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17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丝笑悄然爬上唐若遥的眼角。

    穆青梧掩唇咳嗽了一声“有记者在呢, 一会拍到你。”

    “拍到就拍到,我又不怕。”唐若遥轻声说,语气里有一丝难得的骄矜。

    还是乖乖把手机收进了包包里。

    “采访去喽。”唐若遥抖擞精神, 健步如飞。

    穆青梧“”

    从没见过她这么热衷采访, 多半是秦意浓给她留了什么话。

    啧啧啧。

    唐若遥人逢喜事精神爽, 对记者亦如春风化雨, 眉梢带笑。

    记者打趣道“这么高兴,是因为回去就可以见到男友了吗”

    唐若遥肯定不会承认啊, 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道“没有啊,今天见到了很多优秀的前辈, 非常开心。”

    记者可不愿意听她打官腔,想着法儿地抓爆点“包括秦意浓吗”

    唐若遥唔声“当然。”

    记者戴了有色眼镜看人,当即从她的停顿里感觉出了噼里啪啦的火花, 追问道“请问你在这届金槐奖惜败秦影后, 与奖项失之交臂的感受是什么”

    “秦影后实至名归。”唐若遥继续官方发言。

    “没有为自己惋惜吗”

    “有一些。”唐若遥实话回答道,说没有也太假了。

    “你对秦影后的印象怎么样呢”

    这是唐若遥第二次听到这个问题, 去年是在rd珠宝的新品发布会上,那时候记者问她, 她还略有不满,公式化回答,是尊敬的前辈, 希望有机会合作。

    一年多以后的今天,她们俩不但合作了,而且组成了一个家庭。就在几分钟以前,秦意浓还给她发消息, 让她回家等她。

    想来恍如隔世。

    “今年年初,你们俩合作了一部电影。”记者生怕她又敷衍过去, 特意提醒她。

    这下歪打正着,又替唐若遥回忆了一遍。

    唐若遥垂了垂眸,掩去了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又不自觉地抿住唇,板起脸,就为了克制泛上心口快涌到眼眉的甜蜜。

    记者眼睛一亮,解读为黯然神伤,暗生嫉妒,水火不容。

    好,明天的标题有了就说唐若遥和秦意浓是天生不对盘,拍个电影拍出了仇,即便没成仇敌,但过节肯定是有的。什么接班人,都是鬼扯,哪有王不见王劲爆

    郝美桦已经被玩成了梗,年年调侃,没新意了。唐若遥面庞够新,年纪够轻,噱头多足啊,这要是挖出来,能爆好几年的料。

    做记者的,不能光拾前人牙慧,要学会发掘新的话题。

    问这个问题的记者感觉自己的职业生涯在此刻得到了开拓和升华。

    数双眼睛紧盯着年轻女人。

    唐若遥终于抬起眼帘,说“是。”

    她笑了笑。

    记者“”

    记者“”

    然后呢

    合作了,然后呢不该说印象吗

    有个记者将话筒递到唐若遥唇边,明白问道“那您对她的印象怎么样呢”

    唐若遥怕越说越克制不住,于是神情平淡,言简意赅道“秦影后是我非常尊敬的前辈,和她合作受益匪浅。”

    这话眼熟啊,记者们一想,这不就去年的答案改了改词儿吗

    “时间不早了。”唐若遥打断一个再度开口的记者,淡道,“我也累了,诸位早点回去休息吧。”

    助理辛倩借机上来,将唐若遥护住,穆青梧给她披上外套,一副“到此结束,谢绝采访”的模样,高贵冷艳地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记者们面面相觑,眼神里却闪烁着精光。

    “穆姐,我回答得有问题吗”唐若遥拢紧了长外套的领口,弯腰坐进车里,问后脚上车的穆青梧。

    “没有。”穆青梧说,“你总共才说了几个字儿。”

    唐若遥想我说的话很少吗我脑海里的回忆多得数不过来。

    车里有暖气,唐若遥的手脚暖和起来,她松了松外套,发自内心地问道“穆姐,你说圈里那些隐婚的,或者地下恋情的,是怎么瞒住不跟外界说的”

    穆青梧淡道“就那样瞒呗。公众人物恋情曝光影响比较大,尤其是那种走流量的,不是被锤死了万不得已,谁会主动往外爆还有恋情不稳定的,男女朋友换来换去,对群众观感不好。”

    唐若遥说“有感情特别好,但也不往外说的么”

    穆青梧抱着胳膊,答“当然有。”

    她举了个例子,不巧,就是林若寒和她前女友。当初圈内有点人脉的,基本都知道这场恋情,因为同性恋的身份,外界始终是云里雾里的。

    唐若遥对这段恋情亦有所耳闻,她回忆起当时两人各种被狗仔拍到吃饭、约会,道“她们俩还是挺高调的吧,不是说林老师还去见对方家长了吗”

    穆青梧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她露出一种匪夷所思的神情,睨着她道“你不会觉得你们很低调吧”

    唐若遥一愣。

    她们,指的是她和秦意浓吗

    应该还挺低调的吧

    穆青梧看她那懵懂的表情,嘴巴都要撇到耳后根,她从兜里拿出手机,调到热搜界面,捞过唐若遥的手掌,重重地拍到唐若遥掌心“看看吧”

    现在的实时热搜第一是秦意浓获最佳女主角。

    前三还有一条秦意浓现场告白我爱你

    秦意浓四年前已经结婚了这条经过了一晚上的发酵,还在前十。

    唐若遥“”

    她一个在现场的人,什么告白都没赶上,竟然还不如看直播的观众。

    十分钟后。

    补完课的唐若遥把外套盖在了脸上,挡住了过分灿烂的笑容,双肩不住地耸动。

    别问,问就是后悔在车上补课。

    穆青梧捂住了眼睛,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唇角却不自觉上扬。

    年轻真好啊。

    秦意浓发完消息就将手机收好,垂手,仰起了头,在场中漫无目的地逡巡,看到唐若遥站在一个角落,身前围着十数名记者,她明眸含笑,在接受采访。

    是收到自己消息,所以才那么开心吗

    这样想着,秦意浓越发烦躁了。

    明明相隔咫尺,看得见,摸不着。

    “如果他们再不排好队的话,我就直接走了。”她贴近关菡的耳朵,对她说,话里尽是不耐。

    关菡是她命令严格的执行者,当即冷下声音“一个一个来,否则我们拒绝接受采访,十秒钟。”她开始倒计时,“十、九、八、七”

    记者议论纷纷,越发骚动。

    哪有这样的明星

    架子这么大,一个一个来,她当是记者发布会吗

    关菡“三、二、一。”

    人群迅速安静下来。

    保镖们将记者与秦意浓的距离控制在两步之外,关菡退到镜头外。

    秦意浓两手各拿了几只话筒,上面的o五花八门。

    闪光灯交织,提问开始。

    “请问秦影后确实是结婚了吗”

    秦意浓举着话筒抬手有点费力,但还是像镜头露出了左手的无名指,眼睛里含着笑“怎么我这戒指看着像假的吗”

    记者严肃脸“请正面回答。”

    秦意浓“”接着扑哧笑出了声。

    刚结束颁奖典礼的时候,林国安给她发消息说她谈恋爱谈飘了。她觉得也是,要不怎么看讨人厌的娱记都眉清目秀起来。

    人笑起来本来就好看,秦意浓更是好看中的好看,这采访的厅内灯光韵白,流转之下,她低眉浅笑的样子,像是一幅赏心悦目的画。

    记者被她笑得莫名耳热,一阵恍惚,定了定神,提醒道“秦影后。”

    秦意浓抬起头,笑眼弯弯“是,我确实结婚了。”

    “结婚四年了吗”

    “是的。”

    “既然您已经结婚这么久,为什么要选在今天公开”

    “难道我选在昨天,选在一年前,你们就不会问我这个问题吗”秦意浓眼睑微抬,定定望向问这个问题的记者。

    记者哑然,不自觉后退半步。

    秦意浓略略收敛了凌厉的神色,淡道“本质都是一样的,没区别。”

    “你是为了炒作吗”人群里冒出一句男声,语速很快。秦意浓循声望去,没找到人,对方像是游1击,一触即走,估计也是怕找他麻烦,鬼鬼祟祟。

    秦意浓看向一旁的关菡。

    关菡的眼睛很毒,毕竟常年跟在秦意浓旁边,兼任私人保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基本要求,关菡沉声道“星琦娱乐那位男记者,请站出来提问。”

    该记者当即面如土色。

    他以为能浑水摸鱼过关,却不想这么快被抓了个正着。

    同僚们让出位置,目光时不时地瞟到他身上,颇有幸灾乐祸之感。

    秦意浓似笑非笑“你刚才问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男记者一咬牙,梗了梗脖子,高声道“你是为了炒作吗”

    “勇气可嘉。”秦意浓并没有生气,淡淡笑道,“那你来采访是为了什么呢”

    男记者义正词严“为了还世人以真相。”

    “说得好听。”秦意浓唇角勾起讽刺的弧度,明明是平视的高度,眼神却是睥睨的,像望着脚下的蝼蚁,“多少谣言都是从你们嘴里传出去的。我不否认记者里有良知的人很多,但绝不包括你。”

    男记者气结道“你”

    秦意浓看着他,说“是你需要我,不是我需要你,因果关系能理清楚吗”

    男记者气得脸红脖子粗,怒声道“你藐视新闻”

    秦意浓再次笑出来“你扪心自问,你做的是新闻吗新闻讲究真实和准确,哪一个和你沾边”

    现场其他记者都不说话了,幸好自己没有当这个出头鸟。谁知道今天秦意浓会一反常态,和记者理论起来。她要是开群体输出就算了,偏偏就盯着一个人,不带脏话地骂。

    其他记者要是反驳,不就是自己往头上揽锅么不反驳,由着她说的话,每个人都感觉她是在骂自己。

    娱记们大部分寡廉鲜耻惯了,否则也干不了这行。不在乎被说个一句两句,但就是今天,被秦意浓当着面,指桑骂槐,心里都不舒服极了。

    男记者无法反驳,腆着脸说自己就是报导的真新闻,然而他声音蓦地高起来“你在这里顾左右言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选在这时候曝光,是不是为了炒作”

    秦意浓说“我回答你,不是。”言罢,她淡道,“现在轮到我问你了,希望你也能诚实回答我。”

    众人瞠目结舌。

    记者反被明星提问,这是头一遭吧。

    看热闹的同僚都为男记者捏了一把汗,颇有唇亡齿寒、兔死狐悲之感。

    男记者没说话。

    他后悔来采访秦意浓了。

    来之前,前辈告诉他,秦意浓是个很随和的人,待谁都客客气气的,出了名的性子好,乱写她新闻也不会有事,不会担心损害名誉权啊,被明星告之类的。虽然网上刚闹出了事,秦意浓工作室告了一批人,但那是因为涉及到了她的孩子,可以理解。

    所以他就放开了,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心想挖点有价值有爆点的新闻,别的人都问得不疼不痒,他脑子一热,气血上涌,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却不敢问的。

    谁知道就被当成靶子了。

    秦意浓压下此时不该出现的不忍,平静道“你问我这个问题,是不是为了博眼球,好在明天的娱乐新闻上大做文章”

    男记者汗流浃背。

    是,当然是,但他不能说实话。回答不是吗谁会信啊。

    秦意浓凭电影作品享誉国内外,财富地位名声什么都不缺,是记者一直在扒着她吸血。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所以说什么都是自打耳光。

    他紧闭双唇,脸涨得通红。

    秦意浓轻轻地笑了“所以,到底是你需要我,还是我需要你,一目了然。”顿了顿,她略过这位已经哑口无言的那记者,淡淡道,“下一个。”

    记者们被她较真的态度吓到了,生怕自己会成为第二个星琦娱乐,于是都问得很是克制,连声音都柔和了不少。

    秦意浓是你敬她一尺,她便回敬你一丈,眉梢始终带笑,所以后半程气氛还算轻松,和和气气。

    “您选在此时曝光,是否和您的女儿有关呢”

    “有部分关系。”

    “那另一部分是”

    “想让那些成日造我谣的营销号消停一些,我爱人看到会不高兴,我很珍惜她,不想让她不开心。”

    “您是说网上关于您的绯闻都是假的吗”

    秦意浓犹豫了大约零点零一秒,几乎等于毫不迟疑,道“假的。”她想不管明天舆论怎么发酵,反正有安灵在。

    大新闻来了

    提问记者心脏狂跳,险些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可您您以前从来没有否认过。”

    秦意浓皱眉“但我也没有承认过。”

    提问记者立刻追问“为什么既然是假的,为什么从来不澄清”要不是保镖拦着,她现在已经冲过来了,恨不得把话筒怼秦意浓脸上。

    “因为”秦意浓垂眸笑了下,道,“以前觉得没必要。”

    “所以现在又有必要了吗”

    “嗯。”秦意浓抿唇。

    “也是因为您爱人”

    “是。”

    今天说的够多了,为了给安灵减轻负担,秦意浓及时止住话题道“就到这里吧,我得回家了。”

    一个保镖拿走她手里的一堆话筒,秦意浓双手合十朝诸位礼貌地微微鞠躬,关菡快步上前,给她裹上厚厚的羊毛外套,环着她的肩膀,护送她离开。

    保镖们分出一半来,挡住后面的记者,另外的护在秦意浓身侧。

    远去了,还听到记者凌乱的脚步声,高低不平的挽留。

    “再说两句吧秦影后”

    “秦老师”

    “请等一等,秦影后”

    曲终人散场,这场戏终究谢了幕。

    她经历过一场又一场这样的戏,却不再是戏台上任人凭赏的伶人了。

    场馆外,秦意浓呼吸了口冰凉的空气,从气管到肺部,都是沁冷的。

    她仰起脸。

    夜空无垠,星河棋布。

    秦意浓慢慢笑了。

    关菡低声道“外面冷,秦姐,我们还是进车里吧。”

    秦意浓拢紧外袍领口,外边还有彻夜等候的粉丝。也可能不是粉丝,是过路人,她朝每一个瞧得见的人点头笑了笑,也不管对方能不能看见她,弯腰坐上了车。

    保姆车在城区绕了好几圈,甩掉跟着的狗仔,中途又换了辆车,秦意浓才坐着一辆低调的轿车驶进了原来的小区。

    说奇怪也奇怪,秦意浓来过这么多回,却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么紧张。

    好像她不是单单去见女朋友的,是奔向她命定的归宿。

    她曾经读到过一段话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见山是山,见海是海,见花便是花。唯独见了你,云海开始翻涌,江潮开始澎湃,昆虫的小触须挠着全世界的痒。你无需开口,我和天地万物便通通奔向你。

    她那时并未品尝过爱情真正的滋味,什么云海翻涌、江潮澎湃,天地万物怎么会奔向一个人,多大的脸都是文人夸张的修辞手法,一哂置之。现在她想真的有一个人的存在,是真的会改变另一个人的世界,那个世界里万物生长,全是趋着一个人的方向。

    秦意浓从电梯出来,站在家门口,压抑不住狂跳的心脏,抬手,按响了门铃。

    采访结束大概是十点半左右,唐若遥到家十一点。

    这栋房子是她们俩以前住的,定期有阿姨打扫,无论何时来都是干净整洁的。唐若遥很久没回来,对着屋里的布置有些陌生,她在门口愣了足足一分钟,慢慢地走进去,指尖触上沙发靠背。

    家里的装修风格是按照秦意浓当时的审美来的,烟灰色的布艺沙发,茶几是玻璃的,支撑用的材料也是深灰,窗帘也是,很暗。

    唐若遥想以后的新房子装修不能这么暗,要弄亮堂一点的颜色。

    她倚在沙发边缘,把秦意浓那条消息再看了一遍,一路上被她刻意摒除的紧张情绪后知后觉地席卷了她的心脏。

    怦怦。

    心脏在跳。

    唐若遥眼睛里看不进家具了,指节在沙发布料上蜷了蜷,然后用指甲轻轻抠着,垂眸盯着面前的一小块地面,唇角抿出不自知的笑意。

    过了会儿,她如梦初醒,抬手揉了把脸,快步进了衣帽间,挑挑拣拣了一番,出门的时候差点踉跄了一下,直奔浴室。

    她手握到淋浴器的开关,手指慢慢松开,又退了出来。

    显得她很着急似的。

    虽然她确实有些急,但秦意浓一回来,看到她洗好了澡,里边穿的还是那种东西,会怎么想会觉得她很放1荡吧

    反正秦意浓也要洗澡,等她回来,万一她比自己更急,说不定会有共浴的机会,她们俩还没一起洗过澡呢。

    唐若遥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地响,也就心安理得地坐回了客厅,唇角上翘。

    她给秦意浓发了条消息,很正经地报平安我到啦

    秦意浓过了几分钟回她我在绕路,估计会晚点回去

    唐若遥咬着唇笑,故意道那我早点睡

    秦意浓那边显示“正在输入”,写写停停,足足有一分钟后,唐若遥才收到一条好,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吧,我回去以后叫醒你

    唐若遥都能想到她纠结的样子,明明不想自己先睡,还要体贴地答应她,眉眼生动极了。

    她发了句语音“骗你的,不会睡,我等你。”

    声音低沉,微哑。

    秦意浓的语音电话立刻拨了过来。

    唐若遥没接,而且是立刻按了挂断。

    秦意浓“”

    唐若遥打字有话回来再和我说

    这是对她们来说,很有纪念意义的一个晚上。她要留着那份心情,和秦意浓面对面,电话虽能暂解相思之苦,却也会减少那份相见的热切。

    到最后她天也不聊了,两只手绞在一起,闭上眼睛,就在沙发里等。

    万籁俱寂。

    将近凌晨一点。

    叮咚

    门铃声回响在客厅里。

    秦意浓心脏高悬,听见里边传来的脚步声,停下。

    秦意浓视线对上猫眼,唇角牵出笑漪。

    门开了。

    屋内晕黄色的柔光流泻出来,将唐若遥整个人都笼在其中。

    秦意浓乱蹦了一路随时准备报废似的心脏突然奇异地静了下来。

    关上门,两人面对面,同时笑了,但不知道说什么。

    秦意浓眉眼悄然攀上笑意,牵住她的手往里走,闲话家常似的柔声问她“怎么还穿着这身衣服”

    唐若遥耸了耸肩,也是寻常口吻回她“我怕脱不好,再给弄坏了。”

    这种女明星出席重要场合用的晚礼服,一般都价格高昂。对于实力不够的明星来说,会向品牌商或者设计师临时借一件,到期归还。唐若遥虽不必如此,但她的礼服也是品牌商赞助的,大部分也得收回,因为明星不会同一件礼服穿第二次,留着等于浪费。

    秦意浓想也不想道“坏了就坏了,反正也不贵。”

    唐若遥轻轻捏了捏她的手背,表达对她浪费的不满。

    秦意浓笑着改口道“我帮你。”

    衣帽间在主卧里,两人顺理成章地手牵手朝卧室走去。

    两人站在衣帽间的全身镜前,秦意浓位于唐若遥身后,先伸手摘了她的项链,放在首饰盒里,然后双手自后环住她的腰。

    唐若遥手掌覆在她的手背,指腹抚过她无名指上的戒指。

    秦意浓收紧了怀抱,唐若遥偏头向后。

    女人低头噙住她的唇瓣。

    从浅尝到深吻。

    首饰盒被打翻,项链耳环散了一地。

    两人跌跌撞撞地从衣帽间出来,撞开了浴室的门。

    踩着满地的水再出来。

    唐若遥手指往上抓着雪白的枕头,长发末梢沾了一点水,透出墨一样的黑色,流云样铺散在枕头上,越发的黑白分明。

    秦意浓拉开了床头的抽屉,唐若遥另一只手拉住她的手腕,摇了摇头。

    秦意浓会意,重新吻住她。

    就像林国安说的,唐若遥一见到秦意浓,就连魂儿都没了。何况她现在正在温柔地亲吻她,不断地在她耳边说着情话。

    秦意浓是很会说情话的,只是需要特定的场合。时间过得太久,唐若遥都快忘记了,那时她们甚至不是恋人。于是今夜受到的震撼可想而知。

    她用那种低柔缱绻的声音喊她宝贝儿,唐若遥差点当场昏迷。还喊了不止一次,其他的更是挑战她的承受阈值。总之唐若遥全程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言听计从,予取予求。

    “秦意浓”

    “叫姐姐。”女人低笑一声,柔声哄着她。

    “姐姐”她听话,头脑昏沉,又喃喃加了一句,“我爱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