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09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意浓对上唐若遥清澈的目光, 眸底极快地闪过一丝无措。

    “我”她动了动唇,四下环视了一圈, 如同巡查封地的女王,说,“随便过来看看。”

    唐若遥眼底涌现出喜意。

    她自动将这句话解读为专程过来看她。

    秦意浓去看水龙头调成中速的水流, 不看她的脸,没话找话地道“洗完了吗”

    唐若遥一愣,加快手里的动作, 说“马上就好。”

    她唇角笑意愈深。

    秦意浓是想她陪她了, 所以才过来催促么

    秦意浓不必看她,都能感觉到厨房里忽然变得粉红了的气息。

    秦意浓“”

    多半是唐若遥又在想什么和她有偏差的东西了, 她就不该进来这一遭。

    唐若遥将锅碗瓢盆依次归位, 回头再一看,秦意浓已经不见了。

    “秦老师”她匆匆擦了手出来。

    未见其人, 先听到唐斐有些急切的声音“我来, 本来就是我的活,秦姐姐你在那坐着就好。”

    唐若遥几步追上来, 看到秦意浓意图和唐斐争夺拖把的控制权, 唐斐牢牢护住,不让她碰, 抬眼见到唐若遥跟见到救星似的,飞奔了过来, 压低声音语速飞快道“秦姐姐非要跟我抢活干。”

    唐若遥拍了下他脑袋,示意他到一边去忙。

    秦意浓被抓了个正着, 也不见一丝赧然,神色坦荡,她比唐若遥能端得住多了。

    “想干活儿”唐若遥问她。

    秦意浓微愣,才道“嗯。”

    唐若遥抿唇,作思考状“那你擦一下茶几我去给你拿抹布。”

    又是一个停顿,秦意浓再回答“好。”

    关菡在一旁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唐若遥竟然敢使唤秦意浓做家务,而且使唤得这么自然,这到底是什么时候拿到的老妇老妻的剧本自己年纪轻轻的就失忆了么

    老板在忙,关菡意意思思地找了个扫把在客厅扫地。

    回到z市的第一个下午,四人莫名其妙地给唐家做了一个大扫除。因为不会久住,再加上人多,分工合作,没多久就打扫完了。

    下午无事。

    唐若遥提议道“秦老师要睡个午觉么”

    秦意浓适时地掩唇打了个哈欠,没拒绝“嗯。”

    唐若遥“那你睡我房间”

    秦意浓神情倦怠,颔首。

    唐若遥的房间是收拾得最彻底的,床单被罩都是新的。唐若遥打开衣柜,从里面拿了件白色小吊带出来,道“穿我的,秦老师不介意吧”

    “不介意。”

    唐若遥唇角往上翘了一翘。

    “但是”秦意浓似笑非笑地望她,“有没有别的”

    “有啊。”唐若遥亦笑,似乎早料到她的反应,将小吊带放在床上,又拿了套睡衣出来,短袖,短裤,凉快且保守,她拿在手里,展开朝秦意浓扬了扬。

    秦意浓点头,勉强满意“就这个吧。”

    唐若遥将房间里的窗帘拉上,瞬时暗下来。

    她一言不发开始脱衣服。

    秦意浓不经意瞥见她皮肤白得发光,惊道“你做什么”

    唐若遥理所当然的语气道“睡午觉啊。”

    “你”

    “我。”唐若遥露出一丝羞赧,不好意思地说,“我要换衣服,秦老师能不能背过去”

    秦意浓“”

    刚才豪放的那个人和现在是同一个人吗

    秦意浓君子地转过去,用背对着她。

    身后传来的动静窸窸窣窣,不用眼睛,听觉反而更加敏锐。

    唐若遥今日穿的是件长袖衬衫,版型经典的纽扣款,她能在脑子里想象出唐若遥修长白皙的手指,灵活地往下,一颗一颗地将衬衣纽扣解开的画面,禁欲清冷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唐若遥继而将手绕到身后,松开最紧密的一层束缚,丢至一旁,肤白无暇,乌黑的长发流水样贴在背上。

    她拾起小吊带,从头上套进去,手指探往颈后,将长发从背后捞出来,微微不耐地咬住下唇,因着低头的缘故,侧脸轮廓愈发的深邃迷人。唐若遥勤于锻炼,手臂紧实,施力时,隐约可见流畅漂亮的肌肉线条。

    “好了,秦老师,你可以转过来了。”

    仿佛天外传来一道声音,秦意浓从自己的臆想中抽离出来,没敢回头看她,淡道“你先出去吧,我也要换睡衣。”

    唐若遥似乎有意停顿了片刻,才轻声道“那我出去了”

    秦意浓捏着手里睡衣的指节用力到泛白,说“嗯。”

    鼻尖拂过一阵香气,唐若遥从秦意浓背后绕了过去,走到她视线能看到的身前,长腿朝门口迈去。

    秦意浓一怔,差点儿被她两条白腿晃花了眼睛,脱口道“等一下。”

    她就穿这个出去

    唐若遥回头,表情纯洁无害“怎么了”

    秦意浓暗暗磨了磨后槽牙,语气颇有两分生冷“你在房里呆着。”

    唐若遥内心窃喜,从善如流地乖巧道“好。”

    不必秦意浓提,她先自发地背过了身“秦老师换吧,我不看。”

    秦意浓边欣赏唐若遥的身材边把睡衣换了,钻进了被子里,侧躺下来,闭目平淡道“睡了,午安。”

    唐若遥也爬了上来,从背后抱住了她,鼻尖亲昵蹭了蹭她的耳发,闭上了眼睛。

    “午安。”她轻轻地说道。

    秦意浓微妙地一僵,任由她抱着,慢慢地调整呼吸,让自己放松下来。

    她一直担心自己做噩梦,是以很久都没有睡着。唐若遥则是早早进入了梦乡,秦意浓小心地在不惊动唐若遥的情况下翻身,视线里慢慢出现了唐若遥的睡颜。

    她睡姿惯来不好,表情也不怎么女神,而是略有一点娇憨可爱。因为熟睡,房间又小,脸颊透出异样的红润,檀口微启,呼吸均匀绵长,隐约可窥见里面一截柔软温润。

    秦意浓盯着她的红唇,神情晦暗不明。

    唐若遥呓语了声,陡然将手臂收得更紧,秦意浓不由自主地跟着往她怀里滚,额头一热,贴上了她的嘴唇。

    秦意浓眯了眯眼。

    无意装睡

    身为演员,装睡算是最平常的基本功之一,秦意浓就算演技顶尖,一时也无法从唐若遥的举动里判断出对方是否真的睡着了。

    她只有耐心地等待,确认无疑唐若遥是睡着了,才屏住呼吸,听从内心,仰头覆上了那半张的红唇。

    有点干燥。

    秦意浓小心翼翼地给她润了润唇,观察着唐若遥的微表情。唐若遥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方探出舌尖缓慢地推进唐若遥的牙关,触到同样的湿滑柔润,鼻息不由地加重,心跳失控。

    她克制住反手去抱紧唐若遥的冲动,紧了紧手指,含着吻了两下,便退了出来,轻轻地喘气。

    待平复呼吸,她用发顶挨了挨唐若遥的下巴,在她怀里找到个舒服的位置,合上了眼睛。

    窗外的风柔柔地掀起窗帘一角,两人相拥而眠。

    城市的声音变得很遥远。

    秦意浓醒来的时候枕边空无一人,连人带衣服,属于唐若遥的那件小吊带也不见了。秦意浓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支起身子坐了起来。

    她捞过一旁的手机,按亮屏幕一看,已经下午五点了。

    一觉睡到了快晚饭点。

    秦意浓“”

    她抬指掐了掐眉心,沉沉地吐出了一口气,掀被起床,一只脚刚踩到地面。

    房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隙,但几乎没发出任何声响,秦意浓偏头望去,刚好对上唐若遥诧异的眼神“你醒啦”

    秦意浓抿唇,嗯了声。

    眸光里罕见地闪过局促。

    好歹也算是到人家家里做客,结果一觉睡了一下午,主人都起了。

    唐若遥“饿了吗”

    秦意浓摇头。

    旋即反应过来,她们俩这对话,唐若遥是把她当猪养吗醒了吃,吃了睡。

    “还睡吗”唐若遥又问。

    秦意浓再摇头。

    唐若遥走到窗前,将窗帘拉开,淡金色的夕阳涌进室内。唐若遥站在光线里,整个人都在发光,眼眉发梢都是跳跃着的金色光点。

    她从光里出来,走近秦意浓,像是把光都带给了她似的。

    秦意浓坐在原地不动。

    唐若遥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秦意浓仰脸,眼神迷蒙,迟钝道“我发烧了”

    “没有。”唐若遥心里好笑。她就是想摸摸秦意浓,不敢摸脸,手退而求其次地落到了她的额头上。

    既然没有,秦意浓偏头,避开她的手“你几点醒的”

    “三点左右。”唐若遥回忆道。

    “做什么了”

    “洗了个澡。”

    唐若遥眼神飘忽,秦意浓没发现。

    按照常理来说,好不容易有同床共枕的机会,唐若遥肯定是要在床上赖到和秦意浓同时起来的,如果不起就更好了。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她有不得不起来的理由。

    她做了个很羞耻的梦,醒来深觉不适,周身薄汗黏腻。

    明明还是大白天,睡之前也安分老实,没想什么不该想的,怎么会做这种梦呢唐若遥在被窝底下不自在地曲了曲腿,最终将原因归根于秦意浓魅力太大。

    她爬起来洗澡,换了身衣服,将弄脏的都洗了晾在阳台,再去找唐斐,两姐弟小声地聊天,不知不觉便到了这个时辰。

    但秦意浓能睡到五点,着实让她意外,要知道她们俩中午一点就睡了。但想想昨晚秦意浓应该没怎么睡,唐若遥便想通了,甚至巴不得她再睡会儿。

    秦意浓说“我也去洗个澡吧。”

    她不热,但睡着之前被唐若遥紧紧抱着,那时出了点汗。

    唐若遥“那我给你拿新的睡衣。”

    秦意浓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她的动作。

    唐若遥失笑,给她拿了套同样相对保守的款式。

    秦意浓接过来,抱在手上,良久,语气不轻不重地提醒她道“男女有别,像那种”她含糊带过,“你在你弟弟面前穿,不合适,以后别穿了。”

    唐若遥眨眨眼“我就只穿给你一个人看。”

    秦意浓呛了下。

    赶在秦意浓想出话来应答之前,唐若遥及时打住,笑道“好啦,去洗澡吧,我等你。”

    秦意浓心说你等我想干什么

    唐若遥故意大喘气似的补上后半句,眉眼弯弯“一起吃晚饭。”

    秦意浓瞧她一眼,目光幽幽的。

    唐若遥险些忍不住大笑,她连忙清了清嗓子,催促道“你赶紧去吧。”

    唐若遥上午去菜市场的时候称了点手工水饺,韭菜猪肉馅,晚上就煮水饺吃,不用乒铃乓啷地大费周章弄五六个菜。

    秦意浓冲了个澡,顺手将睡衣洗了,用撑衣杆晾到阳台。旁边就挂着唐若遥的吊带,还有一条内裤。

    秦意浓歪了歪头,盯着那条内裤瞧了会儿,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关菡一直在客厅。

    秦意浓瞟了眼厨房里忙碌的女人背影,拢了拢洗澡被淋到了一点,发梢微湿的长发,问关菡“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我处理吗”

    关菡道“没有。”

    秦意浓不死心的样子“那有什么不重要的吗”

    没事做的话她又想去找唐若遥了。

    “”关菡察言观色,从脑海里搜刮出一件不疼不痒的事,“下个月你有个宴会要参加,乔影帝办的生日宴,乔影帝人缘好,圈里很多人都会出席。”

    “遥遥收到邀请函了吗”

    “暂时不清楚。”

    “还有别的事吗”

    关菡绞尽脑汁,道“林影后那边你还没回复,你哪天有空,让她到剧组来探班,一起吃个晚饭。”

    秦意浓眼眸微眯,搭在膝盖上的指节轻轻敲了敲。

    “吃饭了。”唐若遥站在厨房门口喊道。

    交谈的两个人同时停下,起身,秦意浓在前,关菡在后,一块在餐桌入座。

    唐若遥记得关菡是土生土长的首都人,事先问过她,所以特意给她提前捞了一份装盘,另外备了个醋碟。

    另外三个人都是汤饺,汤面点缀碧绿的葱碎。

    关菡夹起一个饺子,在醋碟里蘸了蘸。

    秦意浓皱起眉头。

    唐若遥稍稍后仰。

    唐斐打了个喷嚏“阿嚏”

    关菡识趣地端起盘子,默默离开“我去茶几那边吃。”

    这一家三口,或许将来还有宁宁,都没有她关菡的容身之处了。

    唐若遥和唐斐的口味完全是唐含章影响的,她从小到大身边吃醋的z市人不少。秦意浓也这么反感,让唐若遥觉得颇新奇,随口问道“秦老师家那边不爱吃醋么”

    秦意浓用汤匙舀了点汤,吹吹,垂下眼皮,说“嗯。”

    “你是a市人”

    “嗯。”

    “你之前来这边玩过吗”

    “没有。”

    “我也没去过a市,但我有同学是a市的,你家住哪个区啊说不定我知道。”唐若遥纯属是没话找话,能多了解秦意浓一点是一点儿。

    秦意浓停顿了有两秒,抿了口汤,说“清平区。”

    唐若遥笑“我没听过。”

    秦意浓淡道“老城区了,没听过正常,现在说不定都改名了。”

    唐若遥想了想,说“如果处理完我家的事,还有假期的话,你要不要顺便回a市看一下,开车过去也很方便的,两个小时不到。”

    “不。”秦意浓斩钉截铁地掷出一个字。

    气氛一度凝固。

    唐斐脸埋在碗里,一双眼睛瞧瞧这个瞧瞧那个的滴溜转。

    “我吃饱了。”秦意浓起身,端起空碗,放到厨房台子上。

    唐若遥和唐斐对视一眼,露出无奈的笑容。

    唐斐小声道“你们吵架了”

    唐若遥屈指弹他脑门“小孩子不要问大人的事。”

    唐斐嘟囔道“我都快跟你一样高了。”

    唐若遥“吃饭。”把碗里剩的两个饺子拨到唐斐碗里,她吃不下了。

    唐斐吃得稀里哗啦。

    唐若遥一手撑着颊边,看着唐斐的脸,一桩心事始终如块大石沉沉压在心头。

    夜深人静。

    秦意浓心不在焉地靠在床头看书,唐若遥则坐在椅子上,两只手托着脸颊,眼神放空,一动不动。她们俩默认睡在同一间房同一张床,没有疑义。

    秦意浓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唐若遥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半小时了。

    秦意浓清了清喉咙“咳。”

    唐若遥回头看她,目光里流露出一丝关切。

    秦意浓被她这样纯粹的眼神看得心中一荡,薄唇抿了抿,声音不自觉地柔和下来,道“没事,我就是嗓子突然不舒服。”

    唐若遥扫了眼床头柜上空了的玻璃杯,沉默起身过来,出门重新倒了一杯进来。

    她又开始出神。

    秦意浓书上的字看了下一行忘记上一行,她扣下书本,喊唐若遥的名字。

    唐若遥连人带椅子都转了过来。

    秦意浓开门见山“有烦心事”

    唐若遥迟疑了下,摇头说“没有。”

    秦意浓将维特根斯坦传彻底放置一旁,深吸一口气,望向唐若遥的眼神微微凌厉,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

    “说。”

    唐若遥在她的目光下无从抵抗,低低道“我弟弟不是念六年级么,马上就要小升初了。”

    秦意浓挑了挑眉,示意她继续。

    唐若遥嗫嚅半晌,继续道“我想带他去首都念初中,但是他的学籍,还有择校,我都是两眼一抹黑,也没有人可以问,没有关系。”她声音越来越低,几不可闻。

    秦意浓心头一松,轻笑了声“就这事”

    唐若遥在这里把自己逼得一声不吭的,害她这一通担心,心里七上八下。

    唐若遥低下头。

    她知道自己操心的“大事”到秦意浓那儿不过是小事一桩。她认识的人多,人脉广,安排个把唐斐还不是手到擒来但她有她的烦恼,不以秦意浓是她的谁为转移。

    秦意浓果然说“我找人帮你办妥这件事,你不要操心了。”

    唐若遥点点头。

    秦意浓主动提出要帮她,她不会自以为是地拒绝她的帮助,然而内心深处还是生出了一丝无力和沮丧。

    这么久以来,虽说是一场交易,但秦意浓在事业上给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始终像一棵参天大树一样为她遮风挡雨。她看到了那棵树背后的伤痕累累,总是想着要反过来去保护她,也自以为有能力保护她。

    可事实是,白天秦意浓帮她震慑了周毅和江雪珍,晚上又替她解决唐斐的学业。

    她到底能为秦意浓做些什么又有什么底气信誓旦旦地认为一定能追到她她凭什么

    “唐老师。”

    “唐若遥”

    唐若遥如梦初醒,失神的琥珀色眼眸对上秦意浓的眼睛,慢慢聚焦,缓缓开口道“怎么了”

    秦意浓狐疑道“你在发什么呆”

    “没什么。”唐若遥站起来,椅子在地上刮出刺耳的声响,“我去洗把脸。”

    秦意浓“唐”

    唐若遥拉开房门出去了,进了洗手间拧开水龙头,两手掬起一捧凉水浇到了自己脸上,一捧接一捧。她脸颊挂满了水珠,手掌撑着洗手台边缘,看着水珠沿着弧度精致的下巴不住往下滴,镜子里的人眼神前所未有的迷茫。

    唐若遥久久不回,秦意浓在房间里坐立难安,她忍不住下地穿鞋,出来找人。

    卫生间暗着,客厅也暗着。

    秦意浓没带手机,借着卧室投出来的一道白亮光线,绕过客厅,往阳台走。

    今夜无星无月,卧室光亦照不到这里,四下皆是黑黢黢的,模模糊糊地立着一道高挑修长的身影。

    “唐老师”秦意浓试探地出声。

    那人转过来,声音诧异“秦意浓”

    秦意浓抬手,漆黑中摸索着墙壁上的开关,边问道“你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她对这里不熟,半天找不到开关,唐若遥先她一步碰到,但秦意浓只慢了一点,于是她冰凉的指腹便触到了唐若遥手背。

    唐若遥手已经挨到了开关,再按下前的那一刻收了回来,并且直接捉住了秦意浓欲抽回的手指,紧紧地包在掌心。

    “秦意浓。”她声音很低,带着别样的哑。

    秦意浓鬼使神差地由她握着自己的手,轻轻应了声。

    黑暗里谁也看不见对方的表情。

    唐若遥问“你是特意出来找我的吗”

    秦意浓不回答。

    唐若遥心里突然说不出的难过。

    一段仿佛永远都得不到回应,只能依靠猜测继续的盲目追逐,到底能够坚持多久

    秦意浓感觉握着自己的那只手的力道在一点一点地松开,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慢慢抽离,空荡得能听到回音。

    唐若遥的手掌已经完全摊开了,但秦意浓的手指没有像预料之中的那样滑落,而是摩挲过她掌心的纹路,反握了上来,牵住了她的手。

    “是。”

    她听见秦意浓这么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