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8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戏的时候唐若遥有意无意地领先秦意浓半个身位, 自己挡在韩玉平面前,秦意浓心安理得地躲在小朋友后面,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可不想再面对韩玉平的怒火了。

    韩玉平糟心地往秦意浓那儿瞟了眼,敛下怒容, 平静无波的语气道“沈慕青是一个人悄悄起来的,在厨房背对着门口做菜,韩子绯醒来发现沈慕青不见了, 着急地下来找人, 看到对方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后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过去, 从背后抱住她。沈慕青一僵, 大庭广众,想让她出去。韩子绯这时就故意跟她作对似的, 抱得更紧了, 亲她脸,沈慕青躲一下, 她那个吻刚好落在耳朵上, 两个人同时愣住。”

    韩玉平精炼道“触电的感觉。”

    由于这场戏是接昨天晚上那场的,沈慕青昨夜在韩子绯艰难地平复呼吸后, 又苦挨了很久才睡着。翌日早晨醒来,韩子绯赫然还在她床上睡着正香, 胳膊环着她的腰,暖热的呼吸扑在耳廓。

    沈慕青不是什么圣人, 她有欲念,面对年轻热情的恋人也会有情不自禁。只是她枯长了几岁,比韩子绯更会掩饰。

    昨夜的记忆尚未远离,韩子绯落在她耳朵上的那一下明显勾起了她的回忆。韩子绯朦朦胧胧,凭着本能亲近她的念头,出自纯粹的爱,比单纯的欲念更让人悸动。

    秦意浓甩了甩手腕,仰头让上前的化妆师补妆,往唐若遥的方向看了眼,心里再一次涌起惋惜的念头怎么就不是自己演韩子绯呢,叫唐若遥占尽了便宜,今次连耳朵也保不住了。

    年轻真好。秦意浓羡慕地想。

    “本色第十九场一镜一次,action”

    天刚蒙蒙亮,厨房里便多了一道窈窕纤细的女人背影,手脚麻利地准备当日的早餐。韩子绯喜欢吃面条,她干脆利落地将水在锅里烧开,把面条煮软,捞起来过一遍凉水。

    还不到唐若遥的镜头,她暂时游离在安静的片场,和导演一样注视着秦意浓,导演看的是整体镜头感觉,她看的是秦意浓的手,以及她手上娴熟的动作。

    她会做饭,而且厨艺应该不错。唐若遥想。

    韩玉平眼睛盯着监视器,举起了一只手。

    唐若遥赶紧收回思绪,入戏准备。

    机位推到楼梯。

    唐若遥慌慌张张地下楼,但她的脚步声不重,显然是顾及这里住的其他人未醒。厨房不是正对楼梯口,可是也足以让唐若遥一眼看见里面有个人。

    她走到门口确认过后,松了口气。

    镜头给秦意浓特写。

    拍摄不是简单的只拍摄画面就行了,镜头能表达的东西远远要丰富得多。

    这不是单纯的特写,而是用韩子绯的恋人视角。她专注地在砧板切着面码,半低着脑袋,额前垂落两缕头发,凌乱不失美感,侧脸轮廓线条柔和,一种看不见的光芒笼罩在她身上,整个人都温柔极了。

    镜头微微下移,淡青长裙的领口露出平直的一字型锁骨,分外性感。

    再落回到形状完美的薄唇,微微呈淡粉色,像饱满的水蜜桃,引人采撷。

    光从一个特写镜头,便能感受到镜头外韩子绯的种种心境,以及她有多爱眼前这个人,比直接让演员来演高明得多。

    厨房里油烟机声音大,沈慕青没发现厨房门口多了一个人,韩子绯脚步声踩着心跳,一步一步地靠近,伸臂从背后抱住了她。

    沈慕青身体下意识地一个紧绷,在察觉到来人是谁后,慢慢地放松,但她没有往后靠,借势倚在韩子绯身上,而是腾出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韩子绯扣在她腰上的手。

    “去外边等着,一会儿就好了。”

    “不要。”韩子绯含糊地咕哝了一声。她才不依,好不容易两人一块旅游了,昨天在街上牵个手沈慕青推三阻四的,现在连抱都不让抱一下了。

    唐若遥个子比秦意浓低点儿,但低太多也不至于,下巴就这么顺势搁在秦意浓肩膀上。

    沈慕青察觉到恋人的不满,安抚地偏头蹭了蹭她的脸颊。

    柔滑的肌肤相触。

    韩子绯好像尝到了甜头,反蹭回去。

    她在沈慕青面前大事上成熟,小事上总忍不住孩子心性。沈慕青被她抱得紧紧的,脸颊相贴。外面幽静,她紧张地瞟了眼门口,生怕被人看到她们俩的举动,于是轻声道“别闹了。”

    韩子绯洞悉她神情,笑道“你怕被人看见啊”

    沈慕青抿唇不语。

    “看见就看见呗,我们俩两情相悦,又没伤天害理。”韩子绯满不在乎地说。

    沈慕青垂眸,指尖蜷了蜷。

    她没说话,但怀中的女人一分一分地僵硬起来。韩子绯眼神里流露出一丝难过,环着对方的力道一松,就要退开。

    沈慕青抓着她的手,固定在了原位。

    韩子绯惊喜地抬眸。

    沈慕青眼睑低垂,依旧没说话,但她的行动已经代表了一切。

    韩子绯脑子一热,直接亲向她的脸颊。不巧沈慕青偏了下头,这个吻正好落在她耳廓上。

    沈慕青一僵,右手跟着一颤,险些没拿稳手里的筷子。

    韩子绯心弦更是猛烈地颤动,愣在当场。

    渴。

    躁动在蔓延。

    沈慕青转脸和她对视,看她无意识舔唇的动作,脸跟着腾地红了。

    “卡。”

    韩玉平喊完卡,那二位意料之中地依旧抱在一起。

    韩玉平不理,低头看回放。

    不得不说小情侣真演起对手戏来事半功倍,情意都不用特意酝酿,一个眼神流转,就全都出来了。韩玉平摸了摸下巴,对这个状态非常满意。

    秦意浓低头看扣在自己腰间的一双白玉似的手,在心里数秒。

    数到第二十秒的时候,唐若遥装作刚出戏的样子松开,抱歉地说“冒犯了。”

    “你冒犯得还少吗”秦意浓淡道,神色不辨喜怒。

    她突然如此直白,让唐若遥心慌了一下。

    秦意浓盯着她的反应,唇角得意地微微翘起。

    唐若遥明白被耍了,当即轻轻一跺脚,嗔道“秦老师”师字尾音拖得长长的,千回百转,绕梁三日。

    如果让秦意浓主观给唐若遥目前拍摄过的所有镜头打分的话,绝对是在街上等沈慕青过来牵手那段得分最高,韩玉平亦赞不绝口。

    秦意浓心口连带着指尖都发麻。

    受不了她。

    秦意浓等鸡皮疙瘩慢慢地消退,才佯装嫌弃地啧了声“造作。”

    唐若遥心情不赖“哈哈哈。”

    她从上次就发现了,不,是好久以前了,秦意浓就吃这种娇声娇气的款,唐若遥当然要时不时地利用一下自己的优势。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斗嘴,韩玉平走过来,掩唇咳嗽一声提醒。

    两人肃下神色。

    韩玉平冷着张脸,挑了点细节上的小毛病,让二人重拍一条,这条中途就不停了,直接继续往下拍。

    场记打板“本色第十九场一镜二次,action”

    韩子绯不懂涌动的怪异感觉是什么,和昨夜她听到那些声音的时候很像。就在刚才那一刻,她仿佛找到了纾解的途径,那团火嘭地扩大了好几倍。

    她想和沈慕青近一点,再近一点,毫无保留地亲近。

    唐若遥眸色一暗,直接就凑了过去。

    秦意浓反应不及,耳垂上传来温热的感觉。

    她轻轻地哼了一声,身形不稳,倒进年轻女人的怀里。

    唐若遥兜紧了她。

    秦意浓不适应偏了偏头,想挣开,可她退一步,唐若遥不依不饶地跟上。

    年轻懵懂的恋人迅速掌握了窍门,强势主动,将她圈在柔软有力的臂弯间,慢慢地挑动着敏感脆弱的神经。

    秦意浓扬了扬白细的脖颈,肺里的空气被攫取,大脑渐渐趋于空白。

    外面倏忽传来脚步声。

    秦意浓猛的回神,一把推开了面前造次的人。

    唐若遥后退撞到流理台,吃痛嘶了一声。

    “卡。”

    韩玉平这句卡喊得尤其快,仿佛他喊晚了,这两个人在片场,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公然做出点什么来似的。

    不止秦意浓有这个感觉,连唐若遥都察觉到了。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心情微妙。

    关菡神出鬼没地出现在秦意浓身后,手里拿着张干净的纸巾,平淡道“秦姐,擦擦耳朵。”

    秦意浓自然地低头,将耳朵凑到她手旁。

    唐若遥胆大妄为地截住了关菡的手,连纸巾一并抽走,神情自若道“我来吧,秦老师。毕竟这是我弄的,我有责任。”

    秦意浓被她这一声“责任”震得两耳轰鸣,险些当场失聪。

    她是什么狗屁道理胡说八道十级专家了吧

    秦意浓没回答,唐若遥就擅自将纸巾挨到了她的耳朵上。

    秦意浓耳廓小巧,耳垂若玉,光耳朵也能在众耳里脱颖而出,封个“耳美人”。但唐若遥全然没有欣赏的心思,因为此时秦意浓整只耳朵都是红通通的,而且晶莹地泛着湿润的水光。

    那光是什么自然是唐若遥先前拍戏的时候舌尖所到留下的痕迹。

    唐若遥不自觉地跟着回忆起方才的感觉。

    从凉,到热。

    秦意浓在她怀中无力抵抗的样子,她迷离的双眼,想抓紧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的手,最后只能无助地揪着她的衣料。

    如果现实里的秦意浓也

    唐若遥心脏重重地跳了下。

    秦意浓久未等到动静,转头不耐道“愣着干吗”

    唐若遥愣愣地回视她,神情怔忪。

    秦意浓皱眉“关菡。”

    关菡快步上前,手里变出了张新纸巾,替秦意浓擦耳朵。

    唐若遥悔得肠子都青了。

    什么时候心猿意马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

    唐若遥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秦意浓细一思量便猜到她脑子里在转哪些小九九,为免自己被她的情绪影响,晚上难熬,秦意浓起身去了韩玉平那儿。

    韩玉平对着回放,眼珠瞪圆,看得仔仔细细。

    秦意浓抬手摸了下仍在发烧的耳垂,问“这镜过了么”

    韩玉平不答。

    秦意浓站在她旁边一起看,良久,等到了韩玉平的两个字“过了。”

    秦意浓松了口气。

    甜蜜的戏如今拍一场便少一场,对秦意浓来说是个好势头。和唐若遥一起拍戏,一起在剧组生活,是她生命里少数美好的经历之一,但梦境再美好,也会有清醒的一天。

    她一直留存理智,近乎冷漠地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离杀青还有一个月多一点儿,转眼日程便过半了。

    到时候会怎么样呢

    秦意浓眼神里罕见地出现了一丝迷茫和怅惘。

    她预想好了结局,但人生不是故事书,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结局的。

    韩玉平瞟她一眼“你心情不好”

    秦意浓打起精神“没有。”

    韩玉平直男推理道“和吵架了”

    他不明说,但秦意浓心领神会,他说的是谁,当即失笑“您看她敢和我吵么”

    韩玉平想了想,点头道“也是。”顿了顿,又说,“别老欺负人家。”

    秦意浓明白再怎么跟韩玉平解释都是无济于事,当即放弃了争辩,从善如流道“当然,我疼爱她还来不及。”

    韩玉平立马露出了一个很复杂的眼神。

    半晌,他说“晚上早点休息。”竟是把交代给唐若遥的话原封不动地交代给了秦意浓。

    秦意浓“”

    秦意浓低声道“你们这些老男人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

    韩玉平表情漠然,反唇相讥“我也是从年轻时候走过来的,我还不了解”他斜睨了秦意浓一眼,不留情面道,“要么就是你有问题。”

    秦意浓没忍住爆了句粗口。

    韩玉平好久没斗嘴赢过她了,趁胜追击,云淡风轻地放嘲讽“恼羞成怒了”

    秦意浓气成了个葫芦。

    唐若遥在不远处看着,听不清两个人说话,但能看出“战况”激烈,不多时,韩玉平脸色铁青,秦意浓跟大胜的将军一样,神采飞扬,凯旋还朝。

    唐若遥及时给秦将军奉上美酒矿泉水。

    关菡默默地将迈出的一步退了回来,唐若遥现在是打定主意跟她抢活儿干了。

    秦意浓检查过矿泉水才喝,唐若遥递上来的也不例外。

    但此一时非彼一时,唐若遥径直开口问道“秦老师好像对喝的东西很小心”

    秦意浓一愣。

    一个愣神,不足以让唐若遥判断她的情绪。她决定赌一把,但声音并不强势,称得上是温柔的,道“我看过很早以前的一桩新闻,说是您在录制综艺节目的时候,牛奶里被混进了白油漆”

    她盯住秦意浓失神的这个瞬间,以期能捕捉到什么。

    令人失望的是秦意浓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一旁的关菡反倒眸光一厉,对唐若遥的眼神瞬时充满了攻击性和敌意。

    唐若遥没看关菡,她是突然被寒意笼罩,才察觉到关菡的异样,但关菡收敛得快,等她后知后觉去看的时候,已经什么迹象都没有了。

    唐若遥只得慢慢补上后半句“您误食了,所以才这么小心么”

    这个问题冒犯吗当然冒犯,但和之前那个质问她为什么不澄清的问题不同,唐若遥有九成把握,秦意浓不会动怒,但她亦未必会和自己说真话。

    不出她所料,秦意浓果真没有生气,只是微微蹙起好看的眉头,淡道“谣言罢了。”

    “没有这回事”

    “没有。”秦意浓答得果断。

    “那您为什么”

    “我喝口水你也管”秦意浓说。

    唐若遥听出这是个警告的讯号,劝她适可而止,当即住嘴。

    秦意浓摆手。

    关菡挡住了唐若遥落在秦意浓身上的视线,再次露出防备的神色。

    唐若遥识趣地退后,苦笑了下。

    这段时间她果然被糖惯得天真了些,秦意浓身上的防线还是那么根深蒂固,轻易不会让任何人看到她的内心,光是刷存在感还是不够让她打开心门的啊。

    但至少,还是有进步的,虽然微弱了点儿。秦意浓没有一开始就发火,还贴心地给了她提示。

    唐若遥苦中作乐地想。

    一个月出头,唐若遥握了握拳,她开始感觉到时间紧迫了。

    现在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她能在这段时间里了解她多少,做多少事,直接影响到杀青后的结局。是分道扬镳,还是同舟共济

    从哪里突破好

    还有方才秦意浓平静无波的反应到底代表着什么是她演技高超掩饰得滴水不漏吗还是真的另有其事,那件事才是根源

    脑子里缠成了一段乱麻,唐若遥始终保持冷静,不紧不慢,一个人静静地梳理着。

    秦意浓捏着掌中的矿泉水瓶,指节泛白。

    关菡守在一旁,关注着四周动向,更多的注意力当然是放在秦意浓身上的。

    关菡实际上比安灵认识秦意浓稍晚,她当秦意浓的助理时,秦意浓已经是有国际奖项在身的影后,按理来说应该风光无限,但她在国内的处境其实并不好,外界风评不提,连在圈内都完全没有受到应有的待遇,可以说是尽遭冷眼。要不是秦意浓和以韩玉平导演为核心的圈子关系融洽,恐怕早就被打压得抬不起头。但韩玉平不能一直护着她,事实上韩玉平只是给她了一个机会,抓不抓得住全靠她自己。所以她得一直周旋在各色各样的酒桌,曲意逢迎,小心翼翼地维持经营着来之不易的人脉,然后才能在这个娱乐圈里挣扎着生存下去。

    是的,生存,不是为了名利,只是为了活着。

    圈里有个大人物一直在打压她,而且是一个可以和韩玉平相提并论的大人物。关菡隐约知道有这件事,但不知道具体是谁,为了什么事情。

    直到她母亲纪书兰连带着她一块被认回纪家,秦意浓有了底气,形势才真正得到好转,抬起头来做人。

    这都是关菡认识她之后的事,之前的关菡不清楚。但身为助理,兼秦意浓最信任的人,关菡自己收集过资料,秦意浓有时会透露一些。

    白油漆的事当然是真的,真的不能再真,秦意浓亲口向她承认过。连带着白油漆事件的出道三年,都是她不堪回首,且不能回首的,所以秦意浓把这件事记得很深,引起了连锁反应,才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今天以前,确切的说,是唐若遥问秦意浓之前,关菡一直是这么以为的。

    但问之后,她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判断或许是错的。

    “秦姐。”

    秦意浓松开手指,撩起眼皮望了她一眼,神色异常平静“怎么”

    “遥小姐的问题”

    “你也想越界吗”秦意浓冷冷地说,“记住你的本分。”

    她的话说得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关菡一惊过后便是一惧,垂眸后退,不敢再妄言。

    唐若遥将这幕尽收眼底。

    可惜听不到内容,唐若遥想。

    现在是休息时间,唐若遥拍拍手站了起来,没往秦意浓的方向走,而是去找了韩玉平。

    唐若遥觉得她大概有一些上天眷顾的运气,韩玉平似乎误以为她和秦意浓在谈恋爱,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秦意浓没有澄清,但这是她的机会。

    韩玉平和秦意浓这对看起来一点儿都不搭的c荒谬的“绯闻”传到这个地步,二人从不屑于在娱媒面前表达对对方的欣赏,秦意浓在片场对韩玉平随性的态度,都证明了二人关系是真的好。有谁比韩玉平更了解秦意浓吗或许有,但在这个片场,唐若遥能接触到的人里,没有。

    唐若遥决定了,而且毫不犹豫,就从韩玉平这里突破。

    但她首先得百分百确定,韩玉平是真的误会了,谨慎为上。

    她一坐在韩玉平身边,有了新灵感在重画分镜图的韩玉平便一眼斜乜了过来“有事”

    唐若遥“有。”

    “说。”韩玉平将脸转了回去,淡淡说。

    唐若遥说“秦老师好像生气了。”

    韩玉平冷漠道“生气了你去哄呗,跑来找我有用么”当他是月老啊,月老红线牵完也不管售后的吧

    唐若遥说“可是她是和你说完话才生气的。”

    韩玉平暴脾气一下被她理直气壮的语气给点着了。

    “嘿我说你”韩玉平啪一下扔下笔,怒声道,“你们两口子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吧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才善罢甘休啊气死我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啊啊”

    一个一个的都是狗比,老狗比配小狗比现在的年轻人还懂不懂什么叫做温良恭俭让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韩玉平不久前秦意浓怼了个哑口无言,现在被唐若遥气得脸红脖子粗。但他也不是好惹的,喷个秦意浓喷不过,喷个唐若遥还喷不过么

    唐若遥对他的大骂充耳未闻,满脑子就只有韩玉平脱口而出的“你们两口子”,在心里打上了着重号。

    韩玉平骂完,喝了口水,长出口气。

    唐若遥这会儿摆出尊老的架势了,乖巧道“对不起韩导,我是一时着急才”

    她态度端正,韩玉平还剩一半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语重心长道“你还有救,别近墨者黑。”

    “好的。”唐若遥微微笑着应。

    韩玉平舒心了,问“秦意浓真生气了”

    “嗯。”

    “那你哄哄她。”韩玉平不经意再次实锤道,“床头吵架床尾和,双方都大度点儿,不要斤斤计较,以后才能走得长久。”

    是夜,狂风大作。

    幽黑的天幕劈出一道骇人的闪电,骤然将苍穹撕开了一条可怖的裂缝,秦意浓从噩梦中惊醒。

    唐若遥在睡梦中仿佛听到了水杯砸地的声音,一个激灵,也睁开了眼睛。

    她走出房间,将耳朵贴在秦意浓房门上,不是幻觉,是里面的响动。

    唐若遥当机立断,抬手用力叩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