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光灵行传 > 第2969章 永不复还之晨 (四十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969章  永不复还之晨  (四十四)

    贝迪维尔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传送回曙光号的传送室。

    "贝迪维尔。"接到贝迪维尔回来的通知,亚瑟王那边已经发来了通信"状况如何?你把他们带过去的紧急逃脱用传送装置用掉了吗?"

    "啊。"狼人青年满脸疲倦地在地板上坐下,答道"那东西果然只能用一次,对吧?贝雷尔德又骗了我。"

    "这也意味着状况很危急,他必须让你先走。"骑士王道"伤得很重?发生什么事了?"

    贝迪维尔把奥赛罗安置在一旁,等待那些救援的魔像们过来把他抬去医疗室"我这边断了一条腿和几根肋骨而已。倒是奥赛罗的手脚都断了,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贝迪维尔答道"我们在那个地下洞穴里战斗,打斗中途它就塌方了。落下的过程中我就失去了意识。"

    "这么简单就失去了意识?"

    "不清楚是为什么,可能和你们说的那个重力扰动有关。落下的同时我就有种晕车的感觉,晕着晕着就失去知觉了。"

    "然后就把腿都摔断了这真不像你。"骑士王责怪道。

    "我怀疑那种重力扰动对兽人的影响特别大贝雷尔德他们好像就没怎么受到影响。"狼人青年揉着自己的断腿,事情过去之后他才逐渐觉得自己的断腿在隐隐作痛,而且他知道这种痛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加剧,直到他无法忍受位置。他需要一个医生把腿上的断骨接回去,现在就需要。

    "所以他们还留在那个深坑里战斗。"亚瑟王若有所思地说,同时也提醒道"另一批援军已经被送下去了,是魔剑士索拉尔和豹人奎格。奎格可能会在进入深坑的时候出问题,我会提醒他一下。"

    "拜托了。"贝迪维尔又说"另外,被绑架的人都找到了,他们也被藏在那个深坑里,被一种灰白色的树根捆住。都还活着,处于昏迷状态。"

    "树根?怎样的树根?"

    "我不清楚它们是动物还是植物,但它们会袭击高度差发生变化的物体,把从上方落下去的一切缠住。被缠上了就会进入昏迷状态,感觉像是在做着一个无尽的噩梦,永远不会醒来。而且就连时间的流动都会停止。断了手脚的奥赛罗明明伤的很重,被树根缠住的时候却没有大出血。"

    "明白了。这是很有价值的情报,贝迪维尔。"骑士王的通信停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给其他队伍传达信息"能把这些情报搞到手就已经很好了,你回去歇着吧。"

    "我相信康斯坦丁等人正在朝罗曼尼领地赶来?"贝迪维尔却问。

    "对,[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正赶过来支援,不过那船的速度比较慢。"骑士王说"大概还有半小时才能到达吧。等帕拉米迪斯号到达,马上给你安排船医,治好你那条断腿。"

    "不必了。"一个声音打断了贝迪维尔和亚瑟王的对话,走进传送室里来。是师罗根。

    "我这边给他治疗伤势就好,用魔术。"罗根道"陛下,这封魔手镯我暂时摘下来了,应该不会违反规定吧?"

    "不会,现在是非常时期,朕允许你这样做。"骑士王道"那么他就交给你了。"

    然后亚瑟王就切断了通信,专心去指挥作战。

    "喝下去吧。"罗根则把一瓶药水似的东西丢给贝迪维尔。

    狼人青年接过"药水"一看,发现那其实是一瓶光子可乐。那东西隔着透明的玻璃瓶子发出冷冽的冰蓝色光芒,而且亮度比贝迪维尔以前见过的都要高。

    "这时候你让我喝可乐吗?"贝迪维尔郁闷地问。

    "那是一万倍浓缩的光子可乐量子口味,里面添加的是曼陀罗草未稀释过的原液,加速时间的效果堪比我的[加速药剂]。"罗根说"喝下它吧。我这边也会同时用魔术治疗你的断腿。从内到外治好你的伤。"

    贝迪维尔充满疑惑地皱了皱眉"这玩意该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

    "你明天大概会有宿醉的感觉吧。"罗根冷笑道"实际上我也没找人测试过,这是用好不容易萃取出来的曼陀罗草原液制造的唯一一瓶高浓缩光子可乐,我都舍不得在其他测试者身上用呢。"

    "好吧。"狼人青年小心翼翼地打开瓶盖。

    "解除你腿上的秘银流体,让我看看伤势。"老法师又说。

    "我得做好心理准备"贝迪维尔吞了一口唾沫。他是强行用秘银流体裹住断腿在走的,一直勉强着走路肯定会让伤口扩大,现在那被流体裹住的断腿里估计已经一团血肉模糊了,打开的那个瞬间怕不是要炸开来。

    "你担心这些也没用,笨徒弟。"罗根敲了一下贝迪维尔的脑壳"快把它打开。"

    "好。"本来就有点脑震荡的贝迪维尔被敲了一下,头更疼了。他不想再去思考和担忧了,这就解除了裹住自己断腿的秘银流体。

    原本紧紧裹住伤口,充当绷带和夹板效用的秘银流体,突然软化,如同流水一样散落。伤口被紧紧裹住的时候反而不疼,一旦松绑,痛楚马上增大十倍,疼得贝迪维尔头晕眼花。他不由自主地咧嘴眯眼,眼角掉泪,眼前的景象都模糊了,一时间没有看到自己的断腿是什么状况。

    但罗根那边却盯着贝迪维尔的断腿不说话,脸色变得凝重。

    "怎样了?别吓我啊?"贝迪维尔看到罗根那个凝重的神色,知道事情不妙。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就连见多识广的老法师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但你那些该死的秘银流体它们侵入到你的骨髓里去了?"

    "什么?"贝迪维尔大吃一惊"别开玩笑了好吗!"

    "你自己看。"罗根从纳物口袋里取出一面大镜子,把贝迪维尔断腿上的情况映照给贝迪维尔看。

    情况比狼人青年想象中还要糟糕。他本来以为最糟糕的情况只是他的断腿被骨头的碎片切割得一团糟,血管和神经变得乱七八糟,很难再修复而已。但实际上,除了他的断腿皮肉绽裂,不断涌出鲜血之外,最糟糕的情况是那些秘银流体不停指挥地入侵到他的血肉里去,有些已经和神经、血管融为一体,甚至入侵进骨髓里。他的皮肉绽裂的断腿不仅流淌着鲜红色,还凝结着一种冰蓝的金属色,看起来一塌糊涂。

    "该死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狼人青年又害怕又混乱,同时他想到自己也用同样的秘银流体处理过奥赛罗的伤口,于是急问"奥赛罗那边呢?"

    "他没事。"罗根检查了一下手脚俱断的虎人大汉,已经用一些基础的治疗魔术给奥赛罗做了应急处理"秘银流体没有入侵他的伤口。只入侵了你的。你当时都是怎么想的,你不是秘银流体的操纵者吗?为什么连自己控制的东西都不听使唤了?"

    "我不知道?"狼人青年的头脑一片混乱,他眼冒金星,已经处于要晕倒的边沿。不仅仅是因为脑震荡和颅内出血影响他正常思考,也是因为这个噩耗让他过于震惊,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东西会入侵我的身体吗?把我变成金属怪物?"贝迪维尔战战兢兢地说。

    "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你使用的秘银流体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特殊合金,没有人知道它的形状如何,又是否有危害性。"

    "但是!"

    "先放松下来吧,一切都会好的,笨徒弟。"罗根无法坐视贝迪维尔的断腿继续大出血,即使这个处理可能不适当,他还是用魔术把贝迪维尔的断腿先治疗一下,止住血再说。

    治疗魔术不仅仅是治疗师那边消耗魔力,也会消耗被治疗者的体力,毕竟那是用光子刺激伤口附近的细胞组织,让细胞活化来达到的治疗效果。贝迪维尔的体力被持续地消耗着,本来就倦透了他更加疲倦了。在罗根帮他治疗断腿的过程中,狼人青年感到头昏脑胀,没过几秒就沉沉睡去。

    "老大的情况怎样?"劳伦斯也从传送室外走进来,带着魔像们,而魔箱门则搬来了担架,准备抬走贝迪维尔和奥赛罗。

    "这事就我们两个知道好了,别乱说出去。"罗根老头看着劳伦斯,低声说道"那些所谓的秘银正在沿着他的骨髓侵入他的神经系统,逐渐和他的神经同化。我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劳伦斯露出担忧的表情"最坏的情况是把他的右腿锯掉?"

    "不,已经迟了。入侵和同化已经到达他的脊椎,恐怕再过几个小时就和脑神经接壤了。"罗根叹了口气"除非现在就动外科手术把他的整个脑球摘除,否则已经没有任何办法能阻止流体的入侵了。而且即使把他的脑子摘除出来,我们一时也不可能找到可供他移植的身体,让他活命。更不要提根本不存在这样厉害的脑外科手术专家。"

    "所以他没救了?"

    "不,只是无法停止那些流体的入侵而已。"罗根却说"现在只能希望那些秘银流体的入侵不是坏事。你比我更懂咒术,咒术之火对那些秘银流体的控制权是绝对的,对吧?既然他控制着咒术之火,流体就应该还在他的控制之下对吧?"

    "希、希望如此"劳伦斯悻悻地说。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