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12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慕青下意识往前追, 脚下踉跄了一步,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

    她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

    现场分出来两台机位,分别给两个人。

    韩子绯机械地挪动脚步沿着野草疯长的小河边, 往家的方向走, 边走边哭, 泪流满面。

    她们说好要一年旅游两次,她们说好要去墨西哥帝王蝶谷一起看蝴蝶,她们说好

    韩子绯哭得几乎喘不过气,她慢慢地蹲了下来, 哭声越来越崩溃绝望。

    现场所有人听得心里发酸, 不少工作人员都偷偷跟着红了眼眶, 拿纸巾抹眼泪。

    比起来唐若遥情绪全部外放的表演, 哭到肝肠寸断,不能自已。秦意浓的表演要内敛许多。

    除了最开始的那一步趔趄,沈慕青脚下便跟扎了根似的,看着韩子绯离开的背影,一动不动。再次分出两个镜头,一个镜头对着她的背影, 她的肩背直直地挺着, 像一张绷紧到极致的弓弦,不知道哪一秒就会突然断裂。要非常细致的观察力,才能察觉她此时压抑的痛苦的颤抖。

    转到正面,她眼睛里的泪水越来越多, 长长的睫羽亦挂满了晶莹的泪珠, 几要夺眶而出, 但是始终没有,保持在一个悬而未落的状态。

    绷紧, 再绷紧。

    天地茫茫一灰,两人一远一近。

    韩玉平屏着的一口长气吐了出来,高声道“卡”

    秦意浓浑身脱力,身形狠狠地摇晃了一下,眼泪滂沱而下。

    “秦姐。”关菡适时给她递上纸巾。

    秦意浓摆手,单手遮住自己的眼睛,默默地流了会儿眼泪,才吸了吸发红的鼻子,接过来给自己擦了擦。她启唇,声音喑哑道“去看看唐老师怎么样了。”

    唐若遥有个远景,所以她一直往那边走,已经离大家很远了。

    关菡说“她的助理已经过去了。”

    秦意浓往那个方向瞟了眼,放心不下,顾不上避嫌了,道“我和你一起去。”

    秦意浓的情绪还没完全从戏里抽离,两条腿都是软的,她迈出一步,便一个趔趄差点往前摔,关菡伸手去扶,她已经深一脚浅一脚地快步往前走了。

    关菡连忙跟上。

    唐若遥痛哭流涕,眼泪没办法停下来,韩玉平的那句“卡”因为距离太远,她根本没有听到。有工作人员过来提醒,她只是茫然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反应了两秒,哑声哽咽道“我知道了。”

    然后低头继续抱着胳膊哭,哭声压抑隐忍。

    工作人员看她哭得这么惨烈,登时手足无措,辛倩快跑过来,对唐若遥这副模样司空见惯,对工作人员说道“你先忙吧,这儿有我就行了。”

    工作人员感激地冲她双手合十“那唐老师就交给你了。”

    辛倩熟练地往唐若遥旁边一蹲,把自己当成了一株人形蘑菇,手里备好了一大叠干净纸巾,随时待命。

    秦意浓看到唐若遥蜷缩在地上,心中一恸,到后来几乎是跑过来的。辛倩瞧见她身影,连忙站了起来,恭敬道“秦老师。”

    秦意浓朝她挥了挥手,辛倩识趣地退开。

    秦意浓走过来,和唐若遥并肩蹲在一处,手握住她的手腕,轻轻地喊了声“唐若遥”

    唐若遥咬着自己的胳膊,哭声渐渐小了,转头望了她一眼,眼神木然。

    秦意浓无端端心慌起来,像是一股麻绳拧住了她的心脏,紧紧缠绕,窒息地闷痛,须臾,她改口柔声道“遥遥。”

    唐若遥麻木的表情出现了一丝恍惚,眼神也从冰冷渐渐生出了两分暖意,继而是挣扎。

    秦意浓知道她是在分清面前的人到底是谁,伸手要去抱她,唐若遥忽然反应激烈地挥开了她的手臂,眼泪再次决堤。

    秦意浓没防备,被她推搡得后仰,跌坐在地上。

    唐若遥下意识伸出手来,想扶她,却生生止在半空。

    “对不起。”唐若遥手指紧攥成拳,收了回来,脸上布满泪痕,摇着头往后躲,“对不起,我”

    秦意浓撑着关菡的手掌站起来,温柔道“没关系。我先回避一下。”

    “对不起。”唐若遥哭着说。

    “没关系。”秦意浓试着去揉她的脑袋,再次被躲开,她指节曲了曲,眼底难掩失落,片刻,她振作精神,温声道,“那等你缓过来了给我发个消息。”

    唐若遥点头,她抬起通红的眼眸瞧了秦意浓一眼,秦意浓身上还穿着沈慕青的戏服。在方才巨大的打击之下,她没忍住对沈慕青本人的抵触,偏头剧烈地干呕起来。

    秦意浓指尖深深掐进掌心,脸色刷的白了下来,她嘴唇颤了颤,目光躲闪“我、我先走了。”

    唐若遥人戏不分,她不会。方才唐若遥的那个举动,刺痛了她敏感的神经,秦意浓转过身,接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是厌恶沈慕青,不是厌恶自己。

    反复说服自己,秦意浓闭了闭眼,掐住自己颤抖的手指,将一口长气分成几次慢慢吐了,对关菡道“我们走吧。”

    走出几步,她停下,又交代说“让阿肖去买点甜品,送到唐老师休息室去。”听说甜食能让人心情变好。

    “好。”

    “再买个炖汤吧,补充营养。”

    “好。”

    秦意浓薄唇翕动,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去找韩导吧。”

    韩玉平坐在监视器前看回放,秦意浓耽搁了不少时间才过来,他翻来覆去地看好几遍了,抬头看到秦意浓一个人孤身过来,问道“唐若遥呢”

    “哭着呢。”

    “还没缓过来”韩玉平皱眉,低头看手表,“这镜拍完都十几二十分钟了吧”

    “嗯。”秦意浓心里跟着涌起酸涩,她定了定心,勉强压了下去,扯了扯唇角道,“小朋友入戏比较深。”

    “我知道。”韩玉平沉声道。

    韩玉平和唐若遥是第一次合作,自然会和其他相熟的导演讨论她,大家都说唐若遥天赋奇佳,是这一代年轻演员里的翘楚,只要路子不走歪,勤勤恳恳,以后绝对会有更大的成就,这是所有与唐若遥合作过的导演达成的共识。但关于她最大的优点和缺点却是同一个,小孩儿经验浅,演戏用的是那种伤筋动骨的演法,全情投入,人物所思即她所思,人物所感即她所感,行云流水,真挚感人。

    所以唐若遥入圈以来一直不怎么高产,不止是因为学业的缘故,而是每一部戏拍完,她需要慢慢地让自己回归唐若遥的生活。秦意浓可以做到无缝进组,在跨度极大的不同角色中游刃有余,她不行,越是情感深刻的角色,她需要调节的时间就越长。

    为了艺术不惜燃烧自己,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情感,甚至是自己的生命,这似乎是圈里许多天才演员的共性。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国内外多少优秀演员因为走不出戏中人的世界,最终走向自毁。

    导演们其实特别不想看到这一幕,因为疯狂离陨落往往只有一步之遥。

    韩玉平脸上不无担忧,问“你安慰她了吗”

    秦意浓搬了把椅子在他旁边坐下,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她不想看见我。”

    韩玉平神色冷峻。

    唐若遥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峻,怪不得林国安在开机前特意和他提及这一点,希望自己能帮她扳扳“毛病”。

    本色开拍以来,唐若遥这方面表现得还不错,偶尔出现问题,秦意浓都想办法给她解决了,韩玉平就没多说,只提点过唐若遥一句。

    而秦意浓对外一直隐瞒和唐若遥的关系,偶尔在饭桌上和导演们闲聊,不会聊得很深,再加上导演和演员有壁,对方没事也不会特意去说谁谁的缺点。最后,她和唐若遥见面的机会少,是以她根本不知道唐若遥的状况这么严重,确切的说,她是一点都不了解。

    毕竟秦意浓常年忙于工作,能抽时间出来看唐若遥的电影并分析,提出相应的指导意见就花费了她不少的精力,没空一一去关注她电影拍摄中的具体过程,就连入戏过深这点,也是在本色剧组里才知道的。她以为唐若遥至多是拍戏的时候投入了点,没想到是这样的奋不顾身。

    戏疯子。

    秦意浓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个词。

    她眼神沉了沉,自己不该这么大意的。如果她早一点注意到,一定会在开拍之初就想办法让她改善表演方式,而不是任其自由发展,甚至用亲自带她入戏的方式,无形中推波助澜。

    秦意浓在韩玉平身边坐下,肃声问“她从以前就这样吗”

    韩玉平摇头,谨慎地回答道“我只是听其他导演说过,不知道她这样用命演戏的表演体系是从什么时候形成的,具体的你还得问问她。我觉得是挺久了,她在这一道上的表演已经臻于成熟了。”

    方才那幕戏拍得连韩玉平都挑不出瑕疵。并且他发现,越是这种情绪起伏大的戏,唐若遥的爆发力就越强,和秦意浓同场飙戏平分秋色不说,在大特写的时候气场强得甚至隐隐压过秦意浓一头,不过这幕戏的安排里,本就是韩子绯是主动方,戏剧张力更大,出现这样的结果不意外。

    镜头前感受到的痛彻心扉,都是唐若遥最真实无比的情绪,她只会比表现出来的更痛十倍,百倍,甚至千倍。换言之,她是在燃烧自身的感情,所以才没办法面对秦意浓。

    秦意浓的脸色变得奇差无比。

    韩玉平转口道“不过”

    秦意浓马上追问“不过什么”

    韩玉平本意是安慰她“这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她拍爱情戏也有类似的遭遇,前年拍的,名字叫什么来着”韩玉平皱眉回想着,忽然一拍脑门道,“叫寻人启事注,我听导那部戏的江导说,她爱男主爱得要死要活的,有场戏拍完下来抱着男主失声痛哭,后来还不是好好的了,她”

    韩玉平说到这戛然而止,偏头瞧秦意浓一眼,认真说道“你也是做这一行的,应该知道这种情况不能完全避免,不要乱吃飞醋,再骂她,而且,都是过去好久的事了。”

    秦意浓直接道“不会。”

    她不是拎不清的,她比谁都懂做演员要付出什么。再说那时她和唐若遥除了一纸协议什么关系都没有,翻旧账也不是这么翻的。她现在只担心唐若遥的精神状态,以及她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

    如果不是今天发现唐若遥是个戏疯子,且状态堪忧,她还会不吝夸奖她敬业。

    韩玉平松了口气“那就好。”

    秦意浓说“我会问清楚的。”

    韩玉平补充了句“这事儿急不来,你贸然打破她架构起来的臻于完善的表演体系,可能会适得其反,她是在这一行有大前途的人,好好给她领路,将来的成就不可估量。”

    秦意浓神情肃淡“我知道。”

    “慢慢来吧,时间还很长。”韩玉平拍了拍她的肩膀,“辛苦你了。”

    秦意浓嗯声,站起来,把关菡叫到一旁,低声吩咐道“你去整理遥遥出道这几年所有的采访视频,文字访谈,尤其是有关表演方面的,还有所有网上能找到的电影拍摄花絮,尽快交给我。”

    关菡低眸,沉声应道“是。”

    饶是唐若遥出道时间短,作品重质不重量,精益求精,要把所有的资料都整理出来,也是一件不小的工程。关菡心里提了一口气,在脑海中默默梳理着思路,以便晚上回去能尽快地找全资料。

    秦意浓“把阿肖她们叫过来吧,你去休息室。”

    关菡一怔。

    七窍玲珑心的关大助理脑子忽然短暂地卡了一下壳,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抑或是她刚才听错了秦意浓什么时候让自己离开过她身边

    秦意浓说得更直白“休息室里有电脑,你现在就去查,这里很安全,我不会有事,有阿肖她们就够了。”

    关菡眸心巨震,她竟然真的是这个意思

    关菡心里翻江倒海,面上波澜不惊道“是。”

    秦意浓顿了顿,又说“麻烦了,尽量快一点。”

    关菡垂眸“我应该做的,秦姐不要这么说。”

    她疾步匆匆地走了。

    唐若遥脸和鼻子都哭红了,眼皮红肿,撑着辛倩递过来的手掌,才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在辛倩的搀扶下,步履缓慢地找了个椅子坐下。

    辛倩把泡在凉水里的毛巾捞起来拧干,唐若遥伸手接过,仰起头将毛巾直接盖在脸上,温热的泪水自眼角滑下,浸入沁凉的毛巾里。

    她两手捂住眼睛,蓦地呜咽出声,低低地啜泣起来。

    辛倩在边上默默地给她换毛巾,轻轻叹了口气。

    不知何时,韩玉平来到了唐若遥面前,辛倩刚要出声叫唐若遥,韩玉平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说话。

    “还好吗”韩玉平声音难得的温厚亲和。

    唐若遥揭下毛巾“韩导。”她吸了吸鼻子,说,“我还好。”

    韩玉平目光欣慰,赞道“演得很好。”

    “谢谢韩导。”唐若遥条件反射要站起来,被韩玉平按下,说“歇着吧,看你哭得挺累的。”

    唐若遥低下头,面露尴尬道“不好意思。”

    韩玉平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明你动了真感情。”他问,“下一镜快开始了,还能拍吗”

    唐若遥点头,深吸口气“能,我去洗把脸。”

    下一镜还是哭戏,韩子绯从河边回到家,这整个一路她都是哭着的,从嚎啕大哭,到失声痛哭,再到无言落泪,三个层次循序渐进。

    前两个已经拍过了,下一幕要换场景,在阳西巷。

    “本色第四十八场二镜一次,action”

    韩子绯失魂落魄,拖着沉重的步伐,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回到了熟悉的阳西巷。沈慕青院中的凤凰木依旧开着,火红一片,只是那里面的人,以后就和她再无瓜葛了。

    镜头里,唐若遥无声地落下两行清泪。

    不需要任何铺垫和缓冲,从神情麻木,到眼泪盈眶,再到不受控制地滑落脸颊,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短短的零点几秒内,她的情绪就经过了至少三次转换,表达丰富且细腻。

    “卡”韩玉平几乎从监视器后跳起来,拍案叫绝道,“完美”

    演这样的戏等于在挖唐若遥的心,唐若遥再次哭得不能自已。

    韩玉平对上旁边秦意浓剜过来的一眼,缩了缩脖子,稍微克制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讪讪道“为了艺术。”他转移话题道,“你不去看看她”

    秦意浓冷冷道“正要去。”

    她回过头,食指指着韩玉平,目光冰冷“她这镜过了没有”

    韩玉平拿剧本挡在自己身前,说“过了。”

    秦意浓磨了磨牙,这才走了。

    韩玉平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惊魂甫定。秦意浓凶得跟要吃人似的,差点儿把他没有的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

    这场戏暂时告一段落了,接连拍了两场哭戏的唐若遥浑身脱力,靠在椅背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辛倩用毛巾给她擦了擦脸,便搀起对方的胳膊,想扶她回休息室,看着几步之遥的秦意浓,手又缩了回来。

    她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秦意浓驻足观察了一会儿,走了过来,在唐若遥身边坐下。

    “遥遥。”她尽可能用最温柔的声音轻声喊道。

    唐若遥指尖攥紧了手下的凳子边缘,手背青筋迸出来,她闭了闭眼,理智把情感上的抵触压下去,但无论如何是做不到立刻和先前一样亲近的,她吐字清冷道“秦老师。”

    秦意浓心口闷闷地传来钝痛,低柔问“好一点了吗”

    唐若遥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尚未成形便化为乌有,她想冲秦意浓笑,却也笑不出来,好像同时有两个灵魂在她的体内争夺撕扯,将她整个人割裂开来。

    唐若遥露出一丝痛苦,头疼欲裂。

    秦意浓伸出手去,尚未碰到她的肩膀,忆起方才的事,指尖顿在半空,她眸光温暖,小心翼翼地征询她的意见“我能抱你吗”

    唐若遥张了张嘴,一个“能”字卡在喉咙里,反复两次都没能说出来。

    秦意浓默然良久,收回手,嘴唇轻抿,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说“能的时候告诉我,随叫随到。”

    唐若遥嗯声。

    她垂下头,说“对不起。”

    “没关系。”秦意浓建议道,“要不要回休息室喝点热水,补充一下水分。”

    “好。”

    唐若遥在休息室独自呆了半小时,才慢慢地将自己从韩子绯的状态里脱离出来,但她不确定自己见到秦意浓会不会再次神思恍惚,于是缩在沙发里,给对方打字发消息秦老师在做什么

    秦意浓等着抱你

    唐若遥笑起来,眼泪同时落下,溅在沙发垫上,道我好难过,心好疼

    秦意浓我知道,乖

    唐若遥我今天是不是哭得特别丑

    秦意浓没有,特别好看

    唐若遥抬手擦了擦眼泪,破涕为笑不要哄我了,我又不是没拍过哭戏,导演都说我哭得一点包袱都没有,说哭就哭,还是哇哇大哭的那种

    秦意浓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看的

    秦意浓我让阿肖给你送点吃的,她到了,开门

    唐若遥喊辛倩去开门,辛倩小步跑过去,一把拉开门,登时愣住,脱口道“秦”

    秦意浓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连忙做了个“嘘”的手势,辛倩悄悄的,接过阿肖手里的小蛋糕,还有一个精致的多层食盒,食盒挺沉,她手跟着往下坠了一下,才拿稳。

    秦意浓小声问“唐老师怎么样了”

    辛倩叹了口气,道“坐在那不动,突然就开始掉眼泪,刚刚才正常一点。”她显然也是看出秦意浓担忧,顺嘴安慰了一句,“没事的,等这阵子过去就好了,她以前也这样。”

    秦意浓心念电转,问道“你当她助理多久了”

    “她一出道就是我在她身边。”辛倩颇为自豪道。

    “噢。”秦意浓眯了眯眼,问,“她演戏一直这么伤身吗唔,我的意思是指,把自己当成戏中人,很久才能走出来,就像今天这样。”

    辛倩理解了几秒钟,点头说“是的。”

    秦意浓沉声道“我知道了,你进去吧。”

    辛倩歪了歪头,疑惑“您不进来吗”

    “不了。”秦意浓从门缝往里瞧了眼,只能瞥见唐若遥的半个衣角,恐怕唐若遥依旧不想见到她。她那个性子,想的话会直接出来找她。

    辛倩说“那好吧。”她努了努下巴,“那我回去啦”

    “嗯,回吧,不要告诉她我来过。”

    “好。”辛倩不解,还是答应了。

    她在门外耽搁得有点久,回来的时候唐若遥问道“你在外边干什么”

    “和人说了会儿话。”辛倩搪塞道。

    唐若遥情绪持续性低落,不作他想,自动将那个“人”认作是阿肖,目光扫过她手上挂着的食盒和蛋糕盒,抬眉讶异道“这么多”

    秦意浓是把她当猪养了吗

    辛倩把食盒打开,里面有汤有荤有素有饭,色香味俱全,最顶层的里侧还有一张便签。

    “咦这是什么”辛倩好奇地伸手,没等她撕下来,眼前一花,一只手抢在她之前把便签揭走了。

    唐若遥看着便签上丑得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字,阴郁一扫而空,无声地大笑起来。

    沈慕青是个老师,而且是个从小练书法的大家闺秀,写得一手好字,灵动流逸,颇有大家之风。和秦意浓本人截然不同。

    不得不说秦意浓这个法子很好地帮唐若遥出了戏,唐若遥把便签拍下来,明知故问道这几个都是什么字啊

    秦意浓有那么丑吗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jg

    唐若遥哈哈哈,画画得不错

    秦意浓我写的是,多少吃点气鼓鼓jg

    表情包到用时方恨少,秦意浓坐在自己休息室的沙发里,眼睛盯着手机,催促身边的阿肖“还有没有表情包,可爱一点的,搞笑的也行。”

    阿肖满头大汗地搜刮众助理的表情库“秦姐你等一下,我找着呢。”

    秦意浓默默地想果然没有关菡不行。

    唐若遥看出来了,我逗你玩的

    秦意浓我也看出来了,逗你开心

    唐若遥用叉子叉了一块甜点,很甜,眼睛弯起来,单手打字道我还是有点难过,你哄哄我

    秦意浓怎么哄

    唐若遥给我发条语音,说遥遥刚才唐若遥光顾着伤心去了,秦意浓喊了她两次她都错过了,现在简直想穿回去打死自己。

    一分钟后,秦意浓发来一段两秒钟的语音。

    唐若遥点开。

    秦意浓“遥遥。”

    声音低柔,她很少用这么低的声线说话,所以有些沙哑,低低沉沉的别样性感。仔细听的话,其中还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难为情和青涩。

    唐若遥心口一麻。

    无形的电流漫向四肢百骸,唐若遥轻轻地打了个哆嗦,她缓了一会儿,深吸口气,摇了摇身后无形的小尾巴,得寸进尺道再说一句吧

    秦意浓换回了打字嗯想听什么

    唐若遥却长按说话,眉眼弯弯“说,你喜欢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