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12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意浓说完就低头不看她了, 掩饰性地拿过一边的豆浆喝了一口。

    豆浆是关菡在店里现打的, 密封装好,再一路快走带回来, 还没晾凉, 秦意浓喝得急, 这一口下去, 登时攥住了手边的桌布,露出轻微的痛苦神色。

    关菡连忙起身给她倒凉水, 唐若遥见她起来便按捺住自己行动的脚步,自然地侧身过去, 半环住她的肩膀, 温柔地询问道“是烫到了吗”

    秦意浓点点头。

    唐若遥“张嘴让我看看”

    秦意浓“”

    唐若遥哄着她道“我看看烫红了没有,要是起泡就糟了。”

    秦意浓紧闭双唇,态度坚决。

    唐若遥斜瞟了眼背对着她们去冰箱拿水的关菡, 低头迅捷如电地在秦意浓唇上啄了一下,在秦意浓错愕的目光里,嬉皮笑脸道“你给不给我看”

    大有不给她便要继续的架势。

    秦意浓动了动唇,把那句“你还要不要脸”给咽了回去。

    关菡动作很快,已经拿了一瓶冰镇的矿泉水回来了。看着甜蜜依偎的一对璧人,关菡在内心深刻地唾弃了自己这个电灯泡一番, 面无表情地走上前来, 公式化口吻道“秦姐, 水。”

    唐若遥起身来接,怀中却一空, 秦意浓趁机挣脱了她的怀抱。

    大庭广“众”,拉拉扯扯,不成体统。

    唐若遥给她拧开了瓶盖,秦意浓礼貌道了句谢,唐若遥等她喝完,才露出两分不悦道“不要和我说谢谢。”

    “嗯”秦意浓疑惑挑眉。

    “我说,你不要和我说谢谢。”唐若遥看着她的眼睛,郑重其事地重复了一遍。

    秦意浓将矿泉水盖起来,波澜不惊地和她对视。

    唐若遥率先败下阵来,妥协道“那你说嘛。”

    秦意浓的意思她明白,无非就是觉得进展太快了一些。她刚刚才朝自己打开心扉,小蜗牛在她的房子里踏出了一只脚脚,不能操之过急。

    唐若遥发现秦意浓这人是真有意思,以前和自己协议包养关系的时候,什么情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现在真要学着谈恋爱了,反而跟个锯嘴葫芦似的,人更是慢吞吞的,哄着她迈出一步不容易,不留神她可能倒退三步,得不偿失。

    唐若遥一方面心急不安,恨不得秦意浓马上就答应做她女朋友,一方面对这个攻略过程充满了斗志。她看似与世无争,其实是个天性好强的人,不管是当初毅然决然报考首都戏剧学院,还是对秦意浓不了解时候的乖巧隐忍,百依百顺。

    她感兴趣的,不管是人还是物,越是困难重重的,她就越是热血沸腾。

    秦意浓往唐若遥碗里夹了个水晶蒸饺,不期然撞进对方雪亮的眼眸里。

    唐若遥目光灼灼,秦意浓垂下眼睑,避开她的视线,低声道“快吃吧,待会儿还要去剧组。”

    “我坐你的车去吗”唐若遥问,“会不会惹人闲话”

    “我叫了别的车,我们俩分开走。”

    “好。”唐若遥答得自然快速。

    秦意浓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在对方疑惑望过来的眼神里,再次垂下了眼眸,往嘴里送食物的筷子顿了顿,不知道一时间想到了什么。

    早餐结束,唐若遥先走,秦意浓随后离开,两人从小区不同的门出去,缩小本就微乎其微的被拍到的风险。

    车辆平稳,秦意浓坐在保姆车的后座里,接了一个电话林若寒的。

    “你不是在参加时装秀吗这么清闲”秦意浓清冷道。刚给她发消息说房子还给她了,对方就一个越洋电话打过来。

    林若寒捏了下嗓子,娇滴滴道“还说不在意奴家,你怎么知道奴家在看秀的啦”

    秦意浓淡漠道“全网都在发你看秀的通稿,想不知道都难。”

    林若寒在那边咯咯咯地笑,清脆得像银铃。

    “你看我返图了我好看吗”笑完,她问。

    “好看。”秦意浓说。

    “你不对劲”林若寒大叫一声,“你以前都会挤对我的,你昨晚是不是借我房子金屋藏娇呢”

    “”秦意浓嗤道,“懒得理你。”

    “你转移话题了,你心虚了”

    秦意浓的心思给她一猜一个准,但面对面林若寒都未必能看穿她的情绪,何况是电话。于是只听得她声音淡淡道“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林若寒直呼没劲。

    天知道昨天秦意浓问她借别墅的时候,林若寒差点儿直接从秀场杀回国,直觉告诉她有大八卦。但职业操守让她牢牢钉在了原地,抓心挠肝,今天好不容易逮着空八卦,这人又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秦意浓“还有事吗没事我就挂了。”

    林若寒“喂。”

    秦意浓“拜拜。”

    林若寒听着里面的忙音,总觉得她在秦意浓的最后一句话尾音里听到了上扬的笑意。

    她几时这么笑过林若寒越发心痒难耐。

    她经纪人在旁凉飕飕地瞧她一眼,好言奉劝道“别揪了,再揪你这几根头发就要秃了。”

    林若寒连忙松开手,捋了捋自己蓬软的长发,再看看身周的地面,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没掉头发。

    秦意浓和唐若遥分别在化妆间化好妆,出来和往常一样打了个照面,一起去找韩玉平。

    韩玉平嘴里叼着颗棒棒糖,浓眉紧锁,秦意浓给他买的,暂时止止烟瘾。他朝二位一点头,旋即转过脸继续做他的事情。

    秦唐二人在旁边,走位对戏。

    韩玉平拍了拍手,两人停下,等韩玉平走过来。

    “今天要拍的这场”韩玉平咂着嘴,皱皱眉头道,“两个人都得内敛。一会儿唐若遥抓着秦意浓的手腕,一直握着,等她说第二句回去再松开她,眼神隐忍,悲伤却要强颜欢笑,适当的可以有一点泪光闪烁,没有也行,看你当时的情绪,如果流不出来不要强挤。”

    “秦意浓情绪要比她藏得更深,等她走后,你再表现出来冰山一角,听到里面孩子和丈夫的喊声,你连难过的时间都没有,便重新进了家门。”

    韩玉平问“ok吗”

    秦意浓说“行。”

    唐若遥也说“没问题。”

    正式开拍的时候问题就出来了。

    “本色第四十四场,一镜一次,action”

    韩子绯敏感且聪慧,沈慕青和她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她好不容易避开许世鸣去找她,她身边却总带着许迪,不给她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她便觉得事情隐隐不对劲起来。

    阳西巷的风言风语消停了不少,大家都说“本来就是胡闹嘛,哪个女的真离婚了娘家都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离了婚她还能上哪儿去”,尖酸刻薄的过后,有“热心”的三姑六婆逢着沈慕青便要劝一句“以后好好过,日子总是会一天一天好起来的”,许家三口同进同出,父慈子孝,沈慕青温婉秀美,再度成了人人欣羡的幸福家庭。

    连韩子绯的父母提起来许家也是一脸欣慰。

    韩子绯心神不宁,情感让她继续相信沈慕青,相信她会和许世鸣离婚,会和她一生一世白头到老,但理智却逼着她面对现实。

    韩母近来回了趟娘家,带了一些土特产,交代在家的韩子绯送一些到邻居家里去,邻居自然包括沈慕青那户。韩子绯特意将沈慕青家留到最后去送。

    一墙之隔的许家在吃晚饭,院子里挂着晒好的干辣椒,青石板的桌面上放着小孩子的玩具,夕阳西下,院子里被染成金色,美得像是一幅色彩绚丽的油画。听到外面的招呼声,沈慕青迎着光从屋子里走出来。

    她一步步走近,像街坊四邻唤她的语气一样,喊她“小绯。”

    韩子绯眼眶突然发涩。

    多久了,她没有再这样细细地瞧过她。

    “沈老师。”

    “有什么事吗”沈慕青问。

    韩子绯扬了扬手里的袋子,挤出一个如常的笑容,笑起来眼角都弯起来“我妈让我给你们送点土特产,她老家的。”

    “有心了。”沈慕青温婉地笑笑,伸手来接。

    韩子绯忽然攫住了她的手腕,非常用力的。

    她鼓起勇气,直直地看着她。

    沈慕青嘴巴闭得紧紧的,一声不吭。

    里间传来许世鸣的问询“慕青,你还在外面吗”

    沈慕青看着韩子绯的眼睛,若无其事地回话道“在,我马上就回去了。”

    “饭菜都凉了。”

    “你先吃吧。”

    韩子绯眼底闪过一抹痛色,攥着她手腕的五指微微颤抖。

    “回家吧。”沈慕青终于开了口,目光尚温。

    韩子绯唇角试图勾起一抹弧度,笑着说“我不是已经在这里了吗”

    沈慕青险些没有控制住,指甲深深陷进掌心。

    “回去吧。”她又说。

    她看着她,长久地看着她,直到年轻女人的笑在她眼前慢慢崩塌,看着她眼圈渐红,飞快地涌起了一层潮湿的雾气。

    韩子绯松开她的手腕,将那袋土特产挂在了她手上。

    “你记得吃,我回去了。”她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沈慕青注视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神暗淡。

    然后她身形不稳地晃了下,原本挺直的背脊慢慢往下弓,好像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生生地压弯了她的腰。继而额上冒出了大颗的汗珠,呼吸困难。

    “慕青”许世鸣走出来,院子里只剩下沈慕青一个人,她直起腰背,仿佛方才只是一段错觉,神态自若说“进去吧。”

    韩玉平“卡。”

    他食指轻轻敲着桌面,倒过去看回放。

    唐若遥和秦意浓都在他身边,韩玉平迟迟不说话,唐若遥忐忑地看了眼秦意浓,秦意浓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韩玉平“唔,我觉得情绪还是太外放了一点。”

    秦意浓“我还是唐老师”

    “唐老若遥,”韩玉平天天听她唐老师长唐老师短的,险些给她带跑,“离开的那段,韩子绯哭得稀里哗啦的,那你俩后面吵架那段怎么演”

    以韩子绯的个性,她不会这么轻言放弃,也不会那么容易就痛哭流涕。所以这场戏后,还有一场两人的争吵戏码,也是沈慕青正式提出分手的那幕,韩子绯在回家的路上哭得几乎断气,两人自此才算是真的分道扬镳。

    她现在就一副肝肠寸断的样子,和后面重复且割裂。

    唐若遥马上道“是我的问题。”

    韩玉平“先别急着揽锅,咱好好讨论一下。”

    这一讨论就是半小时过去了,唐若遥又试着拍了一镜,这镜还不如刚才。最后没剩几场戏了,都是重头戏,离预定的杀青日期还很充裕,韩玉平和两位主演磨戏的时候,也没那么暴躁,耐着性子慢慢来。

    几次都拍得不满意,韩玉平让人歇着了,对着自己的分镜脚本,开始抓头发。

    唐若遥捧着矿泉水小口抿着。

    秦意浓宽慰她道“不要慌。”

    唐若遥说“我没有慌。”

    “真的”

    “假的。”唐若遥找不到自己最满意的状态,两手揉着自己的脸颊,叹了口气。

    “介意和我说说原因吗”秦意浓问。

    唐若遥垂眼看着地面。

    “不方便”

    “不是不方便,”唐若遥揪了根地上的草,小小声说,“怕你说我矫情,还说我不敬业。”

    秦意浓挑眉“说说看”

    唐若遥和她讨价还价“你答应不骂我。”

    秦意浓失笑“我又不是韩玉平。”

    唐若遥“不管,你保证。”

    跟自己闹小性子呢这是秦意浓好脾气地笑道“好,我不骂你。”

    唐若遥吸了吸鼻子,说“我一听到你的声音对我说那种话,你的眼睛那么无情地看着我,我就没办法控制自己,我觉得不是韩子绯要被分手了,是我要被分手了,虽然还没在一起。”

    奇怪得很,先前秦意浓那么拒绝她,她都能屡败屡战,百折不挠,现在刚得了一句喜欢,就连她一句重话都听不了了,一个冷眼都受不了,巴不得她时时黏着自己,腻着自己,宠着自己以及被她宠着。

    秦意浓啧道“合着是我的错了”

    唐若遥“我没有这么说,是我的错,我”

    秦意浓曲指弹了弹她脑门,含笑轻斥道“不敬业。”

    “你说了不骂我的。”

    “不敬业算骂人的话吗”

    “不算。”

    “要是让韩玉平听到,你就等着被喷一脸口水吧。”

    唐若遥叹了口气,沮丧道“那能怎么办,我演不好,挨骂是应该的。”她偷偷瞟一眼对方,秦意浓果然露出了几分苦恼,她一向舍不得自己挨骂。

    秦意浓沉吟道“我有个法子。”

    唐若遥压住窃喜“什么”

    秦意浓问“你不就是分不清我和沈慕青么那我本人在拍摄前给你的印象深刻一些,是不是你就不会出戏了”

    唐若遥眨眼“深刻一些是指”

    秦意浓微妙地顿了两秒,说“去休息室吧。”

    休息室里,秦意浓给唐若遥牵了牵松松的衣领,道“权宜之计,你不能总靠这种方法,还是要自己学会分清戏和真实。”

    唐若遥还没有从剧烈的心跳中回过神来,脸颊滚烫,双唇异样的红润,迷迷瞪瞪地点头。

    秦意浓随口问道“你以前演别的戏也这样吗”

    “哪样”

    “人戏不分。”

    “我”唐若遥支支吾吾。

    该怎么和秦意浓说,她演一部爱情戏,确实会真的爱上一个人,戏外对演员本人也会产生不一样的特殊情愫。如果不是秦意浓早早占据了她的心,她又有合约在身,不能和别人谈恋爱,所以在戏外强行克制,现在大概都传出好几段真的恋情了。

    有一段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三年前她拍摄的爱情片,戏里爱得要死要活,戏外她看见男主演员都神思恍惚,有意躲着人家走。人男主演还以为自己哪儿得罪她了,惴惴不安了好一阵,旁敲侧击地打听,知道原因后哭笑不得,两人便默契地在生活中保持了距离。那部电影里有场重头戏,和男主彻底告别的,结束后唐若遥从镜头前冲下来,扑进男主演怀里失声痛哭,两人相拥而泣,现在网上还有这段花絮流传。也因此,唐若遥和该演员的c粉到现在都奉这段视频为镇圈之宝。

    圈里因戏生情走进婚姻殿堂的演员那么多,就是因为过于投入自己的感情。唐若遥这毛病从入行就有了,这许多年一直没扳过来。

    不同的是,别的电影是戏里影响戏外,本色是戏外影响戏里,亦或者是二者皆有,互相促成。

    唐若遥不太想提这个,秦意浓那么敏感,何必节外生枝。

    关菡敲了敲门,秦意浓适时打住话题,道“马上出来。”

    有了秦意浓的“指点”,唐若遥将这幕戏重新拍了两遍,果然没有再出现过度代入自己本人情感的问题,韩玉平大手一挥,喊“过了。”

    唐若遥特意走到秦意浓面前,双手合十,认认真真地道了谢。

    秦意浓心底微妙地掠过一丝不悦,却不知道从何而来,眸色淡淡地说“不客气。”

    唐若遥疑惑于她突如其来的冷淡,不等她询问,秦意浓已调整到如常神态“下午都过半了,今天估计不会继续拍了,你晚上想吃什么”

    唐若遥马上就坡上驴“你给我做吗”

    秦意浓一愣“我没这么说,再说了,我们现在住宾馆,哪有做饭的地方”

    唐若遥眨巴眨巴眼睛,理所当然道“林影后的房子啊,我们再去一次。”

    秦意浓被她的厚脸皮再度震惊到了,乱七八糟的都不知道要做出什么表情来应对,唐若遥哈哈大笑“逗你的,我想出去吃,烛光晚餐怎么样”

    “你和我”

    “不然”

    秦意浓想这是约会吧

    约不约约。

    秦意浓看一眼关菡,关菡心领神会“我去打电话订餐厅。”

    秦意浓说“我们还是分头过去。”

    唐若遥想和她一起,但暂时没法儿打消她的顾虑,于是笑着应道“好,我打车过去。”

    “注意安全。”秦意浓叮嘱。

    唐若遥给她看自己身边的影子,先前秦意浓授意她,她给自己请了个女保镖,形影不离,基本走到哪儿都跟着。存在感低微的女保镖朝秦意浓点了点头。

    秦意浓稍稍放心。

    唐若遥记起这位女保镖的来龙去脉,同时牵动了不少的回忆,包括被她刻意遗忘的,让她决意和秦意浓一刀两断的,那段秦意浓和纪云瑶的对话,将她当作一件低贱的物品,随意贬损。

    情况在一天天变好,唐若遥不想翻旧账,但这件事确实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她抿了抿唇,将满肚子疑问暂时压了下去。

    可今非昔比带来的,也有该沉默的便没办法再做到先前那样的隐忍了。唐若遥先前沉得住气是因为她不得不沉住气,面对自己心爱的人,唐若遥恨不得把满腔心思全都捧出来,毫无保留。

    席间用餐,唐若遥将盘子里的法式小羊排切成工整的小块,和秦意浓面前的那份对调,终于忍不住,假装不经意地提起来“你和纪云瑶交情好吗”

    秦意浓低头叉起一块羊排肉,慢条斯理地咀嚼咽下,不紧不慢地淡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好奇。”

    “你好奇她”

    “是好奇你和她的关系。”

    “你觉得我和她是什么关系”

    明明秦意浓语速、语气都没变,但唐若遥就是从中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她率先示弱,脸上出现了以假乱真的慌乱,轻轻地道“你、你别生气。”

    秦意浓见不得她受委屈,见不得她小心翼翼,所以基本都能奏效。

    秦意浓眼底出现了一丝懊恼,把刺收了回去,说“对不起。”

    唐若遥“没关系,是问到你不喜欢的事情了吗”

    秦意浓低低地嗯声。

    “那我不问了。”

    秦意浓沉默良久,抿唇道“将来如果有机会,我再告诉你。”

    唐若遥笑着,用力点头“好。”有以后,有将来,这已经不是秦意浓第一次这么说了,假如能够把“如果有机会”五个字去掉就更好了。

    秦意浓问“纪云瑶有私底下找过你吗”

    唐若遥摇头,想了想,问“她为什么要找我”

    秦意浓眉眼揉上淡淡的倦意,说“我不知道,如果她找你,你离她远一点儿。”

    “好,知道。”唐若遥点头如捣蒜,光答应还不够,补充道,“谁私底下找我我都会离得远远的,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

    秦意浓一双美目微微上挑,似嗔非嗔瞧了她一眼。

    唐若遥笑逐颜开,眼眉都弯起来,趁机表白道“我只喜欢”

    她甜言蜜语不要钱大放送,秦意浓听不下去了,耳朵发烧,脸颊也升温,不经大脑思考手直接往前递,用一块羊排肉堵住了唐若遥的嘴。

    唐若遥唔了声,眨眨眼,张嘴将她喂到嘴边的羊排肉咽了下去,一双眼睛几乎笑成了月牙。

    两人定的是包厢,关菡大电灯泡不在,唐若遥给自己的脸皮又上了一层釉,索性坐到了秦意浓身边,盯着她盘子里的肉道“我怎么觉得你的比我的好吃”

    秦意浓挑眉“有吗”

    “有啊。”唐若遥努了努下巴,言笑晏晏地说,“你再给我尝一块儿”

    话虽如此,她两只手都收在桌下,浑然没有抬起来的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