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太古战神归来 > 第七四二章:小石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通面色怪异的收回目光,眼神怯怯的看向帝昊。收藏本站┏m.read8.net┛帝昊也淡漠的收回目光,扫了林通一眼“有话就说,这样憋着会生病的。”林通脸色一红,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八劫的大修士,从踏入先天开始,就不知道什么是病,如果不是眼前的之人提起,他都忘记了病这个字。帝昊见他发蒙的样子,伸手指指自己的心口。林通似乎明白了,主人担心他憋久了,道心会出问题,对修行者而言,这也确实是病。讪讪的道“主人收下了那人?”帝昊唯一颔首,淡淡道“当初他被逼闯入神陨之地,被困在一个小空间里,整天以折磨茶婆解闷,我怕他们这段孽缘在留下孽种,事情会更加复杂,就收了他的人,收了茶婆的命。”清风细雨般的话语,却透着彻骨的寒意。林通心底冒出一股凉气,浑身一颤。帝昊淡淡的问道“你的胆气有点虚,得补补。我这有个口诀,你有时间参悟一下,或许对你有好处。记住,心正则气旺,气旺心火盛,阳气上升,胆气膨胀,再不畏寒。”林通默默地读着这几句话,怎么感觉向是老中医诊脉时的口头禅,帝昊淡淡道“无论修行还是行医,各行的道理都是一样的。把你的密室借我几天,我要闭关修炼一下。马上就要比赛了,不求突破,求个心安。”林通不知哪来的勇气,也许是那几句口诀起了作用,随口说道“这是临时抱佛脚,没用的。”话一出口,下了自己一跳。帝昊欣慰的一笑,鼓励道“那口诀我也没参悟过,看来真的有效。无所谓了,临阵磨枪不亮也光,图个面子好看。”林通没敢再说话,他怕自己说错了。因为他知道站在自己面前这人是谁,点点头,带着帝昊来到他的闭关室。帝昊进入室内,林通就退了出去,而且闭关室的禁制开启,以防外人打扰。帝昊进入时间大阵,取出两万本源石,开始炼化吸收,他想利用这段时间,把修为提升到渡劫圆满,毕竟道悟已达到,只要本源石炼化的足够多,修为水到渠成的晋升到圆满。除此之外,还有魂道和咒道的提升也要跟上,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外界,天狗族,青狼族,双头蛇族,戾虎族和影人族都受到攻击。大战前后进行了四五天,天狗族被打残,余部逃走。青狼族交手一天后投降,将族内魔族奸细清除,族中精英战死不少,元气大伤。双头蛇族硬抗石人族,石人族虽然族人不多,但防御变态,力气有大。双方大战四天,双头蛇族死去众多族人,无奈退走,戾虎族比较强大,双方战的最为惨烈,最后,攻击戾虎族的多足族人退走,双方两败俱伤。影人族不久不善于正面攻击,暗杀和打探是他们的专长,一直充当魔族的眼线,跟魅影族是世仇,巧的是,战斗打响不久,就有一伙魅影族人加入进来,很快就将影人族灭族,漏网之鱼也没有几个。神族联盟清理完本族魔族战宠后,虽然绝大部分已经逃走,各族在龙族的带领下,清理各个大族中的魔气侵染的族人,各界一直处于动荡中。青狼天狗五族,不过是众多种族中弱小的种族,并未引起各族的注意。魔族在各族中亿万年的经营,毁于一旦,虽让各族都付出了不下的代价,却没达到预期的目的。在遥远的深空中,几艘战舰正朝着天宇界驶来,船舱内,黑衣少年听着地魔的汇报各族情况,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待地魔离去后,从怀里拿出那个木雕,冲着小人咧嘴一笑“老朋友,你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那些棋子我已经放弃了,送给你了。可还满意?虽然没达到预定效果,也让各族损失三分之一的战力,已经很不错了。不要小看这三分之一,往往最后关头,一兵一卒都很宝贵。意外吗?就是那意外的出现 ,才会改变战局。”少年看向舱外,目光似乎穿过层层空间,看向一处令他永生难忘的地方。片刻后,收回目光,看着手里的木雕,脸色阴冷,攥着木雕的五指有些发白,雕像不只是用什么木料雕刻,十分坚硬,在男子的手心里并未碎裂。男子慢慢松开掌心,盯着木雕嘲讽道“瞧你那眼神,还是那么讨厌,你以为你能赢?破掉我安插在各族中的棋子,就让我伤筋动骨了吗?呵呵,瞪大眼睛看看,这是哪里?修真万界,我的地盘,你一个外来户,也想跟我斗!杀了几个可有可无的棋子,把你累够呛吧?呵呵,我会不断的送给你惊喜的,你给我等着吧!”离原大陆的封印大阵裂口处,来了一万多妖族大军,为首的一位老者,看着数百里长白米宽的裂缝,心中感叹,一挥手,身后大军都隐入茫茫星空中,只有老者漫步走向裂缝处,步伐迈得很慢,似乎很沉重,短短万米距离,老者竟然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站在缺口处,感受这大阵威压,微微皱眉,停住脚步,双眼穿过大阵,看向阵内深处,似乎透过无尽虚空,看到了梦中的景色,脸上出现一丝喜悦,继而又出现一丝迷茫。也许看到的景色与梦中的不一样,才有了迷茫。就这样站在那里,任凭虚空罡风卷起衣袍,吹散头发,一动不动,犹如一座雕像,矗立在风暴中。白发飞扬,衣袍猎猎,世间的一切在这一刹那似乎定格为永恒。老者在这一站就是三天,三天后消失,谁也不知他去了哪里。玄黄界还是算平静,各势力都在抓紧训练队伍,仙界各势力派下来的虚仙,互相戒备着,也未起祸端。在九阴圣地北域荒原内,有一个小部落,人口不多,平日以游牧为生,却不远行,只在周围千里范围草原上游荡。在一个白色的毡房内,住着一对女子,女子长得美丽无比,即便穿着粗布荆钗,依然挡不住她那艳丽的容颜,房间内有一个小男孩,正再给刚出生的小羊羔喂奶,笨拙的小手,怎么也无法将陶罐的小嘴送入羊羔的口中,小家伙只有三岁大小,走路还不是很稳,小手的力气却大得惊人,小羊羔无论如何挣扎,也逃不出那一双肉乎乎的小手,女子看着羊羔痛苦的样子,心中不忍,冲着孜孜不倦喂奶的男孩后说道“小石头,放开那只羊羔吧,再折腾会被你蹂躏死的。”小男孩不满的道“妈妈。我在给它喂奶,没有折腾它。”女子笑道“你可将奶喂进羊嘴?”男孩一脸坚毅的道“快了,等它没力气了,我就成功了。”说着,一只小手还在抓着羊头,另一只小手往羊嘴里塞陶壶嘴。小羊挣扎的越发激烈,就不不张嘴,只想逃出那对小魔掌。女子叹息一声“唉,你这孩子,咋这么不听话呢?咱家的小羊羔已被你折磨死了三个,你就放了它吧。”小男孩依然不屈的做着手里的动作,一边辩解道“妈妈,那三个小羊是不吃奶饿死的,跟我没关。”女子摇摇头,无奈的道“你如此不听话,等你父亲回来,我要把你在家做的祸事都告诉他。”小男孩松开双手,小羊羔一翻身,窜了出去,眨眼没了踪迹。男孩端着陶壶来到女子身前,放下陶壶,一脸哀求的抱着女子的胳膊晃荡,“妈妈,不要告诉父亲,我以后都听你的还不行吗?你看,那小羊羔已经跑了。”女子蹲下身,擦擦小男孩小脸上的污秽,溺爱的问道“为何不让告诉你父亲?”小男孩扬起小脸,认真的道“父亲知道后,就不喜欢我了,谁叫我修炼呢?”女子抱起小家伙,伸手捏着小家伙胖嘟嘟的脸道“你才三岁,距离修炼早着呢。”男孩央求道“妈妈,给我讲讲父亲的故事吧?”女子眼睛蒙上一层水雾,悄悄的伸手擦了一下,小男孩挣扎着拽过女子的手臂,看着女子有些潮湿的眼眶,惊讶的问道“为什么每次提起父亲,妈妈都要哭啊?”女子苦笑道“妈妈没哭,这里风沙大,吹了妈妈们的眼睛,揉揉就好。”男孩奇怪道“为何风沙不吹我的眼睛?”女子伸手点了男孩的小脑袋一下,笑骂道“你这小子才多大,长大了风沙就吹眼了。”男孩争辩道“我都八岁了,哪里还是小孩。”女子好奇地问道“你明明只有三岁,怎么变成了八岁?”小男孩歪着脑袋,伸出小手,掰着指头,认真的道“不骗你的,我在妈妈肚子里呆了五年,出来后又生活了三年,这不十八岁吗?”女子彻底无语了。这家伙听到别人唠闲话,知道自己在肚子里五年才出生,居然把这五年也算了进去。就在母子闲聊时,毡房外面出现一个白衣老妪,女子惊呼道“师傅,你怎么来啦?”老妪走进毡房,女子连忙放下男孩,上前施礼。老妪托住女子的身体道“免了,这次为师来,还是想把你们母子接回宗里,外界闹得很凶,传说马上就要打仗,你们母子在这里不安全。”女子摇摇头,歉意道“多谢师父惦记,不给师傅添乱了,我们母子在这里过得很好的。”老妪一叹,低声道“当年师傅没能护住你,让你们流落在这里,前几次你不会去,我也没逼你,这次不同,仙界派下很多虚仙,看来魔族来势汹汹,你们母子在这里,没人照应,实在不安全。自从那年大长老母女突然死去,宗里那些老骨头很害怕,同意你回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