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弄清是个误会以后,秦意浓还是让所有人原地解散,直接下班。

    一群人作鸟兽散,面对秦意浓护短的眼神,众人不散也得散,走廊里一派清净。

    秦意浓自然地将唐若遥手里的饭盒接过来,牵着她的手回办公室。

    关菡站在原地,如同一尊门神,杜绝一切想八卦的各路眼神。

    唐若遥小媳妇似的,被秦意浓牵进去了,只有关菡一个人看见,关菡的眼睛闪闪发亮。

    “你怎么出来了?”进了办公室后,唐若遥小声问道,雪腻耳根还有一点残存的绯意,她用空着的那只手拨了拨耳发,掩饰性地挡住。

    “等得着急了。”秦意浓说。

    唐若遥耳朵又是一热。

    明明几乎天天见面,跟新婚燕尔似的。

    饭盒放在茶几上,两人一块去洗手,在里面卿卿我我了一会儿,甜甜腻腻地出来吃午饭。

    秦意浓看着唐若遥去揭食盒盖子的手,仰起脸,目光期盼地问道“做了什么好吃的?你亲自下的厨吗?”

    她在问饭菜,眼睛看的却是唐若遥。

    唐若遥突然想起她当年在剧组说的那句话唐老师秀色可餐。

    年轻女人不由得牵了牵唇角。

    “糖醋排骨、松子桂鱼、蜜汁叉烧肉、桂花糖藕……”唐若遥一层一层地将菜端出来,道,“还有最后一个,拍黄瓜。”

    一小碟凉拌黄瓜放在秦意浓面前。

    唐若遥点了其中两道,说“这两个和拍黄瓜是我做的,其他的是妈做的。”

    唐若遥叫妈叫得越来越顺口了,已经到了信口而出的地步。

    “上午在家都做了什么?”秦意浓分盛好两碗白米饭,递了一碗给唐若遥,闲话问道。

    唐若遥端起来,边回忆边答“发微博,看书,陪宁宁玩了会儿游戏,做饭。你呢?”

    秦意浓说“开会,开完会发现你发了条微博,给你打电话,你说要过来,就一直在等你过来了。”

    两人相视一笑,互相往对方碗里夹了筷菜。

    生活不需要那么多波澜壮阔,最难得是平凡的幸福。不管她们在外面是公司的老总,还是人气爆棚的年轻影后,回到彼此身边,只是普通的一双恋人。

    说到那条微博,秦意浓道“以后不要发这些了。”

    唐若遥疑惑“嗯?为什么?”

    秦意浓道“我们俩的生活怎么样,没必要给无关的人瞧见。”

    唐若遥乖巧轻声应“好。”

    秦意浓忽然想通了,确切的说算不上想通,只是换了一个思路去思考问题。她们俩过她们俩的日子,想笑就笑,想闹就闹,或许将来会有无关痛痒的小争吵,都是她们自己的生活。林若寒说得对,自己有家有口,妻女双全,不值当为那些人置气。

    秦意浓再无芥蒂,便坦言道“我其实是因为那些粉丝乱喊你生气,不是真的觉得你不在公开平台秀恩爱就是不爱我。”

    唐若遥心想乱喊?

    她心念一转,眯了眯眼,说“我知道了。”

    秦意浓说“总之以后我不会再提这件事,也不介意了。”

    唐若遥点点头。

    这事貌似就揭过去了。

    用完饭,两人一块收拾茶几,唐若遥道“我接的那部新戏,下个月十号开机,你跟我一起去么?”

    唐若遥二月份就在说档期空余,随时能进组,找她的本子雪片一样飞过来,最后挑了一部谍战片《双影》,她饰演一名地下党员。

    秦意浓帮她把过关,班底和其他演员都是一流的。如果不是秦意浓手里已经有《武则天》了,她说不定都会去接这个本子。虽然不能亲自演,但秦意浓可以投资,秦意浓看好这部电影上映后的票房反响。

    秦意浓说“我看下行程。”送唐若遥去应该没问题,但能待多久还得再研究。

    “好。”唐若遥说。

    收拾好茶几,两人在沙发说了会儿话,便回了里间的休息室一起睡午觉。下午秦意浓工作,唐若遥在落地窗前的躺椅里看电影剧本。

    间或对视一眼,唇边浅浅地漾开笑容。

    天边燃起晚霞,秦意浓关了电脑,两人携手归家。

    晚上像唐若遥那条微博里说的,一起“生baby”。

    六月初,唐若遥拍摄某杂志封面,杂志官博放出了一个小小的趣味采访。询问明星关于饭圈词语的理解,唐若遥答得不功不过,懂的不懂的各占一半。

    最后一个问题,记者问道“若遥对狂热粉丝,天天管你叫老公老婆怎么看?会对你造成困扰吗?”记者笑,“毕竟是有家室的人了,秦影后会吃醋吗?”

    唐若遥说“她平时很忙,不关注网络这方面。但我个人觉得……这种称呼有一些冒犯。”

    记者“怎么说?”

    唐若遥道“我希望我的粉丝都是因为我的作品而喜欢我,而不是唐若遥这个人怎么怎么样。我也不喜欢大家给我定义任何一个标签,如果非要有,我希望是她演的电影很好看。”

    唐若遥落落大方地坐在沙发里,长腿优雅交叠,微微笑着,说道“相比粉丝,我更喜欢称呼大家为影迷。”

    记者接过话题“若遥最近接了新戏是吗?”

    唐若遥“是的,下星期就进组了,一部谍战片。”

    记者“非常期待若遥给我们带来新的惊喜。”

    唐若遥将这条采访转到了自己的首页,粉丝们先啊啊啊啊啊尖叫,“老公”“老婆”地乱喊一气,看完视频后渐渐的有了不同的声音。

    听姐姐的话,要当影迷,不当粉丝

    那些成天发大水的收敛一点叭,非要唐唐直说她很讨厌你们吗?

    唐唐是演员,不是贩卖人设的爱豆,大家尊重一下她的职业,关注作品,话题现在就可以刷起来了双影双影唐若遥

    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能乖乖听话。

    以前怎么没听说你介意,现在和秦意浓谈了恋爱就开始介意了。真就不把粉丝当回事儿呗?脱粉了。

    但凡谈了恋爱的女明星都是恋爱脑,拜拜不送

    上次发一条崩人设的示爱微博,让多少人笑话你,今天又故意转发这样的采访,见过赶粉的,没见过你这样赶粉的,嫌自己粉丝太多。我们陪你多久,她才陪你多久?以后要是分手了,别回头求我们这些粉丝,哦,忘记说了,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关注你了,爱咋咋地

    对家稍微活动了一番,“唐若遥粉丝”上了热搜。

    吃瓜群众火速赶来,毫不客气地出言嘲讽。

    网友1我以为啥事儿呢?原来又是当代饭圈粉丝的自以为是,真就心里没点儿ac数呗?用之前听到的一句话来回你们明星为啥请保镖知道吗?就是为了防你们这群粉丝

    网友2专门针对“我们陪你多久,她才陪你多久”这句话,给我看乐了,我来回答吧,她们俩青梅竹马哟,小时候就认识了,光这点你们粉丝就输了

    网友3真搞不懂现在的风气,什么都往饭圈整,拜托你们饭圈放过绑架一位真正的演员好吗?她是演戏的,不是为了你们存在的,看这些弱智发言爷都想吐

    c粉乱入秦唐是真的!ksl!

    林若寒刷到这则采访,果断将手机按住,心想秦意浓又要来给她炫耀了。等了一天,秦意浓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忍不住发了条消息过去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已经戒了网瘾的秦意浓???

    林若寒分享链接给她。

    秦意浓看完,默然片刻,费解问道还有自己给自己喂狗粮嫌不够,又让别人亲自给她喂一遍的人吗?

    林若寒……

    林若寒[拜拜][拜拜]

    秦意浓大笑。

    她转头分享给了唐若遥,唐若遥回了句语音过来“我本来就不喜欢,只是懒得计较罢了,现在正好,借着你的名头,还我清白。”

    秦意浓故作不悦道“这么说我还被当成枪使了?”

    唐若遥忍俊不禁,配合她道“是呀是呀。”

    秦意浓噗地笑了。

    继唐若遥大胆用歌词示爱后,任星月给林若寒写了首歌,歌名叫《宝贝》。

    众网友表示这日子没法过了!

    林若寒得意洋洋,终于向秦意浓秀了回来。

    秦意浓大方地表示了自己的羡慕,其实心里一点都不羡慕,一首歌才多少个字,唐若遥给自己写了十几万字的论文呢。但这是她们俩的定情信物,不能告诉任何人。

    六月十日,唐若遥进组《双影》,秦意浓处理好手头的工作,陪她一块飞往z省影视基地。

    两人大大方方的,没有任何遮掩,一块从首都机场出发,上了同一架航班,落地在h市。

    她们俩上月金桂奖颁奖典礼出柜,人尽皆知,剧组安排接人的生活制片接到唐若遥助理通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真的接到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大名鼎鼎的秦意浓后,还是在日光里晕眩了几秒。

    生活制片快走几步,接过了关菡和辛倩手里的行李箱“我来就好。”

    她用余光看着秦唐二人,秦意浓先上了车,回身再牵着唐若遥的手领她上去。

    阳光洒在唐若遥的一侧肩膀,照得她半边身子都在发光。她仰脸看车里的女人,唇角洋溢着浅笑,眼神里情意涌动,不必去看车里秦意浓的表情,也猜得到,她必然是和唐若遥同样的爱慕神情。

    唐若遥上了车,留下一地阳光。

    生活制片收回视线,有些恍惚地心想这到底是演的还是真的,怎么看着这么梦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一路上她都在观察这对在外界传得五花八门的情侣。

    她们做的事和普通情侣没什么不同,就是手牵着手,在后排小声地聊天讲话,偶尔会有笑声传出来,一般是秦意浓,后视镜里唐若遥亦眉眼弯弯,但没有发出笑声。

    生活制片看久了,就觉得很平常了。非要说的话,就是比一般的情侣要更腻歪,秦意浓还好,和她本来的形象出入不大,唐若遥……生活制片没办法把她和那个熟悉的唐若遥联系到一起,总怀疑她被谁魂穿了。

    一车人心思各异,到了剧组安排下榻的酒店。

    他们体贴地给唐若遥开了豪华套间,适合情侣居住。如今秦意浓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她住在一起,没必要非在片场附近买或租一套别墅,何况酒店离片场更近,唐若遥更方便。

    生活制片取了房卡,将两人送上楼,留下联系电话,识趣地离开了。

    关菡和辛倩打扫卫生,换上自带的床上四件套,忙得热火朝天。

    秦意浓没地方下脚,呆着碍事,提议道“我们出去走走?”

    唐若遥点头。

    两人戴上口罩,从酒店出来,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闲逛。刚好是霞光满天的傍晚,她们的影子投在身后,交织在一起,拉得很长很长。

    隔天,营销号大同小异的通稿便发了出来。

    秦意浓首都机场送唐若遥,大秀恩爱

    秦意浓不舍唐若遥,亲自送唐若遥进组

    唐若遥赴《双影》剧组,秦意浓不离左右

    娇妻粘人秦意浓和唐若遥形影不离,连这件事都要一起?

    放出来的机场照片里,秦意浓和唐若遥穿着情侣装站在一起,可能是眼睛里进了脏东西,唐若遥微微闭着眼,秦意浓一只手捧着她的脸,小心翼翼地在给她吹眼睛。

    网友表示

    kslksl

    可以,但没必要[do]

    哈哈哈哈我信了秦皇说的那句话了我很依赖她

    嗐,连进剧组都要亲自陪着去,是有多宠?

    何止是依赖,这真的是超级粘人了,有点可爱怎么肥四?以前没公开的时候秦皇憋死了吧,现在可不得使劲秀一下

    因为热搜上得过于频繁,也有网友评论

    最近营销过多,败好感了,还是低调点吧,别适得其反

    网友说网友的,当事人毫不关心。

    秦意浓在h市呆了两天,之后回京,开始了往返首都和h市的生活。去片场探过几次班,又上了热搜。被演员粉丝围住要签名,在唐若遥的休息室和她接吻,一起午休。

    八月份秦意浓出长差,飞了趟国外,和导演罗宾及其他公司的制片商议《武则天》的具体合作流程,进展顺利,预计明年可以开机。

    九月份,唐若遥合约到期在即,穆青梧开始筹备唐若遥的工作室组建事宜,从原公司星锐传媒挖走了几位骨干,秦意浓又给她拨了几位经验丰富的老员工,帮助工作室运转,一个月后,唐若遥工作室在秦意浓的写字楼里挂牌成立。

    十月,唐若遥杀青,回经纪公司了却解约事宜。

    先前和她谈话的那位高管高海十分唏嘘,本来以为唐若遥有了不起的家世,她当时提出换经纪人的借口也是说“家里人希望她出来闯一闯”,谁料得到这位家里人竟然是秦意浓呢?

    “望你以后星光璀璨,星路辉煌。”无论怎么说,买卖不成仁义在,他更得罪不起秦意浓,高海率先伸出右手,真诚祝福道。

    “谢谢高总。”

    唐若遥和高海友好地握了握手。

    高海亲自送她出门,路上遇到前经纪人阮琴,阮琴赶着办事,脚步匆匆,走到近前才发现唐若遥,想掉头已来不及了,她硬着头皮喊了句“高总,唐老师。”

    阮琴低着头离开了。

    畏惧、怯懦,和当年骑在唐若遥头上作威作福的那个人大相径庭。

    高海知道唐若遥和阮琴有过节,觑了眼唐若遥的脸色。

    唐若遥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见高海瞥过来唇角浮起一丝淡淡笑意“怎么了?”

    高海说“没什么。”

    他伸手往前,道“电梯在那边。”

    唐若遥笑道“我认得路。”好歹也在这里待了七年。

    高海只是笑笑。

    到了一楼大厅门口,唐若遥道“高总止步,不用送了。”

    高海周到问道“有车来接吗?”

    唐若遥说“有。”

    高海再送了两步,语气温和道“那我就送到这里了。”

    唐若遥道谢。

    高海目送她上了门口那辆黑色的迈巴赫,转头回去了。

    后车座里光线昏暗,女人捉了唐若遥一只手握在手里,指腹一下一下抚着她光滑的手背,温柔问道“都处理完了?”

    “嗯。”唐若遥隔着玻璃车窗,看向面前这栋熟悉的大楼,久久地凝视不动,连答话都慢了两秒。

    “舍不得?”秦意浓循着她的视线望过去。

    “不是。”唐若遥收回目光,平淡道,“我遇到了阮琴。”

    这实在是个太久远的名字,秦意浓回忆了几秒钟,方应了声“嗯。”

    唐若遥却没再说下文。

    秦意浓也没再问。

    她遇到了阮琴,像秦意浓方才浮现的想法一样,这仿佛是个久远的人,久到她快忘记还有这个人。她什么都没想,只是遇到了一个记忆里的人,仅此而已。

    秦意浓问“去你的新工作室,还是直接去吃饭?”

    唐若遥道“去工作室吧,我还没看过呢。”

    电影一杀青就回了星锐传媒,只听穆青梧说秦意浓帮了很大的忙,唐若遥表示知道了,一带而过,她们俩之间已经不必再言谢了。

    秦意浓眉梢不易察觉地上挑了下,显然对她这个决定很满意。

    新写字楼很气派,巨大的lo写着公司的名称,唐若遥站在台阶下,不经意抬头往上望,忽然一愣。

    秦唐影视。

    唐若遥睁大眼睛,看向身边的女人。

    秦意浓眉眼弯弯地笑起来。

    一股热气从眼底上涌,唐若遥吸了吸鼻子,没让眼泪掉出来,哽咽道“你什么时候……”她几乎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秦意浓一手轻轻地揽过她的肩膀,道“你拍戏的时候。”

    秦意浓的公司原本叫平安传媒,那时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纪书兰和宁宁能够平安地活着,不要像她姐姐一样。当初的她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拥有一个相守一生的爱人。

    唐若遥扑进她怀里,到底没能忍住眼泪。

    秦意浓仰头看看阳光下灿然生辉的lo,刺得她双眼跟着微微发涩。

    她闭上眼睛,将下巴搁在唐若遥的肩膀上,轻轻地笑。

    两人在门口静静地抱了一会儿,秦意浓温柔地拍拍年轻女人的背,笑道“再不进去该被当成猴子围观了。”

    唐若遥抬起她的袖子来擦了擦眼泪。

    秦意浓哭笑不得“哎。”

    唐若遥把她的手放下来,牢牢牵住,道“进去吧。”

    秦意浓带唐若遥到了她工作室的楼层,里面的员工已经在工作了。秦意浓有门禁卡,拿出来滴了一下,听到自动门打开,前台的女生抬起头——

    她的嘴巴瞬时张得能塞下鸡蛋。

    秦意浓接受众人的注目礼,也当了回老板娘,感觉相当不错。

    这里没投入使用前,装修是秦意浓全程盯着的,她熟门熟路地带唐若遥去了办公室,身后的员工窃窃私语“怎么秦总对这里比唐姐还熟?之前没见她来过啊?”

    “你傻啊,这栋写字楼都是秦总的。”

    “听说办公室还是秦总亲自布置的。”

    秦意浓关上门,在唐若遥身后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唐若遥打量着这间崭新的办公室,宽敞,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墙角放着几盆绿植,没有很多装饰,唯有细节处见精巧,一眼看过去就是舒服,完美契合唐若遥的审美。

    秦意浓殷勤道“试试我给你买的办公椅。”

    她说着,自己却不近前,唐若遥没戳穿她,坐到办公桌后的椅子里,视线掠过桌上摆着的一个相框,露出了然的笑。

    秦意浓一脸惋惜“被你猜到了。”

    唐若遥笑道“没有,我只猜到你准备了惊喜,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秦意浓走过去,指尖点点那个相框,道“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合照,上回让那个粉丝给拍的,我洗出来了。”

    “我知道。”唐若遥看着相框里笑容灿烂的两个人,目光渐渐温柔。

    秦意浓说“我们以后会有更多的合照。”

    唐若遥轻柔地“嗯。”

    秦意浓单手托着下巴,一本正经地说“所以要买个单反。”

    唐若遥“嗯,嗯?”

    她猛地抬起头。

    秦意浓哈哈大笑。

    唐若遥也哈哈笑出声。

    为了庆祝唐若遥建立工作室和电影杀青,双喜临门,秦意浓攒了个局子,请了唐若遥的朋友和自己的朋友,一起开arty热闹热闹。

    秦意浓伸手挡住自己面前的酒杯杯口,拿着红酒瓶准备给她倒酒的朋友一脸莫名。

    秦意浓转头看唐若遥“我可以喝酒吗?”

    唐若遥说“一点点。”

    秦意浓放开杯口,抬了抬下巴,道“倒吧,一点点。”

    朋友边给她倒酒边打趣道“妻管严啊你。”

    秦意浓眸光闪了闪,腼腆地笑了笑。

    朋友立刻一脸惊吓。

    她还会害羞?

    唯一看透真相的林若寒义愤填膺,在边上痛斥这种行为“她就是故意秀恩爱呢!臭不要脸!”

    秦意浓淡道“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我胃动过手术的,不能多喝。”

    恰好任星月往林若寒嘴里塞了一颗剥好的坚果。

    秦意浓挑眉道“到底谁秀恩爱,一目了然了吧?”她轻嗤一声,“贼喊捉贼。”

    在座的几位摩拳擦掌,朝林若寒逼了过去。

    林若寒抱头鼠窜,边跑边骂。

    秦意浓幸灾乐祸,开怀大笑。

    405的三个人将唐若遥围在中间,叽叽喳喳,互相问起彼此的近况。

    很晚才结束,众人互相拥抱,一一道别,约定下次再见。

    唐若遥喝了不少酒,有些醉意,步履飘忽,走得东倒西歪。秦意浓将她扶上了车,她坐好以后就很乖,头枕在秦意浓肩膀上,时不时仰脸朝她笑一下,笑声清脆。

    秦意浓一手抚在她的后背,梳理着年轻女人的长发,眉眼温柔,柔声细语和她说着话,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地仔细去听也听不到了。

    城市灯火辉煌,车身被如水夜色掩盖,驶向尽头遥远的方向。一切变得很淡,林立的高楼、倒退的街景,连同天边悬着的白月亮,都蒙上了一层泛黄的旧时光滤镜。

    路边的小店里悠悠扬扬地唱起一支老歌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

    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

    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正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