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12.替嫁(十二)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来源:https://www.7kzw.com
    “什么,你们就要走了?”

    凌妙妙的嘴张得老大,“明日就动身,这……这么急吗?”

    话音未落,脑海里重重叠叠响起数声警告的“叮”声,宛如冲垮了堤坝的洪水,一股脑儿地奔涌而出。

    不用听也知道,她的任务完成度太低,现在主角团都要离开太仓了,别说慕声那边没一点起色,就连与柳拂衣的亲密度也没刷够。

    “凌小姐,”慕瑶难见地给了她一个温柔的微笑,“捉妖人以四海为家,以漂泊为命,我们在这里已经叨扰太久了。”

    她的眼中有一种潇洒的神采,尤其是说到“四海为家”的时候,声音清凌凌的,掷地有声,就像个仗剑天涯的女侠。

    “不……不久的……”凌妙妙摆着手,半晌,小心翼翼地央求道,“要不……你们再住段时间吧,我……我还是怕。”

    慕瑶笑着喝一口茶,神色宽容而坚定。

    妙妙见这头无望,转向了柳拂衣,还未开口,慕声的声音便飘了过来。

    “怕?凌小姐还被妖吓得睡不着?”黑眼珠里似有小小的月亮,半眯了眼睛嘲笑,“需不需要把我的香囊也给你?”

    他说着,手脚麻利地从袖中倒出了三四个鼓囊囊的秋香色囊摊在茶几上,这些香囊口儿是用皎洁的白丝带扎的,跟他的发带相映成趣。

    “怎么,想必柳公子的香囊已经够了?”他见她迟疑,似笑非笑,一双白而修长的手拢在几个香囊上,转眼便收了回去。

    黑莲花阴阳怪气的,凌妙妙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寒。

    “阿声,别开玩笑。”柳拂衣责怪地打断,替她解了围。白衣胜雪的柳拂衣转过来看着她,温和地说,“这些日子,多谢凌小姐和凌大人的款待了。”

    “柳公子不必言谢……”

    先别急着谢……

    凌妙妙心中暗急,憋了半晌,憋出一句话来,“我想和各位一起走。”

    不是疑问句,而是个感情强烈的陈述句。

    一片寂静,三道目光齐刷刷聚集在她脸上,神色各异。

    “凌小姐,这种事开不得玩笑。”慕瑶蹙起眉头,语气严肃起来,“捉妖路上千难万险,别说要应付那些妖物了,就是过这种风餐露宿的日子,恐怕也是你难以想象的。”

    慕瑶个性坚强独立,作为慕家长女和现任的主事者,她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精英主义。带上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猪队友,她绝对不可能接受。

    “我可以呀。”凌妙妙瞪着那双无辜的杏子眼,满脸写着天真,“我很坚强的,什么苦都吃得了。”

    “我们可没有顿顿二两饭给你吃。”慕声勾起嘴角,下一刻便遭到慕瑶当头呵斥,“阿声,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幸灾乐祸的慕声瞬间切换到了委屈频道,无比柔顺地垂下眼睫,立即不吭声了。

    凌妙妙心中叫苦,没了郡守府抄家的事,如果她不是被老爹硬塞给主角团的,他们凭什么接受她呢?

    慕瑶转过头来,语气坚定:“凌小姐没有经历过这种日子,恐怕不知道有多苦……”她不会劝人,看见凌妙妙一副要哭的模样,露出些懊恼神色,用眼神示意柳拂衣接下去。

    拂衣微笑:“凌小姐为什么突然想跟我们走?”

    “我……”妙妙思索了片刻,盯着拂衣漆黑的一双星眸,瞪得眼眶干涩了,眼泪自然地分泌出来,“我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

    感情戏说来就来,她语气越委屈,眼里蒙上一层水雾,“遇见你们之前,我也屈从于‘父母之命’,觉得一辈子被圈在深闺里就是我的命。”

    她泪眼朦胧地望着柳拂衣,“可是遇见你们,我才知道,原来人可以活得很潇洒、很自由……”

    “可这不是你想的那么潇洒和自由……”慕瑶蹙起眉头打断,却被专注的拂衣摆了摆手,示意她听完。

    “我不想一辈子都待这一方小天地里,嫁给一个陌生人,再困囿于柴米油盐,最后乏味地垂垂老去。我可以选择我的人生啊,我想给生命里留下一些不一样的色彩……即使是危险,我也不怕,这样的话,以后回忆起来,也能有些想头……”

    演讲完毕,凌妙妙闭了嘴,两行清泪适时流下来。望向柳拂衣的眼眸,仿佛两团灼灼的星火。

    妙妙都被自己感动了,假如她是主角,下一秒,柳拂衣肯定要拥她入怀。

    慕瑶无力地沉默了,她瞥向柳拂衣的眼神里充满了忧虑。

    柳拂衣陷入了沉思,半晌,才从怀里掏出了帕子,好心地递给妙妙。他注视着她擦眼泪,眼神格外温柔,语气甚至带上了几分鼓励的意味:“兹事体大,你与令尊商量过吗?”

    “拂衣!”慕瑶紧张极了,在她看来,妙妙这种闺阁女儿总是过于理想化,她们以为的风花雪月,实际上根本不是那回事,“凌小姐,我理解你的意思,可是……”

    “柳公子,慕姐姐,我保证不拖你们后腿,打不过我就躲,每天早上都强身健体,我跑得很快的。”

    凌妙妙见柳拂衣松动,喜上眉梢,吐出了一串的保证,她拍着胸脯,面不改色地扯谎,“我与爹爹商量过了,他也很赞同我外出历练,开阔开阔眼界。”

    话毕,咬住嘴唇,眼睛闪亮亮地盯住眼前人。

    “我倒觉得未尝不可。”

    “我不同意。”

    慕瑶与柳拂衣的声音双双响起,二人俱是一愣,转过头彼此对视。

    一比一,令人尴尬的局面。

    “瑶儿,凌小姐不似寻常贵女一般娇弱,颇有些胆识……”

    尤其是面对水镜,面不改色,还与他滔滔不绝讨论起那样复杂的一个圈套,条理清晰,反应灵敏,令他十分佩服。

    其实,在凌妙妙叹息他智商高的时候,他也在心中暗暗思忖,这位凌小姐若是生在捉妖世家,该有多么惊才绝艳——真是可惜了。

    慕瑶的神色有些复杂,她看着拂衣提起这个凌小姐时鲜活的表情,想说什么,最终却没有说出口。

    她冷下脸来:“我必须对凌小姐的安全负责,要是出了事,谁来负责?”

    “我不会让凌小姐出事。”拂衣答得轻描淡写,话语之间显出他身上那股特有的气定神闲的自负气质。

    这一点再次激怒了慕瑶,她的脸色更差了:“不行。”

    “瑶儿。”拂衣皱眉,“我知道你担心

    捉妖的进度,可是你还没有见识过凌小姐的本事就拒绝,是否太过武断?”

    慕瑶抬眼望着他,满脸的难以置信:“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凌妙妙看见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一时间手足无措,出了一脑门的汗。

    “叮——任务奖励:由于宿主激化矛盾的任务超额完成,奖励【影像催化】一次,提醒完毕。”

    凌妙妙简直沮丧得想哭。

    影像催化是什么东西,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奖励,真的不是在嘲讽她吗?

    她微一偏头,看见慕声在一旁隔岸观火,嘴角挂着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正愉快地看着男女主角爆发矛盾。

    指望谁都不能指望他。

    “你们别吵了……”妙妙一步跨过去,插在两人中间,左右宽慰,“我知道慕姐姐是为我的安全着想,我不会捉妖,自己死了事小,连累你们事大……”

    她看着慕瑶,“我保证,一定会机灵应对,该跑的时候绝不恋战,该自戕的时候绝不连累队友,一切以集体为重……”

    她拉住慕瑶的手,放在拂衣手心,一边退出二人中间,一边小心翼翼地补充,“二位都是厉害的人物,务必要一起保护我呀……我会慢慢成长起来的,我保证。”

    慕瑶的手冰凉,搁在在拂衣的手心里,他望着她苍白倔强的侧脸,心中忽然一阵心疼,他将她的小手握在掌中,用力紧了紧。

    慕瑶看着他,神色缓和了些。

    慕声看见缩进角落里的凌妙妙虚脱般地松口气,微微眯起眼睛:她不是喜欢柳拂衣吗?

    她现在这样,又是在做什么?

    “阿姐。”他缓缓开口。

    妙妙死死盯着黑莲花,心提到嗓子眼里。

    “我倒觉得……”

    “慕公子放心,我不用顿顿吃二两饭的!”妙妙生怕再生枝节,伸出手掌,做了个夸张的发誓姿态,“我一天不吃饭都没问题。”

    慕声啼笑皆非。他看着她一双杏子眼里面紧张又期待的神色,转而瞥向了正在柔声哄着慕瑶的柳拂衣。

    他的神色几番晦暗,过了一会儿,才轻道:“我倒觉得,凌小姐蛮适合去捉妖的。”

    说完,对着凌妙妙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

    能找个人牢牢缠着柳拂衣,缠得他没精力去干扰姐姐,他求之不得。

    慕瑶郁郁离去,薄如蝉翼的白纱衣袖翻飞,快速掠过了连廊的木栏杆。

    白色夹竹桃开了,一树一树的雪白缀在连廊旁边。慕声与妙妙并肩走过时,妙妙叫花香熏得猛地打了个喷嚏。

    “对了,”慕声淡淡问道,“刚才凌小姐看着我的香囊时,在想什么?”

    “啊?”凌妙妙用力擤了鼻涕,才茫然思索起来,目光流连到他玉刻一般的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我在想,你那香囊的口子上的丝带有些眼熟,不会是用你的发带扎的吧?”

    慕声笑了笑,细长的手指绕着头上的发带,“你对这个很感兴趣?”

    “……没有。”凌妙妙口是心非,末了,真诚地称赞道,“它确实很漂亮,衬你。”

    慕声轻笑了一声,放下手来,皎洁的发带在风中飘动,黑发上好似停了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可惜。美丽的东西,总是恶毒得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