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七海扬明 > 章一九八 潜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快中文网] https://www.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索额图踉跄跪在地上,说道:“奴才此番前来,就是为主子效死的,便是刀山火海,哪怕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奴才都是去得,为了大清朝,为了主子的大业,奴才死不足惜!”

    “好!好!”顺治抚掌大赞,说道:“以前朕为张存仁蒙蔽,怠慢了不少满洲旧臣,如今看来,还是咱满洲一族一体同心,很好!”

    索额图见顺治招手,向前膝行几步,靠的近了些,顺治说道:“张贼叛离我大清,南下投了朱明朝廷,如今朱明在江南新立,却一直未得到东番承认,其独木难支下,必然北上寻求我大清的支持,这也正合朕的心意,试想,若朱明能再率精兵强将来助阵,必可覆灭东番主力,那时我大清才有中兴的机会!”

    “皇上所言极是,从京城来的时候,太后老人家和家父也是这般说的,希望皇上可以捐弃前嫌,与朱明修好,共抗东番,只一样,太后担心,东番若与朱明妥协,那青州大营更是危险.......。”索额图小心说道。

    顺治摇摇头:“没有什么危险不危险了,青州大营危在旦夕,只能险中求得生机了,若不得朱明相助,我大清将士,要么饿死在大营里,要么撞死在东番的工事群,朱明与我大清为敌也不过加速覆灭罢了。”

    索额图不知道青州大营竟然危难到这个地步,但这也倒是让人不抱有任何幻想了,光脚不怕穿鞋的。

    “皇上的意思是,让奴才前往南京求和?”索额图问道。

    顺治重重点头:“正是,唯有得到朱明支持,我大清才有一线生机,所以你到了南京,大可答应南京所有的要求,逊位、称臣、纳贡、归还旧土、去国号,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哪怕要朕这颗人头,只要覆灭了山东的东番主力,朕都会献上。”

    索额图听了这话,神色惨淡,哭着喊道:“主子啊,何以至此啊,何以至此啊!”

    “为了八旗的延续,没有什么是不可牺牲的了,去吧,索额图,去吧。”顺治坚定的说道。

    青岛。

    高锋快步走进了李明勋在城外的别院,他是少数几个可以自由出入的官将,然而在书房门口,却是被一脸含笑的侍从官给拦住了,侍从官笑了笑:“阁下,元首正在试衣,不便进去,稍候一下吧。”

    “试衣?”高锋不解,但涉及私事,他也不便询问,站在廊下,静静一听,听到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并不陌生,似是元首最宠爱的香君夫人,不消多时,李香君从书房走出来,身后的女官低着头,捧着两套衣服,高锋瞥了一眼愣住了。

    那两套衣服,一套以黑为主色调,杂以朱红之色,正是合众国高级军官的礼服色系,金色的绶带,精致的玉质纽扣,也是李明勋作为元首的礼服,只是衣服上的帽子样式着实不同。而另一套竟然是明黄服饰,绣着五爪金龙,袍服之上正是冠冕,这不是龙袍是何物呢?

    高锋心中一惊,却是连李香君也没有打招呼,在侍从官提醒下,才是反应过来,问候过后,进入书房,李明勋正站在穿衣镜前换上了合身的常服,见高锋进来,示意他可以直接坐下。

    “青州有事?”李明勋直接问道。

    高锋愣了愣,心中却是刚才看到的龙袍,恍惚了几下才反应过来,见李明勋也不提这件事,自己自然不能多嘴,连忙说道:“是,李来亨来消息,清军停止了对临朐和临朐大营的进攻,退回了青州大营,忠贞军的骑兵在青州周边抓到了许多山东本地士绅,据这些人供述,青州大营已经开始杀马为食,而士绅及其家属也是被驱逐出来的。”

    “看来青州已经到极限了,这个时候却停止进攻,不拼命了,只有一个解释。”李明勋道。

    “看来清军也得到消息,南京要派兵北上,顺治在等南京朝廷和我们决裂。”高锋说道。

    李明勋点点头,说道:“相信很快,我们就会收到明军北上的消息,前几日,安全局那边传来消息,洪承畴大量从湖广和江西调兵,想来,南京若知道青州大营快要坚持不住,也会加快进军的。”

    “那我们要提早准备了。”高锋的心紧张起来,他早就知道,李明勋要借助这个机会,把明清两朝的主力消灭的,这注定是一场旷世大战。

    李明勋笑了笑,说道:“很有意思的是,西南也来了消息。”

    “西南?难道南京派去的人搞出了事情?”高锋不解,他常年在北洋战区,对于西南并不熟悉,但总觉得西南三藩不会那么容易被说动。

    李明勋摇摇头,从抽屉里取出了几封信件,示意高锋拆看,高锋接过信件,一共五封,其中四封有安全局的红戳,而另外一封则是蓝戳,却是通过大本营送来的。显然,后者属于公文,而前者则更像是密折了。

    高锋先拆了那份盖着蓝戳的公文,署名是西南战区司令部李定国,拆看之后,大惊失色,是李定国向大本营和统帅部发出的,是三藩出兵北伐的事情,但这是一份通告,而非请战书,这意味着,统帅部不能阻止西南三藩出兵了。

    这可是出乎了高锋的预料,他连忙拆看了另外四封信,信分别来自蜀藩藩主刘文秀和琼藩三巨头,内容也都是关于出兵之事情,就连语气和讲述这件事的态度都大同小异,四个人异口同声的说,是李定国力主出兵的,其他人也是支持,自己劝他们先问问元首的意思,他们执意不肯,只能把这件事秘密告知,让元首提早有个准备。

    显然,这些人虽然没有拆后台,但也是各怀鬼胎的。

    “这五个人虽然都自称北上只为了伐清,并不支持南京朝廷,更不会占领地盘,但我都觉得有些不对,五万精锐,都是新军,不得不防。”高锋想了想,终究还是警惕的样子。

    高锋见李明勋没有说话,提醒道:“阁下,我们已经要面临明清两大强军了,西南三藩又参与其中,很有可能改变局势,对于这些藩镇将领,我们不能给予太多的信任,即便领兵之人是李定国,是您的义弟!”

    李明勋抬起头,看着略显紧张的高锋,问道:“高锋,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吗?”

    “机会,什么机会?”高锋被李明勋问住了。

    李明勋问:“你知道吗,我一直犹豫,等打赢了这一仗,我们的主力是应该北上光复北京,横扫鞑虏,还是南下进占江南,剿灭奸贼巢穴,但西南三藩决意出兵,倒是给了我一个鱼和熊掌可兼而得之的机会。

    南京派人去西南,就是故意造成他们与西南联络的假象,让西南三藩牵制东南战区十几万人马,可现在,西南三藩出兵了,而且是精锐尽出,东南战区的力量被释放,我们完全具备了同时光复南北两京的实力。”

    高锋反问:“阁下,您不担心这些信就是一场作戏,他们真的选择了南京朝廷,与我们对抗吗?”

    李明勋道:“如果是这样,我们更要占据江南,摧毁南京朝廷的财税重地,那样的话,即便我们在山东失败了,我们的对手也没有成功,不是吗?两败俱伤,总好过我们一方独败的好,即便是你,我还有山东战场上的所有人都死了,我们的事业也有人传承,继续践行我们的主义,拓展我们的道路。”

    高锋愣住了,但转念一想,正是如此,趁虚而入光复江南的人是谁,是李明勋的长子,还有合众国仅次于他的实权将领乌穆,简直就是一个小号的统帅部,也是一个备份。但是高锋依旧难以置信,元首明明是对战局最为乐观的人,却已经想的那么长远。

    高锋没有在李明勋的别院待多久,便是前往了统帅部,按照李明勋命令,统帅部领导下的军队,一律准备大决战,其中首要便是把活动在运河附近的机动军团调回来,在临朐先与胶东的主力合兵一处,而存贮在青岛港和登州港的军需物资,以及分别驻扎在胶东的军队,也一律向前调遣。

    李明勋把调兵遣将的事情交给了高锋,他则亲自安排与东南战区的联络事宜,李明勋亲自给长子李君度写去密信,仅告知其一人作战计划,然后让安全局、统帅部和侍从处分别建立与东南战区的联络通道,计划很简单,只要确定南京朝廷与清廷结盟,东南战区立刻出兵北上,直捣南京!

    永历十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南京永历皇帝檄文天下,宣布御驾亲征,北击胡虏。

    十六日,永历前往孝陵拜祭太祖,声言要复甲申国仇,光复大明,召天下忠臣义士御前效力,明军主力为浙江反正之绿营,共计八万,洪承畴另外调遣湖广、贵州、江西兵马五万,平西藩兵两万,十五万军为其主力,另有江南、湖广士绅所带民团无算,挑选其中精锐五万加入王师之中,其余为辅兵、壮丁之流,明军实有二十万,号称五十万北上。

    南京城外校场。

    黑压压的士兵站在校场之中,冲天的冷冽之气却被灰暗的冬季天空所笼罩,乌云遮住了太阳,北风呼呼的吹着,这个冬天格外的冷,校场上站立的是平西藩兵组成的禁军,还有部分来自贵州的军队,其余主力早已前往淮安城。

    皇帝骑乘白马,来到阵前,而陪同在他身边的则是钱谦益和洪承畴,此次虽说是御驾亲征,但大军却是由洪承畴执掌,这也是南京朝廷中最具有掌军能力的文臣了,寒风中的士兵甲械精良,岿然不动,目光坚毅,似猛兽一般,钱谦益看过,对洪承畴说道:“洪大人,将士气势如虹,目光如铁,让人胆寒,此次北上,无论鞑虏还是宵小,都必然覆灭!”

    随着皇帝的出征的圣旨宣读完毕,禁军又拉出了数百名还都南京过程中抓到的清虏真夷,直接在校场砍了,以此祭旗,祭旗、点兵完毕,已经是午时,太阳依旧不愿意把光芒照耀在这群人身上,接到军令的大军开拔,向东而行,他们会在镇江坐船直接进入运河,抵达淮安。

    洪承畴翻身上马,对身边的首辅钱谦益说道:“钱公,此次下官侍奉天子亲征,京城、地方就全仰仗于钱公了!”

    钱谦益看洪承畴眼神坚毅,知道他对北征的前景并无把握,也不知能否得到东番承认,钱谦益坚持道:“洪公,让老夫再送你一程吧。”

    洪承畴微笑点头:“劳烦了。”

    钱谦益也是上马,二人并行向东,一直行了三十多里,眼瞧着已经老朽的钱谦益身心疲惫,坚持不住,洪承畴道:“便送到这里吧,离别之时,心中之话难以言说,只希望上天保佑我大明北伐成功,中兴盛世。”

    钱谦益本想赋诗一首,为大军壮行,但此时此刻,却再难说出什么来,一阵阵的北风从江北吹来,在干枯的树枝上刮出尖锐的声音,声音时而浑厚,时而苍茫,钱谦益听到,更是感伤,未来得及道别,洪承畴便是拨马东去,消失在了行军队列之中,钱谦益长叹一声,自语道:“只愿天佑大明。”

    “先生,披上吧,实在是太冷了。”一个声音传来,正是一直跟随在钱谦益身边的魏长生。

    钱谦益看了一眼这张稚嫩的脸,问道:“长生,天子亲征会成功吗?”

    魏长生可没有想到钱谦益会这么问自己,他说道:“亲征大军王者之师,当然所向披靡,无往不胜!而且,有先生有妙计在前,如何败得?”

    “老夫那些谋划,一环扣一环,但凡有一处出错,便是有满盘皆输的可能。”钱谦益此刻也是心中不安起来。

    魏长生道:“学生不知先生的谋划,但却听两浙来的商贾说,东南东番主力,有南下福建的迹象,想西南蠢蠢欲动,东番起了狐疑吧。”

    “哦,竟有此事,却是无人告知老夫,快些回南京,老夫要问个明白。”钱谦益眼睛忽然亮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