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放肆[娱乐圈] > 秦唐番外1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意浓没经过大脑思考地打开怀抱, 唐若遥亦没经过大脑思考乳燕投林似的直接扑了进去。

    等两个人紧紧抱在一处,脸贴着脸,耳鬓挨着耳鬓, 才同时察觉出一丝丝的违和。

    她们是不是表现得太自然了一点

    唐若遥见过崔佳人的男朋友来看她, 崔佳人当时欣喜若狂,都记不起来身边的室友, 就那样跑着过去,飞扑进了男朋友的怀里。

    他们俩是男女朋友,所以自己和秦意浓是什么

    唐若遥咬了咬唇,眼角眉梢染上星星点点的羞意。

    秦意浓将她放开,回味了一下方才的手感,以及女孩柔软馨香的身体暖暖地融在她怀里的滋味, 清了清嗓子,欲盖弥彰地转移话题道“你几点上课来着”

    唐若遥眼眸晶亮,一眨不眨地望着她“六点半。”

    秦意浓哦声。

    唐若遥一只手撑在后座的真皮座椅上,微微前倾,问道“我们去哪儿”

    秦意浓疑惑地挑了挑眉, 说“哪儿也不去。”

    唐若遥眼神古怪“就在这儿”

    秦意浓点头“就在这儿。”

    唐若遥垂眸,掩去了闪过的一丝震惊。

    所以耽搁了这么久的车里震, 终于要在今天上演了吗她从车窗往外看了看, 现在正是晚饭的时间点, 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不过根据唐若遥的理论知识, 似乎是人越多越刺激。

    唐若遥有点难为情, 她微咬下唇,声若蚊呐地问道“你确定外面看不到里面吗”

    秦意浓聚精会神地听她说话, 是以声音虽小,依旧被她捕捉到了,她说“确定啊。”要是能看到里面,她还敢坐这辆车出门吗

    唐若遥蚊子哼哼地说“那、那就好。”

    她抬头看秦意浓一眼,迅速低下,往她身边坐了坐,闭上了眼睛。

    来吧。

    尽情地蹂躏她吧

    唐若遥白皙的脸颊涨得通红。

    不知道是兴奋的还是紧张的。

    耳边蓦地传来叩叩的声响。

    唐若遥原本就高于正常频率的心跳差点嘎嘣一下停跳。

    有人查吗这是交警城管安检呸呸呸,什么乱七八糟的,越想越离谱。

    秦意浓的手机屏幕亮了下,她低头解锁瞧了眼,戴上墨镜,对唐若遥道“把你那边的门打开,接个东西,门别开太大了。”

    唐若遥忙说好,将后车门推开了一条缝。

    一只修长的手从缝里挤了进来,还拎着一个印着“食”字的袋子,唐若遥接过来,那只手便咻的收回去了,顺便从外面带上了门。

    秦意浓摘下墨镜。

    唐若遥“这是”

    秦意浓扬起好看的眉毛,笑道“打开看看。”

    唐若遥“”

    该不会是小道具吧

    她她她她还没准备好第一次就要面临这么高的段数。

    她六点半上课,从跑过来到现在起码耽误了十几分钟,所以没多少时间了。

    唐若遥动作迅速地拆开一看就很高档的纸袋,边拆边道“那我们就抓紧”“时间”两个字还没出口,唐若遥愕然道,“热的”

    秦意浓笑着说“难不成你喜欢吃凉菜我让关菡再去买。”

    “菜”唐若遥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手往里伸,拿出一个精美的便当盒。

    唐若遥“”

    菜啊。她在心里再说了一遍,有些失望。

    秦意浓淡淡含笑,温柔道“时间不够带你出去吃,所以只能委屈你了。”她拧亮车里的灯,橘暖色的灯光照下来,丰盛的饭菜越发显得卖相漂亮。

    唐若遥好一阵没说话。她膝头放着便当盒,面色微白,抿了抿唇,低低地道“你上次说的请我吃饭”

    就是这样吗

    她已经敷衍到用一顿便当来打发自己了吗

    上次

    秦意浓回忆起来,失笑道“怎么可能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唐若遥眼中飞快地燃起一抹亮,抬头看她,鼓起勇气问道“意思就是你还会请我吃饭是吗”

    秦意浓笑道“你就这么想吃饭”

    唐若遥“嗯。”是想和你一起吃饭。

    女孩眸底的情意不加掩饰,几乎要将她灼烧,秦意浓只得暂时避其锋芒,轻声催促道“快吃,一会儿饭菜都凉了。”

    唐若遥应声,低头将盒盖揭开,秦意浓自然地伸手接过来,放到一边,柔声道“吃吧。”

    唐若遥看了她一眼。

    一想到她也会对别人做这种事,唐若遥的酸意直泛到喉咙。

    秦意浓敏锐地察觉到她一瞬间情绪的低落,但她调整得很快,秦意浓便没开口。

    唐若遥用筷子夹起一块烧茄子,手掌托着送到秦意浓唇边,秦意浓摆手“我不吃,你吃吧。”

    唐若遥看着她。

    秦意浓“”她竟莫名地从她眼神里看出了一丝委屈。

    秦意浓心软得一塌糊涂,妥协道“就只吃这一块。”

    唐若遥乖乖点头。

    秦意浓启口咬住。

    唐若遥执着筷子,能感觉到女人的舌尖卷过筷尖,轻巧地将上面的茄子含去。

    唐若遥收回筷子,没有夹米饭,而是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几秒后,看着女人的眼睛,喉咙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秦意浓双目微微放大,垂在身侧的指节不由自主地蜷了蜷。

    要命。

    竟然被个小屁孩撩到了。

    秦意浓第三次催她“再不吃要迟到了。”

    她抽出前座椅后背里的一本杂志,给自己扇着风。

    这车里怎么这么闷都闷得她脸发烧了。

    唐若遥安静地用着餐,通过前面的后视镜里看着秦意浓的侧脸线条,眼眉慢慢地舒展开。

    唐若遥到教室的时候六点二十五,文殊娴坐在第一排向她招手“这儿。”

    唐若遥走过去坐下,文殊娴桌上的水杯拿开,问道“你去哪儿了”

    唐若遥含糊其辞“有个朋友找我。”

    文殊娴嘿嘿两声,倒也没再追问。唐若遥遮遮掩掩的显然是不想说,她自有她的理由,人和人之间是需要有界限的,道理文殊娴很明白。她开心就好。

    唐若遥面颊微热,专注地看着空无一人的讲台。

    文殊娴从包里将笔记本拿出来,正襟危坐,也做好听讲的姿态。

    霍语珂和一个小姐妹大摇大摆地进来,绕过第一排的时候,霍语珂朝唐若遥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文殊娴等她走远,把袖子撩起来给唐若遥看她胳膊上冒出的鸡皮疙瘩,道“这人怎么笑得这么恶心,白瞎她那张脸了。”

    唐若遥淡道“别搭理她。”

    文殊娴放下袖子,气哼哼地说“我本来就没想搭理她,架不住她老是在我们面前晃悠。”

    唐若遥“老师来了。”她把钢笔放在笔记本旁边。

    文殊娴闭了嘴。

    晚上的选修是大课,不止有她们班的学生,霍语珂坐在中间,手机放在抽屉,低头不断地输入着什么,唇角高高地上扬。

    这回看你怎么装

    下课后文殊娴勾着唐若遥的胳膊往宿舍的方向走,进了楼以后,遇到下来打热水的同班同学,文殊娴笑盈盈朝同学“嗨”了声,同学也回了句“嗨”,视线落在唐若遥身上,目光有些深晦。

    她们的宿舍在四楼,文殊娴一边爬楼梯一边开玩笑道“你说同样都是人,差别怎么这么大明明是我和她say hi的,结果她只看到你。”

    唐若遥笑了笑。

    到了四楼,感觉更明显了。

    来往路过的都看唐若遥,眼睛里明显藏着什么但不说,有个同学端着装了衣服的脸盆出来,见到唐若遥竟然直接回去了。文殊娴心大,但不代表她傻,这绝对不是受欢迎的眼神。

    走到432门口,霍语珂的宿舍敞着门,几道女声在交谈。

    “运气好,骗谁呀,凭运气就能拿到冷导的女一吗天天标榜自己高岭之花,现在被打脸了吧,还不知道背后是哪个老男人呢。”

    “我早看出唐若遥是个绿茶婊了,也就是会装,男的女的都被她骗得团团转。”

    “可不是吗亏得我们语珂识破了她的真面目,否则大家都蒙在鼓里。”

    “语珂真厉害。”

    霍语珂享受着小姐妹们的吹捧,惬意地眯起了眼。几分真心几分假意她明白,但谁不爱听好话呢何况这次说的事实。

    咚的一声巨响。

    里面的人齐齐望向门口。

    文殊娴将脚从门上收回来,目光冷冷扫过里面的几人,脸色阴沉“一个个的刚从茅坑吃了屎出来,嘴这么臭”

    霍语珂面前的一个小姐妹站出来骂道“文殊娴,你有病吗”

    文殊娴反唇相讥道“你们才有病,红眼病,狂犬病,疯狗一样,成天除了嚼舌根还会干什么有这个心思放到学习上,说不定早演上戏了。”

    放在以前文殊娴还没那么硬气,但她现在签了寰宇影视,新本子也接到了,还是女主,班上是数一数二的。

    小姐妹梗着脖子便要反驳,霍语珂一只手按在她肩膀上,示意她到后面去。

    霍语珂嗤笑一声,道“文殊娴,我建议你下次为人出头前,先弄清楚你护着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别一腔真心喂了狗。”

    文殊娴喝道“关你屁事”

    霍语珂罕见地没有恼怒,她摊了摊手,道“随便你喽,将来后悔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你算哪根葱老娘用得着你提醒有种光明正大来单挑。”文殊娴朝地上啐了口,“呸”

    她拉着唐若遥走了。

    霍语珂笑了声,回身道“来来来,我们继续聊。”

    文、唐二人走到405门口,门自发从里面打开了。

    崔佳人深吸口气,拉过唐若遥的胳膊,将两人一块带了进来,文殊娴急脾气,立刻问道“怎么回事儿啊是不是姓霍的又搞事了”

    傅瑜君坐在座椅里,一只手转着笔,面前是亮着屏的电脑屏幕,页面停留在学校论坛,她说“你们过来看看。”

    文殊娴先冲了过去,一目十行地把帖子主楼看完了,“靠”了声“什么玩意儿,这么低级的造谣。”

    傅瑜君“不止,还有。”

    她将帖子往下拉,楼主o了一张照片,现在的手机像素都很清晰,照片里唐若遥上了一辆豪车。

    文殊娴抓了抓头发,道“所以呢”

    傅瑜君耸肩“就说唐唐被包养了。”

    文殊娴撇嘴“这些人就是嫉妒。”她问傅瑜君,“怎么办总不能由着那些人胡说八道吧”

    傅瑜君也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事,她将笔在指尖转出了个花,沉吟道“我想想。”

    文殊娴“肯定是霍语珂干的,要不我们也曝光她”

    傅瑜君瞥了眼她,淡道“她被包养还有人不知道吗她死猪不怕开水烫,唐唐怎么能畜生比”

    文殊娴“哈哈哈哈哈。”她拍了拍傅瑜君的肩膀,表示非常欣赏她这种骂人风格。

    不对,她们俩在这嘚嘚半天了,怎么当事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文殊娴扭头看向唐若遥,见唐若遥低垂眼眸,脸色有点差,忙出声安慰道“没事的,我们一定会想到办法的,实在不行我找人用麻袋把霍语珂套了,揍她一顿出气。”

    唐若遥抬起眼帘,鼓起勇气看着她的三位室友“你们就不问我为什么上那辆车吗”

    文殊娴抓抓后脑勺“啊不是去见朋友吗”

    崔佳人接上“不兴有个有钱朋友”

    傅瑜君点着笔“没必要,你想说自然会说。”

    “那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唐若遥说,“我不想陷入这种无谓的争辩中,时间久了她们自然会忘的。”

    文殊娴“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是这么说的吗”

    唐若遥扯了扯唇角,勉强笑笑。

    崔佳人“那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我去帖子里澄清几句。”

    傅瑜君看了唐若遥几秒,不动声色收回视线,浅笑道“其实进了圈的女艺人都会遇到这种事,我们就当提前演习了,毕竟我们唐唐是要当大明星的人。”

    几人又“苟富贵,勿相忘”地嘻嘻哈哈闹腾起来,之后挑灯夜战论坛。

    广大首都戏剧学院的大学生并不是脑残,一张豪车照片就信了“包养”传闻,但美人,尤其是美人的花边新闻,自古以来就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人们不在乎真相,只在乎它的话题度。

    秦意浓不知道自己的一时起意给唐若遥带去了麻烦,唐若遥也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她。

    是事实,不是吗

    我与q小姐的日常

    如果我和她不是这样的开始世上没有如果

    再相见是下个周末,在望月山的房子里。

    唐若遥开门进来,秦意浓没有躺在卧榻里,而是在窗前打电话。她回头看了看唐若遥一眼,继续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晚上不准熬夜,乖乖睡觉,听到没有”

    她说话的语气并不是一贯的温柔,可是唐若遥从她的眼角眉梢里读到了由衷的喜悦和幸福,甚至比她的体贴来得更动人。

    秦露浓叹气道“你是老妈子吗一天要嘱咐我多少次”

    秦意浓哼哼道“干吗嫌我唠叨了”

    秦露浓哪敢,忙道“没有,我喜欢还来不及。”

    秦意浓大发慈悲道“那我也勉强喜欢一下你好了。”

    秦露浓在电话那端哈哈笑了。

    唐若遥站在门口,眼神暗淡。

    勉强也喜欢一下你好了。

    喜欢一下你好了。

    喜欢你。

    哦。

    唐若遥沉默地路过客厅,径直进了书房。

    书房门带上的声音传到了对面,秦露浓讶然道“你身边有人啊”

    秦意浓不好意思地道“咳。”

    秦露浓和她一个娘胎出来的,多了解她,当即道“该不会是”

    秦意浓恼羞成怒地打断她“你快睡觉,烦死了。”

    “”秦露浓失笑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别说了,我心里有数。”

    “真的到时候不要哭着来找我。”

    “你当我是你吗快走快走。”秦意浓耳廓发烫地挂了电话。

    她走到书房门口,手指几次抬起又落下,房门霍然在面前打开了,唐若遥和她四目相对,忽然一阵恼怒,砰的再次将门带上了。

    秦意浓挺拔的鼻梁差点儿遭了殃。

    她瞪大眼,难以置信地站在门口,唐若遥居然敢摔她门,她竟然敢

    里面的唐若遥也不敢相信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她不仅把秦意浓关在了门外,而且在她面前用力摔上了门。

    自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啊

    今晚食堂也不是这个菜啊,连鸡心鸭心都没有。

    唐若遥调整情绪,再次打开了门。

    果不其然,秦意浓不见了。

    连客厅都不见她的影踪。

    唐若遥去敲她房门,秦意浓开了门,冷冷地看着她“有事”

    生气了。唐若遥想。

    她态度诚恳地说“我是来道歉的,刚才心情不好。”

    秦意浓自诩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神色稍缓,温和问道“为什么心情不好”

    唐若遥心道还不是因为你。

    “没什么。”她说。

    秦意浓沉下脸“那就没什么吧。”

    迎面扑来一阵风,唐若遥下意识闭上眼,面前的门砰的关上了。

    唐若遥“”

    小气鬼,喝凉水,老师打你歪歪嘴。小气鬼,喝凉水,喝了凉水变魔鬼。

    唐若遥嘟嘟囔囔地念叨着,转身走开,身后传来开门的声响,她连忙闭了嘴回头,看向对方。

    “我生气了。”秦意浓板着脸说。

    唐若遥试探着说“那我哄哄你”

    秦意浓眼角飞快地往上弯了一下,倏忽即逝,快得像是唐若遥的错觉,下一眼看过去,她还是那张微愠的脸。

    “怎么哄”秦意浓用关菡式毫无起伏的语调说。

    唐若遥张开手臂,上前一步,抱住了她。

    唐若遥看不到的角度,秦意浓抿着嘴笑开了花。

    “这样呢”唐若遥问。

    秦意浓敛起笑容,漠声道“不怎么样。”

    “那”唐若遥将头抬起来,看着女人细腻到几乎看不到毛孔的莹白脸颊,轻轻地偏了偏头,将柔软的唇印了上去

    秦意浓心脏重重地跳了一下,头皮发麻,手指不受控制地收紧,箍住唐若遥瘦削的背脊。

    唐若遥呼吸温热,离开后依旧一下一下地扑在秦意浓脸上。

    她感觉方才亲吻过女人脸颊的嘴唇那块都是麻的,声音低低“这样行吗”

    秦意浓手指越发用力。

    这个人,这个人。哪里学来的

    唐若遥察觉不到疼,只想对方抱得她越紧越好。她也顺势紧紧地拥住对方,合上的眼睫微湿。她认输了,哪怕只是其中之一,她也没办法逃开了。

    她喜欢她,比她想象的还要喜欢。

    “姐姐。”唐若遥忽然嗓音沙哑喊她。

    “嗯”秦意浓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在夜里和她一样低沉。

    唐若遥再次偏头吻过来,这次是秦意浓的唇角。

    她的动作生疏而笨拙,只在唇角辗转徘徊,但呼吸间女人的幽冷香气已经让她目眩神迷。秦意浓扣着她背上的手指松开,屈指成拳,紧紧地攥住,心口起伏,呼吸慢慢变深。

    不知不觉唐若遥将秦意浓抵到了门框上,她已经不满足她唇角的味道,想尝到更多,她咽了咽口水,正要一鼓作气,秦意浓别开了脸。

    唐若遥落了个空,睁开弥漫着漂亮水雾的琥珀色眼眸。

    秦意浓说“差不多了。”

    唐若遥迷茫地想着什么什么差不多了

    秦意浓一手推开她的肩膀,说“我,气差不多消了。”她说,“回去吧。”

    “可是”唐若遥低眸盯着女人的红唇。

    女人唇角有一点莹润的水光,在灯下折射,是她刚才的杰作。

    “没有可是。”

    唐若遥一脚往门里跨,跃跃欲试,秦意浓沉下脸,喝道“回去。”

    唐若遥忙道“我回去了,你别生气。”

    她一步一步往后退,看秦意浓转身进房,带上了门。

    秦意浓把自己往房间的床上一抛,摊成一个大字,久久不动。

    明明是她占据主动权,为什么反过来被一个小兔崽子撩得脸红心跳。

    因为她年轻,所以无所畏惧。

    也因为年轻,所以捉摸不定,充满变数。

    秦意浓不想只谈一场恋爱而已,唐若遥太年轻了,年轻到她在她身上看不见她们的未来。

    秦意浓发热的头脑慢慢冷静下来,去浴室冲了个时间漫长的澡。想着唐若遥就在隔壁,她出来后差点又进了回浴室。

    真的到了年纪了吗

    秦意浓默默地反思自己。

    唐若遥则在回味那个吻,边回味边吃吃地笑,在床上来回打滚。

    她滚累了,连被子都没盖就睡着了。

    秦意浓进来,见到的便是某个小兔崽子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的场面,睡衣下摆撩起来,露出紧致平坦的一截腰腹,随着她的呼吸起起伏伏,活力又性感。

    秦意浓想给她将衣服拉好,却盯着那截柔韧的腰肢移不开眼。

    秦意浓强迫自己看向别处,将半边踢到地上的被子捡起来,盖在了唐若遥身上。

    唐若遥还晓得自己抓住被角,发出含糊的呓语。

    不省心。

    秦意浓坐在床边,笑着叹了口气。

    “姐姐”她忽然喊了一声,在安静的室内分外响亮。

    秦意浓浑身一哆嗦,吓得差点钻床底。

    她已经做了半蹲的动作,扶着床沿重新站了起来,以前又不是没来过,怎么现在吓成这样她暗暗鄙视了自己一番,去看躺在床上的唐若遥。

    唐若遥闭着眼,分明还在熟睡。

    秦意浓拍了拍心口。

    小兔崽子

    “姐姐”唐若遥继续说着梦话,撅起嘴。

    秦意浓无声地笑开。

    这什么讨吻吗

    “姐姐”果然听见女孩说,“亲。”

    秦意浓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她做梦的表现。

    “亲。”唐若遥嘟囔着,侧身一口亲在了自己搭在枕侧的手背,露出满足的神情。

    秦意浓就看她抱着自己的手背啾啾啾啃得一手的口水。

    秦意浓“”

    她啧啧称奇。

    做的什么梦呀这么凶残

    自己晚上那会儿要是让她亲了,是不是也要被她糊一脸的口水

    秦意浓双肩耸动,笑得不住发抖,她怕再笑下去把唐若遥震醒,干脆站了起来,用拳头掩住自己的嘴。

    唐若遥持续啃手,神情却越来越怪异,似愉悦似痛苦。秦意浓仔细观察她的表情,竟发现她和自己的某场梦境重合了。

    唐若遥松开了自己的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改为向上抓住床单,修长的脖颈向后仰出一道优美的曲线,微咬下唇,低低地哼出一声。

    秦意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