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6.替嫁(六)
    白羽摘雕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7kz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慕声和柳拂衣的悉心照料下,慕瑶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在她可以下床走动之后,守株待兔的郡守立即张罗设宴,款待这些一心为民除害的术士。

    “柳公子,慕小姐,慕公子,小人代太仓郡百姓感谢你们!”郡守举杯相敬,发自肺腑地迸出了泪花。

    他对这些捉妖人的感激是真挚的,从前他对怪力乱神不屑一顾,一只妖怪杀的人,比太仓郡一年的杀人犯杀掉的加起来还多,差点儿让这些邪乎事害得丢掉乌纱帽。

    桌上是美酒佳肴。郡守府奢华,连酒杯都是官窑里出的白瓷鸡缸,酒倒进去,发出奏乐般清脆的响声。

    柳拂衣白衣胜雪,姿态优雅地与郡守微微相碰,杯口相当谦逊地低了一截,语气平和:“捉妖人以斩妖除魔为道,不敢居功。”

    他的神色谦和,气质却是不卑不亢、若即若离的,喝了酒之后,又不动声色地拿走了慕瑶手里那一杯:“瑶儿伤刚好,不宜饮酒,我替她喝了。”

    慕瑶一怔,没有言语,颊上飞红。

    妙妙察觉,慕声从头到尾不太高兴。

    他当然不高兴。这次遇险,男女主角的感情更进一步,已经到了对视一眼都要相视一笑的程度,慕瑶眼里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妙妙亲眼看见慕声娴熟地拆掉了鸡腿上的骨头,将鸡肉放进了慕瑶碗里,习惯性地向上抬眼看人,睫毛又长又密:“阿姐,这道盐酥鸡做得不错,你快尝尝。”

    慕瑶对着弟弟露出个笑,小心地咬了一口,便将剩余的转头给了柳拂衣,眼神里满满的全是狡黠的甜蜜:“尝尝?”

    慕瑶生了一双漂亮的眼睛,眼角下有一颗小小的泪痣,是个妩媚动人的美人。她平日里总是脸上淡淡的,没有多余的表情,于是这双漂亮的眼睛就显得清冷高傲。此刻难得露出了小女儿家的情态,苍白的面颊上浮现红晕,可怜可爱。

    拂衣心神一动,与她带着笑意的目光相接,也不自知地笑起来,接过去毫不犹豫地放进嘴里,也道:“唔,真的不错。”

    慕瑶端着碗,不动声色地低头微勾唇角,如春光明媚。

    二人旁若无人的恩爱让一众丫鬟都看直了眼睛,木头人似的望着,脸上纷纷露出了呆呆的笑容。

    慕声的脸色有些难看,他默不作声地为慕瑶添茶,手有些发颤。

    “哈哈哈!”胖子郡守察言观色,见到饭桌上突然尴尬,笑着打破了寂静,“小公子喜欢这道鸡,实在是本府的荣幸,多吃些,多吃些。”说着,还为慕声亲热地夹了一只鸡翅膀。

    慕声僵硬了一秒,立即礼貌地道了谢,维持着他在姐姐面前乖巧听话的形象。

    只是,他碰都不碰那只鸡翅,只优雅地吃那露出来的半截米饭,到了最后,鸡翅故意高高地堆在碗边上,剩余的一半已经见了底。

    慕声这个人爱迁怒,自己心情不爽,就要让别人也不舒服。

    郡守一时间有些尴尬,猜测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客人生气。正在惴惴不安、斟酌言语之间,身旁人忽然一动,他瞪大眼睛。

    慕声低头吃饭,忽然面前“倏”地伸出一截皓腕,飞速夹走了碗里的鸡翅,他向上瞥过去,坐在他身旁的妙妙已经将鸡翅捞进了自己碗里,觉察到他的目光,对方满脸无辜,延迟地补充道:“可以吗……我没吃饱。”

    妙妙听见郡守倒吸一口凉气教训:“妙妙!你、你怎么从客人碗里夹菜?没规矩!”他压低声音,欲哭无泪,“乖宝儿,咱家又不是吃不起鸡,不够再添就是了,你……”

    “我看慕公子不喜欢吃鸡翅。”她柔柔弱弱、委委屈屈地答道,“我喜欢吃。”

    她看着额头上盈满汗水的郡守爹,边啃鸡翅边笑成了一朵花儿:“咱家鸡翅可好吃啦。”

    妙妙的强身健体颇有成效,原先瘦成一把骨头的身体渐渐丰盈,下巴不再尖得戳死人,皮肤光滑又白皙,两颊带上健康的粉红,与原来那个若有若无的影子大不相同,任谁都要多看几眼。

    她娇憨一笑,笑得郡守爹心都化了,什么待客之道都抛下了,只晓得撸着她的毛儿宠溺地笑“好好好”。

    慕声的心情很奇妙:左一个秀恩爱的,右一个护犊子的,就他一个讨人嫌。

    他轻轻地将筷子一放,目光深沉地打量起了凌妙妙毛茸茸的侧脸,正瞧见她对着郡守张牙舞爪的模样。

    一个女孩子怎么能笑成那样?嘴角翘起来,眼睛也弯起来,整个人脸一抬,像一只邀宠的猫儿,骄傲又傻气。

    他想,阿姐从来不会这样笑。

    他下意识地望回去,见到慕瑶和柳拂衣看着这对父女俩微微笑着,神色间充盈着温暖,没有一点诧异。

    他心底露出一丝寂寞的疑惑,他们都在开心什么?

    柳拂衣道:“还有一只鸡翅,也给凌小姐吧。”说着身体力行,真的毫不见外叨了一筷子进妙妙碗里。

    妙妙受宠若惊:“呀,谢谢柳大哥!”吃了一会儿,又想起什么来,笑眯眯地转向了慕声,恰跟他探究的眼神撞在一起:“也谢谢慕公子。”

    慕声避过她的眼神,垂下头吃饭,嘴角勾起一丝不冷不热的笑,慢慢道:“不客气。反正我也不喜欢吃鸡翅。”

    妙妙吃得茶饱饭足,满足地放下碗,见着慕声冰冷的侧脸,才对自己的行为有了些反思。她迷迷糊糊地想,方才一时气不过,惹着黑莲花了?

    午饭后,整个人迟钝极了,她拖着困得快转不动的脑子,自嘲地思索,黑莲花对她的好感是不是为负了?

    别人的系统都会提供一些金手指,再不济也应该有一个攻略对象的好感度记录,供任务人参考,不像这个破烂上帝之子,别说金手指了,除了布置任务,理都没理过她……

    “任务提醒:任务一,四分之一任务后续。您需要按照角色【凌虞】的轨迹,增进与角色【柳拂衣】的相处时间及亲密度。提醒完毕。”

    凌妙妙冷笑一声。

    忘记了一条,绝对不能抱怨自己的系统,系统是可以读取宿主心意的,你一想它,它说来就来,从来不听宿主意见,说完就跑。

    凌妙妙扶住额头,认命地叹口气。

    慕瑶重伤初愈,尚有些虚弱,跟着妙妙看了一回咿咿呀呀的南方戏,日头一落,就觉得精神不济,早早地回房歇下了。

    男女主角维持着纯洁坚定的革命情谊,虽然已经形影不离,但并未同房。柳拂衣、慕瑶、慕声三人就住在紧挨着的三间客房里。

    慕声本来想厚着脸皮赖在姐姐房里的,被慕瑶好气又好笑地拒绝了:“阿声,我又不是小孩子,还需要你看着吗?”

    “阿姐,我不放心你。”慕声认真撒娇的时候,那双眸子水润,眼角微微挑上去,让人移不开眼。他信誓旦旦地补充:“我不打扰阿姐睡觉,我就睡在地上,嗯?”

    刚到慕家的时候,他就是同慕瑶睡在一起。小慕瑶只比他大两岁,却像个小大人一样,把梦魇惊醒、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他抱在怀里哄:“阿声不怕,只是做梦而已。”

    她的声音细细的,温凉如水,她的手隔着被子拍着他瘦弱得凸出的背脊,气息让人依恋。

    可惜到了八岁以后,慕瑶再也不跟他一起睡了,她柔软的关怀也随着年龄增长,一并慢慢消失了。

    慕瑶长成了一个冷淡倔强的少女。

    她早出晚归练术法回来,还要点着灯温书,窗边映出她的影子。而他要等她屋里黄澄澄的灯灭了之后,才能安心地入睡。

    慕瑶对弟弟的撒娇早就有了抵抗力,故视若无睹,坚持拒绝:“不用。我习惯了一个人睡,有人看着,我会睡不着的。”

    柳拂衣适时插话:“阿声放心吧,我警醒着,会守着瑶儿。”说罢,与慕瑶相视一笑。

    慕声只能含恨搬进慕瑶隔壁。像以前一样,隔着薄薄的墙壁,看不见,摸不着。

    黄昏最后残存的余光一点点向天边靠近,黑纱般的夜幕慢慢遮盖了穹顶。天色暗下来之后,郡守府处处亮起了灯。澄黄的六角灯笼悬在房檐上,投下一团椭圆的光晕。

    春末时节,夜晚凉意沁人,府中众人大都待在暖阁子里打牌消遣。常言道“春困秋乏”,这个时候,大家一般都安置得早。院里子没了人声,只余草丛里阵阵虫鸣。

    凌妙妙的裙摆擦过地面,发出轻微的响声。她一个人在夜里走走停停,步履有些迟疑。

    昏黄的灯笼拉长她的影子,晃动着投在园子里的白墙上。

    “奇怪了。”她琢磨,“白天的郡守府,和晚上的郡守府,看起来怎么不一样呢?”

    凌妙妙是个路痴。

    她东西南北不分,出门全靠导航,要是没有人指路,她能在一个小地方兜着圈子打转,永远走不出来。

    郡守府是一座相当精致的园子,中央凿了一片曲折池水,亭台楼阁绕着池子布置,高低起伏,前后错落,又有大大小小的太湖石林立,松柏掩映,当初胖子爹花重金请人修这座园子,为的就是在一大片附庸风雅的江南商贾之间,抢出一个“雅”字。

    只是这园子在凌妙妙看来,跟迷宫无异。

    而现在的园子,就是黑夜中的迷宫。

    她循着白天的记忆一路寻来,来回碰壁,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疑似主角团居住的屋子。

    慕声和慕瑶屋里的灯已灭了,柳拂衣的房间却透出暖黄的灯光来。

    收到任务提醒以后,凌妙妙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了,黑眼圈都显了出来。

    她想不明白,凌虞好好一个大小姐,为什么就老要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

    事到临头,她心里还是一阵紧张,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做过这种难为情的事。

    她慢慢地凑近窗户,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把翘起来的窗角糊窗纸掀开了一个小角,然后,整个人贴了上去。

    桌上灯如豆,灯下是柳拂衣温润的侧脸,他伏在桌上,正在用软布十分仔细地擦拭那座小巧的九玄捉妖塔。

    凌虞总是在夜里这样偷窥她的心上人,变态吧?凌妙妙欲哭无泪。看这里的窗户纸打卷儿的沧桑模样,原身从前不知道这样干过多少次了。

    烛火晃动了一下,柳拂衣的动作骤停,有些警觉地望向窗外。凌妙妙猛然退开几步,站在房门外,心差点跳出嗓子眼。

    肩膀上猛然搭上了一只手,凌妙妙倒吸一口冷气,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

    白色发带在微风中轻轻飘荡,慕声披着夜露立在夜色中,眸中宛有澹澹的水色,压低声音笑道:“凌小姐干什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