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我是男主他哥 快穿 > 239、诡异【0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39章: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当元嘉意识到薛家庄的不对劲之后,就仿佛拨云见日,拂去迷雾,这里的一切都瞒不过他的眼睛了。

    原先看起来富贵精致的薛家庄已然成为了一处废弃多年的鬼庄。

    元嘉看着阴森的四周环境,闭了闭眼,心里不喜欢看见这真相,于是他再睁开眼,看见的便又是安宁祥和的薛家庄,薛元嘉的贴身小厮青砚正站在他身边,对他恭敬的问道:“大少爷,到了给老爷夫人请安的时辰了。”

    元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好,去给爹娘请安。”

    他带着青砚来到薛父薛母所居住的正院,路上遇见的仆役都带着一张刻板的恭敬笑脸朝他行礼:“大少爷。”

    元嘉脚步微顿,心中叹息,然后漠然的从仆役身边走过,这些仆役跟厨房里的那些厨子一样,其实都是幻象,是薛元嘉想要看见的幻象。

    他见到了薛父和薛母,薛父是一个很英俊的中年男人,留着两撇小胡子,非常有男人魅力,薛母是个端庄温柔的大家闺秀,看着他的眼神是温柔慈爱的。

    元嘉迟疑一下,还是重新朝二人看去,只见对他笑得温和慈爱的薛父薛母身上染满了鲜血。

    薛父胸口跟薛元嘉一样破了一个大窟窿,心脏破碎了一半,只剩下半个心脏的碎片还留在胸腔中。

    薛母是脖子被割掉了大半,仅剩一点皮肉连接着身体和头颅,她掉到肩膀下面的头颅还在冲他露出微笑,笑得温柔又慈爱:“嘉儿,你没把靖儿带来吗?”

    元嘉下意识的答道:“靖儿马上就来。”

    然后他就看见门口处凭空出现一个十三岁的俊秀少年,笑嘻嘻的跑进来,对他们喊道:“爹,娘,大哥,我来啦!”

    薛父和薛母又恢复了生前的模样,不再狰狞可怖。

    薛元靖扑到薛母的怀里撒着娇,元嘉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这母慈子孝的一幕。

    薛父似乎是怕冷落了他,转头笑着与他说话:“明日便是你的生辰了,你想要什么礼物,现在告诉爹爹还来得及。”

    元嘉接收了原主的记忆,薛父对他问的这句话在原主记忆中是日复一日的反复询问,他自然而然的答道:“我想跟爹学拂柳剑法,爹爹教我吧。”

    他心中默默的道:你这小子还惦记着拂柳剑法呢,真是拿你没办法。好,爹明日就教你。

    薛父笑吟吟的道:“你这小子还惦记着拂柳剑法呢,真是拿你没办法。好,爹明日就教你。”

    元嘉看着薛父那慈爱的笑容,心中一酸,不想再重复薛元嘉死亡前一日的场景了,于是他道:“不用了,已经没有明日了……”

    然后眼前这温馨的一幕就仿佛镜花水月,彻底破碎,明亮的屋子瞬间变得阴森可怖,地面上满是鲜血干涸后留下的黑色痕迹,霉斑爬满了墙壁,还能看见很久之前残留下来的交战的痕迹。

    薛父和薛母也变成死亡时的可怕模样,浑浑噩噩的飘荡在自己死亡的地方,没有丝毫神智。

    少年的薛元靖也如光影般消散不见了。

    元嘉看了一眼浑噩无神的薛父薛母,转身走了出去。

    他将整个薛家庄都转了一圈,最后走到薛家庄的大门口。

    薛家庄的大门是被人一脚踹倒的,如今只剩下门口地面上的几块很大的碎木板,被时间腐蚀得很脆很烂。

    他站在门口看着外面身体上爬满青苔的两个石狮子,还有远处阴森黑暗的树林子,并没有踏出去。

    因为他知道,他走不出这里。

    他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薛家庄。

    <<<<<<

    元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到薛家庄被灭门之后不知多少年,薛元嘉现在这种情况,也不知算不算还活着。

    但基本可以确定一点,原剧情肯定是出现了大变,已经没有参考价值了。

    在元嘉勘破薛家庄的真相后,他的脑海中就出现了薛元嘉生前的全部记忆。

    薛元嘉死后不知什么原因变成了被束缚在薛家庄的一只鬼怪,忘却了生前大部分记忆,只记得薛家庄灭门前一日的记忆,大概他的潜意识里是希望时间停在那一天,灭门之日永远不要来临,于是薛家庄才会一直日复一日的重复那一日。

    薛家庄是在薛元嘉十八岁生辰那一天被灭门的,在他生辰的前一天,他弟弟薛元靖出去拿为他订制好的生辰礼物,因为店家出现状况没能及时交货,薛元靖就耽误了一整夜,第二天早上才拿到礼物回来。

    结果回来就看见整个薛家庄的人都被杀光了,父亲兄长被掏心而死,母亲被割脖而死,仆役全部被刀砍死,薛家庄一百多口人,最后仅剩下薛元靖一人。

    薛元靖当时还是个十三岁的少年,无力为家人举办丧事,也不敢大肆操办,甚至连立个墓碑都不敢,只能就地掩埋了薛家庄里的所有尸体,仓皇逃离这里。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死后的薛元嘉忽然产生了一点意识,在他的影响下,薛家庄开始日日重复灭门前一日的温馨场景。

    薛家庄那些变成鬼的人依旧扮演着他们生前的角色,比如薛父薛母和小厮青砚,那些没能变成鬼的角色就由薛元嘉自主幻想出来,比如那些厨子和没有死亡的薛元靖。

    直到元嘉穿越过来,勘破了真实,才算打破了薛家庄的幻象。

    在幻象破灭之后,元嘉就冥冥之中感觉到自己能够掌控整个薛家庄,大概薛家庄就是他的鬼域范围,在这里他的实力能达到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步。

    而且他还掌控着一种绝对杀人的规则——凡是进门不敲门的存在,都会死。

    这是薛元嘉的杀人规则,只有敲了门进入薛家庄才能避开死亡,否则就会进入他的死亡规则之中。

    元嘉曾经参悟过世界法则,他感觉薛元嘉掌控的死亡规则有些类似于世界法则,但又有不同。

    不过这是非常强大的力量。

    元嘉暂时放下心头的各种疑惑,重新维持起薛家庄的幻象,让薛家庄不至于总是一副阴森森的鬼宅模样。

    他可不是真正的鬼怪,还是正常的薛家庄看起来更舒服一些。

    元嘉开始闭关研究起薛元嘉天生自带的死亡规则,参悟其与世界法则的不同之处,看能不能对自己的实力有所提升。

    这种‘触犯了我的禁忌则必死’的不讲道理的死亡规则,实在是太强了。

    <<<<<<

    轰隆隆,天空响起惊雷,乌云压顶,暴雨将至。

    林子里八个护卫护着一辆马车加快速度往前走去。

    “快点,马上要下大雨了,我们要找个地势高的地方安营扎寨。”

    “动作都快点,别拖拖拉拉的。”

    忽然眼前视野变得开阔,这些人看见了前方树木稀疏,隐约有烛光传来。

    “有人!”

    “前面应该是有人居住,我们过去看看能不能借住一晚。”

    那八个护卫当中领头的那个中年男人点了一个精瘦的年轻男子:“你去前往打探一下。”

    那个精瘦男子如同一只动作灵巧的猴子,三两下就攀上树,在树木之间穿梭,跑到前面最高的一棵树上眺望前面,只见一座山庄安静的蛰伏在前面的空地上,里面透出星星点点的光亮,山庄门口挂着两只大红灯笼,灯笼透出红红的光亮,隐约还能看见两只石狮子沉默的守在门口。

    精瘦男子很快就返回来把自己看见的告诉中年男子:“李叔,前面有一座山庄。”

    李叔想到此地距离最近的青阳县并不算太远,有人居住并不奇怪,附近应该还有其他村子。

    他转身走到马车旁,对马车里的人说道:“小姐,前面有个山庄,附近应该也有其他村子,我们不知是去山庄借宿还是再往前走走,找村子借宿?”

    他话音刚落,就见天空中一道粗壮的闪电划亮黑暗,轰隆隆的一声雷响,暴雨倾盆而下。

    马车里传出一个年轻女子莺啼般好听的声音:“去山庄借宿一晚吧。”

    李叔应了一声,然后招呼其他七个护卫牢牢的守护在马车旁边,赶车的车夫也连忙挥舞着鞭子将马车往山庄方向赶去。

    雨越下越大,这几个人淋着大雨赶到了山庄前,看见挂在门口的红灯笼在暴风中飘摇不定,好在并没有熄灭,猩红的烛光照亮了山庄门口的一小块地方,李叔抬头看了一眼山庄的牌匾,只见上书“薛家庄”三个大字。

    李叔走上前去,看着厚重的实木大门,他伸手抓起门上的铁环用力敲了敲。

    没一会儿大门就被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张中年人有点苍白的脸,警惕的打量着他们:“你们是谁?干什么的?”

    李叔抱拳道:“我们是路过的行人,因为外面下了暴雨,不便连夜赶路,想要在贵庄借宿一宿,还请行个方便。”

    他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锭银元宝从门缝里塞过去。

    门房看着银元宝,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丢下一句:“等我去禀报大少爷。”然后就把门给关上了。

    李叔等人耐心的在门口等着。

    <<<<<<

    正在闭关参悟死亡规则之力的元嘉忽然睁开眼,看向薛家庄的大门处。

    从李叔敲响薛家庄的大门时,元嘉就被惊动了。

    等在门口的李叔等人并没有等多久,大门就被打开了半边门,足以让一辆马车通过了。

    门房对他们道:“大少爷同意你们留宿了,进来吧。”

    李叔又是抱拳感激的道:“多谢!”

    马车上下来两个年轻女子,一个穿着华美的蓝色衣裙长相娇美的女子被一个绿衣丫鬟搀扶着下了马车,李叔等八个护卫就护着两个女子走进了薛家庄。

    门房把大门重新给关上了,他拎着一只红灯笼给他们领路,带他们去了客院,里面有七八间屋子,足以住下他们一行人。

    门房站在院子门口,也不进去,说道:“这就是你们的住处了,因为庄里久不招待客人,客院有点陈旧,也没打扫,还请见谅。”

    蓝衣小姐嗅到了院子里传来的腐朽气息,微微皱了皱眉,却没说话。

    李叔客气的道:“无妨无妨,有地方避雨就好。”出门在外条件简陋,哪里有挑剔的余地。

    门房转身走后,李叔先带着几个人进去打扫屋子,院子里看着像是荒废了一段时间,但只是有点腐朽的味道,家具蒙尘了,倒也没有其他不好的地方,可比以前夜宿破庙条件好多了。

    那个蓝衣小姐也没有多娇气,让丫鬟帮忙打扫一下床铺就住下了。

    在半夜里,他们忽然被一阵喧哗声吵醒。

    李叔对蓝衣小姐说道:“小姐,我出去看看。”他看向其他七个护卫,“好好护着小姐,不可乱走。”

    “是!”

    李叔闻声而去,一路上看着布景精致富贵的薛家庄,心里有点好奇这薛家庄的主家。

    因为借宿时间太晚了,他们没见到主人家,也不便去拜访,只从门房口中听过山庄里有个‘大少爷’。

    李叔走到薛家庄的门口,看见身子单薄瘦弱的门房跟门外三个大汉起了争执冲突,连忙上前相助:“可有我帮得上忙的?”

    李叔目光凌厉的扫过那三个想强行进入山庄的大汉,注意到他们身上背着的大刀,眯了眯眼。

    门房阴沉着脸,对三个大汉说道:“我要请示大少爷才能放你们进来。”

    那三个大汉中最年长的那个哈哈大笑一声,伸手一推大门,门房被推得往后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他的眼中猩红光芒一闪而逝,面容变得狰狞起来。

    “让他们进来吧。”一道清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门房狰狞的面孔迅速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他从地面上爬起来,对来人恭恭敬敬的行礼:“大少爷。”

    元嘉微微点头,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然后元嘉将目光落到已经推门而入,不请自来的三个大汉身上。

    这三人身材高大健壮,身上透着一股剽悍气息,最年长的那个大汉脸上还有一道狰狞的刀疤,一笑就仿佛脸都开裂了,十分可怕。

    这三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刀口上舔血的人。

    元嘉意味不明的勾了勾唇:“三位既然不敲门就闯进来,那就留下吧。”

    他又看了一眼旁边来帮忙的李叔,今晚还真是想象不到的热闹,来了一波又一波。

    <<<<<<

    元嘉对身边的青砚吩咐道:“带他们去客房住下。”

    青砚恭敬的应道:“是,大少爷。”然后走到三个大汉的面前,低眉顺眼的指路,“三位客人,这边请。”

    这三个大汉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老手了,一手刀法在江湖上小有名气,在青阳县这等偏僻地方,自然是要抖起来的。

    其中的老大伸手把背上背着的大刀拿到手里,嘿嘿一笑:“我们兄弟三个都饿了,给老子们弄好酒好菜端上来!”

    李叔看着三人得寸进尺的行为,眉头一皱,上前一步就要劝阻。

    却见这薛家庄的大少爷微笑道:“好,青砚,带三位客人去吃好喝好。”

    “是,大少爷。”

    李叔脚步顿了下来,主人家都发话了,他再开口就显得多管闲事了。

    三个大汉饿得肚子咕咕叫,也懒得再找麻烦,嘿嘿笑着跟着青砚走了。

    李叔见那三人走了,犹豫一下,对元嘉劝道:“这位少爷,那三人一看便不是什么善茬,您还是多小心。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来找在下,在下还是有点功夫在身的。”

    元嘉何等眼力,自然看得出来李叔和那三个大汉都身负武功,若论强弱,三个大汉捏一块儿也不是李叔一人的对手,也难怪他敢说出这般承诺。

    虽然元嘉并不需要李叔的帮助,但好意他还是心领的,于是他对李叔温和的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位客人,你们雨停了就尽快离开吧。还有,你们吃喝请自备,恕不款待。”

    李叔心里很不舒服,觉得这薛家庄的人实在是欺善怕恶,自己好心劝他想帮他,结果他宁可好酒好菜的招待三个恶徒,也不肯善待自己一行人。

    真是好心没好报!

    李叔气道:“那就不打扰你了,明日雨停了我们立刻就走!”

    李叔拂袖而去,回到客院,没忍住跟蓝衣小姐抱怨了几句。

    那蓝衣小姐脸色微变,说道:“李叔,他说的没错,此地不宜久留。明日一早我们就走,哪怕雨没停也得走。”

    李叔面露狐疑之色,问道:“小姐,难道说……”

    蓝衣小姐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那位少爷只怕是在提醒我们,这薛家庄里阴气很重,恐有不祥。”

    今晚也没法睡了,李叔带着七个血气方刚的护卫睁着眼守门,两班倒,没人敢睡死过去。

    这一路上走来,山野鬼物他们也是遇见过两次的,而这两次让他们损失了十几个好手,走到这里只剩下他们十一个人了。

    没想到今晚借宿,竟是可能是第三次遇见鬼物了。

    李叔守在院门口,体内运转着内气,让自己保持着气血充盈的状况,随时准备着应对危险。

    他脑海中回想着自己一行人自从进入薛家庄以来看见的场景,之前没觉得,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处处都是阴森鬼气。

    <<<<<<

    青砚带着那三个大汉到了另一处客院,正好与李叔他们所在的院子隔得较远,不过与元嘉住的院子就比较近了。

    青砚带着几个仆役送来了大量的美食佳肴,好酒好菜的招待着,三人兴奋的大吃大喝起来,却没瞧见守在一旁伺候的仆役看着他们那阴冷的眼神。

    元嘉在自己屋子里摩挲着一枚质地上佳的玉佩,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整个薛家庄就是他的鬼域,没有他感应不到的。

    李叔一行人的动静,正在大吃大喝的三个大汉,全都在他的感应范围内。

    只是这种感应比起神识来有一点不如,那就是听不见他们说话的内容,就像是看无声电影一样。

    这三个大汉什么来历,元嘉并不在乎,他在意的是这三人进门时是直接踹门的,后来三人中的老大仗着自己的神力强行推开大门,强闯入庄。

    这种强闯行为无疑是已经触犯了他的忌讳,进入了他的死亡规则当中。

    元嘉能感应到那三个大汉身上留有他的印记,这印记是烙印在他们的灵魂之上,哪怕他们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过他的追杀。

    这规则不光是对触犯规则之人有束缚,对元嘉这个规则掌控者也有束缚。

    ——他必须杀死他们,然后收走他们的灵魂。

    不过他可以自主选择什么时候杀死他们,即使是等他们自然老死之后再收走他们的灵魂也是可以的。

    以前薛元嘉是处于较为浑噩状态,元嘉也不知道他是否杀死过触犯他死亡规则的人,这三个大汉还是他第一次使用死亡规则的目标。

    元嘉暂时没有动手,他打算等李叔一行人离开薛家庄之后再动手。

    在后半夜的时候,暴雨就变成了小雨。

    当第一缕阳光穿透乌云投射下来的时候,雨云散去,雨终于停了下来。

    守了一整夜没睡觉的李叔等人来告辞了。

    薛父和薛母作为山庄的老爷夫人,本该来接待他们的,不过他们都是鬼物,还是最低等的普通鬼物,元嘉发现李叔他们似乎对鬼物有所了解,就没让薛父薛母见他们了。

    元嘉自己来见李叔他们。

    李叔对昨晚提醒他的元嘉也颇有好感,觉得他是个有善心的好人,在告辞离去之前,李叔还小声的提醒他:“若是山庄里有什么离奇的事情,你可以去找除鬼师来解决。”

    元嘉脸上的笑意不变,李叔等人果然是对鬼怪有所了解,他问道:“难道真的有鬼吗?”

    李叔点了点头:“是真的,我们还遇到过两次,死了不少人。薛少爷,你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这可是要命的事情。”

    元嘉问道:“你能跟我说说有关鬼怪的事情吗?”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