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18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金槐奖典礼后, 约秦意浓的节目、采访不计其数,都想拿到一手的新闻,安灵精挑细选了一个, 让她去上通告了。

    网友都是健忘的, 按理说处在风口浪尖的明星, 最好安静如鸡, 等事态渐渐平复下去,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但安灵和秦意浓达成了新的一致, 与其众说纷纭,让娱媒给她胡编乱造, 不如她自己说。

    别人信不信是一回事,她说不说是另一回事。

    安灵本来还担心她会承受不住舆论的压力,联想起昔日不好的回忆, 结果发现秦意浓的精神状态好得出奇, 她每天沉浸在恋爱的甜蜜中不可自拔,连楼盘都看上了, 要买婚房,安灵彻底放心了。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是秦意浓乐不思蜀, 在美人乡里失了斗志,好在并没有。她暂时不拍电影,去公司便很勤快, 除了偶尔跟她说着说着话会莫名其妙地走神,然后发笑以外,其他的都和以前一样。

    这天上午九点,秦意浓工作室。

    叮

    直达电梯的门被打开, 出来穿着风衣长裤的秦意浓。

    端着杯星巴克路过电梯口的员工问了声好“秦总早上好。”

    秦意浓抬起眼睑,温和地弯起了一双桃花眼, 声线柔和“早上好。”

    员工为她的笑容恍惚了一秒,又道了一遍早上好。她突然觉得这一幕不大对劲,视线往下,落到被秦意浓牵着小手走出来的女孩身上。

    女孩约莫有四岁的样子,白色的公主蓬蓬裙,长筒袜,小皮鞋,长发披在身后,除了一个浅粉色的发箍外,没有任何坠饰。

    脸蛋瓷白,干净剔透,气质说不出的端庄文静。再看她的长相,眉细而美,鼻梁秀挺,樱唇皓齿,尤其是那双格外黑白分明的眼睛,小小年纪就是个美人胚子。

    嗯,这五官有点眼熟。

    员工像是被点了定身穴,忽然僵住,缓慢地将目光上移,定格在秦意浓的脸。

    她双眸蓦地睁大,“啊”的一声,手里的星巴克跌到了地上。

    偶遇秦意浓和宁宁的员工收拾了被咖啡泼脏的地面,游魂一样飘回了办公室,旁边的同事喊她她也充耳不闻,过了两分钟,她吞了吞口水,低头点开公司的八卦群,手指哆嗦地打了一行字,发送。

    秦总带女儿来公司了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成为了2019年度秦意浓工作室最大的新闻,各种即时聊天窗口里,全都是这条惊天大新闻屠版

    真的假的

    我看看日历,今天也不是愚人节啊

    你在做梦吧

    目击同事信誓旦旦绝对没有我刚刚在电梯那块儿看到她们了,皇太女长得和秦总一毛一样那个五官,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跟等比例缩小的一样,绝了

    嘁,夸张,谁不知道你是秦总粉丝

    目击同事我抛弃我的粉丝滤镜再说了,谁还不是秦总粉丝了反正你们看到真人就知道了,早知道我给皇太女拍一张照片

    不能拍,万一再不小心流出去,咱们干这行的还不知道吗眼睛看看得了

    目击同事忍不住姨母笑其实皇太女喊我阿姨了,好讲礼貌,好乖,她还有点害羞,喊完脸都红了

    我靠你何德何能

    我连皇太女还没见过呢你竟然占我们小公主的便宜

    目击同事得意道怎么能叫占便宜呢谁让你们运气不好,没有偶遇上

    众筹打人,有报名的吗

    瞬间一整页的“1”。

    目击同事后颈倏地蹿起一阵寒意,原来是她同办公室的小伙伴,唇角勾着阴险的笑,一个个磨手霍霍地逼近了。

    目击同事抱头鼠窜。

    秦意浓带着宁宁走到了安灵办公室门前,冲安灵的秘书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尔后她弯下腰,商量的口吻对宁宁道“宝贝来敲门好不好”

    宁宁鼓起勇气,点了点头。

    她个子低,敲门是在中间位置。

    咚咚咚

    三声。

    安灵头也不抬,问“谁”

    秦意浓低头看宁宁,宁宁怕生,抿着小嘴不吱声,往她怀里钻。秦意浓便出声道“是我。”

    安灵“进。”

    房门吱呀一声,从外面往里推,门缝一点一点扩大。

    安灵没作多想,将手头的文件搁下,抬起头道“你进来还敲什么门,多此一举。”那门还在动着,一个人影都没有,安灵笑道,“你几岁了,玩捉迷藏”

    她说着便起身,从办公桌后绕出来,视角的变动,她终于看清了门口站着的小姑娘。

    安灵张了张嘴,那副斗过媒体、骂过高层的伶牙俐齿陡然间哑了火,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小姑娘怯生生的,但保持着良好的家教,两只手交握垂于身前,微微躬身,礼貌地喊“安灵奶奶。”

    足足过了五秒钟,安灵方招呼道“这是宁宁吧”

    她努力让自己调整出一个和蔼的笑,可在见惯了她八风不动的秦意浓看来,僵硬极了。秦意浓唇角弯起,复又抿住,险些没忍住笑。

    宁宁软糯地回答“是的,我来看奶奶。”

    安灵都没顾得上她这个“奶奶”的称呼,激动得眼泛泪光。她在原地手足无措地站了会儿,忽然折身往办公桌走去,翻箱倒柜地翻出两块巧克力来,塞到宁宁手里“吃这个。”

    宁宁收好,又很乖地道谢“谢谢奶奶。”

    安灵“你还想吃什么奶奶让人去给你买糖喜欢不喜欢喜欢硬糖还是软糖,水果味的可以吗”

    她提高声音喊秘书,秘书立刻进来。

    宁宁被她的热情吓到了,直往秦意浓身后躲。

    秦意浓这才出声,制止了这场“闹剧”。

    她摆手让秘书下去,把安灵按在沙发坐下,自己和宁宁也坐下,两人刚好一左一右将宁宁围在中间。

    安灵端起水杯喝了两口,总算镇定下来,她看看文静乖巧的女孩,问道“你怎么把她带出来了”不是藏着掖着跟个宝贝疙瘩似的么

    秦意浓摸了摸小朋友的脑袋,说“是她自己想出来,刚不是说了,她来看你的。”

    安灵眉开眼笑,还是道“你别哄我了。”

    “真的。”秦意浓见她一脸不信,道,“我让她自己说。”

    宁宁抬头,水灵的大眼睛看着安灵,柔柔糯糯地说“我来看奶奶。”

    安灵抬手捂着心脏,看着小朋友的眼神喜欢得不行。

    秦意浓好笑地说“至于吗”

    安灵一副缓不过来的样子,说“你不懂。”

    秦意浓啧声。

    不懂就不懂吧。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宁宁的家教老师有事,请了一天假,今天秦意浓和唐若遥都有工作,唐若遥是天刚亮就出门赶飞机了,秦意浓八点半左右,换好衣服从楼梯上下来。

    宁宁一个人在客厅,问她“妈妈要去哪里”

    秦意浓实话告诉她“妈妈要去公司。”

    宁宁继续问“是有很多很多人的地方吗”

    秦意浓点头,还跟她说,公司里有许多叔叔阿姨,还有安灵奶奶,都是一群很好的人。

    宁宁表示听懂了,说“妈妈早点回来。”

    秦意浓亲了亲她的脸蛋,走到玄关换鞋。她现在出门也不总穿裙子了,更喜欢舒适一点的休闲款,今儿便是长风衣,笔挺的修身长裤,黑色马丁靴,利落干净。

    她蹲着绑鞋带,再抬起头的时候,面前多了个小朋友。

    秦意浓“”

    小朋友看着她站起来,伸手拉住她的衣角,有些胆怯的,很小声地征询她的意见“你可以带我一起去吗”

    秦意浓没有一口回绝,而是认真地问她“你想跟着妈妈去吗”

    小朋友点点头,说“我想去看安灵奶奶。”

    秦意浓定定地看了她几秒钟,小朋友被她看得七上八下,垂下长长的眼睫,但她没往后退,沉默地坚持着。

    秦意浓松了口,说“好。”

    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那天晚上她和唐若遥讨论宁宁不爱上学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经常缺席她需要外界肯定的场合,她的性子这么内向,未必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秦意浓没有觉得内向不好,但如果宁宁内心是渴望接触外界的,她应该做她的引路人。

    工作室是她的地盘,可以作为她踏入外面世界的第一步,多认识不同的人,对她的成长有好处。

    安灵今年尚且不到四十,她缓过神后,本来对“奶奶”这个称呼颇有微词,但听到秦嘉宁只要性别女都叫阿姨后,立刻释然了。

    放在一些家庭,不到四十岁做奶奶也是有的事。

    安灵和秦意浓在办公室谈事情,关菡带宁宁在公司里转悠。宁宁第一次来这么亮堂宽阔的地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在井井有条工作的活的大人,目不暇接。

    “这个”她指着全透明的玻璃会议室。

    “哇”关菡配合她,见到路过的两个员工,盯着她一副下巴都掉下来的样子,感觉自己人设崩完了。

    会议室没人,暂时空置,宁宁问“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关菡说“当然可以。”

    宁宁进了会议室,坐了她妈妈的位置,她个子小,坐进宽大的皮椅里,整个人便往下滑,咯咯笑,笑声传出好远。

    会议室玻璃外站着几名年轻的女员工,不住地姨母笑。

    出了会议室,她问“我哪里都可以去吗”

    关菡还是那句“当然。”她补充,“这里秦姐最大。”

    宁宁仰起小脑袋,眼神亮晶晶的“我妈妈是不是很厉害”

    关菡露出笑容“当然。”

    宁宁在公司里逛到了中午,回去的时候满头大汗,抱了一大堆零食,关菡西装外套都脱了,给她包了一衣服的吃的。

    秦意浓挑了挑眉。

    宁宁把零食都倒在茶几上,兴奋过头,主动汇报道“妈妈妈妈,这都是叔叔阿姨给我的。”

    秦意浓扫了眼,眸色沉了沉,说“我不是说了,不可以随便接别人给的东西,尤其是吃的。”

    她有心理阴影,而且防人之心不可无,现在在工作室没有坏人,万一将来有呢

    宁宁笑容渐渐消失,耷拉下小脸,委屈道“知道了。”

    关菡从旁解释道“秦姐,不是这样的,她拒绝过了,是那些员工太热情了。”零食都快把宁宁淹没了,关菡说,“是我让她接着的。”

    她一副“要骂就骂我”的悔过样子,宁宁悄悄抓住了关菡的手指,互相给予力量。

    秦意浓说“算了。”回头再教也不迟,不要坏了小孩的心情。

    她把宁宁抱过来哄了几句,问她中午想吃什么。

    宁宁玩了一上午也累了,于是一行人出门去了家粤菜馆。下车的时候秦意浓感觉到一道窥探的视线,她足下微顿,牵着宁宁的小手,神情自若地进了餐厅。

    相机的快门声接连响起,像饿狼咬住了一块肉,镜头后的那只眼睛死死地盯着那道身影,直到消失在门口,他才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无意识紧闭的牙关,仔细检查方才拍到的照片,眼神狂热。

    第二天,这组照片便被爆了出来,包括视频。

    狗仔的位置挺好,照片拍得像素清晰,秦意浓和小朋友都只戴了一副口罩,身材体型,露出来的眉眼,证明就是那两个人。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爆料的狗仔联系过秦意浓工作室,想要把照片和视频高价卖给她们,安灵拒绝了。

    秦意浓带女儿首现身

    网友又有新瓜吃了,兴奋异常。

    秦意浓就是个宝藏姐姐,时不时地有个新料,感觉我可以吃一年

    快2020年了,我还在为秦意浓的瓜痴狂

    所以可以证明是亲女儿了叭,很有母女相啊

    那也不能排除是炒作,不是我说,她最近真的戏好多

    这是营销号爆的,这也能怪她不许人家带女儿吃个饭吗这届网友的要求真高

    所以世纪未解之谜她老公呢她真的有老公吗

    唐若遥关掉热搜界面,退出微博。

    她和秦意浓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是想不起要刷微博的,只有她一个人在外面跑通告时,才会通过网络来获取秦意浓的最新消息,逛个超话,收个图什么的。

    昨天她听秦意浓说过带宁宁去公司的事了,她和秦意浓的想法一样,觉得小朋友确实应该多接触不同的人和事物,只要她愿意,多大的世界都可以去闯一闯,哪怕她想上电视。

    今天她又在微博刷到关于秦意浓的热搜。安灵的公关卓有成效,一步步把网友的重点带到她希望的方向,但唯独秦意浓结婚与否的这件事,只是一面之词。

    她只有一个同性爱人,还是不能公开的,所以出现在镜头里的,永远只会有她们母女俩。

    这让唐若遥很不是滋味。她是个隐形了的人,没办法在这方面帮秦意浓承担分毫,不仅如此,她还是一柄能被其他人随时借去中伤秦意浓的刀。

    她结束当天的通告,当晚两人回了小家,本该是一个缱绻缠绵的夜晚,然而唐若遥心事重重,迟迟进不了状态。

    秦意浓对她的情绪变化很敏感,当即离开她坐了起来,随手拿过床头柜的头绳,绑了个松散的马尾。唐若遥眼睛盯着天花板,过了几秒钟才发现秦意浓坐在她身边。

    唐若遥瞳孔轻微地一缩,脸色发白,嘴唇动了动“对不”

    秦意浓抬手制止她的道歉,担忧地问“你怎么了”

    唐若遥嗫嚅道“没。”

    秦意浓目光沉静地看着她。

    唐若遥沉默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把她心情不佳的原因说了。

    秦意浓抬指挽了下散乱的耳发,轻轻柔柔地道“你明知道我不在乎。”

    唐若遥垂眸“可我在乎。”

    秦意浓做了个思考的神情,唔了声,道“那怎么办我们俩之间出现问题了。”她这话语气有点怪怪的,绝不严肃,但也不随意,反正她说完以后,唐若遥就抬起脸,一瞬不瞬地望着她,心口轻微地起伏了两下,纠正道“没有问题。”

    问题,听起来是个严重的词。

    秦意浓“好吧。”她就这么轻轻放过了。

    唐若遥眨了下眼睛,似乎有些困惑。

    秦意浓问她“你想和我说什么吗”

    唐若遥不吭声,但她眸光深处闪动着一些东西,像是竭力压抑着什么。

    秦意浓心脏忽然轻微地咯噔了一下,她想可能不止这一件事。

    “姐姐”唐若遥开了口。

    秦意浓莫名有些不舒服,道“叫我名字。”

    “秦意浓。”年轻女人改口,眉目温驯。

    秦意浓嗯声,忍不住心生怜爱,伸手过去摸了摸她的脸,唐若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紧紧扣住,那双琥珀色眼眸里蓦地升腾出一抹执拗。

    年轻女人眼圈泛着一点微不可查的红,手攥得那么紧,深深地望进她眼睛里。

    秦意浓被抓得有些疼,但她眉头都没皱一下,她不详的直觉越来越强烈。这段时间以来,她一定是忽略了什么。

    “秦意浓。”她喊女人的名字,声音却微微沙哑。

    “我在。”秦意浓反扣住她的五指,认真地应了一声。

    “我最近老是忍不住产生一种”唐若遥喉咙干涩,艰难出声道,“错误的想法。”她说完这话,几乎不敢看秦意浓的眼睛。

    秦意浓本就是个没安全感的人,看她充满愧疚、支支吾吾的样子,脸刷的白了,毫无血色。

    自己脑补出了一出唐若遥在外面有了别的狗的狗血剧情,不,她相信唐若遥的人品,可能只是对别的狗有了好感。那她怎么办呢

    她茫然地想过,只觉四肢冰凉,寒心彻骨。

    唐若遥低着头,犹豫不决道“我这段时间”

    秦意浓抬手抹了把眼睛。

    唐若遥想了想,这么遮遮掩掩不是自己的性格,于是重新抬起头,就见秦意浓脸上冲出了好几道泪痕。

    唐若遥“”

    “宝宝。”她一下便慌了,六神无主,抽过一旁的纸巾给她擦眼泪。

    秦意浓哭起来是没有声音的,比嚎啕大哭还要让人难以承受。两颗泪珠从盈满泪水的眼眶里滚下来,顺着下颔不住地滴落,像是一把一把的小刀在唐若遥心上割。

    “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唐若遥擦不干她的眼泪,干脆两手捧住女人的脸颊,一点一点地吻去,酸涩咸苦的感觉也随着味蕾,传进她的心里。

    唐若遥想跟她一起哭,咬牙忍住,可也红了眼眶。

    秦意浓推开她的肩膀,面无表情地自己将眼泪揩去,冷冰冰道“你不是要坦白吗接着说。”

    她都这样了,唐若遥哪有心思坦白等等,为什么要用坦白这个词

    唐若遥脑子里开始倒带,找到了症结所在。

    她又好笑又心疼,赶紧澄清道“你误会我了,我没有移情别恋。”

    秦意浓冷冷的“我有说你移情别恋吗”

    唐若遥反问“那你哭什么”

    秦意浓语塞。

    闹出一桩乌龙后,唐若遥心里那些难以启齿的想法,反而能自如地说出来了。

    从秦意浓病好开始,或许更早,从迪士尼之行开始,秦意浓在面对喜怒无常的纪云瑶时所表现出来的游刃有余,就让唐若遥埋下了不安的种子。

    秦意浓太强大了,她有权有势,面对更有手段的纪云瑶可以寻找弱点拉拢,而拉拢她的目的,无非就是庇护唐若遥,自始至终,唐若遥没有派上一点用场,秦意浓还特意叮嘱她不要招惹纪云瑶,免得坏事。

    她病好以后,高调现身金槐奖,公布已婚,澄清谣言,拍摄杂志,接受采访,哪怕攻讦她的人再多,她照样能做到无动于衷。现在又带宁宁前往公司,媒体曝光后,立即回应。

    唐若遥是曾经拉她出深渊的人,彼时秦意浓要握紧她的手,才能不沉下去,她感觉得到自己的被需要,而且是强烈的被需要,她几乎是秦意浓的全部。但现在秦意浓已经是个从身体到心灵都无比强悍的人,世界上没什么能打败她。

    她一天比一天自信,一天比一天耀眼。

    唐若遥只是个太阳能充电宝,只听说过充电宝需要太阳的,没听说过太阳是需要充电宝的。

    她知道这个想法是错的,因为秦意浓爱她,秦意浓和她一样离不开她。可理智是一回事,感情是另一回事。

    她能为秦意浓做的事情越来越少了。先前她还有时间,用来陪伴她,但现在两个人的工作都踏上正轨,她们聚少离多,她还有什么可以给她

    那枚求婚戒指买来以后,在她的包里躺了有半个月了,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会拿出来看看,想象戴在秦意浓无名指上的样子,她手指纤长漂亮,戴起来一定很好看。

    她也知道,如果她向秦意浓求婚,对方一定会答应。然后呢她两手空空地嫁进秦意浓准备好的婚房里

    她的积蓄现在是秦意浓在帮她打理,她说明年可以翻几番还给她。

    秦意浓那么聪明,把她的生活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唐若遥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反思她到底有什么值得秦意浓这么爱她

    有趣的灵魂吗她不觉得自己多有趣,无非是嘴甜心细。她能走到秦意浓身边,全赖秦意浓先喜欢上她,如果她不喜欢自己,就算她做再多的事,对方看都不会看她一眼。

    年轻漂亮的皮囊吗秦意浓在这方面确实对她有着强烈的欲望,唐若遥能感觉到那时候她胸腔里急剧跳动的心脏,意乱情迷的疯狂,那是从未有过的。

    秦意浓越强势,越坚不可摧,唐若遥就越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如果有一天,她这副皮囊都不能再吸引秦意浓了呢她该何去何从

    唐若遥说了很久,想到哪儿说到哪儿,这不符合她事事条理分明的作风,可见她内心深处有多么不安和恐惧。

    她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地垂着眼睛,眼睑微红。

    秦意浓一直没说话。

    许久。

    她听到身旁的女人下了地,出去了。

    唐若遥低头,飞快地眨落了一滴泪水。

    秦意浓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红丝绒的小盒子,她把盒子打开,把戒指拿在手上。

    钻石折射的光芒闪了一下唐若遥的眼睛。

    她抬起头,怔怔道“这是我买的,你怎么知道”

    “你自己说的,买了一直放在包里。”

    “我说了吗”唐若遥偏了偏头,慢半拍道。

    她现在没做什么也断片了她是不是有病啊脑子不好用,秦意浓迟早要嫌弃她的。她快要哭了。

    “说了。”瞧见唐若遥可爱的反应,秦意浓不由笑了下,语气轻快地道,“既然你迟迟不用,那现在它是我的了。”

    唐若遥心想是你的,我也是你的,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我有,只要你还要。

    她沉浸在自己低落的情绪里,竟然没有预料到此情此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以至于秦意浓在她面前单膝跪下的时候,她整个人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愣在当场。

    秦意浓没有笑,神情郑重,一字一字问道“唐若遥小姐,你愿意让我嫁给你,成为你的妻子吗”

    唐若遥忽然就泪流满面。

    她嘴唇颤抖“我愿意。”

    秦意浓笑起来“给我戴戒指吧。”

    唐若遥珍而重之地给她戴上,低头在无名指根轻轻落下一吻。

    秦意浓握紧她的手,凝视她的眼睛,认真地再问道“你愿意给我一个洞房花烛夜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