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15.竹林与青杏(三)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kzw.com
    江中茫茫水,水中溶溶月。

    月光化作一江碎银,簇拥着安稳行驶的客船。船上挂上了照明的灯笼,融融一团的黄光,给清冷的月色添了温馨的一笔。

    “二位客官,我们船上独有的桃花酒哦。”一只手伸出来,两只小巧玲珑的酒杯飞速摆上了小桌。

    甲板上晚风正凉,清朗的气息混杂着酒香,直往人袖口里钻。

    “来,妙妙。”拂衣的侧脸映在灯下,说不出的俊逸。

    在这样一种浪漫的环境下也难怪凌虞会越陷越深

    “柳大哥”妙妙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拂衣递给她的酒杯,“多谢,我自己倒。”

    二人精致的小瓷杯在空中轻轻一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柳拂衣笑着,抬袖喝酒,眼底却有一抹化不开的忧郁。

    原著里,凌虞孤身离家,闷闷不乐,经过了颠沛流离的几天,情绪终于失控,一个人躲在角落边哭边借酒浇愁。善良的男主角当然选择陪她一起喝,极尽安慰之能事,这是凌虞与男主角独处时间最长的一次。

    这次任务完成后,妙妙和柳拂衣的亲密度将达到百分之八十。

    “柳大哥也不开心吗”

    柳拂衣微微一笑,眸子闪动了一下“为什么是也”

    “呃”她一时语塞,低头喃喃,“我想家了。”

    再抬头时,眼里影帝般的酝酿出两团泪水。

    “唉,也难怪。”拂衣为她添酒,“你毕竟不是捉妖人。四处漂泊的捉妖人像是无根的浮萍,将亲缘、情缘都看得极淡。”

    “你也是这样”妙妙定定地望着他。

    “是的。”他眼里带着浅浅笑意,“不单是我,瑶儿也是一样。至于阿声”他好笑地摇摇头,“阿声年纪还小,还有些黏人。”

    妙妙咽了口口水,没敢吭声。可怜的柳拂衣,头上都快飘绿云了,还不知道慕声和慕瑶不是真姐弟,以为慕声只是“黏人”

    “这样说来,你和慕瑶已经习惯这样的相处模式咯”

    “”提起慕瑶,拂衣一贯的温和的面目就露出几分无措,“我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了。”

    酒入肺腑,身体热起来,话匣子也彻底打开,“说起来,瑶儿与我性子太相近,或许不是一件好事。”

    这倒是有些道理,妙妙心里想。

    “这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她为柳拂衣满上,看着他无意识地一杯接着一杯,“是你们把它想复杂了。其实”她顿了顿,满脸复杂,“你们只要坐下来交心,一个时辰,不,说不定一刻钟就全解决了。”

    “交心”

    “是啊”

    柳拂衣却苦笑“太难了。”

    “怎么就难了”妙妙气得心脏乱跳,“你心里想什么说出来,有那么难吗”

    柳拂衣摇摇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这么多年,我与瑶儿都习惯自己背负一切,与其说是恋人不如说是伙伴。我们彼此相依,却也彼此竞争,在这段感情里,生怕输给对方,一输就是一败涂地”他怜惜地看着妙妙,住了口“你还小,还不懂。”

    妙妙被这句话扎心了。

    对哦,她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凭什么给小情侣当感情导师

    “几时了”慕瑶坐在床边,披着外裳,满脸倦色。

    她修的慕家捉妖术威力巨大,可是极为耗神,每次练完,都要睡很长时间。好在她游离四方,不需要作为家主待人接物,倒很自在。这次一睡,竟然睡到了晚上。

    “月亮都出来了,阿姐饿吗”慕声笑吟吟的脸出现在床头,睫毛浓密,乌黑明亮的眼睛从下向上看她,带着点邀宠的亲昵姿态,宛如一只撒欢的小狗,把前爪搭在床沿上,想要凑过来舔主人的脸。

    他刻意换了新外袍,盖住了身上的伤。头发梳得一丝不乱,除了脸色有些发白,完全看不出来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

    慕瑶披着衣裳,眼睫低垂,脸颊上是才睡醒带上的一丝嫣红,竟有几分可爱。

    可惜她神色郁郁,“我一点也不想吃。”

    “可是阿姐一整天都没吃什么东西了。”慕声半撒娇半是哄诱,“我要些吃食来,帮你端进房间好不好”

    “阿声,刚才我好像听见拂衣的声音。”慕瑶抬头望他,神色里竟然有一丝惊慌。

    慕声的脸瞬间沉下去,语气都变了“是啊,他来叫凌妙妙去喝酒。”

    慕瑶眼里的光闪了闪,闭住眼睛“算了。”

    “阿姐非得找他做什么,我也可以陪你啊。你想不想下棋”

    真奇怪,按理说凌妙妙勾走了柳拂衣,是最好不过的结局,为什么那两个人喝酒赏月,无不快哉,他们二人就像被抛弃了似的,不单气氛凝重,阿姐连饭也不愿吃了。

    “或者,我也陪阿姐去赏月,外面凉得很,要多穿些衣服”

    “不必了。”慕瑶出声,语气中抑制不住的烦闷,“别闹了,阿声,让我静静。”

    “阿姐,你怎么了”他在慕瑶身边蹲下来,蹲这个动作牵拉伤口,他眉头微蹙,额上泛出一层冷汗。

    这一切,慕瑶一点也没注意到。

    “我梦到她了。”慕瑶的脸色发灰,嘴唇喃喃,“梦到爹娘,他们被她”

    “不会的。”慕声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神情严肃起来,“我会保护你,决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

    她闭上眼睛轻轻一笑,脸色白至透明,“别逞强了,阿声。你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对付她如今之计,唯有我努力修习再努力一些”

    不,不是的。慕声眼眸渐深,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在无声呐喊我可以的,只要你允许,只要你允许我

    一杯桃花酒很快见了底,喝到最后,酒中是没有被过滤干净的花瓣残渣。

    妙妙已喝得头昏脑涨,太阳穴突突直跳,舌头打结,直欲往桌上趴。

    “柳大哥,我给你个建议”

    “你说。”

    “你以后,要跟异性保持距离这样,慕瑶才不会生气。”她抬起一根手指,“尤其是,万一遇到一个身份尊贵又娇气的小姑娘,你千万,千万离她远一点。”

    一个皇家贵胄端阳帝姬,活生生把男女主角虐成了两根苦瓜。

    拂衣不置可否,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醉了吗”

    “”妙妙气得一把打掉了他的手,“你听没听见我说话”

    “我听见了。”柳拂衣的声音里带着委屈,一只小碗塞进了妙妙手心,影影绰绰地看见碗里飘着个月亮,跟她大眼瞪小眼。

    “这是啥荷包蛋”

    柳拂衣绷不住笑了“是水,里面加了醒酒的药,没有别的东西。”

    凌妙妙瞬间露出失望的神色“连蛋也不给,小气”说着,豪放地仰头喝了下去,嘴像是个漏壶,一大半水撒出来,沾湿了衣服。

    柳拂衣看得眉头直跳,有些心疼他千金难求的解酒汤。

    凌妙妙喝完就趴在了桌上,“怎么回事这么困”

    “是解酒汤的功效,一会儿便好了。”他轻轻叹息,“女孩子家在外,夜里还是要保持清醒。”

    凌妙妙脑子里一片混乱,一会儿是慕瑶负气的脸,一会儿是浑身红光的慕声追着她跑,头痛欲裂,忍不住哼哼了一声。

    “什么”柳拂衣凑近去听。

    “柳大哥”她含含糊糊地问,“反写符是什么”

    柳拂衣眉头一蹙“你从哪儿听到的”

    “嗯”她不答反问,“慕家人为什么不会反写符啊”

    柳拂衣顿了顿,慢慢道“不光慕家,所有的正派捉妖人都不可能反写符。”

    “因为,那是邪门歪道。”

    醒酒药的威力巨大,妙妙在此刻从挣扎中脱出,瞬间清醒了,只是脑袋还很痛,浑身无力,一时半会爬不起来。

    她的心怦怦直跳“有多邪”

    “曾有大妖伪装成捉妖人潜入捉妖世家,一纸反写符,横死满门”

    她感觉到柳拂衣的声音越来越近,心里一慌,忘记了还要问什么,立即回忆起剧情来。

    按原剧情,这次月下对饮的结尾,是凌虞醉酒,柳拂衣将其抱回的情节。途中当然是被慕瑶看见,后者醋意大发,小情侣闹得不欢而散。当时,凌妙妙可是在心中把不要脸的凌虞骂了个狗血喷头。

    “天晚了,我先送你回去。不必担心,再过一个时辰,你可行动自如。”

    这这这是,要抱她了

    不行,夭寿啊

    她急中生智,一声缠缠绵绵的呼唤溢出了嘴唇“子期”

    柳拂衣顿住了“子期”

    他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满脸恍然大悟的神情。他一下子明白了,这位娇小姐之所以不顾辛苦坚持要与他们风餐露宿,原来都是因为这个。

    少女怀春,最是无知无畏。

    他脸上不自知地带上了好笑的神色“唉,我去找阿声过来”

    “不不不”妙妙吓得直蹬腿,“啊我的头我头好疼,嘶”

    “不论如何,我会替爹娘报仇的。”

    慕瑶敛紧了衣服,秀气的面容坚毅,眸中射出一抹寒光,“谁都指望不上,我会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一切。”

    “阿姐为什么总要自己承担,你还是不肯相信我吗”慕声的脸色已经很白了,他几乎是故意坚持蹲着,感觉到小腹的伤口撕裂,温热的血不住渗出,才能使他感到一丝清醒。

    “不是的,阿声。”慕瑶缓缓转过来,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声音温柔下来“你跟我不同,你是慕家的希望,我会尽力”

    慕声眸中一抹黑色暗涌“即使我只是个外人”

    “别说了。”慕瑶的脸色一冷,“你永远都是我弟弟。你再胡说,我会生气的。”

    是啊,你眼中的慕家光明磊落。而我,理应感恩戴德

    他放下帘子出门,浑身带着冰冷潮湿的寒气。

    这样冷的感觉,连船上黄澄澄的灯笼,也不能带来一点暖意。

    船在静谧中行进。月色下一个纤细的人影,不知在阁子外站了多久,等得两肩落满霜花,不住地搓着自己的手臂,闻声转过身来,一脸惊喜地望着他。

    她的目光下移,落在他捂着小腹的手上,疑惑道“你怎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