愣了愣,才明白过来。

    秦意浓指的是她有很多段同性绯闻,包括但不限于她的女性朋友,和她合作过的女演员,上至八旬老戏骨,下至未成年小演员,“一个都不放过”。

    因为秦意浓有个“秦皇”的称号,有好事网友一年一度给秦意浓办选秀仪式和后宫晋升典礼,林林总总,罗列各大有交集的女星,热度还不低,每年都能上热搜大家一块热闹。

    而后宫晋升典礼中,最高位当然是皇后,其他的就是贵妃、贤良淑德四位,妃嫔依次往下,一直列到普通秀女。皇后之位由秦意浓公认的一位圈内好友霸占,常年蝉联。

    唐若遥每年都关注,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在帖子里出现一下,奈何二人是真的毫无交集,连个秀女都没资格。本来她想给自己游戏id取名叫皇后的,没好意思,她怕是连妃都够呛,又因为秦意浓的粉丝叫“皇妃”,就取名叫“y皇妃y”,“y”是她的名字。

    而去年刚落幕的一届,因为秦意浓在首都戏剧学院的毕业典礼上替唐若遥颁发学位证书,唐若遥终于有了一席之地,被封“才人”,今年又有了新电影合作,还闹绯闻,估计还能往上升一升位分,一跃为妃嫔不可能,遥贵人的机会还是挺大的。

    唐若遥一如既往,谦恭自持回道“所以更不少这一段,不是吗网上的风言风语,大家热闹两天就过去了,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越是理会,他们越来劲。”

    秦意浓神色微动。

    唐若遥有古怪。

    电光火石间,秦意浓闪过一个念头她在试探她。

    秦意浓突然低低地笑了声。

    唐若遥莫名。

    秦意浓嘴角含笑“你以为我澄清这桩绯闻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唐若遥确实是带着这个疑问来的。

    “因为”秦意浓红唇微启,倾身靠近,倏忽抬起眼帘,墨眸幽邃,深深地望进唐若遥的眼睛里。

    唐若遥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