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15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若遥身为秦意浓微表情十级研究专家, 从她清黑瞳仁折射出的光里,起码推测出了不下数种情绪。惊愕、呆愣、思索、难为情等等等等。

    她肯定还会在心里骂她不要脸,但无所谓, 唐若遥被她说不要脸不是一次两次了, 要脸的都没有女朋友, 以及未来的妻子。

    秦意浓没吭声, 在唐若遥心里就是答应了。

    至于女人明天醒过来会不会反悔,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大不了再套路她一次。再说,她连女儿都见过了, 想到秦嘉宁,唐若遥忽然有点儿兴奋。

    她目光灼灼地看向秦意浓,想问她点关于秦嘉宁的问题, 却在看见她眼睛里的红血丝时打消了念头。

    来日方长。

    明天起来她可以亲自去了解。

    唐若遥把自己捂得差不多了, 挨过去抱住体温过低的女人。热融融的温度渗入四肢百骸,像是冬天泡进了温泉水里, 秦意浓的眼皮陡然就沉重起来。

    唐若遥捧着她的脸颊,轻柔地吻了吻女人芳软的唇, 不过短短几秒钟,松开的时候秦意浓已经合眼睡着了,呼吸平缓。

    唐若遥目不转睛地盯着秦意浓的脸, 眼神里的心疼终于不加掩饰地流露出来。

    比起来秦意浓心力交瘁,她的日子过得无忧无虑,除了偶尔的被女人气一气,调节身心, 大部分时间都是跑跑通告,遇到的人也很省心, 很照顾她,包括拍广告的导演,脾气也好得出奇,一点儿委屈都没受。

    唐若遥看向纱帘外的夜色,虔诚地祈祷老天能将给她的好运气分给秦意浓一点,让她不要这么苦。

    床头柜上的数字时钟走到了凌晨三点,房间里的灯悉数熄灭,唐若遥进入了深度睡眠。

    滴答

    一滴看不见的水珠坠落在碧绿的叶片上,波纹漾开。从点到面,空气呈线状扭曲,在耳朵里收拢成一线,嗡

    近乎于耳鸣。

    房间里却是安静的,静得诡异,连一点声响都听不到,不管是别人的呼吸声,还是自己的。

    虚虚勾着相扣的十指松开,秦意浓从床上坐起来,下了地。

    窗户关上了,白色纱帘静静垂着,映出黑暗房间里走动的人影。

    秦意浓将衣柜门打开,躲了进去。

    她将自己缩进最深的角落里,死死地盯着衣柜的那条窄窄的缝隙。她双手紧紧握着金属衣架,手心汗津津的,牙关轻微地打战。

    你们找不到我。

    你们一定找不到我。

    不要过来。

    唐若遥睡得半梦半醒,伸手往旁边一摸,摸了个空。

    她鼻子里发出了一句哼哼,从床的这头摸到了那头,一片冰凉,哪有另一个人的踪影。

    “秦意浓。”唐若遥立刻醒了,边揉眼睛边开了灯。

    身边果然空无一人。

    “秦意浓”唐若遥弹身而起,先去检查窗户,和睡前一样,从里面关了起来,松了口气,她随手抓过一件睡袍套上,果断下了楼。

    和她几步之隔的衣柜里,女人盯着缝隙里透出来的那一缕光,不可自抑地哆嗦了一下,汗涔涔的手掌松开,复又更紧地攥住金属衣架。

    唐若遥在楼下找了个遍,她人生地不熟,又怕惊动已经睡着的老人孩子,急切之下,一双腿磕碰出了好几块青紫,白皙的皮肤上分外瞩目。

    唐若遥遍寻不至,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她回到卧室,站在了衣柜门前,冷静沉着。

    她的手握住了柜门把手。

    吱呀

    很轻的一声。

    伴随着响起的,还有另一声,明显不属于唐若遥动作发出的声音。

    唐若遥忽然生出满腹的悲怆来。

    秦意浓披头散发地冲出来,她并不吃惊,金属衣架疯了一样挥舞到她脸上,胳膊上,唐若遥不躲不避,张开双臂抱住了她。

    上次还需要关菡和她两个人才能联手制服秦意浓,这次她一个人竟够了。

    金属衣架掉在地上。

    秦意浓理智全无,赤手空拳在她怀里又打又踹,胳膊被抱住就上嘴,用脑袋撞,甚至用唾沫吐她,使尽了人类本能的攻击手段,歇斯底里的,像个疯子。

    唐若遥一声不吭,由她发泄着,撕咬着。

    秦意浓不知道哪一刻恢复了神智,慢慢松开了牙关,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秦意浓头抵在年轻女人肩膀,在唐若遥收紧的怀抱中小声啜泣“对不起。”

    “没关系。”唐若遥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所有的我都看见了,我不在乎,我只求你不要再推开我。”

    秦意浓沉默了很久,说“流血了,我给你上药。”

    “你房间里有医药箱吗”

    “有。”

    “在哪里我去拿。”

    “我去吧。”

    “我们俩一起去。”唐若遥说,她松开双臂,牵了秦意浓一只手在掌中,两个人一起拿过来医药箱,放在茶几上。

    唐若遥脸颊和脖颈被金属衣架抽出来的红痕比较显眼,秦意浓是下了死手的,每一条痕迹都肿起来,泛出可怖的深紫。胳膊上的轻一些,幸好她套了件厚厚的睡袍。

    手腕有一处被咬出了血,现在还在往外流,秦意浓先处理她的手腕。清洁、消毒、上药、包扎,打结的时候她的眼泪落进了绷带里,秦意浓扭头去看别处,缓了好一会儿才重新转过来,打了个蝴蝶结。

    唐若遥笑道“很漂亮,心灵手巧。”

    秦意浓没看她,兀自低头将绷带收好。

    她端详唐若遥的脸,手指动了动,没敢伸过去摸,用棉签小心蘸着,动作轻柔地涂了一点消肿化瘀的药膏。

    唐若遥疼得十分想呲牙咧嘴,但她只是眉头很浅地皱了皱,全程没出现别的表情。

    上好药,她重新牵着秦意浓回到床边,柔声说“睡觉”

    她什么都不问,永远尊重她、怜爱她,无条件地包容她。

    明明眼前这个女孩子比她小了七八岁,在不久之前还是被自己牢牢呵护在羽翼下的雏鸟,却在这段时间内成长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变成了一个温柔勇敢,进退有度,让人忍不住心生依赖和信服的成熟的爱人。

    秦意浓在她温柔如水的眼眸里,忽然就绷不住了,她不想再一个人扛着这些事情,她想向这个世界上她唯一能毫无保留信任的人倾诉。

    “黎益川。”女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说了一个名字。

    唐若遥“嗯”

    秦意浓说“我这阵子在应付的那个想对你不利的人,是黎益川。”

    唐若遥的人际圈,暂时还接触不到黎益川这个级别的人,她很聪明的,选择用手机上网搜索,果然是个有词条的大人物。

    秦意浓走过去倒了两杯水,放在茶几的两端,唐若遥瞧见,把两杯水放到了一起,和秦意浓挤在一张单人沙发里,抱着她。

    秦意浓不自在地动了动,无奈地说“我说的是正事。”

    唐若遥认真道“我做的也是正事。”反正一会儿也得抱,不如早早地准备好了。

    秦意浓拗不过她,只能继续往下讲,然而在女人温暖的怀抱里,她少了几分沉郁,多了两分如释重负,道“你不是问过我,为什么对入口的东西那么谨慎么”

    唐若遥视线掠过面前茶几玻璃杯里透明的水,嗯了声。

    秦意浓淡道“因为我被下过药。”

    意料之中的答案,唐若遥的心脏还是被轻轻地揪了一下。

    秦意浓唇角讥诮“给我下药的人,是我的前经纪人杜安凯。”秦意浓整日周旋于酒桌,那些肥头大耳的男人目光冒犯,心里在想些什么她一清二楚,她临渊履薄,向来万分谨慎,要不是杜安凯,她怎么会轻易中招

    有一天杜安凯带她出去应酬,酒桌上坐着黎益川,那时黎益川已经是圈里很有名的人物了,所有人都表现得恭恭敬敬,奉承巴结。

    秦意浓身为当桌姿色最好的女性,被男人们劝着向黎益川敬了不少酒。杜安凯就在这时给秦意浓递了杯茶,秦意浓喝得有点晕,又因为是经纪人,便没多防备,谁知道杜安凯从让她陪酒升级到了让她陪睡。

    不知道是对方托大,下的药剂量不足,还是秦意浓身体底子太好,竟然提前醒了过来。

    她醒在一间完全陌生的房间里,身下是柔软的大床,男人的手指冰凉,呼吸也是冰凉的,如同吐信的毒蛇,阴冷入骨。

    黎益川娘胎里出来就带病,身子骨不好,毫无防备之下直接被秦意浓从身上掀开了。

    秦意浓说“我从小干活,力气比普通女人大很多,黎益川则比一般男人弱很多,但到底也是个男人,我们俩在房间里扭打起来,他占了上风,牢牢地扣住了我的肩膀,狞笑着,志在必得。我手到处乱抓,不知道摸到了个什么东西,可能是烟灰缸之类的,砸破了他的头。”

    血很快从黎益川的短发里渗了出来,他一动不动地躺在了地上,双目紧闭,就像死了一样。

    秦意浓手脚发软,手里抓着的烟灰缸“咚”的一声砸在了地上。她连滚带爬地过去探了一下对方的鼻息,还有呼吸,没死。秦意浓抹了把眼泪,开始盘算怎么逃出去。

    那一天晚上的记忆都是混乱的,兵荒马乱,生死一线。

    秦意浓很多细节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她躲进了衣柜里,牢牢地抓紧手里的金属衣架,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缝隙里透出来的光,还有光里晃动的人影。

    黎益川捂着流血的脑袋醒转,把他的亲信叫了进来。

    黎益川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奇耻大辱,他挥开给他包扎伤口的医生,怒不可遏道“把她给我抓回来,废了她的手脚,我看她拿什么反抗妈的臭婊子”

    接着杜安凯也出现了,黎益川的保镖按着他的肩膀将他压在了地上。

    秦意浓听到了杜安凯吃痛的闷哼声,大概是被打了。

    黎益川阴沉地问“她在哪里”

    秦意浓一个弱女子能安生好几年,没有早早沦为他人床上的玩物,多少有杜安凯在待价而沽的意思。就像古代的青楼女子,越是头牌就越要将养几年,吊足大家胃口,第一次才能卖到好价钱。杜安凯在物色买主,黎益川就是那个他梦寐以求的买主,财大气粗,一掷千金,有权有势有地位。

    杜安凯想用美人巴结黎益川,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悔得肠子都青了,求饶道“我不知道啊,黎总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黎益川显然没什么耐心,他扬着的手落了下来,拳脚雨点般落在杜安凯的身上。

    一开始还能听到杜安凯的哀求和痛吟声,后来声音越来越弱,竟什么都听不到了。

    眼泪和鼻涕因为恐惧流下来,躲在衣柜里的秦意浓不敢用手擦,只能不断地睁大眼睛,竖起耳朵,不敢错漏外面一丝一毫的动静。

    黎益川“把他给我弄醒。”

    杜安凯的声音又出现了,奄奄一息的“黎总,我真的不知”

    黎益川拎起他的脑袋,道“这笔账我先记下了,听着,如果她回去找你”

    杜安凯马上道“我立刻通知您,不不不,我亲自把她带到您面前,您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砰砰磕头,声音里的谄笑让人作呕。

    医生终于上前,劝黎益川先去处理伤口,黎益川大抵是余怒未消,在房间里走了一圈,自然也包括那扇衣柜,秦意浓看到他青色的裤子在缝隙里一闪而过,心脏骤停,下唇咬出了血。

    黎益川毫无征兆地一脚踹向床沿,走了。

    屋里的人陆续散去。

    秦意浓再躲了一会儿,才跑掉了。

    她不敢回公司给她安排的住处,怕杜安凯在守株待兔,她手机卡也不敢用,找了个垃圾桶扔掉了。她无处可去,被黎益川抓回去只有死路一条。

    黎益川起家的手段不太干净,有些见不得光的背景,手底下更养了一批替他卖命的,弱肉强食在他这里定义得淋漓尽致。

    就算秦意浓侥幸能捡回一条命,恐怕也会半死不活。

    唐若遥脑子里灵光一现,所有的线索都连了起来。

    “所以你去找了韩导”唐若遥脱口道。

    “你怎么知道”秦意浓眸色微讶。

    唐若遥说“听韩导提过,你深更半夜从马路边跳出来拦他车,差点被撞死。”

    秦意浓笑了下,道“叔叔还真喜欢你,连这个都和你说了。”

    唐若遥谦虚道“还行吧,我人见人爱。”其实也是她套路的。

    秦意浓忽然道“不行。”

    唐若遥愣了下,问“什么不行”

    秦意浓说“没什么。”她想人见人爱不行。

    秦意浓继续道“我不知道先前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因为利益或者其他,以韩导为中心的一派和以黎益川为中心的一派不对付。而且叔叔作风正派,向来看不惯黎益川这种仗势欺人的小人,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给他甩脸子,爆发冲突。我曾经亲眼见过。”

    就凭这么点信息,秦意浓就敢拿命孤注一掷。

    “于是你就决定投奔韩导万一”唐若遥说到这里忽然没了声音。

    要么被黎益川抓回去,要么博一线生机,就算死,死在车轮下总比死在黎益川手里好。她没有别的选择。

    秦意浓揉了揉唐若遥的脑袋,柔声道“我这不是运气好么不但没死,还抱上了韩导的大腿,后来我解约,包括和人签对赌还违约金,叔叔都帮了我很大的忙。”

    韩玉平是她遇到的第一个贵人,对她有再造之恩。

    唐若遥闷闷地说“改日我请韩导吃饭。”

    秦意浓道“我和你一起去。”

    唐若遥甩了甩头,感觉自己又想偎进秦意浓怀里了,明明自己是要安慰她的,她忙调整角色,道“那后来呢”

    秦意浓幽默道“后来我就抱紧了叔叔的大腿,死都不放,跟着他们那群人混,光明正大地和黎益川作对。黎益川虽然看我不顺眼,也没办法。”

    其实黎益川之后有在圈里打压她,暗地里也没少耍阴招,秦意浓机警,没给他得逞的机会。明争暗斗了几年,秦意浓有了纪家当靠山,黎益川才彻底消停下来。

    纪家的事说来话长,秦意浓有点累,想着下次再和她说,含糊带过,只说自己这几年和对方没有来往了,相安无事。

    唐若遥聪慧,秦意浓开头的寥寥数语被她记起,来龙去脉便理了清楚。

    “是因为我,你才去重新接触黎益川的吗”

    话都说到这里了,秦意浓没有再隐瞒的必要,点头道“是。”

    “你不怕他”唐若遥问。包括这次,秦意浓躲进柜子里有两次,每次的反应都很强烈,足见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之深。

    “怕。”

    秦意浓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唐若遥突然读懂了她的未尽之言,眼圈微红。

    无论多怕,为了唐若遥,为了她们的未来,她也会鼓起勇气去面对,哪怕白日在酒桌上和对方谈笑风生,晚上回来被无边恐惧裹挟躲进柜子里,她都义无反顾。

    宁宁,唐若遥,是她的底线,是她的软肋,也是她直面恐惧、坚不可摧的铠甲。

    “你打算怎么解决”

    “跟他合作。”

    “条件呢”

    秦意浓垂眸“随他提吧,横竖不过是物质上的,我可以再赚回来。”

    秦意浓眉尖倏地一热,抬起眼帘,唐若遥温暖的手指轻柔抚过她的眼眉,眼底柔情似水,问她“累不累”

    “还行。”秦意浓想也不想地说。

    唐若遥指尖往下,顺势掐住她的脸,微笑“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秦意浓吃痛,改口道“有一点。”

    唐若遥佯怒道“重说。”

    秦意浓默了默,道“累。”随着她这句话的出口,好像全身的神经和肌肉都听到了似的,齐齐罢工,她索性卸去了所有的力道,任凭自己没骨头似的歪倒在唐若遥怀里。

    唐若遥稳稳地兜住她,臂弯纤瘦却有力。

    “我每天都在想,我怎么这么多事情要忙啊,一件完了还有一件,一件完了还有一件,我又睡不着觉,每天就眯那么一会儿,我会不会猝死啊”

    唐若遥不悦地啧了声,说“呸呸呸,赶紧。”

    秦意浓放松地笑,笑出声的那种,旋即听话地往一旁呸呸呸,呸完,说“其实也没有那么累,习惯了忙碌,而且做一点有意义的事也挺好的。”

    她有自己独特的方式安慰唐若遥,唐若遥不戳穿她,顺着她的话问道“方城是你资助的学生”

    “嗯。”

    “像他一样的还有多少”

    “不记得了,我亲自见过的就考上大那几个吧,都是挺不错的孩子。”

    “你让他们管你叫姐姐”唐若遥不经意带上了一点酸溜溜。

    秦意浓仰了仰脸,道“我那时候不是还没认识你么你介意的话,我以后让他们换个称呼,你想一个”

    唐若遥见她语气认真,明白她是真打算这么做,心里微微一甜,莞尔道“不用了,我还没那么小气。”

    秦意浓目光玩味“我怎么觉得你就是这么小气”她提起旧事,笑道,“刚进本色剧组的时候,你看到阿肖给我喂草莓,脸都绿了你知道吗”

    唐若遥“”

    好汉不提当年勇,好女也不能提当年醋

    唐若遥辩解说“我那不是以为她是是”唐若遥越说越觉得自己脑子曾经被驴踢过,一个字也说不下去了。

    她叹了口气,沧桑道“唉。”

    秦意浓被她逗笑,指尖触上她弧度圆润的下巴,慢慢移到唇角,自下往上吻住了她。

    唐若遥体贴地托着她的后脑勺。

    两人接了个吻,尝到了久违的甘甜。

    唐若遥想继续,秦意浓却偏头避开,道“该睡觉了,明天还有很多事。”

    “你指的宁宁”唐若遥和她一起站起来,手牵手往床边走。

    “嗯。”

    唐若遥第二次给她掖好被角,没躺下,一只手撑在她枕边,琥珀色的眸子就这么直直望进女人的眼睛里,她认真地问“你相信我吗”

    秦意浓笑“我当然相信你。”

    唐若遥说“那我有件事,你能不能答应我”

    “你说。”

    “这段时间你就在家里休息,什么都不要管,把事情全权交给我处理。”

    “可是”

    唐若遥拇指抚着女人的脸颊,低低地说“你保护了我这么久,这次让我来保护你,行吗”

    秦意浓神情动容。

    不知道是为了唐若遥满眼的心疼,还是为了她语气里的恳求。

    秦意浓缓缓地点了头。

    唐若遥高兴得像个孩子,激动地低头亲她,两人许久没见,秦意浓刚恢复了点活气儿,差点给她亲出火来,顿时想得有点多,心猿意马。然而唐若遥就真的只是亲了她满脸口水,然后安安分分地抱着她睡了。

    “睡觉睡觉,晚安。”

    闭眼前踌躇满志,一副等着看我表现的样子。

    “晚安。”秦意浓心情复杂。

    唐若遥精神振奋,早早地就醒了。她蹑手蹑脚地起床,洗漱完出来,秦意浓也醒了,但没起,雪白的被子团成一团,像个蚕宝宝,只露出个脑袋,黑亮的眼睛望着她,眨动了一下。

    唐若遥眼前一亮。

    秦意浓再次收获了对方的满脸口水,她被唐若遥的热情弄得喘不过气,稍微腾出点空,慢半拍道“怎么起这么早”

    “起来干活。”唐若遥回答。

    秦意浓哦声,道“要”

    秦意浓没说完就被唐若遥打断了“不要你陪,你老实睡觉,我都听关菡说了,你两天没睡,再不乖我就打你屁股。”

    秦意浓“”

    她刚刚是不是幻听了唐若遥说什么

    小兔崽子胆大包天。

    唐若遥瞥见秦意浓越来越危险的眼神心生不妙,忙假装自己间接失忆,道“你快睡吧,吃早餐的时候我再上来叫你。”

    秦意浓看着她。

    秦意浓微表情十级专家唐若遥迅速上线,几步蹭过去,坐在床头给她掖好被角,温柔道“我等你睡着了再下去。”

    秦意浓合上了眼皮。

    唐若遥确认秦意浓睡着以后,悄悄出去带上了门。

    秦意浓却在她走后慢慢睁开眼,眼神清明,哪有半点睡着的样子。

    关菡是起得最早的,安灵联系不上秦意浓,她的消息框里塞满了安灵发过来的消息,都是让她等秦意浓醒了后转告她的。

    还特意叮嘱十万火急,关菡崩溃地心想那也得我能见到秦姐的面再说。

    她愁得一晚没怎么睡着,楼梯的响动第一时间便听见了,迎着光,走下来一个身影,看不清楚面容,关菡从身材判断出来是唐若遥。

    一颗心悬到喉咙口,她冲了上去“秦姐怎么样了”

    唐若遥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说“在睡觉,不用担心。”她问,“安灵的电话号码多少或者把你手机给我”

    关菡差不多彻底倒戈,直接把号码给她了。

    唐若遥拨了过去,安灵一整晚都在忙,此刻接到关菡电话,连珠炮似的一大段话蹦了出来,是她预想的公关方案。

    唐若遥认真思索过,语气沉静道“我觉得可行。”

    安灵一愣“你谁啊”

    唐若遥微微一笑“秦意浓女朋友。”

    关菡差点当场休克。

    安灵“”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知羞耻了吗

    安灵“秦意浓人呢”

    唐若遥说“睡觉呢,她托我处理,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好了。”

    安灵停顿了几秒,微妙道“好的。”

    “唐阿姨,关菡阿姨,早上好。”背后突然传来一道软糯的童声。

    关菡回“早上好。”

    方才还淡定自持的唐若遥原地僵成了一根木头,她慢慢地回过头,磕磕绊绊道“早、早上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