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10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意浓低头看着手背上的湿润晶莹, 怔然许久,喉间一甜, 泛起铁锈样的血腥。她抬手死死按着心口,将腥甜咽了回去,然后弓下腰, 慢慢地蜷缩进狭窄的沙发里,整个人窝成小小的一团,睫毛低垂, 长久地, 不动了。

    唐若遥摔门而去,震耳欲聋, 制造出的动静大得上下两层都能听见。

    先拉开房间出来察看的是关菡, 只捕捉到唐若遥怒气冲冲的背影,又是一声, 她自己的房门也摔上了。

    关菡“”

    关菡若有所思地看着秦意浓的房门, 即使猜不到具体的,大致也能推测出发生了什么。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打算回房, 转身的瞬间余光却扫见楼梯处林若寒的身影。

    关菡“”立刻停下了脚步。

    林若寒循着声音上来,走廊里空无一人, 就杵着一个冰山脸关菡,面无表情地对上她视线, 打招呼道“林老师。”

    林若寒四下瞧瞧,静谧无声, 只能选择问关菡“出什么事了”

    关菡波澜不惊道“在对戏。”

    林若寒狐疑道“对戏”

    关菡“剧本后期有情绪激烈的戏。”

    林若寒“哦,那她们还在里面吗”她指了指秦意浓房间。

    “在的。”关菡说。

    林若寒看看面前毫无动静的房门,慢慢地皱起了眉头,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但看关菡眉眼平静,对秦意浓助理的信任占了上风,说“她们俩讨论完了,你到楼下喊一下我。”

    关菡没吭声。

    林若寒补充“我今晚要睡你房间的。”

    关菡低声道“我收拾一下。”

    林若寒最后回头看了眼,又从来路回去了。

    唐若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手指狠狠地攥住窗沿的金属边框,仰起脸,不住地深呼吸。她将眼泪留在了秦意浓那里,此时倒是没有再哭,愤怒的情绪盖过了难过。

    她不想要理智了,任凭冲动主宰了一切情绪。

    她就是不懂,不想分析,不想再一遍一遍自虐一般回忆秦意浓说那些狠心话时细致的神情。秦意浓喜欢她,但她喜欢自己为什么能这样一次次地给她锥心之痛,她没有心,还是她当自己没有心

    秦意浓。

    唐若遥咬牙切齿地在心里喊女人的名字,恨不得狠狠地叼下她一片肉来,以泄自己心头之恨。

    但恨是不能长久的,她指尖的力道渐渐松懈,背抵着墙滑无力地坐了下来,眼泪还是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畔传来敲门声。

    咚咚咚

    礼节性的,不轻不重的三下。

    唐若遥抬起头,神情麻木,眼眸里却燃起一丝绝处逢生的希望,又掺杂着愤怒。

    秦意浓又要故技重施吗这样的把戏到底要来多少次

    但即便如此,唐若遥还是不得不承认,她的心跳依旧因为这几声敲门而怦然。

    她赌气,暂时没回应。

    咚咚咚

    又是三声。

    门外的人出了声。

    “唐唐,你在房间吗”稳重成熟的女声。

    声音的主人是林若寒,根本不是她预料中的女人。

    唐若遥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出什么表情,悲伤吗绝望吗生气吗

    唐若遥怒极反笑,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弧度越来越大。她抬手摸了摸脸上早已干涸的泪痕,语气寻常地回答门外的人“在,有事吗”

    林若寒“没事,我就是过来问问,你睡了吗”

    唐若遥回“睡了,若寒姐也早点睡吧,晚安。”

    林若寒垂眼望着门缝里透出来的光,说“晚安。”

    她想唉。

    敲完这边的门敲那边的门,秦意浓倒是开了门,只是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的样子,唇色苍白,问她“有事”

    方才林若寒在楼下听唐若遥说秦意浓进组以后心情可能一直不太好,现在见她这样更笃定了,便打定主意为她解忧,笑道“介意我进去坐坐吗”

    秦意浓侧身让开一人通行的道路。

    林若寒视线漫无目的地一扫,先瞧见了阳台的小几上打开的一瓶威士忌,还有一只盛着琥珀色酒液的玻璃杯。她将目光转回来,看着秦意浓的脸“这么有闲情逸致,大晚上喝酒”

    秦意浓说“睡不着。”

    林若寒和她当过三个多月的“邻居”,早在认识的时候就知道她有喝酒助眠的习惯。她走过去,晃了晃那瓶威士忌,只剩下小半瓶了,道“这也喝得太多了,容易伤身。”

    “也不是每回都喝这么多。”秦意浓解释。

    “还有杯子吗”

    “嗯”

    “杯子。”林若寒冲她摊手,挑眉道,“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正好我有点馋,给我一个。”

    秦意浓从酒柜里取出一只玻璃杯,问她“要冰块吗”

    “要。”

    秦意浓给她加了冰块,递过去。

    林若寒抿了一口冰凉的酒液,将玻璃杯放在秦意浓那只旁边,酒液在光下折射出琉璃一样的色彩。

    她单刀直入道“有烦心事”

    “不算。”秦意浓坐了下来。

    “那你怎么对小朋友冷冰冰的”

    “小朋友”

    “哦,就是唐若遥。”

    你和她已经这么熟了吗

    秦意浓心想,疼得快没知觉的心脏忽的再次抽动了一下,她抬手按在心口位置,好像这样能稍微减轻一点疼痛似的。

    “你怎么了”林若寒关切道,“是不是身体出问题了”

    秦意浓摇头“我不知道。”她脸色煞白,“最近经常这样。”

    林若寒“肯定是酒喝多了,心脏供血不足。”她三下五除二地将小几上的酒瓶和酒杯都收了,瓶盖拧紧,“挑个时间去做体检,你上次体检什么时候”

    “去年,具体月份不记得了。”

    “赶紧体检。岁数不小了,还这么作践自己的身体。”

    秦意浓默了两秒,道“你比我大。”

    “我心态比你年轻”林若寒没好气,屈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弹完她就后悔了,觑着秦意浓的脸色,怕她发怒,可是没有。

    她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近乎哀伤的神情,道“你说得对。”

    林若寒茫然“对什么”

    秦意浓忽然抬眸,认真地看着她“和我做朋友很累吧”

    以秦意浓的性格,很难真正打开心防,这段友情能存续至今,基本上都靠林若寒一个人在维系,隔一段时间就发发消息问问她近况,有空约个饭,没空就等某个颁奖典礼碰面顺便去约个饭。秦意浓沉默寡言,时不时还怼她,更从未和她言深,她也不在乎,照样抽空过来探她班。

    她这样的家世,这样的地位,犯不着巴结自己。图什么呢

    林若寒不假思索地说“没有啊。”

    秦意浓看着她,虽然没说话,但眼神里分明写的就是不相信。

    “真的。”林若寒笑了,“我跟你做朋友很开心啊,你长得这么漂亮,光是看两眼都觉得是对灵魂的洗礼,能年轻好几岁。”

    秦意浓“”

    林若寒啧了声,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点自卑啊”

    秦意浓垂下眼帘。

    林若寒拍了一下她的手背,盖在上面,眯起眼睛,唔了声,道“要说你性格呢,是真的闷,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偶尔蹦出来一句多半能将我气吐血,我都想不通到底为什么要自讨苦吃地和你交朋友。”

    秦意浓将手从她手掌往外抽。

    林若寒制止她,继续道“但人和人之间是看眼缘,看气场的,你合我的眼,我喜欢你,见着你就开心,所以我愿意,不是凡事都能说出来一个为什么的。”

    秦意浓抬起眼睑,静静地望进她眼睛里。

    林若寒的眼珠偏浅,茶色,真诚而清澈。

    她说“而且你虽然不爱说话,但是你会做事啊。今天晚上那家馆子就很合我胃口,点的招牌菜也都是我爱吃的。你有好的本子会想着我,去国外拍戏会记得给我带礼物,我失恋你陪我聊一晚上天,听我祥林嫂似的叨叨叨,一点都没有不耐烦。”

    秦意浓好似情商忽然掉线,一句一句地反驳她“餐厅是关菡定的,记住你胃口的是她,不是我;本子给你是因为我档期太满没空拍,放着也是浪费才给你;带礼物是我的习惯,不止你,别人也有;陪你聊天是因为我恰好失眠,醒着不如说会话。”

    话语落地有声。

    秦意浓紧张而忐忑地等待着对方的反应。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林若寒口中的那个人那么陌生,让她无所适从。

    林若寒长长地叹了口气。

    秦意浓神情木然地想你也要走了么

    脸颊却突然传来轻微的疼痛,她转动眼珠,看见林若寒的手指落在她脸上。她的表情不像生气,更不像难过,而是兴奋和玩味

    秦意浓“”

    林若寒在她肌肤滑腻的脸蛋上爱不释手地又捏了一把,大笑道“我突然又想起你一个优点,嘴硬心软,口是心非,明明在乎我在乎得不行,还说这种话。”

    “我没有。”秦意浓目光里闪过局促,踩在拖鞋里的脚趾都蜷了起来。

    林若寒挑眉“那你脸红什么”

    秦意浓挥开她的手。

    林若寒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乌黑发丝遮掩下绯红的耳尖,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痴迷,说“你真可爱。”说完她立刻清醒过来,用力摇头,一点也不小声地自言自语道,“不行,我不搞老的。”

    “老的”秦意浓“”

    算了,还是继续互相伤害吧。

    林若寒歪了歪头,说“笑了”

    秦意浓微怔,才发现自己唇角不知何时上扬了一个弧度。

    “不知道你最近受什么刺激了,还是谁对你说了什么话,让你突然产生这种不自信的想法。”林若寒没有刨根究底追问,只说,“刨开家世背景,你,秦意浓,名气比我大,奖项拿得比我多,赚的钱比我多,就连外貌也稍微胜过我那么一点,你愿意和我交朋友,是我的荣幸。”

    “我”秦意浓下意识地低头。

    林若寒两手捧住她脸,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一字一字道“你记住,谁看不上你,那是他瞎了眼。”

    秦意浓笑了下,轻声说“谢谢。”

    “有安慰到你吗”林若寒眨眨眼。

    “有。”秦意浓弯起眼睛,再次捧场地笑笑。

    但她和唐若遥的情况比这复杂得多。

    林若寒看看腕表,到阳台将两只玻璃杯洗了,叮嘱她“时间不早了,你赶紧睡觉,再喝酒看我半夜过来敲你门,我吓不死你。”

    她张牙舞爪,做了个超凶的表情。

    秦意浓噗地笑出声,道“知道了。”顿了顿,她状似不经意地问起,“你也要睡了吗不去找唐若遥”

    林若寒摆手道“我来之前就去过了,她睡了。”

    “这么早”

    “早睡早起身体好。”林若寒逮着机会就数落她,“不像你似的,天天夜猫子。”言罢又凶道,“赶紧睡,要我给你关灯吗”

    “我还没洗澡。”

    “哦,我忘了这事儿,那我先走了。”

    “嗯。”

    林若寒走到门口,忽然扭过头来看她,目光匪夷所思。

    秦意浓给她看得莫名发毛,拢了拢领口,问“你干吗”

    林若寒托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道“你二十几岁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想和你谈恋爱呢”

    秦意浓有理有据地反驳“我现在也二十几岁。”女人的年龄永远是禁区,三十岁差一个多月也是二十九

    林若寒嫌弃地“咦。”走了。

    可见人与人之间是真有气场相合的问题的,秦意浓只合了她的友情,没戳到她的爱情。

    好比她今天片场第一眼见唐若遥,就是爱情的感觉。

    林若寒在走廊里往着唐若遥的房门,兀自笑了会儿,才恋恋不舍地回了房间。

    一夜风吹,三间房里心思各异,只有林若寒黄粱美梦,好眠到天亮。

    翌日一早,她按掉特意提早了一个小时的闹钟,起来梳洗打扮,从行李箱里挑出了一条最显身材的红裙穿上,想了想,给秦意浓去了条消息

    你今天不要穿红的我要艳压全场

    “重新拿一件吧,不要红的。”秦意浓指尖揉着酸胀的太阳穴,眼皮半阖,扫见被面堆叠整齐的一团正红,出声道。

    关菡“好,那您想要什么颜色的”

    秦意浓“越低调越好,不出风头的。”

    关菡从衣柜里取了套浅色系的,提着衣架给她过目,秦意浓说“就这个吧。”

    关菡边挂衣架边纳闷地心想秦姐在公众场合的私服一般不都是越鲜艳瞩目越好么,怎么忽然低调起来了

    “秦姐,你手好了没有”关菡忽然想起来。

    秦意浓将掌心摊开给她瞧,指甲划出来的伤口毕竟小,又即使上了药,自愈能力强的话,一晚上过去基本好得差不多了,只在皮肤上留下了几个颜色较新的痕迹。

    关菡松了口气。

    “那我先出去了,你换衣服。”关菡带上房门。

    秦唐二人起床时间差不多,关菡守在外面,不意外地再次在走廊里碰到唐若遥。她向往常一样和唐若遥打招呼,甚至因为昨天的事,冰块脸带上了一丝罕见的友好笑容“唐老师早上好。”

    唐若遥没回应,只是看了她一眼,眸底凝着千年不化的寒冰,冷得快掉出冰渣子。

    关菡“”

    她正莫名其妙呢,身后她房间,现在是林若寒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关、唐二人同时望去,关菡皱起眉头,唐若遥神情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

    林若寒和秦意浓身高相当,身材更是接近,气质亦有相似之处。乍一换上秦意浓标志性的大红色长裙,不看脸的话几乎会以为是同一个人。

    林若寒笑容明艳“唐唐早上好。”

    “林老师早上好。”认清那张脸后,唐若遥收回眼里的惊艳,不冷不热道。

    “昨天还叫若寒姐,今天就林老师了”林若寒佯作不满。

    唐若遥改口“若寒姐。”

    她方才是因为林若寒突然“像”秦意浓,潜意识地生出了一丝不悦。

    “乖。”林若寒眉眼盈盈,再转脸问关菡,“秦意浓醒了吗”

    “在换衣服,应该快出来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话音刚落,秦意浓便开门出来了,浅色针织条纹短袖,白色长裤,素面朝天,粉黛不施,朴素得超出想象。

    尤其是和妆容精致、光彩照人的林若寒比,不,是根本没法儿比。

    唐若遥见此一幕,若是还察觉不出什么的话,就枉费她这段时间以来和秦意浓的“斗智斗勇”,当即讽刺地扯了扯唇角,说“秦老师早。”

    秦意浓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人“早。”

    唐若遥眸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径自下楼了。

    “唐唐。”林若寒跟了上去。

    关菡紧抿住唇。

    她要气死了气炸了气得失去理智了

    秦意浓在原地站了会儿,叹了口气,垂眸轻声道“走吧。”

    片场。

    林若寒百般殷勤,嘘寒问暖,唐若遥一反常态,不再一味冷面拒绝,而是时有回应。

    “我刚让助理去买的草莓,尝尝”林若寒递到唐若遥唇边。

    唐若遥不习惯,接过来自己拿着,吃下去“很甜,谢谢。你别光顾着我,自己也吃。”

    看着林若寒愈发明亮的双眸,唐若遥心里升起一丝愧疚,很快被她压了下去。她会和林若寒坦白的,很快,但不是现在。

    她心里一团无名火烧着,悲愤交加,理智全无。秦意浓不是不要她吗非要把她往别人怀里推,她倒要看看,自己真的离她而去,她是不是仍然这么无动于衷

    连韩玉平这个直男都看出来不对劲了,拉过唐若遥说悄悄话“你们俩还没和好”

    唐若遥神情平静“没有啊,早和好了。”

    韩玉平“那你怎么和林若寒走得这么近”都不见她和秦意浓在一块儿呆着,秦意浓一到片场就把自己关休息室里去了。

    唐若遥故作不解道“若寒姐不是她的好朋友吗”

    好到都能把自己托付给人家了,真好啊。

    韩玉平“话是这样说,但是”他抓了抓后脑勺,老直男头脑简单,没法儿判定此时复杂的形势,只嘱咐道,“总之,总之你多陪陪秦意浓。”

    唐若遥自嘲地心想可她不要我陪。

    韩玉平又低声道“林若寒也是个弯的,我寻思你们仨,是不是也得避避嫌什么的”

    唐若遥应道“我知道了韩导。”

    韩玉平拍了拍她的肩膀,走了。

    咯咯

    牙关用力咬紧,磨着,发出来的声音断断续续,不绝于耳。

    秦意浓放下手里的剧本,无奈地朝身旁的关菡瞥去一眼“你干吗呢”

    关菡松开牙关,说“我牙有点痒。”

    秦意浓摸出手机,点开x宝,笑道“我给你买个磨牙棒”

    关菡忍无可忍,鼻腔重重地喷出一股气,看着她说“秦姐。”

    “嗯”秦意浓神情平淡,翻过一页剧本。

    “唐老师她”

    秦意浓撩起眼皮,极幽极静地看了她一眼,那目光却是沉甸甸的,有千钧重,压得关菡喘不过气来。

    关菡嘴唇动了动,竟说不出话来。

    她心脏被莫名的扼住,全身都绷直了,硬邦邦地咬字道“我去烧水。”

    秦意浓垂下眼皮,好似坐成了一尊无知无觉的雕像。

    明明隔音很好的门板,却远远地仿佛传来两人交谈的笑声。

    啪嗒

    女人摊开身前的纸页上忽然化开一点透明的水迹。

    秦意浓抬手抹了下眼睛。

    “卡,你还没回去呢,就这么苦大仇深了”

    “卡,你肢体这么僵硬干什么你抱的是你的爱人,不是你的仇人”

    “卡情绪要全程饱满,你中途就跑空了”

    “卡”韩玉平把扩音喇叭往桌上一丢,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指着唐若遥说,“你干脆把我气死算了”

    容易被戏外情绪影响的唐若遥,再次犯了她的老毛病。这回她戏外的负面感情太浓烈,连调整都调整不过来,她接连休息了几次,都没能达到韩玉平的要求。

    韩玉平去揪秦意浓,头疼道“你赶紧的,教教她”

    秦意浓抽出自己的胳膊,淡道“我教不了。”她老是这样,总要学着自己克服,不能一直依靠自己带她入戏。

    韩玉平要疯了,要动用自己最原始的骂人大法。

    林若寒看看被骂得面红耳赤的唐若遥,自告奋勇道“韩导,要不我来试试”

    拍戏最大,韩玉平不管避不避嫌的事了,摆手道“速度速度。”

    林若寒带着唐若遥去了休息室。

    秦意浓沉默朝二人的背影望了眼,仿佛被灼伤了似的,连忙偏过头。

    不知道林若寒教了唐若遥什么招,回来再拍了两次,唐若遥这场戏便过了。而这场,是要充分调动唐若遥内心深处的爱意的。

    秦意浓不受控制地去想象林若寒和唐若遥在休息室里的画面,她也像自己曾经那样,抱过她,甚至吻她吗

    关菡看着秦意浓垂在身侧紧攥的拳头,一口气几乎能从心底叹出声音,今晚回去又得上药了。

    互相折磨,何必呢

    傍晚收工,秦意浓听到林若寒邀请唐若遥共进晚餐,她答应了。

    秦意浓心如刀绞,没跟任何人打招呼,便坐上了自己的保姆车,形容狼狈,落荒而逃。

    当夜,两人很晚才回来,秦意浓虚掩着房门,自虐似的听着楼下开灯的声音,交谈的声音,一起上楼梯的声音,脚步声逼近,她如梦初醒,将房门关紧。

    两人在走廊道别,分别进房。秦意浓背抵着门,等自己麻木的肢体慢慢恢复知觉,才身形不稳地往里间走去。

    敲门声。

    来自隔壁。

    秦意浓足下一顿,忍不住再次将房门悄悄打开了一条缝隙,往外面看。

    林若寒眉眼弯弯地站在唐若遥房间门口,就像唐若遥曾经对她做的那样,怀里抱着睡衣,声音沉稳好听“我房间热水器坏了,能不能在你这里洗个澡”

    秦意浓全副神经都集中在听力上。

    好像过去了一万年的时间,又好像只有短短的一秒,她听见唐若遥含笑的清冽嗓音在耳边响起“好啊,请进。”

    答应,或者不答应,秦意浓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听到哪个答案,只是在唐若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忽然下了一场雨,视野一片模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