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19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意浓没有二话, 把身上的旗袍换了下来。

    她从衣帽间出来,刻意将扣子扣到了领口的位置,冲唐若遥揶揄地一笑。

    唐若遥假装看不懂她的调侃,凑过来在她唇上响亮地亲了一下, 手挽着手下楼。

    两人一独处就容易忘记时间, 等她们俩到楼下, 韩玉平提着一兜给宁宁买的烟花, 一大家子都准备去院子里放烟花了。

    宁宁看到她们俩,立马高兴地喊人, 叫她们一起出去玩。

    秦意浓欣然应允。

    她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 其实很微妙,既没有老一辈对孙辈的溢于言表的疼爱,又没有玩这种幼稚游戏的冲动, 以往过年, 她都是出于完成亲子任务的目的,陪宁宁玩仙女棒,挥舞着烟花配合她“哇哇哇。”

    今年陪她的人特别多, 而秦意浓只需要牵着唐若遥的手, 在一旁看着,在宁宁朝她看过来,或者冲她笑的时候, 给个回应。

    唐若遥揣在她兜里的手忽然动了动,秦意浓凑近她,低声问“怎么了”

    唐若遥瞧了眼热闹玩耍的众人, 小声说“我也想拿两根仙女棒。”

    秦意浓道“我去拿。”

    “我们一起。”唐若遥说。

    她们拿了几根过来, 用火机一点燃,就立刻散发出耀眼的火花。院子里的照明不如屋子里, 为了玩烟花的效果还特意关闭了几条灯带。

    银色火花嚓一下燃起来,唐若遥拿着放在两人中间,隔着烟火对视,看得见彼此瞳孔里小小的明亮的倒影。

    这种烟花点燃得快,烧得也快,不到十几秒就熄灭了。

    两人趁着无人注意,飞快地贴到一起亲了一口。

    唐若遥又点了一根。

    一根又一根,两人并肩蹲在远离人群的地上,看着它亮起,又熄灭,再亮起。

    唐若遥问她“无聊吗”

    秦意浓看着明灭的烟花,眼睛里浮现孩子气的笑意,说“不啊。”

    完全忘记了片刻之前她还腹诽这是种幼稚得不行的游戏。

    唐若遥再问她“是不是和我在一起做什么都有趣”

    秦意浓偏头看过来,眼角还是弯起来的,给了她肯定的答案“嗯。”

    宁宁一眨眼,两位妈妈就不见了,她皱起秀气的眉毛,想去找来着,但身边围着四个人,一会儿就把她的注意力吸引走了。

    快到春晚开始的时间了,小朋友玩得满身热汗地进家门,秦唐二人就像变魔术一样再次出现在了宁宁面前。

    宁宁眨巴了下眼睛。

    秦意浓伸手过来摸了摸小朋友背后的汗,带她去换衣服。

    唐若遥则留在客厅作陪。

    春晚有很多生面孔,老人家不认得,又想和年轻人讲几句话,就问唐若遥。唐若遥认识的,便多说两句,不认识的就上网现查,耐心周至,气氛融洽。

    韩玉平夫妇要回家守岁,大约八点半左右,秦唐二人一块送他们回家。

    十点不到,纪书兰和宁宁都扛不住先睡了,唐斐倒是精神抖擞,但看着并肩坐在沙发里的姐姐姐夫,识趣地先回房了,反正他也不爱看春晚,回去打几盘网游不香吗当电灯泡是要吃眼刀的。

    客厅清净了。

    唐若遥问“我们还看吗”

    秦意浓百无聊赖,说“再看会儿吧。”

    于是秦意浓看春晚,唐若遥上网刷实时吐槽,笑着念给秦意浓听。秦意浓也看不下去了,和她一块儿看吐槽,边看边笑。

    手机铃声响了。

    秦意浓扫一眼挂钟,离零点还差好多呢,谁给她打电话

    唐若遥先她一步将茶几的手机拿过来,看了眼来显,小声说“林若寒。”

    秦意浓眉尾一挑,接通了。

    林若寒第一句就是“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现在才有空给你打电话,今天这一天快气死我了,我太难了吧,我靠”

    问以上林若寒一共转变了几次情绪

    秦意浓侧了侧头,道“你是说秒删的事儿吗”

    林若寒道“是啊,你女朋友吃醋了没有”

    秦意浓睨了眼身旁的唐若遥,淡道“吃醋了,我今天被罚跪遥控器,晚饭都没得吃。”

    唐若遥“”

    林若寒“噗哈哈哈哈,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么你把电话给她,我亲自和她解释,你还在遥控器上跪着呢吗”

    秦意浓面不改色地嗯声“跪着呢,膝盖疼。”

    唐若遥差不多听懂了,乐不可支,秦意浓把她搂过来按在怀里,低头吻了吻她额头。

    林若寒察觉异样,说“我好像听到唐若遥笑了,你耍我吧”

    秦意浓淡声道“是啊,我耍你了,怎么样吧”透着一股子的嚣张。

    唐若遥仰起脸,在秦意浓下巴主动亲了一下,这回是亲出声音的那种,吧唧一声,直接传到了听筒里。

    林若寒“令人发指。”

    秦意浓开门见山“网上是怎么回事儿你和任星月复合了”

    “复合个屁”林若寒说到这就气不打一处来。

    果真如秦意浓所料,任星月是在林若寒不知道的情况下先斩后奏的。林若寒好巧不巧地正赶在她积极营业的时候,她工作忙完一段,才发现自个儿上热搜了,身边七嘴八舌地都在传,风暴中心本人并不知道。

    然后是经纪人的电话,经纪人没联系上她之前都不敢做任何公关。林若寒本来就是个性情中人,谁知道她和前女友复合没有,万一这就是相约出柜呢。

    后来林若寒就一时冲动,了秦意浓告白,再之后就秒删了。

    秦意浓“嗯我怎么觉着你没有那么生气”

    林若寒道“都过去那么久了,现在气过了,不是很正常吗其实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秦意浓“洗耳恭听。”

    林若寒声音低了两个分贝,道“前段时间她来找我,我说不想和她在一起了。她说我是不是不相信她爱我,我脑子一热,就说是。然后她就走了,她今天突然在网上告白,可能和这件事有关吧。”

    秦意浓叹了口气“你又动心了”

    “也不能说又吧。”林若寒支支吾吾的。

    “那就是一直在动心。”秦意浓道,“我很少干涉你的感情生活,也不想干涉,但是恕我直言,从目前来看,我觉得你的段数和任星月有差距,这样下去,你迟早会乖乖回到她的怀抱。不管你答不答应她,你得拿回主动权,老让人牵着鼻子走算怎么回事”

    林若寒沉默良久,道“我会好好考虑的。”

    挂断电话。

    秦意浓起身倒了两杯水回来,唐若遥刚把耳朵贴在秦意浓手机上,听了个大概,伸手去揉秦意浓的太阳穴,柔声劝道“感情的事如人饮水,你不用太替人家操心。”

    秦意浓一口气灌了半杯下去,无辜的眼神看她,说“我就是渴了。”

    唐若遥一顿,指尖往下,捏了把女人的脸。

    林若寒的事还是影响了她的心情,秦意浓说“不想看了,我们上楼吧。”

    上楼一起洗了澡吹干头发,离零点只剩十分钟,唐若遥有些乏累,窝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和一只手,在宿舍群里打字聊天。

    唐若遥冒泡

    文殊娴唐若遥一姐太忙了吧,都快零点了才有时间吐泡泡

    崔佳人说不准人家夜生活呢,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单身狗啊

    文殊娴人身攻击,举报了

    文殊娴唐唐人呢,怎么不见了

    唐若遥在呢

    文殊娴你怎么突然消失了

    一分钟后。

    文殊娴明白过来,发了一串省略号。

    崔佳人不料真歪打正着,也发了一串省略号。

    唐若遥回头瞄了眼秦意浓,秦意浓目光渐渐温柔,道“怎么了”

    唐若遥耳根莫名一热,说“没什么。”

    她重新回群里,转移话题道老傅呢

    文殊娴在打游戏

    崔佳人最近掉游戏坑里了,网瘾少女,非常堕落

    零点整,新年的钟声敲响。

    傅瑜君准时出现新年快乐

    其后齐刷刷地跟了一排新年快乐。

    唐若遥最后,因为她先和秦意浓面对面说了句“新年快乐”。

    文殊娴靠,你咋还偷塔呢

    崔佳人就是,偷塔可耻

    傅瑜君还好还好,各凭本事叭

    几人各自消失了几分钟,去处理各方发过来的新年祝福,唐若遥给住院的那位老师也发了一条,回到群里,发现文殊娴了自己。

    你老婆又和林若寒传绯闻了,有鼻子有眼的,这届网友太会编了

    附了一个链接。

    唐若遥回了句我瞧瞧点开了链接。

    唐若遥知道她在想什么。文殊娴对她们俩的关系始终不大看好,但她又不能直说,更不能劝她不要和秦意浓在一起,以她的脑子,亏得她能想出这种拐弯抹角的法子给她敲警钟,让她别被爱情冲昏头脑。

    “林若寒秒删”一度接近了那条出柜的热度,而最无辜的秦意浓也为群众喜闻乐见地被拖下了水。

    你爱她,她不爱你,她爱她的狗血故事在人们的脑海中渐渐成型。秦意浓和林若寒素来便有绯闻,两人c热度或许比不上林若寒和任星月,但是论起咖位和国民度,却是一骑绝尘。

    秦林c粉俨然官宣似的,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不愧是稳坐后位的林若寒,堂而皇之地出柜,太长脸了,磕死我了。

    各方论坛则根据林若寒秒删的内容,激起吃瓜狂热,详细梳理出了秦意浓和林若寒相识数年来的恩怨情仇。识于微时,青涩相恋,黯然分手,面和心不和,刀光剑影,旧情复燃,现在进行时

    条理分明,证据确凿。

    要不是秦意浓现在就躺在唐若遥身边,唐若遥都快信了。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网友分析,秦意浓那个不能露面的“爱人”,其实性别为女,就是林若寒,所以她才拿不出结婚证,也不能公布,网友大呼,细思极恐,终于破案了。

    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了。

    唐若遥“”

    唐若遥在群里回了句编的是挺有意思的,就是没一句真话

    文殊娴哈哈哈哈我也觉得

    唐若遥我不喜欢看这类的八卦,感觉浪费生命

    文殊娴我完全赞同

    这事就轻轻揭过了。

    唐若遥道本来是想等喜帖印出来再告诉你们的,我们俩打算今年三月结婚,私底下办一个小型的婚礼,届时请务必赏脸光临

    群里刷起了一排恭喜。

    文殊娴私聊她说对不起

    唐若遥说没关系,记得多随点份子

    文殊娴哈哈哈哈好嘞

    秦意浓已经盯着她看很久了,眸色深晦。唐若遥专注地按着她的手机,并没有发现。

    她按下锁屏,转过身来,秦意浓也装出刚好忙完的样子,问她“困了吗”

    唐若遥摇头。

    秦意浓单手捧起她的脸颊,吻了下来。

    唐若遥和她接吻,在女人将要进一步的时候,一把扣住秦意浓的手腕,抱着她翻了个身。

    唐若遥低头,深深地望进女人眼睛里,眸光幽暗。

    明天要早起,所以只来了一次。

    秦意浓却比先前都要累,枕在唐若遥臂弯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唐若遥再看了她一会儿,才合上眼睛睡了。

    翌日,家家户户早起,煮饺子的煮饺子,出去拜年的出去拜年。春晚的热度还没退,热搜上挂了一长排,其中一条空降第一秦意浓回应

    没有通过工作室,秦意浓本人亲自发了条微博。

    秦意浓v

    和林若寒只是好友,自始至终没有恋情,请勿传谣,谢谢大家合掌

    吃瓜网友表示

    我没有看错吧,正主这是亲自下场辟谣

    又来炒作了

    楼上说炒作的炒作n呢学了个词儿就复读机一样,造谣恋情不可以澄清

    我还以为我昨晚酒喝多了,一大早的还没清醒,呜哇哇哇我们秦秦终于知道给自己澄清了,不枉我昨天和c狗对骂了一晚上

    秦林是假的秦我锁了,钥匙任星月吞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cue任星月的你有事吗

    任星月才是炒作吧,也不看看林若寒鸟不鸟她

    林若寒做的也不地道吧,这时候拉秦意浓出来躺枪

    心疼秦皇,简直无妄之灾

    只有我觉得这个合掌好可爱吗,奶呼呼的秦皇

    秦皇是我的

    一家三口在去韩玉平家的路上,唐若遥面含浅笑,看着秦意浓和坐在儿童座椅里的秦嘉宁玩“你拍一我拍一”的游戏。

    手机蓦地震了下。

    她拿出来。

    文殊娴又在群里她快看热搜

    唐若遥疑惑不解地点开了热搜,片刻后收起手机,看向秦意浓,眼神微微动容“你发的微博”

    秦意浓一顿,嗯了声,继续和宁宁拍手。

    唐若遥问“为什么”

    秦意浓抬起眼睑,语气柔柔的“我不想你因为我不开心。”

    唐若遥目光躲闪“我没有。”

    秦意浓费解道“那你昨晚”跟想让她死在她手里似的。

    唐若遥面上大臊,打断她“好了。”她扫了眼宁宁,示意她还有孩子在呢。

    秦意浓哦声,说“我给安灵打个电话报备一下。”

    唐若遥严谨地纠正她“这不叫报备,这叫知会。”

    秦意浓眉眼弯弯。

    “我早上怕打扰她休息,所以没说。”秦意浓言罢,拨通了安灵的电话。

    安灵已经知道这事了,情绪平静,大度地说“没事,不就发条微博么你想发什么发什么,随便发,十条八条的都行。”

    秦意浓怀疑她是反讽,谨慎地问了句“真的吗我这样不会给你带来困扰吗”

    安灵说“放心,不会。不过”

    “不过什么”

    安灵扫了一眼面前的电脑屏幕,皱眉道“你让唐若遥的室友转发你微博了”

    秦意浓惊讶“没有啊,哪个室友”

    安灵说“文殊娴。”

    秦意浓用唐若遥的手机点进文殊娴的主页。

    文殊娴v

    支持爱豆,请勿造谣传谣秦意浓v和林若寒只是好友,自始至终没有恋情,请勿传谣,谢谢大家合掌

    评论炸开了锅。

    不关你事,干吗要趟这条浑水啦,文仙女快删掉啊9999赞

    我好难,太难了,怎么就粉上了这么一个直破天的爱豆,自己粉的爱豆跪着也要粉完笑着活下去jg8888赞

    小文又要被黑了,习惯就好7777赞

    如果小文能够学会少说两句话,一定会少很多黑子吧6666赞

    可是我们喜欢不就是她的直率吗,敢在这么多人不敢说话的时候站出来,黑怕什么,一路反黑过来的,资源在手,笑看疯狗,走了,都去反黑组打卡5555赞

    崔佳人一介素人,转发了文殊娴的微博,没有半点压力。

    当天中午,傅瑜君叹了口气,转发了崔佳人,就跟藤上挂着的葫芦似的,一个串一个,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和秦意浓联系到了一起。

    网友们吃瓜吃蒙了,纷纷表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黑子都失去了方向,最后依旧决定一致攻击文殊娴。文殊娴的粉丝都是黑潮里过来的,经验丰富,当即势如破竹,获得碾压性胜利,顺便帮秦意浓澄清了一波。

    唯一真正和秦意浓有联系的,在群里发了个小弟多谢诸位抱拳

    文殊娴大言不惭道小事一桩,以后弟妹归我罩了

    秦意浓拿过唐若遥的手机,发了条语音过去,有一点威严的“嗯弟妹你是在说我吗”

    文殊娴两眼一翻,当场去世。

    紧接着一条接一条的语音跳了出来。

    “秦大影后。”

    “秦姐姐。”

    “秦皇。”

    “爸爸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吧”文殊娴声泪俱下。

    秦意浓把手机还回去,忍俊不禁道“你室友蛮有意思的。”

    唐若遥边打字边笑“你都要把她吓死了。”

    秦意浓说“那是她胆子小,我这么”她想了想,厚着脸皮给自己贴了一点儿金,轻轻地说,“我这么可爱。”

    唐若遥抬头看她。

    秦意浓咬了咬唇,低声道“你说的。”

    “我没说不是我说的。”唐若遥笑道,“不许可爱给别人看,知道吗”

    秦意浓乖乖点头,软声道“知道。”

    唐若遥仰起脸,闭上眼睛“宝宝亲一下。”

    秦意浓凑过来,小心地亲了亲她脸颊。

    唐若遥睁眼,眼神里写着不满。

    秦意浓面露难色“万一被宁宁看到。”

    她们留在韩玉平家吃了午饭,现在宁宁在院子里玩,房门大敞着,外面都能看到里面。

    唐若遥起来把门带上,吻了个尽兴才放开。

    这段日子以来,唐若遥越发地黏秦意浓,恨不得分分秒秒都和她纠缠在一起,秦意浓亦和她差不多。不止是感情越来越深的缘故,更重要的是,年一过,电影萧红开机,唐若遥要进组新戏,全心投入电影拍摄,合同签的是五个月,四舍五入就是半年。

    她们俩在一起到现在都没有超过半年,要面临的却是更长时间的分别。不怀疑她们的感情,但彼此完整的生活突然空缺了最大的那一块,真的能够适应吗一切都是未知数。

    正月初三,唐若遥去医院探望她生病的老师,她是当天唯一一个去的,新鲜的百合花换进瓶子里,提着的一兜水果放在床头柜下。

    秦意浓戴着大大的兜帽,低着头,黑色口罩几乎遮住了整张脸。

    “老师。”

    “若遥来啦,有心了。”老师笑着道,将视线投向她身旁,自从进来后就一声不吭的女人身上,目光疑惑,“这位是”

    唐若遥大方介绍道“我女朋友。”

    老师露出一点温和的笑意,没有很惊讶的样子,看向秦意浓的眼神里甚至带上了慈爱。

    秦意浓手指移到耳根,轻轻摘下口罩。

    老师噌一下坐了起来。

    “”她眼睛瞪得铜铃大,跟大白天活见鬼似的。

    秦意浓不自在极了,她弯起唇角,努力释放出得体的微笑“你好。”

    老师目不转睛“你好。”

    秦意浓继续乖巧不失礼貌的微笑。

    十几秒后,老师面露尴尬道“不好意思,你请坐。”

    秦意浓颔首。

    唐若遥把椅子推过来,秦意浓坐下。

    老师体弱,唐若遥往她背后放了两个枕头,支撑她保持坐姿。

    秦意浓只要不单独面对唐若遥,整个人的气场就是无敌的,按理说相当于见半个家长,她不慌不忙,倒是她对面唐若遥的老师,紧张得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若遥,给秦老师倒杯水。”老师咽了咽口水,说。

    “好。”

    她倒完水过来,递给秦意浓,秦意浓仰脸冲她笑。老师又是一阵尴尬得抓地,把她俩什么关系都给忘了。

    秦意浓抿了口水,慢条斯理地放下杯子,一举一动赏心悦目。

    老师清清嗓子,方开口道“承蒙你照顾若遥。”

    秦意浓道“应该的。”

    老师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她瞄了眼秦意浓无名指上的婚戒,显然是知道这桩新闻。

    秦意浓左右手交叠,优雅放在膝上,不紧不慢道“她刚上大学不久。”

    老师吃了一惊,迅速看向唐若遥,唐若遥点点头。

    老师暂时按捺下震惊,又轻声问“那你对外放出结婚的消息是”

    秦意浓道“我和遥遥去国外领的证。”

    一句话解决了她所有的疑问。

    老师没话说了,只道“她是个好孩子,望你好好珍惜。”

    秦意浓郑重回“我会的。”

    末了她寻了个借口将秦意浓支开,单独和唐若遥说了几句话。

    出来后,两人汇合,秦意浓问她“你老师说什么”

    “就说让我们好好在一起,没别的了。”唐若遥耸耸肩膀,牵着她的手往来路走。

    “那你在里面呆了这么久”

    “好久没见了嘛,她问了问我的近况,没有一直在说我们。”

    “那她都问了你什么”

    “工作、生活之类的。”

    “你怎么回答”

    “都挺好的。”

    “问拍戏了吗”

    “问了,我说快进组了,她说让我努力拍戏,再拿个奖。”

    唐若遥自始至终没有对上过秦意浓的视线。

    秦意浓垂下眼帘,没再问下去。

    她想,唐若遥大概没发现,她握着自己的手无意识中越收越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