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16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若遥唇角微勾, 心满意足。

    头顶突然落下来一个声音,带着轻微的调侃“开心了”

    唐若遥仰脸望她,女人目光揶揄, 显然是看穿了她耍的的小心思, 不由面色一窘。

    她确实是故意的, 想骗着女人说两句情话给她听。

    秦意浓环着她的胳膊紧了紧, 语气里带上了一丝不安“遥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样”

    “哪样”

    “太闷了, 不会说情话哄你。”女人声音跟着低落下来。

    唐若遥坐起来,正视她眼睛“你哪有不会说情话, 你光看我一眼,我都觉得你是在对我甜言蜜语。”

    “”秦意浓说,“我是认真的。”

    唐若遥神情严谨, 郑重道“我也是认真的。”

    秦意浓有几分将信将疑的样子, 仍旧道“可你很喜欢听,不是吗”不然也不会故意用话去诱导她。

    唐若遥说“物以稀为贵嘛, 偶尔说一句,我听得脸红心跳, 经常说,不就不值钱了”

    秦意浓似懂非懂。

    过了几秒钟,唐若遥自己把自己推翻了, 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顺其自然就好。”初恋甜蜜既苦恼,相处之道就不说了, 得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试验着走,连个道理都掰扯不清楚。

    唐若遥想了想, 道“宝宝。”

    秦意浓很喜欢这个称呼,本就温柔的眼神更是软得不可思议,声音也轻轻的“嗯”

    唐若遥先按捺下吻她的念头,分别将她两只手握在手里,指腹抚过她凝脂般的光滑手背,看着她的眼睛道“你为什么老是问我喜不喜欢你这样,喜不喜欢你那样”

    秦意浓在她几乎显得有些锐利的目光下低下头。

    唐若遥“怕我有一天会不喜欢你厌烦你”随着这句话的出口,她胸腔也隐隐生出了一丝怒气,还有对秦意浓的心疼。

    好在,秦意浓摇了摇头。

    唐若遥松了口气,温和道“那是因为什么”

    秦意浓低低地说了句话,约等于无声,以唐若遥的耳力竟然没听清,她问“你说什么”

    秦意浓抬起眼帘,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复又低下脑袋。

    “我也不知道。”秦意浓小声道,“我就是这么想了,可能是”

    她声音渐低,这次唐若遥学乖了,直接将耳朵凑到她唇边,模模糊糊地听清了“太喜欢你了。”

    唐若遥心脏暴击。

    夜深人静,接二连三听到闷葫芦恋人表白,谁受得住

    反正她是受不住。

    所以她两只手放下改成撑在秦意浓身侧,不客气地吻住了肖想已久的红唇。

    秦意浓“唔”

    赶在擦枪走火之前松开,唐若遥沿着她嘴唇往上,从鼻尖、眼睛、眉毛,一路吻到额头,一下轻的,一下重的,吧唧脆响,欢喜笑道“我也是。”

    秦意浓被吻得面泛红晕,压着害羞,明知故问“也是什么”

    唐若遥凝视着她,说“太喜欢你了。”更准确的是,爱她。

    她们相爱,且深爱彼此。

    但爱这个字,对两个内敛的人来说,暂时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因为太爱了,所以会不自觉地担心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够好,是不是在哪里引发了对方的不满,是不是给生活埋下了隐患,如果有,一定要及时解决,她们是要在一起一生一世的恋人啊。

    感情从来不是你爱我我爱你就够了的,它需要经营,两个人彼此用心,才能长长久久。

    秦意浓是过于认真,认真得有些盲目了,草木皆兵,但唐若遥看到了她珍贵的心意。

    她们在初恋这条路上走,或许会一帆风顺,或许将来会有磕磕绊绊,但互相坚信,一定会牢牢抓紧对方的手,永远不放。

    情愫在对视的眸光里流转,空气里都是蜜糖的甜味。

    秦意浓到这时候都没忘记正事“那你觉得我是经常说情话好,还是维持现状好”

    唐若遥起了两分逗她的心思,挑眉道“就算我喜欢甜言蜜语,你能经常说吗”

    秦意浓认真的口吻,坚定道“能,我可以改。”神情不似作伪。

    唐若遥怕她较真,忙道“不用改,我就喜欢你现在这样。”倒不是甜言蜜语说多了就不值钱,相爱的人怎么说情话也不嫌多,但唐若遥不想她刻意改变。

    秦意浓铁了心似的,道“说不定你更喜欢改了之后的我。”

    唐若遥心急如焚,突然灵机一动道“我们俩在一起多久了我是问正式在一起。”

    秦意浓想也不想道“二十一天。”

    唐若遥心口微微一甜,往下压了压,有理有据道“我们才在一起这么短的时间,彼此都不够了解和熟悉,还没找到适合我们俩相处的模式。”

    “然后”

    “我看一本书上说,两个人在一起最有趣也是最值得期待的,是为了彼此慢慢改变的过程,变成最适合彼此的更好的人。有时候想想,我们在一起一年后会是什么样子,三年后又是什么样子,甚至十年后,不是很有意思吗”

    “哪本书”秦意浓重点忽然歪了一下。

    “我忘记了,是本言情小说,文殊娴推荐给我的。”

    秦意浓看了她一眼。

    唐若遥立刻道“我明天让她帮我找。”

    秦意浓淡道“不是这本也行。”

    唐若遥非常上道,秦意浓估计就是想看点恋爱小说,弥补一下她匮乏的经验。唐若遥回想了她看过的少数几本言情小说,文里的主角都没有秦意浓苏。

    她突发奇想,笑着问道“宝宝,你知道苏是什么意思吗”

    秦意浓果然眼神茫然,老干部道“什么意思”

    唐若遥决定不让网络词汇“污染”她纯洁的心灵,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到了,问问你。”

    秦意浓反问她“你知道a是什么意思吗”

    唐若遥心说我当然知道,表面却装作懵懂无知,礼尚往来地摇头“不知道,什么意思”

    秦意浓没她那么多小心机,本本分分给她解释道“就是说气场很强,很帅。你微博粉丝好多这么夸你的。”

    唐若遥惊讶“你还看我微博啊”

    秦意浓本来想否认,但两人都这个关系了,她便咬了咬唇,实话道“嗯。”

    “注册小号关注我了吗”唐若遥笑,以为她和自己一样。

    “没有,不对,是关菡给我准备的,算小号吧。”明星手滑者数不胜数,谁还没个小号了秦意浓大号基本是工作室和关菡在管理。

    唐若遥要被她的一本正经可爱死了,神魂颠倒,魂不守舍。

    她勉强克制了一下,问道“那你也觉得我很帅吗”

    秦意浓点头,又摇头。

    不但帅,而且很美。

    “嗯”

    “睡觉了。”秦意浓不肯再说了,小小声道,往下直接滑进了被子里。

    唐若遥失笑。

    今日份的情话放送太多了,她的小女朋友害羞了,没关系,来日方长。

    秦意浓此刻是侧睡,唐若遥便从背后抱住了她。

    秦意浓转过来,两人自然地接了一个纯洁的吻。

    “晚安。”

    “晚安宝宝。”

    两人都笑了,额头轻轻碰了一下额头,像某种幼稚的协议,尔后合上了眼睛。

    半夜秦意浓睡得有点不安稳,在睡梦中动了动,长睫微颤,突然轻喊了声“遥遥”

    唐若遥没醒,耳朵却自发地捕捉到了这道声音,手臂一捞,熟练地将女人往自己怀里压了压。秦意浓在熟悉的怀抱里渐渐舒缓了紧绷的肢体,沉沉睡去。

    唐若遥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最近作息更是正常,她刚六点就醒了,低眸望去,秦意浓枕在她的臂弯里,呼吸清恬,睡得安静平和。

    她轻轻地吻了下女人的额头,小心地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

    秦意浓皱了皱眉,唐若遥马上停下。

    但她还是醒了。

    秦意浓揉了揉眼睛,很依恋的“你去哪儿”声音带着初醒的慵懒鼻音,撩人不自知。

    “把你吵醒了。”唐若遥眸底闪过一丝自责,吻了吻她的睫毛,方说,“我想去楼下健身房。”

    “锻炼”

    “嗯。”

    “我陪你一起。”

    “医生说你暂时还不能运动。”

    “你健身,我看着。”

    “行。”

    两人一块起床,刷牙洗脸。秦意浓身为女明星,为了保持身材,当然缺不了健身这一环,再忙也会坚持一周健身三到四次,有空还会练练瑜伽。

    唐若遥打开秦意浓的衣柜,挑了运动穿的背心短裤进了洗手间,换好出来,秦意浓闻声回头,视线就这么胶着在了年轻女人身上。

    要说见不是没见过的,她哪里秦意浓都见过,但此刻的见,和她们那时候的见却不同。

    运动背心是黑色的,而皮肤是白皙的,衬得愈发黑白分明。年轻女人腰肢细瘦,却不是纤弱的瘦,那儿平坦紧致得没有一丝赘肉,从她若隐若现的马甲线,便能看出那截腰是多么的有力。性感,因着她的年轻和清冷的气质,不会显得过于性感,更多的是青春和活力。

    长腿笔直,也是那种明显看得出来是常年运动的腿型,肌肉线条流畅但绝不夸张,积蓄着力量的美感,小腿细韧,弧度尤其好看。

    身材曲线凹凸有致,该有的有,有得正合适,一切都是刚刚好。

    秦意浓蓦地收回目光,低头看了看自己。

    唐若遥“秦意浓”

    秦意浓从沉思中回过神,道“下楼”

    “嗯。”唐若遥牵着她下去。

    家里醒得最早的是芳姨和纪书兰,因为宁宁是个小孩子,还需要充足的睡眠,两位老人还没做早餐。一见她们下楼,芳姨忙从沙发起身“你们起了,早上想吃什么”

    唐若遥道“谢谢,我暂时不吃,先运动。”

    芳姨以前也见秦意浓这样,习以为常道“哦哦,好。那小姐呢”

    秦意浓说“我也不急,就按照平常的时间吧,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们。”

    唐若遥泡了碗牛奶玉米片,适当补充运动前需要的糖分,歇了会儿,才进了健身房。

    两个人互视一眼。

    唐若遥神情微妙,压低声音道“你觉不觉得你妈和芳姨有点奇怪”刚才她们下楼的时候,两个人都在沙发上,姿态很亲密的样子,一听到声音立马就分开了一些。

    秦意浓嗯声,表情淡淡的。

    唐若遥几分尴尬,问“我是不是想多了”无论如何,揣测长辈总归是不礼貌的。

    秦意浓道“不是。”

    她去年从戛纳回来后,在家的时间大大增多,两位老人之间的事瞒不过她的眼睛,只是她选择不去拆穿,有朝一日如果纪书兰选择向她坦白,她也会真心接受。

    她发现纪书兰和芳姨生出超出正常范围外的情分时,潜意识里是松了口气的。纪书兰是她肩上扛着的一份责任,她晚年能有个喜欢的人陪伴,无形中让秦意浓减轻了心理负担。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促成她接受唐若遥的直接原因。

    唐若遥略略吃惊“那”

    秦意浓伸手捏捏她脸,忍俊不禁道“乖,我有分寸。”

    唐若遥抿唇笑了“好。”

    健身房是秦意浓偶尔会用的,健身器械齐全,唐若遥先站到了跑步机上,慢走,再增速。

    有一段时间没健身了,需要循序渐进。

    秦意浓就坐在轮椅上看着,手里拿了本书,一会儿看书,一会儿看唐若遥,目光含笑,中途拿手机发了条消息出去。

    唐若遥渐渐汗流浃背,汗珠顺着线条往下绵延滚落。迎着健身房外照进的阳光,皮肤上亦像淌过一抹流光。

    她背对着秦意浓,秦意浓悄悄拿起手机,调了静音,拍了一张照片。

    艺人对镜头是很敏感的,唐若遥没回头,唇角稍稍往上勾了一下。

    唐若遥跑完步,稍作休息换到了器械锻炼,刚做完一组卧推。

    耳畔隐约传来了钢琴声。

    秦意浓听了听,说“宁宁起来练琴了。”

    唐若遥突然就觉得心弦被拨动了一下,鼻子都跟着有点酸。

    秦意浓问“怎么啦”

    唐若遥说“没什么。”她咬牙做下一组,难道说自己被幸福哭了吗好没出息啊。

    又是一阵动静。

    这回是院子里传来的,唐若遥不仅听到了,还看到了。她坐起来,落地窗外窥见了陌生的人影从远处经过,穿着工人制服,惊疑不定。

    秦意浓又淡淡地说“别紧张,我让关菡叫来的人。”

    唐若遥没懂。

    秦意浓说“游泳池。”

    唐若遥恍然大悟。

    秦意浓和她谈恋爱以后小媳妇儿样尽显,唐若遥都快忘了她行事作风向来雷厉风行,底下还有个指哪打哪的万能助理关菡。

    清早关菡接到她消息,立马联系了物业和技术工人过来清理杂草,检查泳池的各项设备有没有问题,能不能重新正常运转。

    关于游泳池她有一点私心,吩咐关菡的时候让她从速。

    唐若遥往外看,外面路过的人自然也有往里看的,虽然距离有点远,应该看不清面容,只能瞧见唐若遥模糊的身影。

    但秦意浓还是站了起来,神态自若地走到窗前,把白色纱帘全都拉了起来,再若无其事地坐回来。

    唐若遥瞧着她,眼底有洞察的笑意。

    秦意浓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道“你昨天不是说让文殊娴给我找小说”

    唐若遥笑着说“我现在就让她找。”

    她当着秦意浓的面给文殊娴发了条消息,文大小姐大概是在跑通告的路上,秒回好你要什么样的

    唐若遥想了想,打字道要那种确立恋爱关系后,相处篇幅比较多的,不要狗血的虐恋情深渣男贱女,到最后才在一起的

    她给秦意浓看,秦意浓点头。

    唐若遥发过去,再补充最好是甜文她可不想见到秦意浓被虐哭,虽然可能性只有万分之零点零一。

    文殊娴回了个ok的手势。

    唐若遥放下手机,笑道“你说她要是知道,是你要看言情小说,会是什么反应我觉得她会兴奋得晕过去,她上次在片场见你以后,就彻底变成你迷妹了你知道吗”

    秦意浓不咸不淡地瞟她一眼。

    唐若遥食指抵在唇瓣中央,作了个噤声的动作,保证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她”

    秦意浓低声说了句“只有你能。”

    唐若遥愣了下才明白,心里又是一甜。

    只有她能见到她这个样子,旁的人都不可以,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行。

    你是独一无二。

    这个女人,谁说她不会说情话的,明明每次说都能让她酥酥麻麻,甜到心底。

    唐若遥的眼神又充满了那种炽烈的热切,马上就要扑上来似的,秦意浓操纵轮椅往后退了两步,抬了抬下巴,淡道“去锻炼,还差两组。”

    唐若遥“哦”一声,欢快地去了。

    秦意浓无声地笑了出来。

    关菡带着物业往后院走,眼睁睁看着窗帘在自己面前拉上,以她对秦意浓的熟悉程度,自然看清了那个人影是谁。

    关菡在线卑微“”

    虽然一口糖没吃上,但她顷刻间就脑补了健身房普雷,不管客观条件允不允许,都不妨碍她脑补,磕c磕得就是这份自由自在。

    她兢兢业业盯着人家忙活了俩小时,后院焕然一新。但泳池不能立刻使用,因为长久放置需要维修,技术工人还在工作。

    关菡进屋搬了箱水放在旁边,招呼诸位师傅喝,尔后方进了主屋。

    她多敏锐的一个人,一眼就看出来家里的氛围和昨天不一样。唐若遥在陪着宁宁搭积木,小桌子上放着整齐的练字本,桌子前坐着

    关菡睁大了眼睛,用力眨了两下,那不是秦意浓吗

    什么情况

    唐若遥在和小朋友玩,秦意浓在练字

    苍天

    关菡的脑子雪花乱响,自动失去思考能力。

    秦意浓也不知道场面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早上她们一家吃完早餐,宁宁练字,秦意浓是习惯了,唐若遥却依旧新奇,在旁边看着,她欣然作陪。

    宁宁专注地写完一页,抬头看唐若遥,软软地问“唐阿姨的字好看吗”

    唐若遥谦虚道“还行。”

    说着就立刻给小朋友写了一个秦嘉宁。

    她的字不太像一般女生写出来的,握笔的骨节干净分明,修长有力,落笔的字便筋遒骨劲,俊逸潇洒,颇有大家之风。

    她父亲唐含章写得一笔好字,唐若遥耳濡目染,儿时就开始练毛笔字了,到现在功力可见一斑。

    宁宁盯着她的字,惊为天人。

    秦意浓盯着她握笔的手,目不转睛。

    再之后宁宁就看向了秦意浓,唐若遥也看向了她。

    宁宁叹了口气“妈妈的字就好难看。”

    唐若遥忍笑,非常想附和,但在女儿面前要给秦意浓面子,且她不想回房被家法伺候,于是她昧着良心评价“还好吧”

    宁宁目光期盼地说“妈妈,你写我名字看看。”

    秦意浓“”

    她朝唐若遥幽幽地瞥去一眼。

    叫你卖弄拖我下水

    唐若遥憋笑憋得辛苦,压根不敢直视她,怕笑出声。

    秦意浓硬着头皮提笔,一笔一画认真地写了“秦嘉宁”。

    宁宁捧着新鲜出炉的母亲作品“唉。”尤其是秦意浓在宁宁的要求下,是写在唐若遥那个名字旁边的,对比不可谓不惨烈。

    宁宁又叹口气,道“啊,我的妈妈。”她煞有介事的样子,仿佛要为她的作品准备一篇朗诵稿。

    秦意浓脸色由白转红,由红转绿,尴尬得要开染坊。

    唐若遥忍不住了,起身道“那个,我去洗个手。”

    她把洗手间门带上,开了水龙头,才笑得前仰后合。

    出来后听到秦嘉宁真诚地建议秦意浓说“妈妈,要不你跟我一起练字吧”

    秦意浓“”

    唐若遥走过来,掩唇咳了声,替秦意浓找回点面子“妈妈很忙的,有很多很多工作。”

    宁宁眨眨眼“那她现在不是不忙吗我练完了她接着练,不就好啦”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宁宁练完字,要搭积木,秦意浓试图以陪她玩积木,来躲掉练字的“酷刑”,但宁宁倒没有嫌弃她搭积木惨不忍睹的天赋,只要妈妈陪她玩她就开心。

    但是,秦意浓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唐若遥是能和宁宁在积木上玩到一块的,从宁宁一个人教她,变成了两个人教她,还如出一辙的执着,非要把她教会不可。

    左耳朵恋人嗡嗡嗡,右耳朵女儿也嗡嗡嗡,秦意浓一狠心一咬牙,决定清净地练会儿字。

    趁她没正式开始练,唐若遥悄悄过来,勾了勾她的左手尾指。

    秦意浓低眸笑了笑。

    唐若遥又亲昵地抠了抠她掌心,才收回手。她转回头,见秦嘉宁小朋友两只手捂着脸,指缝里露出两只乌亮的大眼睛,唇角大大地上扬。

    唐若遥不由得面上一臊,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许久,小朋友放下手,一脸无事发生,我们继续玩。

    唐若遥也不好和她说什么。

    她仔细一想,她确实什么都没干,连牵手都不算,害羞个什么劲

    所以关菡进来,看到的才是这副匪夷所思的局面。

    她神思恍惚地往这边走,心里想着我一定是太想磕糖了,产生了幻觉,我走到面前,她们就会不见。

    她走过来了,所有人都抬头向她打招呼。

    “关菡。”清冷疏离的唐若遥。

    “来了。”微微含笑的秦意浓。

    “关菡阿姨。”软糯可爱的秦嘉宁。

    一家三口很明显了,外人掺不进去。关菡突然生出一种“热闹是她们的,我什么也没有”的感觉,关菡痛并快乐着,汇报道“泳池在维修清洁,预计还要几个小时。”

    秦意浓看了眼手机屏幕,道“中午你请师傅们吃个饭。”

    关菡道“知道。”

    秦意浓问“还有事吗”

    关菡说“没有了。”

    秦意浓莫名觉得不自在,道“那你自便”

    关菡心想不然呢我当电灯泡

    她随便找了个角落窝着,明面玩手机,实则吃狗粮,心满意足得不得了。

    唐若遥坐过来,看秦意浓写字,瞧着瞧着,她忽然笑了,温柔出声道“宝秦老师,你这是倒笔字,这个点要最后写。”

    秦意浓往旁边挪开一点位置,摊开手,把笔交给她示范,唐若遥却不接,连笔带她的手一同握住,自后拥住她,嘴唇就贴着她的耳朵,声音轻缓低柔。

    “我教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