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8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我呢”

    唐若遥说出这句话后, 走廊里顷刻间落针可闻。

    一直保持着淡然的秦意浓眉尖有个不易察觉的蹙起。

    暮春多雨水,晚上睡觉是很有一番凉意的, 不好好盖被子容易感冒。

    两人面对面静止了一会儿,唐若遥默默地想她在为难。

    唐若遥说这句话并不是想占她便宜,只是一时嘴快, 再加上怕她一个人状态不好,晚上再出现什么意外,她已经打定主意, 如果秦意浓不让她一块进房的话, 她就在走廊坐到天明,赶在她起床之前回去。

    但在此之前, 唐若遥先骗她道“我去楼下和辛倩挤挤。”

    秦意浓轻轻地拧起了眉头。

    她没说好, 也没说不好,回身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一个人走了进去。唐若遥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返身也往楼梯走,演戏演到底。

    她突然意识到什么, 猛地扭头看了一眼。

    秦意浓没关门。

    那扇门就那么敞开着, 好像在等待什么人。

    千钧一发之际,唐若遥读懂了, 心头涌上狂喜,她在走到门口前的几步勉强克制住, 轻呼吸了口气,进了秦意浓的房间。

    柔软洁白的大床上拱起一团, 秦意浓侧身,背对着门口躺着,一动不动。

    她只占据了一方角落,被子也只盖一半。唐若遥绕到床的另一侧,掀起一个被角,轻手轻脚地躺了上去。

    身边的床位往下陷,秦意浓睫毛颤了下。

    “关灯吗”唐若遥问,安分地平躺在属于自己的地盘,一分都不往旁边跨越。

    “不用。”秦意浓闭着眼回她,声音清淡。

    “好,晚安。”

    几息过后,唐若遥等来了秦意浓的回答。

    “嗯,晚安。”

    人在强光下一般很难睡着,唐若遥闭了会儿眼睛,最终将被子拉高了,遮住眼睛,挡住光线,才模模糊糊地有了困意。

    她在睡前一直在祈祷自己晚上不要乱动,不要踢被子,尤其不要在床上睡横过来。

    这种念头太过深刻,以至于晚上她感觉自己的睡姿有变化马上惊醒了,脑子里求生欲爆棚地接连蹦出来一连串向秦意浓请罪的说辞。

    “秦”唐若遥口齿中刚挤出来一个单音节,便发现她还在原来睡着的地方,只是身边多了一个人,暖热芳甜的气息隔着薄薄的衣料,呼在她皮肤上。

    唐若遥整个人僵住了。

    她连一根手指都不敢动,生怕惊动了她。唐若遥脖子转动的幅度极小,动作极慢,眼珠下移,朝身侧的秦意浓望去。

    秦意浓是蜷缩着睡的,长手长脚缩成了一团。女人手抓着她的衣襟,额头轻轻地抵着她的肩膀,呼吸清浅,类似婴儿在母体里的睡觉姿势。

    唐若遥忽然有些鼻酸,她忘了从哪里听说,采用这种睡姿的人都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

    联想到她方才冲进来,发现躲在衣柜里,仿佛神经质般紧张兮兮充满攻击性的秦意浓,在她的脑海里来回放映,难过的情绪慢半拍地潮水一样涌过来,将她淹没。

    泪水沿着眼角安静滑落,在雪白的枕头上开出一朵接一朵的花。

    肩膀一沉,秦意浓似乎动了一下,发出含糊的呓语。

    唐若遥慌忙用空着的那只手胡乱抹了把脸,闭眼装睡。

    长久的静默后,唐若遥睁开眼睛,秦意浓比方才离她又近了一点,但也只是一点而已,并没有像小说里一样,因为冷而不自觉地靠近热源,滚进她怀里。

    在睡梦里也不肯放松防备。

    唐若遥动作轻慢,将被子一点一点往上拉高,想盖到秦意浓揪着她衣料的那只手上。她万分谨慎,每挪动一分便紧张地看秦意浓的反应,中途秦意浓有一次醒过来的迹象,眉尖微蹙,唐若遥立马停下来,手僵在半空,最终有惊无险。

    就这么一件简单的事,她做完竟出了一后背的汗。

    但秦意浓一直没醒,唐若遥看着她渐渐舒展开的眉头,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唐若遥不记得她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眼皮先感觉到光线的亮度,唐若遥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她还有昨夜的记忆,所以没有妄动,而是先看身边的女人。

    她睡前什么样,醒后秦意浓还是什么样,唐若遥突然抬眼看了看天花板,但原本大亮的灯已经关掉了。

    无疑,秦意浓中途醒过了。

    可她现在还在睡。即使秦意浓没用什么力道,但是唐若遥一边肩膀被她这么抵着一晚上,血液流通不顺,现在亦有些发麻了,想活动便得从秦意浓额头下挣脱出来,唐若遥权衡了一下,催眠自己一点都不疼,再度睡了过去。

    关菡准点出门,先瞧见走廊揉得乱七八糟的一团被子,她就地将被子叠了,若无其事地绕过,抬手敲门。

    叩叩叩

    秦意浓的闹钟和关菡敲门的声音是一起的,睡在床上的两个人同时惊醒,秦意浓簌然睁眼,向后退,唐若遥则眼睛都来不及睁开,条件反射地反手一搂,想护住她。

    秦意浓退避的动作慢了唐若遥一秒,整个人被唐若遥抱了个满怀。

    两人皆只穿了睡衣,里面什么都没有,这么严丝合缝地抱在一起,触觉分外敏锐。秦意浓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说“门外是关菡。”

    唐若遥认清面前的局势,知道是自己手太快,忙松开怀里的温香软玉,结结巴巴道“不、不好意思。”

    秦意浓近来见惯她厚脸皮,冷不丁纯情了一番,唇角忍不住往上翘了翘。

    唐若遥捕捉到她的笑容,心里的花全都开了,想再让她多笑一笑,于是不过脑子、没话找话地担忧道“我睡在你房里,关菡不会误会吧”

    秦意浓目光玩味地望她一眼。

    唐若遥知道自己这话问得有多蠢了,她们俩以前那种关系时关菡都一清二楚,现今怕什么误会

    唐若遥神情讪讪。

    秦意浓尚嫌不够挖苦她似的,笑道“她不会说出去。”

    不过一夜,她便如满血复活般,恢复了往日慵懒谈笑模样。

    唐若遥心情复杂。

    秦意浓说了声“进来”,关菡便直接用钥匙开了门,见到在床上的二位果真没有露出什么异样,像平时一样将秦意浓今天的衣服搭配好放在床头。

    也有不同,比如说她多嘴问了一句“门口的那床被单脏了,要洗么”

    唐若遥哪好意思麻烦她,忙道“交给辛倩吧,让她拆了被单丢进洗衣机。”

    关菡看着秦意浓。

    秦意浓“洗了吧。”

    “是。”关菡退了出去。

    秦意浓支起身子坐了起来,转头道“我要洗漱了,你”也去隔壁洗漱吧。

    唐若遥跟着坐起来,和她四目相对。

    秦意浓话音戛然而止。

    唐若遥正诧异她怎么不说了,秦意浓却忽然凑了过来,距离近到可以数清彼此的睫毛。唐若遥心跳猛地漏了一拍,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红唇微微地启开。

    预料之中的吻却始终没有落下来,脸颊一凉,耳畔传来秦意浓情绪不稳的声音“这是什么”

    秦意浓指尖微颤,虚虚抚过唐若遥侧脸那道高肿起来的红痕,过了一夜,已经透出青紫了,在雪白的脸颊上尤其的分明可怖,触目惊心。

    唐若遥还沉浸在惋惜里,迟钝地反应过来,糟了。

    “那个,我昨天没留神撞门上了。”唐若遥干巴巴地编着借口,下地穿鞋,“秦老师,我回房洗漱了。”

    她一只手撑在床沿,顺势低头就瞧见了手腕更不容乐观的指痕。

    唐若遥“”

    她悄悄地转了一个角度,把手藏在身前,打算偷溜。

    “站住。”

    秦意浓只是失常,不是失忆,昨夜她从柜子里出来似乎用金属衣架抽到了什么东西,如今看来就是唐若遥了。晚上光线不好,那道伤痕的位置又偏偏在耳颊相连的地方,她一时没有注意到。

    “你手上那又是什么”秦意浓眼尖,眼角余光一闪而过她的手腕。

    “没什么。”

    秦意浓抢上两步,直接将她截住。手指刚好握在原先的指痕上,唐若遥没忍住轻轻地嘶了一声。

    秦意浓松手,改捧着她的手瞧,眼底漫上心疼。

    “这是怎么弄的”她声音充满了自责和小心翼翼,“我么”她不知道昨晚在门外的事。

    “不是。”唐若遥矢口否认。

    秦意浓看起来并不怎么信。

    唐若遥马上把关菡供了出来,并把事情的原貌大致还原,不偏不倚地表示关菡是护主心切,让她不要责怪。

    唐若遥也确实没有怪罪过关菡,秦意浓身边有这么一心为她的人,她只会多放一份心。

    秦意浓不辨喜怒地嗯了声,放开她手,说“你先洗漱,我待会给你处理一下,洗脸的时候小心些。”

    唐若遥敏锐地抓住了“我”这个字眼,心底小小地雀跃了下。挨了两下,换来亲手上药,这波生意稳赚不亏。

    “那我走啦,秦老师。”唐若遥走到门口,回头又道。

    “去吧。”秦意浓眸光柔和,回她。

    秦意浓在她走后,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她洗漱换衣服,在床头静坐了一会儿,一个电话把关菡喊了进来。

    关菡敲三声,推门而入。

    “秦姐。”

    秦意浓脸上的沉郁已经不见了,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坐。

    关菡方才在走廊里撞见了一次唐若遥,自然也看到了她脸上和手上的伤痕,心里便猜到了三分秦意浓叫她来做什么的目的。

    八成是兴师问罪来了。

    关菡有自己的执行道理,要是秦意浓真的对她的做法有异议的话,她要重新和秦意浓商量一番对唐若遥的对策了。

    “遥遥的手腕”秦意浓顿了顿,方问,“你做的么”

    关菡坦然道“是。”

    秦意浓淡道“你把事情的经过和我说一遍。”

    关菡秉承着自己一板一眼的作风,讲了一个比唐若遥更加详细的版本,秦意浓比较了一下,二者出入不大。她沉吟了片刻,先是肯定了关菡的做法。

    “你做得对。”

    关菡直觉她还有下文。

    果不其然,秦意浓在停顿几秒后,补充道“但下次下手可以轻一点。”

    关菡需要具体的标准,轻轻地挑了一下眉,问道“轻一点是轻多少”

    “嗯”秦意浓抿了抿唇,说,“尽量不要动手。”

    关菡“”

    她问“如果再遇到这样的情况,动手还是不动手”

    秦意浓“”

    秦意浓说“你给我打电话。”

    “您要是接不到呢”关菡追问。比如像昨夜那样躲进柜子里的情况。

    “”秦意浓无法跟随她的假设,直接道,“见机行事,如果阻止她只有动手这一种方法,那你就动手,尽量轻点,不要伤到她。”

    “是。”

    关菡想起什么,道“您以前噩梦没有这么严重的情况,需要我联系心理医生过来么”

    秦意浓摆手“不用。”

    这种小事她自己调节一下就好了,要不是昨晚上她们俩突然闯进来,秦意浓一个人在柜子里躲到天亮就能恢复正常了,现在弄得这么复杂。

    “下次不经传唤,不要贸然开我房间门。”秦意浓面色不虞道。

    关菡一凛,低头道“知道了。”

    秦意浓一想到唐若遥见到了自己那个样子就头疼得无以复加,抬手掐了掐自己的眉心,另一只手指尖微动,道“给韩玉平打个电话。”

    关菡给她拨了号,接通后将手机递过来。

    秦意浓松开捏着眉心的手,酝酿出一副谄媚的笑,甜甜道“韩导。”

    “无事献殷勤。”韩玉平体贴地给她留了后半句不说,道,“速度放。”

    秦意浓继续甜笑,柔声道“是这样的,我想给唐若遥请一天假。”然后她马上把手机拿远了。

    “你在说什么屁话”韩玉平音量陡然拔高,连几步远的关菡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秦意浓等他喷完第一波,重新将手机贴到耳朵上,揽锅道“这事儿赖我,我没轻没重。”

    关菡“”

    秦意浓没发现她骤然发亮的眼睛,继续和韩玉平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是,留了点儿印子,颜色有点深,化妆遮不住。”

    “知错了,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任打任骂,绝对的,您怎么罚我都行哎真跟她没关系,您还不知道她性子软和得很,我真欺负她,她不敢反抗的。”

    “是,我不是人,我是禽兽,我禽兽不如。”秦意浓叹气。

    关菡忍笑。

    秦意浓全程装孙子,卑微得不得了,就差把脸埋进地里。

    关菡看着都有点不忍心了。

    秦意浓挂断电话,长出一口气,苦笑道“明儿去剧组又要给老头儿骂一顿了。”片刻,她又振作起来,道,“好在遥遥不用挨骂了,假也请到了。”

    关菡心想遥遥遥遥,你光会在我面前说,你倒是告诉她呀。

    她昨晚履行职责泣血亲手拆c,幸好最后有惊无险,她c又一起困觉了。可见这是命定的c,早就上了九九八十一连环的锁,解都解不开了。

    秦意浓“遥遥脸上和手上都有伤,你把医药箱放到楼下客厅,我一会要给她上药。”

    关菡“”

    一百六十二道锁了

    “好的,我现在就去。”关菡连步子都更快了。

    秦意浓望着她莫名轻快的背影皱眉,压下心头忽然涌上来的异样,掸了掸衣服,起身下楼。

    唐若遥“巧合”地和她同一时间拉开门。

    “早安。”唐若遥立马朝她绽出灿烂的笑脸,然而动作太大,不小心扯到脸上的伤口,当即有了一个微妙的扭曲。

    秦意浓“”

    唐若遥尴尬得耳根通红。

    秦意浓挑眉,淡道“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

    这是古龙小说里的台词。

    唐若遥不知道她是在挖苦自己,还是在夸奖自己,一时愣在原地。

    秦意浓看她傻愣愣的模样,抬手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忍俊不禁“夸你呢,走吧。”

    她率先行过,路过唐若遥身前,拂过一阵幽淡的冷香。

    唐若遥深深地嗅了一口,拔腿跟上。

    “我帮你给韩导请过假了。”秦意浓让唐若遥坐在沙发上,熟练地打开医药箱,取了棉签,先给她消毒。

    “麻烦秦老师了。”唐若遥感激地笑笑,问道,“秦老师今天也请假吗”

    秦意浓眼睑低垂,专注地对付她的脸,懒洋洋的语调道“我都是和你的对手戏,你不拍,我一个人对着空气演”

    唐若遥笑了声,接着道“我体质很好的,这点小伤半天就消了,其实不用请一整”

    秦意浓啧了一声,手下一用劲。

    “啊”唐若遥疼得呲牙咧嘴,马上又想到要在秦意浓面前保持形象,强行将嘴闭上。

    秦意浓揭开棉签,往她的脸颊轻轻吹了口气,淡声道“还废话吗”

    “不敢了。”

    秦意浓嗯声,继续消毒,却对着面前这张白玉暂时有点儿瑕的脸出起了神,瑕不掩瑜。唐若遥皮肤状态是真的好,不是她那样靠钱保养出来的紧致,是真的属于年轻人的皮肤最饱满的状态,满脸的胶原蛋白,白且细腻,像剥了皮的水鸡蛋,吹弹可破。

    身上的皮肤更秦意浓连忙打住。

    温凉的指尖无意间触碰到脸颊,唐若遥心下一紧。

    一而再再而三地“不经意”碰到,唐若遥便心里有数了,秦意浓占她便宜呢。

    光摸脸算什么本事

    秦意浓意犹未尽地占完便宜,不是,是给她的脸上完药,再转战到手腕,腕上的指痕看着严重,但比脸轻多了,也没有脸部皮肤那么嫩,唐若遥默默地在心里数秦意浓又“无意间”碰到了她多少次。

    “秦老师。”唐若遥在秦意浓将药膏放回医药箱时,出手攫住了她的手腕。

    秦意浓挑眉。

    唐若遥指腹若有若无地抚过她凝脂般的玉腕,仰脸问道“我早餐吃什么”

    唐若遥不摆架子,有戏的情况下一日三餐都是跟着剧组吃,没戏的时候让辛倩去外头给她买。今天按照剧组本来的安排,她是要坐车去剧组解决早餐的,但如今出了意外,早餐自然赖到面前这位罪魁祸首了。

    秦意浓压下泛起的战栗,定了定神,果然也认为这是自己的过错,好脾气道“你想吃什么”

    唐若遥想了想,问“秦老师厨艺怎么样”

    关菡眼睛倏然一亮。

    秦意浓道“略通一二,但是这里没有食材啊。”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这不算可以推辞。

    唐若遥和她打商量“那我让辛倩去买”

    秦意浓摇头“折腾,不如直接买早餐回来。”

    唐若遥咬了咬下唇。

    关菡突然出声道“秦姐。”

    秦意浓看向她。

    关菡表情平静道“我买了食材的。”顿了顿,补充,“鸡鸭鱼肉,瓜果蔬菜,都有。”

    身为一个万能助理,必须要有未雨绸缪的本事。刚搬进来的第一天,关菡就支使着其他助理将冰箱塞满了,以备秦意浓什么时候一时兴起想下厨。宁愿浪费,也不能在秦意浓需要的时候无法。当然,她也有一点私心,只要自己跟秦意浓跟得够紧,就一定有她的一口饭吃。

    秦意浓哑口无言。

    唐若遥眼睛刷的亮起来,巴巴地望着她“秦老师下厨吗我给你打下手。”

    秦意浓看着她刚涂好药膏的脸蛋沉默良久,叹了口气,妥协道“好,想吃什么说吧。”

    “什么都会做”唐若遥一只手撑在沙发上,身后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尾巴在摇啊摇。

    “你有权利点,我有权利拒绝。”秦意浓默了下,回她。

    唐若遥“哈哈哈。”

    秦意浓慢条斯理地折起衬衣的袖口,从容优雅地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关菡快步哒哒哒地蹭上前,在秦意浓面前小声说了句什么。

    唐若遥好奇,更不甘心最亲近的位置被关菡占去,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过来,跟着秦意浓后面进了厨房,关菡从冰箱默默搬来食材,识趣地退到外面,来无影去无踪。

    “她跟你说什么”唐若遥看着正在水龙头下冲洗双手的秦意浓,手指细而白,被匀速的水流柔柔地包裹,沿着修长分明的指节往下滑,赏心悦目。

    “说她想吃牛肉饼。”

    “她吃过”

    空气霎时弥漫出酸意。

    秦意浓侧目,淡淡地睨了她一眼。

    唐若遥对上她视线避也不避,反而直白地鼓了鼓脸颊。

    更酸了。

    秦意浓耳廓不知怎么微微发起烫来,转回眼,淡道“嗯。”

    还嗯唐若遥恨不得咬这个女人一口

    秦意浓唔声,像是有些词穷地补充“跟我妈一起。”

    “她还见你家长了”唐若遥冲口而出。

    秦意浓“”

    她原意是表达她们俩一般不单独吃饭,清清白白,正大光明,但细一想,她以前在其他剧组也没少做两人份的和关菡一起吃,顿时理亏了。

    秦意浓心想唉。小朋友真难哄啊。

    秦意浓擦干手,唐若遥将早就准备好的擦手毛巾递上去。吃醋归吃醋,亲密机会一个都不能放过。

    秦意浓面不改色地扯谎道“就有时候碰巧赶上了,蹭个饭,大部分时候都是我妈做,我不下厨。”

    唐若遥第一次听她提家里,心里不免激动几分,但她没有贸然发问,而是顺着她的话谨慎道“你妈妈厨艺怎么样”

    “很好。”

    “最擅长做什么”

    “拍黄瓜”秦意浓想半天,歪了歪头,憋出一句。

    秦意浓在好口腹之欲的年纪,纪书兰眼睛里没她这个小女儿,样样紧着她姐姐秦露浓,桌上的菜都是照秦露浓的喜好做。现在纪书兰再挖空心思学新菜式,在秦意浓这里也留不下什么印象了。

    “啊”

    “你做的也不错。”秦意浓淡淡地夸奖了她一句。她还记得上次在唐若遥那儿吃的,估计是关菡提醒她了,有一份特地没放醋,很合她的口味。

    “那我现在给你做冰箱里应该有黄瓜,我去看看”唐若遥兴奋道,不等她回答,便雷厉风行地跑出去了。

    她的背影冒冒失失,完全没点稳重样,和昨夜判若两人,却一样在她的眼里发着光。

    “秦意浓。”唐若遥对着发呆的女人扬了扬手里的新鲜黄瓜。

    “嗯。”秦意浓回神,顺手接过来在水龙头下冲洗。

    半晌。

    她动作一顿,长长的睫毛倏然颤了下。

    刚刚唐若遥叫她什么

    “秦意浓。”耳畔又传来低柔的一声,不是错觉,唐若遥的嘴唇此时就贴着她的耳朵,气息温热,徐徐吐进她的耳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