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19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红的宣发部门会来事儿, 一部文艺片完全没有要低调的意思,更确切地说,官博随心所欲, 自己玩自己的,经常放一些片场的小趣事出来,后期再配上字幕, 轻松的音乐。

    动辄闭关数月拍戏的演员粉丝们就靠这个续命了。

    唐若遥作为女主角,入镜的时候不少, 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坐在一旁,捧着剧本认真研读,满身清冷,表情看不出明显的情绪。

    人均拿着显微镜的唐若遥粉丝们很快发现,爱豆有一样东西从来没离过手, 那样东西便是一个小巧别致的手炉, 站的时候拿着,坐着的时候拿着,躺在躺椅里休息的时候也拿着。

    粉丝们纷纷去某宝找同款, 秦意浓送的东西岂是那么好找的, 有懂行的瞧出来她用来暖手的手炉价值不菲。先是在八卦小组里有了帖子, 再被营销号搬到微博,上了热搜。

    这年头娱乐圈钱真好赚,随便一个暖手宝都几十上百万吃瓜

    唐若遥粉丝还说她多艰苦朴素呢,立人设一把好手

    人家赚钱吃你家大米了有那些屁演技没有还天价片酬的明星, 怎么没见你们打抱不平去,净会挑软柿子捏

    她赚那么多钱就该吃那么多苦, 以后劳驾粉丝不要说你们爱豆多辛苦好吗给我钱我能吃双倍

    唐若遥闭关拍戏,勿cue, 谢谢

    秦意浓翻过几张唐若遥在片场的照片,被截出来特写的,每一张都捧着手炉。

    “你很喜欢这个”她抬起头,问刚从厨房出来的唐若遥。

    唐若遥手里端着切好的水果,随手将盘子放在茶几上,擦了擦手,过来问道“哪个”

    秦意浓给她看照片。

    唐若遥定睛认清,那照片也不知道是谁截的,刚好定格在她对着手炉出神的瞬间,脉脉含情,令唐若遥这个当事人看起来十分之不好意思。

    她不自在地抿了抿唇,才说“嗯。”

    “嗯是什么喜欢还是不喜欢”秦意浓偏要问个清楚。

    “喜欢。”唐若遥说完,迅速往她嘴里塞了一块水果。

    秦意浓脸颊鼓动,慢慢把水果咽了。期间一直看着唐若遥,眼睛里有细碎的情意的光。

    唐若遥眼角轻弯,又喂她吃了几块,直到秦意浓说“不要了”,才问道“和我一起收拾行李”

    秦意浓点头。

    唐若遥把宾馆的行李都收拾过来了,基本都是衣服,挂着卧室里占据整面墙的大衣柜里,和秦意浓的分开,各占一半。

    平时出门的衣服不能放一起,因为她们俩身材相当,一旦大意穿错容易被神通广大的网友们发现蛛丝马迹。

    唐若遥盯着那条人工隔出来的界限,表情深晦。

    还不到时候。

    秦意浓见她站在衣柜前出神,问“你在想什么”

    唐若遥说“没什么。”

    话说回来,她们俩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同居在市,不会被狗仔发现吗

    “发现也没关系,”秦意浓笑起来,语气有一点得意地说,“他们不敢爆。”

    唐若遥眼睛一亮。

    秦意浓赶在她说话之前,就赞道“你好聪明啊,一猜就猜到了。”

    唐若遥“”面对一个情人滤镜和母爱滤镜都开到最大的爱人,还能有什么办法心安理得地受着呗。

    秦意浓现在背靠纪家,又有去年眼都不眨端了喜思工作室的侄女纪云瑶,就算有人拍到了秦意浓在市的真正目的,也不敢随便爆出来,至少会去知会安灵,而安灵受秦意浓的命,是一定会压下来的。

    怪不得秦意浓选纪家,还是一石二鸟之策。

    收拾好行李,秦意浓去厨房烧菜,唐若遥替她打完下手,便从背后抱着她,下巴搁在女人肩膀上,时不时地用唇瓣挨着她光滑柔白的脸颊。

    秦意浓也不嫌她碍事,走到哪儿带到哪儿,两个人跟连体婴似的,搂搂抱抱黏黏糊糊了一个多小时,才把饭菜顺利端上桌。

    唐若遥突然说“你喂我”

    秦意浓微愣,当即欣然道“好啊。”她求之不得。

    秦意浓把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把椅子拉出来,唐若遥却不坐下,只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瞧。

    秦意浓说“怎么了”

    唐若遥忍着羞赧,表情正直地要求道“我想坐你腿上,行吗”

    秦意浓笑笑“好。”

    如果说昨天是狗狗式粘人法,今天的唐若遥就是膏药,贴住秦意浓就不肯放,给出的反应也比平时更加热情,导致秦意浓异常兴奋,直至月上中天,才餮足地放开怀里的人。

    秦意浓去洗手,唐若遥支起上半身靠在了床头,双颊晕红,目似秋水。

    她一只手懒懒搭在眼睛上,适应不了突然亮起来的光线。唐若遥喉咙往下咽,轻轻地咳嗽一声,自个儿端起了床头柜的水,喝了两口便见了底。

    秦意浓出来见状,去外面给她再倒了一杯进来,钻进被子里抱住她。明明方才占有欲那么强的一个人,这会儿却像是听话的猫咪,乖顺地伏在主人身边。

    唐若遥五指探入她乌黑柔顺的发丝,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秦意浓脑后的长发,缓慢开口道“我都听关菡说了。”

    不用多说,关菡肯定把一切都如实回禀了。

    秦意浓回了声嗯。

    唐若遥道“是不是我不去问关菡,你就会一直瞒着我”

    秦意浓否认得很快“不是。”

    唐若遥哦声,平淡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不等秦意浓回答,她便抢先答道,“一年后,两年后,还是五年十年等你适应了没有我也不会失眠的日子,你再把这件事像玩笑一样提起,说,你不知道吧我们刚谈恋爱那段日子,你去拍电影,我在家一直睡不着,是这样吗”

    秦意浓哑然。

    唐若遥道“你总是这样,想把一切事情处理好,做到没有后顾之忧。我知道很多事情我帮不上忙,但我没想到,你连自己的事也”

    唐若遥生出一种浓重的挫败感来。

    她顿了顿,赌气似的道“算了。”

    死女人,自己回家到现在,给她那么多次主动交代的机会了,她明知道自己知道,还装作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做做,做得还那么狠。

    凭什么啊这次非让她自己开口不可

    秦意浓脑子里正盘算她应该整理出一套什么说辞来,冷不丁听她这一句“算了”,心惊肉跳,吓得险些魂飞魄散,冲口而出道“不能算了”

    “我说算了就算了,我懒得计较还不行吗”唐若遥大被拉高,往头上一蒙。在秦意浓看不见的角落里,唇角微微往上翘了翘。

    “不行”秦意浓拉下她的被子。

    她手下没控制好力道,唐若遥只感觉一阵凉风刮过,到处都冷飕飕的,她眼睛下意识一闭,再睁开时秦意浓已经替她将被子重新掖好了。

    唐若遥只露出个脑袋,神情冷淡地瞧着她“那你说。”

    “我”

    “不说算了。”唐若遥将傲娇进行到底,转身用乌黑的后脑勺冲着她。

    秦意浓没见识过这样的唐若遥,组织了会儿语言,道“我不告诉你,是怕影响你拍戏。”

    唐若遥岿然不动。

    这话都说过一次了,自然不起作用。秦意浓瞧不见她的表情,不紧不慢地继续解释道“如果你知道我睡不着,肯定会直接买机票回京,所以”

    唐若遥突然打断她“那又怎么样”

    秦意浓一愣。

    唐若遥转过来,不带任何情绪地重复了一遍。

    秦意浓那些清晰的逻辑好像突然打了个结,她看着面带薄愠的唐若遥,张了张嘴,凭借记忆把想好的措辞说了出来“你的电影才刚开拍,你贸然返京,会影响拍摄进度,还有樊虹以及大家对你的印象。”

    而我的问题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你回来也是无济于事,把一个人的困扰变成两个人的罢了。这句更重要的话秦意浓留着没说。

    唐若遥冷笑“所以”

    秦意浓默了默,说“对不起。”

    “我不接受。”唐若遥罕见地语气冷硬,她眼角发红,道,“你觉得你在我心里还比不上一部电影吗”

    秦意浓立刻否认“不是。”

    唐若遥怒声说“那是什么你凭什么把自己看得那么轻”这是她放在心尖上的人,连秦意浓本人都不能轻贱。

    她情绪激动,气得口不择言道,“还是说你想有朝一日在我心里还不如一部电影”

    秦意浓脸上血色刷的褪去,咬住苍白的下唇。

    唐若遥喉咙动了动,把那句对不起暂时咽了回去,轻声道“你明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为什么让这些无谓的理由横插在我们中间”

    秦意浓说唐若遥是她的全部,对唐若遥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她们是注定了相爱就不会分离的恋人,光阴、生死都不可以隔开。

    秦意浓眼睑低垂“我”

    她收在身侧的五指用力得指节泛白。

    唐若遥侧身过去,把女人拥入怀里,感受着她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在她背上轻柔地拍了拍。

    许久。

    秦意浓闷闷的声音从她怀里传出来“你刚刚吓到我了。”

    唐若遥马上说“我错了。”那还不是被气的么。

    秦意浓顿了几秒钟,哼声说“原谅你了。”反正她也有错。

    气氛轻松了一些。

    秦意浓上来一点,和唐若遥的视线持平,秦意浓伸手出来,温柔摸了摸唐若遥细细的眉毛,指尖感受着她眉骨的走向,方叹气道“我不告诉你,不想让你回去,不是怕耽误电影拍摄,而是怕你回去了以后,我就舍不得再放你回来。”

    初听有点拗口,唐若遥理了理,大约懂了,道了声“嗯。”

    她内心偷偷地雀跃起来,原来秦意浓这么舍不得她。上回送她到机场,是因为越不舍,才越表现得冷淡吧。

    秦意浓看唐若遥喜上眉梢的表情,便知道她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我做了一个梦,就在你离开的第一天晚上。”

    “什么梦”

    秦意浓咬了咬唇,对梦境进行了柔和处理,听起来没有那么可怕。

    唐若遥在她的讲述过程中不时搭句话茬。

    “你第一天就梦到了我”压抑不住的狂喜。

    “在沙发那不是和我们昨天一样算梦境成真吗”眉开眼笑。

    “你的梦好长啊,我前几天梦见你,就只有一丁点剧情,醒来以后还忘光了。”羡慕的语气。

    秦意浓沉重的心情不知怎么的随着唐若遥的打岔烟消云散,最后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把一个噩梦讲成了美梦。

    秦意浓“”

    唐若遥被秦意浓讲得心脏暖洋洋的,止不住地把女人怀里蹭来蹭去,秦意浓按住她放肆的手,调整呼吸道“听我说完。”

    唐若遥乖觉道“你说。”

    反正是梦,秦意浓想了想,说“我梦里第二次醒来,你四肢上有铁链,被锁在了我房间里。”

    唐若遥脱口道“s吗”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秦意浓

    秦意浓“什么”

    唐若遥咳了咳,眨巴眼睛,问“然后呢”

    秦意浓“”

    怎么觉得自家女朋友的眼睛突然这么亮好像很兴奋的样子,是错觉吗

    秦意浓压下狐疑,尽量用轻松的口吻复述梦里唐若遥的话,显得这真的只是一场稀奇古怪的梦,和现实没有任何关联。

    “你说我把你锁在这里,不让你去拍戏,不让你出门,不让你见你的朋友。”秦意浓省去了那句“我恨你”,惴惴不安地瞧着她。

    唐若遥等了半天下文,问“没了”

    秦意浓说“没了,之后我就醒了。”

    唐若遥正听到兴头上,戛然而止,感受可想而知。

    她和秦意浓大眼瞪小眼片刻,不死心地问“你就没有和戴着铁链的我发生点什么吗”

    秦意浓诚实地摇头。

    她都被吓醒了,能有什么

    她见唐若遥神情古怪,眉头轻拧,小心地问了一句“我们应该发生点什么吗”

    “没什么。”唐若遥盯了她半天,改口道。她两手捧起秦意浓的脸,用力在女人唇上亲了一口,夸奖道,“宝宝真乖。”

    这么纯洁,还是不告诉她了。

    秦意浓“”怎么突然就乖了

    唐若遥畅想了一番铁链普雷,压了压眉梢流转出的春情,才想起来问道“你做这个梦,和你不让我回去有什么联系吗”

    秦意浓摸不着唐若遥的心思,但本能感觉不妙,又必须硬着头皮说下去“怕我会像梦里一样把你锁起来”

    唐若遥静默一秒,突然爆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意浓“”

    她早该知道的,她和唐若遥的脑回路根本完全不一样。

    唐若遥笑得快断气,半晌才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说“亲爱的,那只是梦。”

    秦意浓已经无法可说。

    秦意浓一副生无可恋脸,唐若遥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妥,清了清嗓子,正色道“那只是一个梦,就算不是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吗”秦意浓似有恍惚,道,“我把你锁起来了。”她怀疑唐若遥没听懂她在说什么。

    “那就锁起来好了。”唐若遥无所谓地耸肩道,“我还想把你锁起来呢。”

    秦意浓简直不能更吃惊,道“你也想过”

    唐若遥其实没想过,她想的是要是能把自己或者秦意浓变成玩偶大小,能随身携带就好了,但总的来说异曲同工,便点头道“当然。”

    秦意浓建立好的认知在渐渐崩塌。

    原来她有这种想法,并不是有病吗王琳没有在骗她

    唐若遥连喊她两声,秦意浓都没回应,唐若遥不得不提高声音,秦意浓才如梦初醒地回过神,眼神慢慢聚焦,定格在年轻女人焦急的脸上,缓缓绽出一个笑来,柔声安抚道“我没事。”

    唐若遥松了口气。

    她回想起来,还是觉得秦意浓整个晚上都很反常,不放心地问了句“你还有没有事瞒着我”

    秦意浓说“没有了。”

    唐若遥说“有的话一定告诉我。”

    秦意浓沉吟片刻,唇角勾出戏谑的弧度,道“我想起来了,有一件。”

    唐若遥问“什么”

    秦意浓看着她“抖是什么意思”

    唐若遥记得自己给她的定义,道“可爱的意思。”

    “是吗”秦意浓眼神似笑非笑。

    唐若遥眼皮子莫名一跳,头皮发麻道“是啊。”

    秦意浓“哦那你也是了”

    唐若遥干巴巴地笑了声。

    秦意浓下地穿鞋,走到角落里,两手按在已经开了密码锁的行李箱边缘,招呼唐若遥过来,之后当着唐若遥的面把箱子打开了。

    琳琅满目的,都是

    “”唐若遥两手迅速捂住眼睛。

    秦意浓好笑地去拉她手掌,根本拉不动。

    秦意浓无奈,将行李箱盖上,领着害羞的小鸵鸟再次回到了床上。

    唐若遥检查她双手,紧张地问“你没拿什么回来吧”

    秦意浓两手空空如也,嘴角噙笑,说“拿了。”

    唐若遥把她浑身上下都搜了一遍,什么都没搜到,气得在秦意浓脸颊咬了一口。秦意浓许久没被她咬过,倒觉得亲切不已。

    她揉了揉气呼呼的恋人毛茸茸的脑袋,笑着问道“是你这么说的,我把东西带来,你又扭扭捏捏,哪有你这样的人”

    唐若遥气鼓鼓道“我哪知道你会较真”

    秦意浓一个扬眉,说“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较真。”

    唐若遥忍不住笑“讨厌。”

    秦意浓捉住她没使什么力气的拳头,在她指背轻柔吻了吻,哄她道“要不要试一试”像大人用糖果哄小孩似的。

    “不要”唐若遥斩钉截铁。

    “真的不要”秦意浓循循善诱。

    唐若遥往角落的小行李箱瞟了一眼,回想自己那一瞥的记忆,脸红心跳,声音低了点“不要。”却不如方才坚决了。

    “那就不要了。”秦意浓果断道,伸手去关灯。

    唐若遥扯住她袖口,欲言又止“秦”

    秦意浓手停在半空,含笑望她,温柔道“怎么了”

    唐若遥把女人拽过来,在女人的注视下,低若未闻地说了几个字。

    试试也行。

    啪嗒

    室内陷入昏暗。

    秦意浓还是把灯关了,一条胳膊圈住唐若遥,不由分说道“闭眼,睡觉。”

    唐若遥“”

    黑暗里女人温热唇瓣挨了挨她的耳廓,低低笑了声,道“明晚再试,晚安。”

    唐若遥在她怀里调整好睡姿,合上了眼皮,唇角浮起浅淡笑意。

    “晚安。”

    第二天一早,秦意浓赶在闹钟响之前叫醒了唐若遥,用的是她一贯的方法。唐若遥睁眼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呼吸急促,心跳剧烈,暗暗地叹了口气。

    同样都是女人,她还比自己大好几岁,怎么精力这么旺盛。

    秦意浓去漱口,唐若遥歇了会儿,打算起床,却被秦意浓一手按住了肩膀“还早,你再睡会儿,我去做早餐。”

    唐若遥一放松,便再度睡了过去。

    秦意浓做了简单快速的烤土司和煎蛋,切了水果精心摆盘,刚打算回房叫唐若遥,对方便自己出来了,衬衣长裤,腰细腿长,像一道移动的风景。

    “早上好。”秦意浓停在桌边,视线落在她脸上。

    “早上好。”唐若遥手撑着桌面,慢慢坐下来。

    秦意浓把她不自然的动作尽收眼底。

    两人安静地吃完了早餐,唐若遥在健身房看了会儿秦意浓健身,二十分钟后,院门口开进来一辆车,秦意浓送唐若遥坐进车里,两人自然交换了一个浅吻。

    “晚上见。”

    唐若遥从降下的车窗里朝女人挥挥手。

    两人在市正式过起了二人世界。

    秦意浓没有想象的那么清闲,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在家里也可以办公。她每周至少要回两次首都,或者是参加应酬,或者是为了公司,偶尔还有属于艺人的通告。

    但大部分的时候她还是待在市,为唐若遥留一盏灯。

    为了唐若遥第二天拍戏的精神状态着想,晚上也不再那么疯狂,至多一到两次。

    剧组偶尔有夜戏,有一次拍到凌晨两点,暴雨倾盆,天地一片白雾迷茫。

    为了安全起见,唐若遥没回去,秦意浓也给她发消息说不用回了,我先睡了,晚安

    唐若遥便在保姆车上睡了,不到两个小时惊醒了,她眼皮一直在跳,心脏也不大舒服,看窗外雨势小了,便让司机把车开回家。

    远远的,唐若遥便看到别墅里灯火通明。

    她从车里下来,撑了把伞,雨水在伞面飞溅,她沿着大理石铺就的路往透出光的门口走去。

    雨又下大了,打在玻璃窗,打在树叶,噼里啪啦。

    屋里的人没听到屋外的动静。

    唐若遥把伞收起来,按密码开了门。一楼客厅亮如白昼,电视机开着,音量调到几乎听不见,秦意浓就坐在沙发里,扭头向她望过来,木然的表情慢慢出现了一丝裂缝。

    然后她做了个非常幼稚的动作,她抬手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唐若遥看着她红了眼眶。

    从那天后,不管发生什么,唐若遥都会赶回来,因为她知道秦意浓一定在等她。

    两人相拥入眠,这一天才算是完满地结束了。

    三月初,秦意浓回京,接受一家媒体的人物专访,网络再掀风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