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4.替嫁(四)
    柳拂衣满脸严肃地操控着空中的九玄收妖塔,汗滴顺着脖子往下淌而不自知。

    云层中间,慕声动作太快,以至于围观群众只能看得见一抹浅黄晃来晃去,他借着炸火花劈开一条路,靠近了慕瑶,脱了右手腕上的一个钢圈,朝着水镜一砸——

    那钢圈有如哪吒的乾坤圈,瞬间便将水镜打散开去,又变作呼啦圈大小,扑过去缠套住了水镜。

    水镜被套在圈中,挣扎不过,左右扭动,想要涨开撑破这不起眼的小圈,却如同膨胀的气球被扼住了脖子似的,被死死套住不放。

    收妖塔光芒越来越灼热,负隅顽抗的水镜在巍峨的塔身面前,落魄得像一尾泥鳅,拼命甩尾也摆脱不了被吸进塔中的结局。

    收妖塔完成了任务,原地打了个转,灭了灯光,摇摇晃晃地缩减身量,又变回小巧玲珑的模样,一溜烟浮到柳拂衣身边来,好似邀宠的小狗。

    柳拂衣此刻顾不上嘉奖它,他面色苍白,眼睛片刻不离地盯着慕声怀里的慕瑶。

    慕声拦腰抱着慕瑶,从空中慢慢坠下。

    远看上去是道猛得不行的小旋风,离近了才发现他有多狼狈:衣服划破了数道,脸上也挂了彩。

    妙妙打起精神来,借着灯笼发出的暖黄微光,仔细地打量了一回慕声。

    慕声是浮舟笔下男主中的一股清流,他不穿白衣也不穿青衣,英雄救美一出场,穿着少女才会穿的鲜亮又柔软的鹅黄色。

    这鹅黄很淡,引人注目又不至于抢眼。沿着衣领边缘掐了一道黑色的边,刚硬又霸道,这衣裳穿在他身上,竟然不显柔,只显俏。

    不仅如此,他还扎了个高高的马尾,从正面可以看到尾端的白色发带恰到好处地点缀在发间,一股由内而外的少年气,犹如玻璃碗里的柠檬香。

    他的头发极黑,额前碎发微卷曲,自然地向两边分开,露出漂亮又柔和的美人尖。额头白皙,抬眼向上一看,黑眼珠极亮,如湖水中完整地倒映出两枚月亮。

    妙妙叹了一回,中分和美人尖实在是绝配。

    又暗自叹了一回,慕声与她想象中完全不是一个模样。

    浮舟大部分笔力集中在柳拂衣身上,写他柔和又寂寞,冷淡又多情,力图用大量的外貌描写突出男主角多变又奇异的魅力,以至于妙妙见到柳拂衣,第一时间就能对号入座。

    相比之下,可怜的男二号慕声连外貌描写都没有几句。

    要不是黑莲花使用了自家绝技炸火花,暴露了身份,她根本不相信,眼前这少年就是慕声。

    她以为,作为一朵合格的黑莲花,会是那种不显山不露水、低调又阴沉的气质。

    眼前这个少年远远走来,发尾露出个尖儿,上下摆动,使人联想到初春第一朵鹅黄的迎春花,或是柳条上刚发出的嫩芽,或者,饱满的橘子咬下去的一口汁水迸溅。

    这样的人竟然是个病娇、人格分裂、心理变态,像是一朵内里早已坏死的鲜花,这怎么能不让人绝望?

    慕声和柳拂衣已经争执起来。

    “我不过出门采个药,阿姐就能出事,你到底是怎么看的人?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你陪着她,别丢她一个人,你……”

    “阿声……”慕瑶虚弱的声音响起,她躺在西厢房的床榻上,伸出纤细的手臂,拉住了慕声的袖口。

    方才还满脸戾气的慕声瞬间变了脸色,温柔地看向慕瑶,“阿姐,疼吗?”

    他瞪圆眼睛,长睫根根分明,弯出一个带韧性的弧度,乌黑的眼珠反射出慕瑶的脸,那样无辜的神色,好像受伤的不是慕瑶而是他。

    凌妙妙让这转变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慕声皮肤白,像是剔透的白玉,脸上的血道子便显得格外突兀,触目惊心。

    慕瑶看着弟弟的脸,冷淡如她,也被逼出了一丝笑意:“我没事。”

    “可是我痛……”慕声抓住她的手不放,将其贴在脸上,竟然撒起娇来。

    慕声生了一张精致的脸。

    到底没有血缘关系,姐弟二人虽然都很美艳,但不是一种美法。慕瑶的美让人想起山巅上洁白的积雪,清冷疏离,孤傲高洁。

    慕声则恰好相反。他是一朵带毒的花,眸中含情,有一种介于少年和少女之间的青春又堕/落的昳丽,能引诱人沉/沦。

    慕瑶咳了两声,对眼前的撒娇视而不见,冷淡地抽回手去:“疼就回去上药,还有力气在这里大呼小叫?”

    善良纯洁的慕瑶,以为自家向来乖巧的弟弟是一时炸了毛才对柳拂衣咄咄逼人,觉得他不讲礼貌。

    慕声怔了怔,轻飘飘地看了柳拂衣一眼,眼中的威胁意味一闪而过,马上又被一副委屈的神情取代。长睫倾覆下来,宛如扇子丛没精打采地扇不起来,

    “阿姐,我不是故意发火的……今天要不是我赶回来,你差点出事了!我都告诉过他不要把你一个人丢下了,一时片刻都等不了吗?”

    柳拂衣站在一旁,心疼地注视着慕瑶,满眼隐忍的自责。

    “好了。”慕瑶揉着太阳穴,耐心道:“是我让拂衣去的。我本就没什么事,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人看着。拂衣是想快点把大妖捉住。”

    “捉妖比姐姐的命还重要吗?”慕声气得狠了,骤然抬高了声调,“他把你一个人放在房间里,姐姐你一点也不怪他吗?”

    他瞥了柳拂衣未来得及脱掉的喜服,恨恨道,“他跑去和别的女人成亲!”

    “慕声!”慕瑶终于怒了,“都说了拂衣是与我知会过的,成亲只是做戏,你怎么不依不饶?”她吸一口气,“爹娘是怎么教你的?除魔卫道之家,怎能出贪生怕死之辈?”

    慕声气得心火旺盛,咬着牙退了两步。

    柳拂衣忍不住扑到床边将慕瑶抱在怀里,闭上了眼睛:“瑶儿,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慕瑶一腔怒火瞬间化作似水柔情,她捧着拂衣的脸:“别自责,拂衣,顾全大局是对的,阿声也是气急了……”

    二人额头相抵着,开始缠缠绵绵诉衷情,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变做了耳语。

    凌妙妙偷眼看着僵硬地站在一旁的、手握成拳的慕声,幸灾乐祸:倘若愤怒能化作火,慕声此刻绝对能把整件屋子都烧了。

    下一秒,她就笑不出了,又咸又苦的液体流进了嘴里,她一抹脸,竟然摸到了一手眼泪。

    怎么回事,她居然在不受控制地流泪!

    妙妙拼命回忆原剧情:追着拂衣跑到西厢房的凌虞看到主角鸳鸯秀恩爱,心知嫁给心上人的梦想破碎,当即站不住了,靠着墙坐下来,在角落默默流泪。

    凌虞的失望的神色被站在一旁的慕声收入眼底。

    黑莲花对于人情世故是多么体察入微,他一下子看出了凌虞少女怀春的小心思,瞬间对她产生了怀疑。

    也就是说……

    鹅黄衣衫的少年转过身,一步一步朝角落里的她走来,他的眼珠乌黑,水润润的,宛如一片波澜不兴的湖。

    他的眸光落在妙妙泪痕斑斑的脸上,轻巧地打量了一番,眉角轻轻一压,飞快地闪过一丝冷淡的杀意。

    随即,似笑非笑地抬了眼:“凌小姐,虎口脱险如此幸运,不知你哭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7kzw.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