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美女的贴身神医刘灿王梓莹 > 第170章:死缠烂打才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面对刘灿的问题,王川望了他两眼,摇头:“哎,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你若是随便下跪,得来的不是赞同,而是你的骨头,又软了几分的乞求。”

    “再者,在女人面前下跪,并不能得到女人的爱情和赞同,反而还会让她们在心中,把你看的太轻,太贱。”

    “为什么说美人喜欢英雄,是因为美人没看到英雄软弱无能的地方,只是看到英雄雄武威壮的地方,自然是心生爱意。”

    “你也一样,只要你没做对不起莹莹的地方,你就应该勇敢抬起来头,别带一丝愧意。

    否则,在她心目中,她就会认定,你就是错了,就是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刘灿听的,真是一头雾水:“王叔叔,那我到底是去哄她呢还是求她?”

    为什么好好的谈个恋爱,就那么难?

    王川朝他举杯,抿茶:“那就要看你,是想要这个未婚妻,还是不想要这个未婚妻?”

    刘灿脱口而同:“我自然是想要这个未婚妻……哦,我知道怎么做了。”

    错是要认的,哄也是要哄的,脸皮可以要,二脸皮不要。

    死缠烂打,直到她原谅自己为止。

    他没错,更要勇敢面对未婚妻,而不是躲着她,让她以为自己心虚,不敢面对她。

    眼看着还有几分钟,就要到下班时间,刘灿把杯中茶,一饮而尽,飞快的朝王梓莹办公室而去。

    却被告知:“刘副总,王总提前下班了?”

    刘灿目瞪口呆,莹莹现在都开始用战术了,自己定是要去追的。

    孙雯谨记刘副总说的话,不按时下班的员工,都是无能的。

    她已经做好下班准备,看到刘副总,两脸蛋不由的,就飞了两抹红霞。

    “小雯,我下班了!”

    刘灿打声招呼就走人。

    孙雯正想说,她也要下班,可是瞄到钟表,还差三分钟,那句话就说不出来。

    还差三分钟下班,电梯里反而是最悠闲的,因为大家,此时都盯着钟表下班,而不是等待电梯。

    电梯来了,刘灿手中甩着车钥匙进去,看到苏玉堂,抱头蹲在角落里,差点没吓的跳起来。

    看到苏玉堂,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刘灿心情大好。

    哼!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趁着我受苦,你却在我未婚妻前,露脸的得瑟样。

    苏玉堂看到刘灿,下意识站起,卑微的说道:“刘副总……”你能看到我吗?

    这时,电梯门打开,齐震进来了,看到刘灿,一怔,随后高兴的笑道:“刘副总!”

    “嗯,巡逻啊?”

    刘灿随口问了一句。

    齐震和虎子进入电梯,同样无视,一直望着自己,满眼都是希冀目光的苏玉堂。

    虎子见平日高高在上,此时卑微的如条狗一样的苏玉堂,就惹不住哈哈大笑。

    齐震瞪了他一眼:“笑什么?”

    虎子憋笑:“没什么,就是想到好笑的事,忍不住想笑。”

    齐震依然瞪他:“我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哪怕好笑也得忍着,除非真的受不住。”

    虎子不停点头憋笑,表示知道。

    “咳!”

    刘灿握拳抵唇,含笑道:“其实,我也想到了一个好笑的事。”

    齐震和虎子,齐齐望向刘灿。

    苏玉堂也紧张的望向刘灿:“刘副总,你真的看不到我吗?

    我明明记得,我起床时照了镜子,我能看到我自己。

    而且,我自己还把车开到公司来了,怎么就没人能见着我?”

    “如果你们都看不到我,那我是不是死了?

    还是,我灵魂出窍了?

    身体在床上,灵魂却跑来上班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一夜睡醒后,身体还在床上,灵魂却跑来上班的惊恐事,苏玉堂就要崩溃。

    但,没人理他。

    苏玉堂都快崩溃了。

    实则,背对着苏玉堂的齐震和虎子,脸都憋红了。

    这时,刘灿一本正经的说道:“哦,也没什么,就是,今天我和未婚妻发生了一点小误会,在我最难过的时候,那个苏玉堂,他居然不怕死的,还杵在我未婚妻面前,都好几十分钟了。”

    齐震和虎子,很配合的点头,表示认真在听。

    听到自己的名字,苏玉堂不停的拍着自己胸口:“我我我,对的,说的是我,我在这。”

    刘灿接着说:“当时啊,我就很生气,冲进去后故意无视他。

    本来是一个玩笑,没有想到,曲秘书居然也说看不到他。

    当时看着他那震惊恐惧的样子,我真想拍桌大笑。”

    轰的一声,一道晴天霹雳,劈在苏玉堂身上,把他劈了个内里外焦。

    雷声不停,还在持续的劈在苏玉堂身上。

    刘灿很是无辜的,摊了摊手:“我本来是想开个玩笑,哪想到,全公司的人,都说看不到苏玉堂。”

    齐震和虎子憋笑,可是那频频朝呆滞的苏玉堂,望过去的眼神,却是出卖了他们俩心。

    苏玉堂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他哪里是灵魂出窍,他明明就是被全公司的人耍了。

    “哈哈哈……”刘灿带头大笑,握拳抵唇,才不至于让自己,笑的太过份。

    可他这种压抑的笑容,恰恰是笑的更过份的证明。

    一直憋笑的齐震和虎子,在刘灿大笑后,再也忍不住,也哈哈大笑。

    嚣张讥讽的笑容,充刺着整个电梯内。

    苏玉堂面红耳赤,睚眦欲裂,死死的盯着刘灿,拳头紧握,恨不得一拳打死刘灿去。

    刘灿,该死!苏玉堂的怒火,太过于强烈,电梯内的三人,都清淅的感觉到他的怒火,笑声渐止。

    刘灿不屑的看向苏玉堂,吹了吹头发,单手插兜的他,缓缓走向苏玉堂,歪头含笑望着他。

    突然,手一伸,吓的苏玉堂抱头,高声尖叫:“啊,刘副总,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身上没感觉到疼痛,苏玉堂睁眼,看到刘灿扬起的手,居然是去摸头发。

    他再一次被耍了!苏玉堂气的全身哆嗦,却不敢有任何动作。

    刘灿靠在电梯上,帅气的站姿,光他一个人的气场,就把整个电梯,全部包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