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快穿之台词有毒 > 第113章 乐园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喻一边摇晃着身体, 一边微微侧过脸向门边望去。当他看见房门无声的合上时,嘴角翘起了一个几不可察的弧度。

    但他依然没有放松,抱着关山州又装模作样扭动了好一会儿, 见那门确实没有再打开后, 才停下了动作。

    林喻将抱着关山州的双手松开, 撑在他身体两侧,微微抬高身体, 露出了身下人那张通红的俊脸。

    “你还好吧?”林喻看着关山州那张红得快烧起来的脸,听到耳边传来的急促呼吸声,不禁有些担心的问, “我是不是压坏你了?”

    “被闷到了吗?”

    他将整个胸膛都压在关山州脸上, 自然担心他是不是被闷坏了。

    被强制埋i胸的关山州看着在他眼前充满存在感的硅胶, 捂着鼻子闷闷的说:“你这硅胶做得还挺逼真的。”

    “确实。”林喻伸手握住胸前的硅胶,揉捏着说, “手感也挺柔软逼真的。”

    “丁虹给了我一个好东西。”

    “你要摸摸看吗?”

    说完,他手握着硅胶冲关山州示意, 脸上还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关山州晕红着脸颊,瞪着他, 苦闷的说:“林小喻, 你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林喻不解的看着他。

    在林喻无辜的眼神中, 关山州一手捂着鼻子,一手含恨的握上了眼前柔软的硅胶。

    他的力气很大,但因为是假的所以林喻完全没有感觉,他只有有些好奇:“关山州, 你为什么要捂着鼻子?”

    因为怕流鼻血,关山州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捏就算了,别扯。”被瞪得一脸茫然的林喻,看着关山州在他胸前拉扯的样子,极力阻止他,“再扯就要扯掉了。”

    “扯掉了最好。”关山州闷闷的说。

    在他这句几乎称得上赌气的话说出口时,他手上一个用力,居然真的将林喻的硅胶扯掉了。

    林喻“嘶”了一声,在硅胶被扯掉的瞬间,他感到了一阵带着轻微麻意的刺激。

    “红了。”他低头看着胸膛,表情有些无奈。

    他左胸膛上有一圈红印,在洁白的皮肤上显得尤为引人注目,是固定硅胶假胸留下的痕迹。

    关山州手中抓着硅胶,目瞪口呆的看着林喻近在咫尺真正的胸膛。

    红了。

    红了红了红了。

    他眼睛落在林喻胸膛的某一个位置上,“红了”两个字在他脑中疯狂的刷屏,让他不由得头晕目眩,忍不住“轰”的一声炸开!

    关山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突然热血冲脑。他双手抚上林喻赤i裸的背部,收紧圈住,然后向下猛的一拉。

    那洁白的胸膛再次压在了他的脸上。

    林喻感觉胸前湿湿的,他心中一惊,挣扎着撑起身来低头一看,然后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关山州,你流鼻血了。”

    “唔。”关山州闷闷的哼了一声,扯过纸揉成小球堵在鼻子里。

    “最近有点上火。”在林喻怀疑的眼光中,他有些吱唔着说。

    “是吗?”林喻用一种不相信的眼光看着关山州,微微动了动身体准备坐起来时,却不料却突然僵住了。

    “我是不是碰着什么了?”他有些艰难的说,感觉自己的腿好像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坚硬的物体。

    “你别想歪了。”

    “那是我揣着口袋里以防万一的枪。”关山州别过脸,红色从他的脸一直蔓延到了脖子。

    “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摸摸看确认。”

    “哦。”林喻“哦”了一声,作势伸出手向下探去。在关山州紧张又期待的眼神中,他倏的一下抽回手,掀开被子坐起了身。

    “不用确认了。”

    “把你手中的东西给我。”林喻坐在关山州的腰上,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关山州感受到腰上圆润的触感,身体顿时僵硬成了木偶。他红着脸,乖乖的将手中紧握的假胸递给林喻。

    林喻接过硅胶,从黑洞里掏出特制的粘胶,将硅胶小心的贴在了自己的左胸上。他贴完后,还扯了扯,见没有掉后,这才满意了。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和小红姐说下,回去后就送给你,别再扯了。”

    说完,林喻就穿着底裤翻身下了床。他丝毫没有理会关山州脸上复杂到难以言喻的表情,将被子堆积到他身上,从地上捡起内衣和裙子就穿了起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a的眼睛贴在屏幕上,看着衣着整齐的林喻,懊恼的说道,“mz,你说我刚刚是不是错过了一辆开往春天的高铁?”

    “我怎么知道。”想起刚才那马赛克,马赛克以及马赛克,mz也是无力吐槽。

    “绝对是错过了。”a想起在马赛克的遮掩下,勉强认出的体位,眼泪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你怎么了?”mz看着它这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心中一阵恶寒。

    “我的喻好可怜。”a想着刚才马赛克的时间,抽噎着说,“你家变态宿主居然这么不经用,竟敢秒i射!”

    mz:“......”

    好雷,mz表示它现在不想说话,只想静静的吃碗酸辣粉。

    林喻将衣服整理好后,就将床底下绑成死猪样的吴魏楠拖了出来。

    吴魏楠死死的瞪着他,眼中带着恨意。但由于他的嘴被堵住了,因此只能发出几声含糊的呻i吟。

    “吴老板,晚上好。”在林喻和吴魏楠对峙的时候,平息了情绪的关山州围着床单从床上跳了下来,笑眯眯的对吴魏楠打了一个招呼。

    林喻看了一眼关山州这副围了床单的古怪模样,没有多说一个字,只是静静的把视线又重新转回到了吴魏楠的脸上。

    这一对狗i男女,吴魏楠看着眼前的俊男美女,在心中忍不住大骂。他在刚才就醒了,然后就感受到了床榻剧烈摇晃带来的挤压感和床上传来的含混的呻i吟声。

    他们在做什么事,简直不言而喻。

    “要宰了他吗?”林喻面无表情的说。

    宰了他?吴魏楠有些急了,他眼睛睁大看着眼前不怀好意的男女,知道这次自己是陷入了比仙人跳更加危险的境地。

    但好歹是做了大佬这么久,他甭管心中多么急,脸上却露出极其冷静镇定的表情。

    这两人既然一开始没有杀了他,应该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些什么。

    “吴老板好像有话想要对我们说。”关山州眼睛弯成了月牙,笑眯眯的说,“林小喻,我们要把他嘴里堵住的东西取下来吗?”

    “取下来他会喊人。”林喻冷淡的说。

    不会喊人,吴魏楠表情坚定的摇了摇头。

    “可是我们信不过你啊。”关山州脸上的笑意变浅,“这样吧,我们问你答,别耍花招啊。”

    在吴魏楠点头中,关山州从身份器产生的黑洞中拽出了纸笔。他将吴魏楠部分松绑,然后在林喻叹为观止的眼神中,手法麻利的将他重新绑了起来。

    吴三大腿和小腿被绑在了一起,除此之外他身体其他部位的绑法也相当专业。

    “写吧。”关山州将纸笔推到了吴魏楠的面前。

    吴魏楠瘫在地上,含恨的抓起了笔。

    “你在这里待了有多久了?”关山州问道。

    吴魏楠提笔在纸上刷刷刷的写了起来,三年。

    “你在这里待了三年?”关山州看着纸上那黑色的两个字,心中莫名的松了口气。这吴魏楠不是失败者那就是玩家,既然是玩家,那他们被杀的结果就和失败者不一样了。

    失败者被杀就是真正的死亡,但玩家被杀还有机会去闯地狱模式。

    吴魏楠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离开?”林喻突然开口问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不离开?吴魏楠不解他问这问题的用意何在,但还是老实的在纸上写道:

    离不开。

    林喻盯着纸上黑色的字体,突然想到了丁虹。

    在咖啡馆里,他也曾问过丁虹这个问题。

    为什么不离开?

    做为在这个地方待了很久的玩家丁虹,他是这么回答的:

    “虽然这个地方没有法律管束而且每天都在死人,但金钱美i色权力的绝对诱惑无人可挡。毕竟这里可是美妙无比,令人心醉神迷的堕落之城啊。”

    “是我们的——”

    “乐园。”

    这里真的是乐园吗?林喻看着危在旦夕的吴魏楠,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意味难明的笑容。

    在乐园里待久了的人,没几个是干净的,因为干净的人在这里活不下去。

    杀人者,人恒杀之。

    倘若轮到自己,被杀了,也怨不得别人。

    想到这里,林喻对关山州使了个眼色。关山州收到讯息后,便瞬间明白了林喻的意思。他又问了几个问题后,便笑眯眯的对吴魏楠说:“吴老板,我送你上路如何?”

    这就是要宰了他的意思,吴魏楠知道自己这次躲不过了。走到生命的末路时,他突然变得极为平静,在纸上写道:

    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

    “吴老板很有觉悟嘛。”关山州笑了笑,然后干净利落的送他去见了马克思。

    “闯地狱模式加油。”看着没有生命迹象的男人,关山州笑着将他手腕上身份起对准自己的身份器。只在瞬息之间,他便攫取了吴魏楠的全部身家。

    “36号,可惜不是8。”关山州扬了扬手中的身份器,对林喻笑道,“回去和你平分。”

    林喻无所谓的点点头,站起身来平淡的说:“走吧。”

    他这么说着,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关山州围着床单的腰部。

    在这直白的视线中,关山州讪讪的将床单解开,将塞住鼻子的纸团掏出扔掉,红着耳朵尖点了点头。

    “我们走。”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第二更修仙,修不完就扔早中午,自抱自泣_(:3ゝ∠)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